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帝位归属(下)

推荐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舌尖上的江湖都市最强帝君穿越者的地球攻略计划巫师再临

    二十三日晚上,永寿宫中传来消息,奏请拥立宋王的奏章被杨皇后驳回。消息如同旋风一般传开。

    小时雍坊中,吏部侍郎、翰林院掌院学士萧丕家中,萧学士正在雍治十七年的状元瞿炜在书房中喝茶。

    瞿炜一身文士衫,三十二岁,仪表出众,晒笑道:“果不其然。”他昨日在皇极殿外堵贾环,全程参与。今日廷推,他亦在场。别管各方力量的想法如何,最终,都避不开一个事实:燕王作为皇位候选人被推出。

    杨侍郎故意提起卫王,只怕得到贾环授意。其实是为突出燕王的身份。而胡秉用更是无耻之徒,甘当贾环的走狗!

    而现在,贾环用杨皇后的名义拒绝宋王继位,令群臣再经受一次挫折。这番连消带打之下,将群臣反抗的意志再消磨。

    萧学士淡然的一笑,“贾环还不至于傻到同意吧?局面又僵持住了啊。看他怎么糊弄吧。”

    弑君者当然要杀!否则,纲纪在何处?但是,贾环手握兵权,百官能如何?他是倾向于秋后算账。当前,只要有一个可以糊弄百官的理由,这场政治游戏即可结束。

    百官不满贾环弑君是真的。但有多少人,会舍弃官位、生命,和贾环抗衡到底?纵观历史上,如此多的政变,朝廷百官都是誓死不屈?看个人的选择罢。

    瞿炜笑一笑,喝着茶。和他一科的罗向阳,纪澄都参与此事中。永清公主的驸马傅正蒙更是被杀掉。

    清流们一直在鼓噪要严惩贾环。若是群臣在这里退一步,则可结束僵局。贾环还能忍受那些清流多久?贾环今天傍晚回府,在四时坊中,再次遇刺。

    他和萧学士都是旁观者,贾环看起来除了当靶子挨骂外,也是一个旁观者。但实际上呢?

    …

    …

    夜色渐渐的深了。大时雍坊中,费敏政在书房里,徘徊着。下午时,他便担心贾环不会同意宋王继位,现在果然如此。他该怎么办?他有流血牺牲的觉悟,但这能阻止贾环吗?

    “咚…”

    老仆在门外敲门,进来汇报道:“老爷,有客来访。”将手中的名帖递过来。

    费敏政脸色一变,在宵禁之时,还能来拜访的,除了贾环还有谁?正要严词拒绝,目光扫到名帖上,却是一科的同年,戊戌会试第一名,殿试二甲第一,同为翰林的广东顺德人陆储。

    “怎么会是他?”费敏政压下心里的疑惑,吩咐道:“请他去厅中。”

    费敏政居住的院落不过三进。他走至前院的花厅中。略等片刻,便见陆储在老仆带领下进来。起身相迎,直言道:“陆叔厚若是为贾环做说客,那就免开尊口。”

    陆储三十四岁,容貌普通,微笑着拱手一礼,道:“子允,是否为说客,待会再说。让我先喝口茶。”

    这话说的费状元不好拒绝。待分宾主坐下,寒暄几句后,陆储悠然的放下茶杯,问道:“子允,你还要不要大局?”

    费敏政冷笑,情绪强烈的反问道:“叔厚,什么大局?承认贾环弑君无罪的大局?承认贾环篡位的大局?”

    陆储呵呵一笑,道:“子允,听我把话说完。如今帝位空悬,齐总督以左都御史位领朝政。名不正,言不顺!西域来信,波斯帝国皇帝阿巴斯派十万大军入侵河中。朝廷要如何应对?”

    费状元微怔,看着陆储的眼睛,认真的道:“此话当真?”

    陆储点头,叹道:“这原是贾环的自保之策。他去年回京前,派使者前往巴格达训斥波斯皇帝。结果可想而知!齐总督现在人在中枢,西域诸将并无明确的统属。打起来必定要输。子允,中枢要快点稳定下来啊!时间拖不起。”

    费状元默然无语。他若是无耻之徒,现在可以说,“关我何事?”但实际情况是,庙堂诸公,除却华、宋两系拼命反抗外。只怕早就有想妥协者。看看北静王他们的态度?

    这些人只是顾忌着朝野舆论,没有明说支持贾环。所谓朝野舆论,其实就是现在以他为首的清流们。

    但,当日贾环起兵造反时,怎么没人给贾环说一句:要以大局为重?现在却用大局来框他。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是吧?

    陆储再劝道:“子允,如今光靠骂,解决不了问题。要妥协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费状元剖白道:“叔厚,天子待我不薄啊!贾环不该弑君的!十年不晚?呵呵,那只是自欺欺人罢。如今贾环的势力就如此强盛,十年之后呢?他的政治手腕,你我又不是没见过?届时,哪有希望惩罚他?痴人说梦!”

    现在就是贾环最虚弱、最弱小的时候!

    陆储沉吟着。费子允确实很有水平,看问题很透彻。

    贾环和广州十三商行的领袖伍观恒交好。晚上到府和他谈一谈。贾环说的很透彻:不想杀人,以至于天下动荡。所以,他才来做这个说客。西域的消息,是他从贾环口中听说的。

    半响后,费状元问道:“叔厚,既然是妥协,贾环开出什么样的条件?”他的底线是:贾环绝不能篡位。

    陆储道:“贾子玉让我转告你。请你放心,他绝不会篡位!他说,当皇帝太累。”

    费状元一怔:当皇帝太累?江山如画,自古多少英雄豪杰为之折腰?竟然会有人说当皇帝太累?但,以他所认识的贾环,这有八成是真心话。

    贾环的履历,事迹,他自是一清二楚!贾环是本朝的诗词大家,天下瞩目。贾环自雍治十三年中探花出仕,自此七年来,仕途全是被动的向前。

    在京中为官时,贾环时常请假,或者迟到、早退。他的俸禄基本被罚光。

    少顷,费状元微微回过神。感觉归感觉。但他不可能因为这一句话就信贾环不会篡位,他已非青涩的政坛菜鸟。缓缓的道:“我如何确认?”

    陆储一笑,费子允的反应还真和贾环说的一样,道:“你明日看着即可。若不和你的意,你再闹便是。”

    费状元轻轻的点头,道:“我袖手旁观可以。但我管不了其他人。”

    杨皇后拒绝宋王继位又如何?只要宋王坚持,就可以带着支持者们大闹一场。真以为,杨皇后一个批复,就会让朝臣们屈服?

    陆储松一口气,他的任务完成,拱手道:“你等着看即可。”

    …

    …

    二十三日的夜晚,再一次走过。夜色中有太多的事情发生。武英殿中贾环接到传信,陆储说动费状元。他颁布命令,结束代号为“悟空”的行动。接下来的行动,代号:升龙。

    黎明的微亮,照在南三所。暮春的清晨,有些凉爽,各处殿宇在黎明中静谧的伫立着。

    西所中,宋王一觉酣甜。他在梦到他登基为帝,穿着明黄色的天子冕服,在皇极殿中,面南而立,俯视着丹陛下的群臣,“万岁万岁万万岁”的高呼声将他包围,掩埋。

    他抬手道:“诸卿平身!”他脑子里还想说,将贾环推出去斩首时。但他就跟着这句“平身”醒过来。

    宋王嘴角还带着笑。这要是真的多好!但,昨晚便有消息,杨皇后拒绝发懿旨让他继位。这让他很不满。

    宋王正这样想着,突然感觉身上有些黏糊糊的,他在薄薄的丝绸被下动了动,眼睛看去,就看到床单上全是血。盖着被单的他,就仿佛脚被人截断了一般。

    “啊…”

    “啊…”

    凄厉的叫声,在瞬间响彻整个西所。守候在宋王卧室外的太监快步冲进来,就见床榻上宋王全身是血的坐在床榻上,而他身边,有一颗硕大的、血淋淋的狗头。正是宋王的爱犬!

    京中有斗犬的圈子。这只狗,原本应该在宋王位于外城的别院中。

    “啊…”

    宋王竭尽全力的嘶嚎着,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他内心里恐惧的无以复加!他在睡梦中,贾环既然能将狗头放在他身边,那他的人头呢?

    …

    …

    城西的金城坊中,清晨起来,繁御史整理着官服,准备出门。

    昨夜里,贾环操纵杨皇后,拒绝群臣廷推的宋王继位,这个消息早就传遍京城官场。他亦收到消息。

    但是,贾环何其的天真!廷推,代表着朝中重臣们的选择。就算杨皇后拒绝又如何?大臣们不闹吗?他是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闹个痛快!

    最好是顺势将宋王推上王位。那他们这些宋系、华系的官员的身家前程就算是保住。

    繁御史推开门,就见门口站着两名锦衣卫,禁不住一愣,随即勃然大怒,咆哮道:“你们在本官家门口做什么?谁让你们来的?锦衣卫胆敢暗害朝廷命官?”

    两名锦衣卫校尉咧嘴一笑,伸手就将繁御史给架住,麻利的将他捆起来,堵住嘴巴,道:“国子监中今天开了一个学习班,奉我家千户令,请繁大人走一遭吧!”

    锦衣卫将繁御史塞进一顶小轿中,抬着往城北的国子监而去。如此一幕,正发生在京中各处,包括贾环的同年好友唐道宾都被请到国子监中“喝茶”。

    国子监祭酒为魏翰林魏源质。他是大师兄公孙亮的岳父,贾环的房师。此次舆论风波中,历来爱闹事的监生们,并没有参与。

    今日,距离贾环起兵过去两天了。科道言官、中低层的官员中,谁是死硬分子,谁是骂贾环的中坚,早就被秦弘图的谍报司和锦衣卫查的一清二楚。

    或许,前日在皇极殿外,骂贾环骂的如此之欢时,他们并没有想到此时!像瞿炜那样划水、围观的官员,就不会有这种待遇。

    …

    …

    朝阳喷薄而出,金红色的光芒万丈,洒落在京师中。三月二十四日,天晴。无风。

    一个个的朝臣们在朝霞中从府邸里出来,走在不同的街道上,不约而同的再次汇聚在皇极殿中,昨夜杨皇后拒绝同意宋王继位的消息已经传出。

    那么,帝位该归谁?朝臣们想要一个结果。三天的时间过去,贾环弑君的强烈冲击,开始退去。而随着波斯帝国出兵河中的消息在京中扩散,帝位归属,迫在眉睫!

    约早上六点四十许,齐驰从西华门进入皇城中,过武英殿门口,穿过皇极门,广场,金水桥,丹陛,踏进皇极殿中。此时,早就抵达的官员约有两百余人。

    官员们目光纷纷看过来。齐总督威望渐隆。将近灵前,翰林方阵中的周慎行行礼,扬声问道:“齐大人,宋王被太后拒绝,现在我等该如何?”

    齐驰点点头,并不表态,祭拜天子后,站在左侧之首的位置闭目养神。少顷,殿中的官员越聚越多,庙堂诸公都到。陕西道掌道御史高昌隆被齐驰指定为监察御史,令百官保持肃静。

    齐驰这才开口,道:“去请宋王过来。”

    翰林院的方阵中,萧学士冷眼旁观。心中疑惑。难道贾环没有齐驰谈过?这绝对不符合逻辑的!

    片刻后,去请宋王的鸿胪寺的官员快步进来,道:“齐大人,宋王殿下不在偏殿里,而是还在南三所。宋王殿下自称德才不足以为天子。向诸位老大人请辞。”

    “啊?”皇极殿中,四百多名官员顿时一片哗然声。这又是闹那般?还有这样的事?

    萧学士心中顿时恍然,原来是这样。釜底抽薪啊!宋王都不愿意再当皇帝,大臣们怎么折腾?

    …

    …

    很快,原因就查清楚,传到皇极殿中:宋王的爱犬昨夜被人杀了,他和狗头睡了一晚,因而吓的退缩。

    皇极殿中,随着御史的弹压,嘈杂起来的场面慢慢的安静。刑部侍郎施世俊极其不满的道:“贾环未免做的太过分。竟然敢如此威胁皇子!他眼里还有没有礼法?”

    这事他不管是谁做的,先扣给贾环再说。他们华系、宋系的头面人物都商量好,联合起来推举楚王。但,宋王登基,远好过燕王。他很卖力气的指责贾环。

    “那前夜里燕王住所的一个太监被汉王府毒杀,也是眼中没有礼法?”一个声音,很突兀的在皇极殿门口响起。施世俊一下子给问住,没有回答。

    皇极殿中的大臣们本来都在看向前面,听到门口有人诘难。众人的目光汇聚过去:就见一个瘦高的男子站在门口!他正背对着徐徐升起的朝阳,身上仿佛染着金红色的光芒!

    贾环迈步跨过门槛。众人这时看清:他一身水蓝色的长衫,身姿消瘦而挺拔。头戴唐巾,容貌普通。神情沉静,步履从容。

    身材魁梧的杨大眼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保护他的安全。

    “是贾环!是他!”安静下来没一会的皇极殿再次沸腾起来。大部分官员都没想到贾环竟然胆敢在此时进入皇极殿!这里是暴风眼、火山口!

    费状元看着走进来的贾环,压制着心中呼喊的冲动。他答应今日等着看。

    贾环一直走到朝臣班次的前列,向齐驰作揖行礼,道:“齐大人,我说几句话就走。”

    齐驰看着贾环,缓缓的点头,沉声道:“好。”能否成功,就在此一举。

    陕西道掌道御史高昌隆呵斥喧哗的官员们,“肃静,不可有失大臣体统!”将场面再次弹压下来。

    贾环背对群臣,平静的等着。这时,侧身问礼部尚书曾缙道:“曾尚书以为燕王有继承皇位的资格吗?”

    礼法上的事,礼部尚书自然有发言权。曾缙斟酌着字句,“燕王为天子血脉,宫中记录在案,身份确凿无疑。自古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燕王排在楚王、宋王、卫王之后。”

    他给了一个中庸的答案。

    贾环面对群臣,朗声道:“宋王不愿意为帝。昨日廷推以燕王得票最高。诸位所疑虑者,无非是我是燕王的老师。若燕王为帝,我必然执掌朝政。

    我在此承诺,一日燕王为天子,我终此朝不为官。诸位,再次廷推吧!让我看看你们的选择!”说完,贾环拱拱手,走出皇极殿,到殿外等结果。

    或许,是刺头都请去喝茶,或许,是贾环走的太快,或许,是百官们没有反应过来,并没有人问贾环:若燕王死了呢?他一路走出去,留下一个背影。

    齐驰和重臣们商议后,再次廷推。结果以燕王得票最高。拿到二十四票。

    皇极殿中就此一片哗然。

    贾环昨夜和成国公、占城候、赵尚书等人都谈过。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结果!但这个廷推结果,令许多中低层的官员一时间,在感情上难以接受。

    费敏政走出列,将头上的官帽子丢在地上,面带讥讽,激愤的道:“既然诸公心中早有定论,这新朝的官,在下不当也罢!”

    他此时知道贾环的退让是什么。如果贾环二三十年不在官场中,他就算可以暗中操作,但离篡位的标准还远的很!他认可这个退让。但是,他心里不痛快。

    费状元开头,又有八十多名官员当场辞职走人。以李康适、施世俊等人为首的华党、宋党为主。而十年寒窗,激愤的不要官帽子的人,是少数。

    皇极殿中的质疑、吵闹,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消失,渐渐的安静下来。

    燕王宁淅被人从偏殿,请到正殿中。

    齐驰让燕王站在雍治天子的灵前,面向百官。然后,跪下来,三叩九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六部尚书,并侍郎们跟着跪下来。随后,百官们跪拜叩首行礼:“万岁万岁万万岁!”这声音在皇极殿中回荡着。声势浩大!

    燕王宁淅站在殿中,茫然的看着群臣。听着这“万岁”声。一切仿佛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064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0641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