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烈金钏

推荐阅读:神医小农民火爆医少纨绔农民变身病弱科技少女小农民大明星食惑之星王女生子当如孙仲谋我不想当球王医等狂兵

    “不要急,慢慢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昨天还听云妹妹说要送戒指给她的。”

    贾环奇怪的问彩霞,带着彩霞往里屋走。夏季炎热,他从大观园里晒着太阳出来,更愿意在有冰块的里屋里坐一会。

    彩霞白净的鹅蛋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跟在贾环身后,道:“昨天傍晚的事。太太假寐,宝二爷吃她嘴上的胭脂,给太太察觉了,当场打了她一巴掌。昨晚就给撵出去。今天玉钏儿得空才来给我说。三爷,你一定要救救她。”

    彩霞和金钏儿的关系自然是极好的。她人虽然是个老实的性格,但心里很敞亮。以金钏儿的性格,就这么样着的给太太赶出去,极有可能会寻死。

    贾环无语的摇头。他早让彩霞提醒过金钏儿,别让宝玉随意的亲吻她美其名曰:吃她嘴上的胭脂,她就是不肯听,想着做宝玉的姨娘。大脸宝那个怂货呢,向来是只管撩妹,不管负责的。

    大脸宝,在本质上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渣男。

    这事,说起来,也是封建礼教杀人。金钏儿自己在被王夫人撵出去的时候也说:“我跟了太太十来年,这会子撵出去,我还见人不见人呢!”

    要是搁在现代社会,这算个事么?不就是勾引富二代官二代接吻嘛!多少所谓的校花、女神,干的不是这种活?又不是尖叫“我要给你生猴子”。

    背了一个勾引爷们,下作娼妇的名头,金钏儿肯定是见不了人的。礼教杀人。贾环让彩霞提醒过她多次,她不听,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咎由自取。

    但是,烈金钏儿以死抗争,证明她的清白接个吻什么的,真不是像王夫人定性的那样: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不然,红楼原书里,袭人那算什么行为?

    宝玉干这种烂事少了?史湘云都直言他有“爱红”的毛病。

    这件事的本质在于,袭人是王夫人默认、挑选出来的姨娘。而金钏儿,属于计划外的,违背了她的意愿。所以,当然不被允许。

    正所谓:含耻辱情烈死金钏,从这一点来说,贾环还是很欣赏她的性子的。王夫人可以上纲上线的给她扣帽子,贾宝玉可以不管她,但是,她不认这个罪名。

    红楼原书:宝玉上来便拉着手,悄悄的笑道:“我明日和太太讨你,咱们在一处罢。”金钏儿不答。宝玉又道:“不然,等太太醒了我就讨。”结果呢?

    红楼原书:宝玉见王夫人起来,早一溜烟去了。丑态毕现,令人作呕!

    贾环坐下来,如意倒了茶过来。见自己俏丽的大丫鬟一脸的哀伤、焦虑,贾环喝口茶,安慰道:“彩霞,别着急。这事,我会管。你去问金钏儿,她怎么想的?”

    之所以要彩霞不急,是因为,金钏儿从被王夫人撵出去,到投井自杀,中间有两三天的时间。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千古艰难唯一死。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就知道金钏儿以死证清白、敢于反抗的可贵:姐不认罪!

    这比什么我大清的“头皮甚痒”强不知道多少倍。

    当然,这是一个悲剧。所以,肯定是不能眼看着金钏儿投井自杀。贾环的想法,当然是要大脸宝负责。不能撩完了,出事了,不负责任。这和“怀孕、打胎、分手”一个套路、德性。

    不过,得先问下金钏儿自己的意思:还愿不愿意做宝玉的姨娘?

    彩霞一脸的蒙圈,茫然的问道:“三爷,这怎么问?金钏儿姐姐她…”

    贾环就笑,沉吟一会,道:“你去给金钏儿说,投井就不要想了。她有些错处,但这事,没到那个地步。我可以去回太太,让宝玉抬举她。看她愿不愿意?”

    所谓的“抬举她”,就是给宝玉当姨娘。

    彩霞一愣,随即惊喜的笑起来,抚着丰挺的胸口,长长的松一口气,“阿弥陀佛,三爷,果真是这样,真是极好的。”

    需要说明一点,对于丫鬟们而言,若是能成为姨娘,实际上是从奴仆阶层,跳到了主子阶层:吃穿不愁,只干少量的活儿。所以,彩霞会说金钏儿若能得这个结果是极好的。贾府丫鬟界里,最励志的模板是谁呢?赵姨娘!

    看着彩霞急匆匆的出去找金钏儿,贾环笑着摇头。这小妮子!她今年十七岁了。

    …

    …

    彩霞的父母都在贾府里做事,地位不高。她作为贾环屋里的大丫鬟,环三爷拢共就三个大丫鬟!所以,贾府里的整风运动,怎么都不可能整到她父母身上。

    彩霞一路出了望月居,绕到宁荣街南街里的家中。先叫妹妹小霞去金钏儿家里看看。等妹妹回来说金钏儿家里有人,在家,连忙冒着烈日一路过去。

    穿过长长的、狭窄的街巷,到金钏儿家中。简陋的几间土砖黑瓦的屋中,临近中午时的阳光炙热的照射进来,光柱之中,空气里灰尘漂浮。

    金钏儿还是穿着粉色的掐牙背心,呆呆的坐在她临时的屋中,整个人都是木木的。见好姐妹彩霞进来,目光呆滞着,仿佛没看见一般。

    彩霞看着心酸。幸好她是跟着三爷的,不是跟着宝二爷那种人。上午听玉钏儿的话,心里怎么不恨?哪里不能,偏要在太太面前招惹她姐姐?

    彩霞上前,紧紧的抱着金钏儿,道:“白姐姐,三爷说你:她有些错处,但这事,没到那个地步。他让我问你:我可以去回太太,让宝玉抬举她,看她愿不愿意?”

    金钏儿,姓白。

    “啊…”金钏儿自打昨晚给撵出来,哭的一句话都没说,这时,喉咙里艰涩的出一个声音,然后,抱着彩霞放声痛哭。心灵上,仿佛又一道枷锁给砸开。

    环三爷如今在府里的地位,这话,就相当于是将她的事情的定性给改过了。

    金钏儿呜呜的哭道:“彩霞,就你还记挂着我,我没白认识你。”她当然知道,环三爷肯管她的事情,必定是她的好姐妹彩霞去求了三爷的。

    这是一个原因。当然,金钏儿不知道,贾环一开始就是打算管她的事的。只是,她不听,搞出了如今这个最差的结局。好在,她还没有投井自杀。

    …

    …

    贾环在下午得了彩霞带回来口信,笑着摇头。

    金钏儿的意思是她想回王夫人身边。真要是这样,他这个无间道,那就玩的太嗨了。但是,王夫人都已经撕破脸、下死手,哪里肯再留自己的席大丫鬟?

    金钏儿最好的结局,还是跟着宝玉做屋里人。谈感情什么的,这是奢侈品了。这能保证将她身上的污名给洗掉,不用背着“娼妇”的污名活一辈子。

    第二天午间,贾环到东跨院去见王夫人,准备谈一谈金钏儿的事。宝玉也在。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0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