第四百七十九章 飞燕、杨妃(下)

推荐阅读:透视小保安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浮沧录獒唐第一婚宠:腹黑老公别闹了甜蜜恋爱:校草大人吻上瘾重生之娇妻在上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盛世锦爱,惹火娇妻宠上瘾农门枭妃

    黛玉娇羞的神情无疑是极美的。不过,屋子里还有丫鬟在,贾环费力的挪开视线。

    这时,大小丫鬟们笑着上前来问好。贾环问袭人、紫鹃,“近日林妹妹的饮食、起居如何?”

    紫鹃穿着青色的掐牙背心,笑吟吟的回答。袭人偶尔补充几句。雪雁、沫儿在一旁听着。

    贾环听完之后,心里过了一遍,便放下心来。叮嘱了紫鹃、袭人几句。再吃了几口茶,贾环和黛玉到窗下的书案处写字。丫鬟们都识趣的退下去。

    当是时,窗外竹影映入纱来,满屋内阴阴翠润,几簟生凉。书橱上满是书。林如海给黛玉留了非常多的书,都从金陵带回来了。

    淡淡的少女幽香在身边萦绕,无限美好的感觉在心中浮起。贾环看着案几上的诗稿,看着抬头的三个字葬花吟,心中微微一惊。按道理来说,这代表着黛玉巅峰的诗作,是不应该出现的!

    比如: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明年闺中知有谁?

    比如这一句: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这种哀婉、凄苦、悲亡之音,断然是不应该出现的。他给予黛玉的生活、保障、稳定,早已经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怎么,命运的轨迹还是要如此吗?

    贾环的素养,自是不会乱翻黛玉的东西。黛玉微微慌乱的将诗稿收起来,带着轻柔妩媚的娇嗔道:“环哥…,你不许看。”诗为心声。这差不多算黛玉的日记。

    贾环温和的一笑,怜惜的道:“好,我不看。”心中微疼。

    这时,廊下的鹦鹉不知道怎么给人逗起来,先学着黛玉的音调长叹一声,接着念道:“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鹦鹉学舌。

    蓦然的冲淡了贾环心中微微伤感的情绪,莞尔一笑,道:“颦儿,你不让我看,可我现在只需要去逗你的鹦鹉就能知道。”

    这只鹦鹉算是拆了黛玉的台。

    给鹦鹉拆台,黛玉自己也笑起来,一身夏季的水绿色长裙,掩嘴一笑,风姿妩媚,如花似玉,明眸微嗔,道:“它往日挺安静的,偏偏这时来念一句,想是外头的丫鬟淘气,惹着它说话了。环哥,你不许去逗它。”

    声若清箫,语气娇柔。

    贾环就是一笑,叫外头的丫鬟端一盆清水进来,洗过手,擦干。在黛玉的书案上铺开精美的熟宣纸,提起她的羊毫湖笔,微微偏头,看着身边美丽、妩媚、娇艳如花、身世凄苦的少女,轻声道:“

    颦儿,人固有一死。纵然是英雄盖世,天之骄子,到头来也是一捧黄土。纵然是风华绝代,倾城倾国,到头来也是红粉骷髅。我们在这尘世中挣扎,经历各种苦难、折磨。而挣扎,恰恰是说明我们还活着,曾经活着。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面对艰难困苦,我们无须悲观。人定胜天。与天斗,其乐无穷。我是有一句诗,要写给你看:为由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贾环说着,笔尖流走,在宣纸上,用标准的颜体,写下这句主席的豪迈、充满了革命浪漫主义情怀的诗词。

    看着纸面上的诗词,再看看身姿挺拔而立的男子,黛玉心中感触,明眸流波。感受着他坚定如磐石的意志,慷慨、豁达的心胸、男儿气魄。

    她想起金陵那漫漫的秋日长夜。想起,他如同阳光般在父亲死后照射在她心田之中,带来温暖。她想起之前贾环在京中流传的诗句: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她对环哥的感情,并非是他的才华的吸引。他最好的诗词,是兼怀宝钗,是“红藕香残玉簟秋”,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她喜欢的,是他如同厚重、高远的山峰一样,刺破黑夜,给她撑起带着一片五彩斑斓的天空。

    “环哥,我…”黛玉轻声呢喃,轻轻的依偎在贾环身边。

    贾环搁下毛笔,搂着黛玉,温香软玉,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长。哑然失笑。他又如何要求黛玉去相信、实践“人定胜天”。不过,确实希望她乐观、坚强,不再做悲苦之词。

    …

    …

    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听的外头传来史湘云咯咯的娇笑声,“林姐姐这鹦鹉如今也雅了。”

    贾环和黛玉分开。片刻后,就见史湘云带着翠缕进来,后头跟着紫鹃、袭人、晴雯、如意。笑声飘荡。一股豪爽、活泼、快乐的神韵扑面而来,这也就是史湘云了。

    史湘云带着笑声走近,道:“环哥儿、林姐姐,你们到底是在品什么好诗词,好让我也瞧一瞧。”

    黛玉脸上还有些微微的红霞,细声让丫鬟倒茶。

    史湘云绕到书案右边来。看着纸上的一句,品味了一会,道:“环哥儿,这倒是符合你的性情。不符合林姐姐的文风。”

    贾环提起笔,笑道:“你林姐姐感伤春天花红残落,有长诗一。我这里有一句诗。”说着话,在纸上写道: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黛玉在贾环的左侧,微怔。心中细品。这一句,倒是含着规劝、诉说、情思。更护花。一想,心中就有些痴了。

    而湘云的解读,自是另外一层意思,笑吟吟的道:“环哥儿,你这一句诗,挺有意思的。别出心裁。只是,还要补全全诗才好。”

    贾环微微一笑,道:“我于雍治十二年冬,携林妹妹离开金陵回京,与故友辞别,途中有感。诗曰: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贾环这么补全,意思就全变了。林黛玉禁不住一笑,如同芙蓉花开,惊艳难言。

    史湘云拍手笑道:“嗳哟,环哥儿,这只怕又是一千古佳作。自从今而后,我们几个,谁敢在你面前作诗啊?日后若是有诗会,一定不请你来。”

    这话说的贾环、黛玉、众丫鬟们都是笑起来。

    贾环昨天本来是要和史湘云说卫若兰的婚事不行,卫若兰是个短命鬼。但想着史湘云对她自己的婚姻也做不了主,说了,不过徒增她的伤感。这时,遇着史湘云,便没说。

    几人说笑一会儿,趁着太阳还没有完全的出来,园子里清幽,一起去黛玉当日葬花的花冢去走一走,然后打算去探春屋里坐一坐。

    …

    …

    宝钗昨天因梅翰林退婚之事,和母亲聊了一回,晚上在梨香院里休息,一早进到大观园里来。

    路上遇着管家媳妇,知道姐妹们都在一块。一路往稻香村而来,在柳堤上遇着众人,和迎春、探春、惜春、李纨、凤姐并巧姐、香菱与众丫鬟在园内玩耍。

    一时间,大家说起黛玉、史湘云怎么还不来。迎春好笑的道:“林妹妹怎么不见?好个懒丫头!这会子还睡觉不成?”

    宝钗笑着道:“你们等着,我去闹了她来。”一路上往潇湘馆而来。走在潇湘馆院落外,见丫鬟们来往,就知道黛玉已经起来。许是有什么事耽搁了。

    宝钗就不进去了,忽而看到路边的花丛中有一对玉色蝴蝶,大如团扇,一上一下迎风翩跹,十分有趣。

    宝钗看得心喜,想要将蝴蝶扑来玩耍,从袖中取出扇子来,将沉香木制作的精美扇子展开,手拿着,轻缓的走到花丛边,先去一扇。

    不料,那对蝴蝶很是灵活,迎风就往草地那边飞。宝钗连忙蹑手蹑脚的跟着去。草地不比花丛,宝钗这一次是从上往下扑,将要蝴蝶给扑住。

    她今天鹅黄色的裙衫,圆脸杏眼,容貌丰美,雪白莹润。本是端庄、娴雅的神女一般,这几下,就如同是一个明丽、俏皮、活泼的少女在玩耍。

    宝钗这一下,还是没有将蝴蝶扑住。那一双蝴蝶忽起忽落,来来往往,穿花度柳,将欲过河去了。引的宝钗一直跟到池中滴翠亭上,香汗淋漓,娇喘细细。

    滴翠亭四面俱是游廊曲桥,盖造在池中水上,四面雕镂槅子糊着纸。宝钗扑的累了,就不想再抓这一对蝴蝶。在曲桥迎风吹着,树荫之下十分舒服。

    宝钗正要回去时,听得身后假山那边一阵爽朗的笑声,就见贾环穿着一身玉色的长衫当先转出来,面带微笑,笑容里有一些戏虐的意味,喊道:“宝姐姐…”

    远远的隔着长廊,约二十几米的距离,宝钗看着贾环的笑,那还不知道她扑蝴蝶的样子给贾环看去了。心中是欢喜的。正所谓,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雪白的俏脸上是羞涩的。贾环喊她,她那好意思过去和他说话?她点点头,就准备从滴翠亭那头离开。接着就见黛玉、湘云,还有几个丫鬟从假山后出来。众人一起喊她。宝钗倒不好走了,走过来,和众人说话。

    贾环笑着问,道:“姐姐抓着那对蝴蝶没有?”

    他当然不会像大脸宝那么傻乎乎的,直接将宝钗比作杨贵妃。杨贵妃美则美矣,但是,评价不好!红颜祸水。唐玄宗丢了江山,别人记了杨贵妃一笔。

    话说,宝钗扑蝴蝶,所展露出来的少女心性,他还怎么的没有见过,自有一番迷人的美丽。说起来,宝姐姐,今天不过是十五岁,正是及笈之年。

    贾环这是有点调侃的意思,宝钗天天和贾环通信,倒不会因为这点事生气,道:“哪里抓着了?”转移话题,问道:“环兄弟,你们这是自哪里来?”

    一时间,众人说笑起来。贾环知道宝钗的心思,不好意思在婚前和他见面,借口有事,先告辞离开,出了大观园。

    只是,脑海里,总想着,宝姐姐一身鹅黄色的裙衫,弯腰去扑蝴蝶的那一幕。

    刚回梨香院,就见彩霞急匆匆的过来,“三爷,太太将金钏儿姐姐撵出去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0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