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廷推

推荐阅读:都市之主角大乱斗开海都市之仙帝归来明末达人秀轮回干预者兔子必须死美漫之圣骑士崛起从垃圾工到星空战神无限制穿越季吞噬万界

    一弯新月缓缓的走至正中,春风在夜幕下吹拂过皇城的重檐。夜色下的街道中,一名奴仆纵马狂奔,打破夜中的平静。如赵尚书拜访卫大学士一般,在宵禁来临前,京城的各种力量,正在抓紧时间串联。

    为推选帝位人选沟通、利益交换;同样的,亦有人为如何处置贾环而奔走、呐喊。这当前京中的两个核心议题。

    以汉王府为首的保皇势力,衰落的新武勋集团,中立的成国公,以费状元为首的清流们,华党,宋党,卫系…等等,各方都有自己的诉求。

    月华如水,柔和的洒落在京城中。帝位空悬一日后,在这静谧的夜晚中,正呈现着权力更迭时的乱象!阴谋、暗杀如同蛛网一般交织,如同阴影笼罩在京中各处,。

    昨夜贾环起兵,京中局势山崩地裂,如同火山迸发,熔岩奔涌而下,带着毁灭、鲜血。这是贾环的愤怒、复仇!但,就像是一场大戏的高——潮结束,余波震荡不止。

    京中当前正处在这样的时间段中。

    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在白天皇极殿内外贾环谋划后,这种乱象,并没有偏离航道,将会安定下来。

    …

    …

    皇城,皇极殿东侧南三所,约晚上九时许,各处屋舍中灯火通明。宋王、卫王、燕王等二十多位皇子现居住在此。行过冠礼的成年皇子有二十位。

    南三所,分西所、中所、东所。原为东宫所在。名:慈庆宫。但七年前,前太子叛乱后,这里便没住人。后雍治天子改名:南三所。住在这里的政治意义非同小可。

    在朝臣们的眼中,这里住的都是大周皇位的候选者。而如最年长的宋王,暗自里心中更是激动难言。西所之中,时年三十岁的宋王,在书桌边读着《春秋》。

    他读《春秋》,有寓意,但只是装个样子,心思不在书本上。他此刻,心潮澎湃!

    他内心深处对皇位有着野望!在他看来,今日贾环在皇极殿外被翰林侍讲费敏政带着百官骂走,这是文官们的胜利!而他此时是皇长子。他可以登基吗?

    “老许,你进来。”宋王低声将他的贴身太监叫进来。

    …

    …

    中所。简朴的卧室中,燕王宁淅一身孝服,坐在交椅上,和来探望他的贾贵妃说着话。

    正房的卧室中,东西两排粗壮的白蜡,燃烧着。将室内照的灯火通明。桌几边,贾元春一身孝服,杏目桃腮。抱琴、黎威、冯瑾等太监、宫女侍奉在侧。

    夜晚时分,燕王等皇子从皇极殿中回来,到南三所稍作休息。燕王因元妃执掌六宫的缘故,居住在最为瞩目的中所。他的一个小太监在试茶水时被毒死。

    贾元春柔声安抚着燕王的情绪,叮嘱着众太监们,看着明显受到刺激的宁淅,想一想,轻声道:“淅哥儿,皇宫里往日便乱。何况现在?你师父戌初时分,在宣武门还遭到刺杀…”

    “啊…”宁淅惊的站起来,问道:“姨娘,先生他没事吧?”即便他现在心中慌乱,但还是关心着先生的安危。

    他早前没有出宫时,因母亲、先生的缘故,就得到贵妃的照顾。他的婚礼是贵妃作为长辈操持的。他和王妃成婚时,二拜高堂,便是拜的贵妃。

    元春轻轻的摇头,“你师父他没事。淅哥儿,会过去的!”

    会过去吗?她并不知道。或许,结果并不会很好。或许,会是如三弟弟的意。她大仇已报,便是死,也没什么。

    元春细致的交代宁淅的起居后,将她的大太监黎威留下来。这才离开。

    夜色中,南三所中所里的灯光点点,那点点灯光,似乎会在春风中熄灭一般。

    帝位的争夺,从来没有温情脉脉的!都是伴随着流血。武力,外加权谋的较量。贾环遇刺,宁淅在宫中,严防被人毒杀,都是皇帝死后权力交接、斗争时的一个缩影。

    帝位归属,何时可以确定?

    …

    …

    漫漫长夜徐徐的过去。新的一天到来。各大臣们,再次往皇极殿中祭拜天子,同时廷议,推举新帝。齐驰并六部尚书一起决定,在今日廷推天子。国不可一日无君!

    参与廷推的人选有:左都御史,六部尚书、侍郎,大理寺寺卿、通政使,科道,国子监祭酒、五军都督府都督同知、成国公。

    没有廷议资格的官员们亦留在皇极殿中。如翰林院蔡宜,费敏政、周慎行等。科道言官: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李斯、刑科给事中范锡爵、繁御史等。如皇族的汉王、魏王等。

    昨夜贾环遇刺的事,仿佛没有发生一般。

    大约五百多人汇聚在雄伟、华丽的皇极殿中,见证着这历史性的廷推。绯袍、青袍、绿袍,文左武右,一个个方阵如常朝时排列在殿中。殿外锦衣卫校尉侍卫。

    齐驰一身绯袍,站在群臣班次之首,让监察御史点名,见参与廷议的官员们都已到,简单的道:“开始吧。”

    廷推历来是由吏部尚书主持,但此时,齐驰当任不让。群臣推选出数个人选,给天子挑选。一般惯例是得票最高者会得到官职。当然,要看天子的选择。

    譬如明史:万历二十六年,吏部尚书蔡国珍罢免,廷推七人,李戴居末,帝特擢之。

    吏部尚书殷鹏没有和齐驰争。他的威望,资历都不如齐驰。齐驰有平定西域、漠北的大功。虽然京城人皆尽之,平定西域首功是贾环。但漠北之功,灭诸胡,亦是不世之功。

    殷鹏目光微微下垂,看着殿中的金砖。想着他的心思。昨天晚上贾环来拜访过他。宵禁,是贾环颁布的,由卫所军执行。当然不会禁贾环。

    廷推的第一步,是由重臣们提出人选。而如十三道掌道御史、六科都给事中,佥都御史、国子监祭酒,这些人并没有提名权。

    吏部侍郎、翰林院掌院学士潇丕率先开口,“齐大人,今日不同往日,乃是共议天子人选。天不无二日。本官认为,理当只选一人呈报给太后。”

    太后是怎么回事,朝堂里的大臣们心知肚明!这只是个幌子!皇帝的人选,何时轮得到太后做主?

    同时,庙堂诸公心里都有数,杨皇后在贾环的掌控中。说是呈报太后,其实是呈报给贾环。庙堂大佬,没有人是蠢的。但衮衮诸公还是愿意走廷推程序,和贾环在规则内博弈!

    第一,功名利禄,从古自今,有多少人看得穿?第二,这其中未必没有“十年不晚”的隐忍心思。青史上比比皆是!第三,对贾环不满的朝臣们,此时并不具备掀翻桌子的能力。

    齐驰点头道:“此是正理。”这局公正的话,令皇极殿中他的声望再高几分。朝中不少人担心齐总督和贾环沆瀣一气。若是报上去数个人选,杨皇后直接选择燕王呢?

    …

    …

    群臣附和,确定只廷推一人后,大理寺寺卿李康适出声道:“本官推选楚王。楚王为天子嫡子,天下再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刑部侍郎施世俊、和汉王等人目光交流了一下。他们同属保皇党。

    武臣阵列前排,北静王水溶当即驳斥道:“岭南至京中要等到何时?国家大事,岂可迁延时日?迟则生变。地方上未必不会乱。诸位不可不察!”

    兵部侍郎占城候讥讽道:“那依水王爷的意思,直接推举燕王好了。我们廷议什么?”占城候此时为新武勋集团的旗帜。谁不知道北静王和贾府世交?而贾环起兵的口号,就是立燕王!燕王是贾环的弟子,立燕王,和贾环自己当皇帝,有多大的区别?

    北静王不置可否,没和占城候辩论。推不推燕王,不会由他口里说出来。他有顾忌。

    而皇极殿中一片哗然。费状元出列,躬身行礼,恳切的道:“诸位大人,皆是国之重臣,岂可令我朝有篡位之事?”当即,出列声援者十几人。

    齐驰神情肃然,扫视着群臣,道:“廷议之时,无关人等不得干扰廷议进行。否则逐出殿外。”将声浪压下去后,再道:“本官推举宋王。宋王为皇长子。以礼法而言,理当继位。”

    这个提议,不少官员心中以为然。楚王距离京城太远了。现在可并非明武宗时。等几个月,只怕地方上不靖。

    工部侍郎杨建天道:“本官推举卫王。宋王固然为皇长子,然而其出身低下,其母不过为宫女,学问稀松,非人君之相。”杨侍郎与贾府有旧。他和贾政的私交不错。

    这句话,要是让偏殿里候着的宋王知道,估计杀了杨侍郎的心都有。贾环原来那个时空中,康麻子就是以这样的理由,把八皇子给否掉。

    这时,礼部右侍郎胡璁出列道:“杨侍郎的话,在下不敢苟同。若论身份尊贵,京中诸皇子谁比得上燕王?燕王为周贵妃之子。在下推举燕王。”

    曾经的红人党,以拍天子马屁,后投靠华墨进升的胡侍郎这句话说的非常在道理。确实,若以母亲的身份论,燕王最贵。但是,皇极殿中瞬间一片骂声!

    刑部左侍郎袁壕,右佥都御史李斯,俱是错愕的看着胡璁。这…。然后,仿佛明白了。他们原为红人党中坚。以袁壕为首。后与袁侍郎分道扬镳。

    殿中,科道言官阵中,有人骂道:“胡秉用,你甘当为贾环走狗是吗?”

    胡璁对骂声不以为意,反驳道:“燕王非天子血脉乎?”当年他为红人党时,科道言官们骂他的时候少了?

    在争吵一个时辰后,齐驰主持,以楚王、宋王、卫王、燕王四人为候选人进行投票。总计有四十六票,以宋王得票最高。燕王次之,楚王第三,卫王第四。

    齐驰将结果通报给卫弘一声,再将结果以奏章的形式,由袁琪袁公公呈给杨皇后。

    …

    ….

    自上午七时许开始廷推,至下午两点,廷推才结束。期间、骂声、争吵声不必细叙。饥肠辘辘的大臣们,自皇极殿中陆续的离开。回府或者在外吃饭。

    如今,京城普通百姓的生活秩序并没有受到干扰,但官场秩序还没有确立。很少有官员会在这时按时上下班。

    户部主事唐道宾和费状元等人一起出皇极殿,过金水桥、广场,出皇极门、午门,从长安左门出皇城。一行人边走边谈。气氛略轻松。毕竟,群臣推出的人选符合儒家礼法:皇长子。

    唐道宾道:“子允以为今日廷议结果如何?”他虽然为贾环同年,向来交好,但他绝不会允许贾环篡位。

    费敏政看看身边神情轻松的同仁,忍不住浇冷水:“我担心贾环不会同意。”

    一名翰林道:“那咱们就继续堵着骂他。”

    这话说的同行的十几人都笑起来。众人出长安左门,没有回衙门,至棋盘街中吃饭。

    消息随后扩散出去。京城中稍微有点政治敏感度的人都会关注今日的廷议。

    …

    …

    皇极殿偏殿之中,二十多位皇子正聚拢在这里,相互交谈、讥讽或者起哄。皇子们聚在一起,一团和气怎么可能?

    稍后,正殿中的消息传来。

    宋王脸上的笑容绽开,接受着一众皇子们的道贺。

    随后,他走到偏殿的正中,环视着殿中的各位皇子,满面春风的高声许诺:“本王若为天子,断然不会亏待诸位弟弟。当此之时,有乱臣弑君,正是我们宁氏皇族团结奋进之时!”

    卫王神情复杂,对身边的宁淅道:“看他得意的样子?宁淅,你那位先生真是个废物啊!手握京中兵权,居然还让你的皇位给别人摘走。”

    他心中充满着恶毒的情绪。

    宁淅紧紧的抿主嘴。他虽然不想当天子,住在南三所里感到害怕,但他给贾环教过历史,非常清楚,若新帝登基,他的日子不会好过。先生的结局更不会好。

    他没回答卫王。他知道:以先生的能力,事情断不会如此结束!

    …

    …

    傍晚的夕阳,照射在永寿宫的琉璃瓦上。永寿宫中的太监、宫女被换个干净。

    寝殿中,杨皇后形容憔悴的倚靠在软榻上,不时的流泪:她儿子死了。齐驰代表群臣递进来的奏章,就摆放在书桌上。

    蜀王宁恪看着杨皇后的模样,一天的时间过去,她就仿佛苍老十岁一般。心中痛苦难言。压着眼眶里的泪水,安慰道:“母后,彩儿她们都没事,只是隔在慈宁宫里。你千万要保重。”

    慈宁宫,是太后的住所。

    他去武英殿想见贾环,贾环没有见他。他到城北京营见过沈迁。得知贾环的意图。和潇妹的判断一模一样:现在,母后不能死,将被尊为太后。但若是不配合,则将声名尽毁。

    杨皇后呜咽的哭泣道:“恪儿,渊儿死了啊。”

    蜀王妃沈秀儿沉默的坐在下首的椅中,看着痛彻心扉的杨皇后,心中感慨难言。贾环的报复确实很啊!不杀杨皇后,比杀了她还难受。若当日她没害贾皇子…

    “唉…”蜀王宁恪安抚着。他心中焉能无恨?但他能看着母后死去?或者,背负“水性杨花”的骂名吗?不能的啊!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064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0641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