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 余波(中)

推荐阅读:一世独尊变身路人女主我是虚拟现实游戏公司总裁寻找走丢的舰娘带着系统回大唐我要做门阀美食猎人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青叶灵异事务所重生原始时代

    宁淅早在雍治十三年时便在贾环门下求学。那是八年前的旧事。贾环的同学,他基本都认识。

    雍治十五年春,贾皇子、周贵妃死去,贾环自江南回京,至冬日,在武英殿中掀翻刘国忠等人。

    贾环自皇城中出来,在西华门外,宁淅在他马前弯腰行礼,哽咽的大声道:“学生为先生贺!”

    当是时,贾环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上,燕王在马前行礼。午后的阳光,在冬日的寒风里,沁染着这副画卷,人影在地。

    在六年前,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幕的意义!若是现在再回首那一幕呢?

    随后,宁淅、宁澄、蜀王跟着贾环回府。贾环在府中设宴招待等在府中的书院同学。

    计有大师兄公孙亮、庞泽、罗君子、乔如松、刘国山、柳逸尘、秦弘图、张四水、姚维、都弘、骆讲郎、纪澄。

    贾环给宁淅、宁澄两个弟子介绍道:“诸君子皆高才雅士,子文可多亲近。”宁淅一一记着、敬酒。

    …

    …

    罗向阳、纪澄和宁淅有这样的渊源,在此时,就显得难能可贵。贾环的推荐,是题中应有之意。他在政治上,肯定更加信任书院的同学!

    纪澄心中闪过兴奋的情绪。但很好的克制住。他明白院首这样安排的含义。

    天子以内阁为政事助手。但宰辅们和天子在政事上的看法,未必一致。所以,明王朝的皇权延伸是:太监、锦衣卫。其中司礼监掌握着批红,权重一时。司礼监禀笔太监号称内相。

    本朝无内监参与政治。他们入南书房,协助永兴天子处理政务。大致上,便是如明朝司礼监的角色。想到这里,心里怪怪的。

    宁淅闻言,起身,客气的道:“还请两位翰林帮助…朕。”他一身精美的白色龙袍,带着孝。虽然距离他登基不过数个时辰,而在此之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亲王,二十岁的文弱青年,贾环的弟子。但,他终究是周帝国的天子!

    以天子之尊,如此礼仪相请,非常令人受用的。

    纪澄站起来,躬身行礼,道:“臣敢不尽心竭力?”有渊源是一方面,君臣之礼不可废。

    罗向阳并没有答应,起身回一礼,对贾环道:“子玉,大师兄去后,书院在学术上再无领头人。我这几日在武英殿这里,深感自己并非治政长才。我打算回妙峰山下重建书院。”

    这几日,处理问题,实际上是纪伯言为主。他于功名利禄看得淡了。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他们就是死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连子玉都差点死掉。

    新帝登基,朝局不斗,怎么可能?按照子玉的估计,很快就出兵平叛。否则,为何他们这里在加急下发对耀武营士卒们的奖赏?但,他对这些斗争,感到厌倦。

    贾环看着罗君子,微微有些惊讶。心中轻松的情绪收起来。微微沉吟一会,道:“好。”

    宁淅登基为帝。他的重担都卸去。剩下的是政治清算、政治安排。他需要推书院的同学走上前台。但,罗君子不愿意,他尊重罗君子的选择。

    二十八岁的罗君子,依旧是小胖子模样。已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娶惜春三年,至今未曾纳妾。此时,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路!读书人立德,立功,立言为三不朽。他选的是立言。

    书院的重建工作,正在筹备。二十二日,他取得顺天府府衙的控制权后,因各种官司入狱的姚维、都弘就被释放,重新操持咸亨商行。墙倒众人推。那些趁着书院倒霉,发起诉讼,状告咸亨商行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书院的重建,资金会走咸亨商行的账目。资金来源,他会出。

    宁淅神情微微遗憾。武英殿这里近百人高效的运转,是由罗翰林主持的。这是一个很有才干的人。闻道书院,几个能独挡一面的人中便有他。

    罗向阳感受到宁淅的目光,笑一笑,得体的道:“请陛下恕我无礼。陛下礼贤下士,性情谦和,将来必能仁泽天下。”贾环教出来的学生,定然不会如同雍治皇帝那样倒行逆施。

    宁淅心中感慨,伸手示意,道:“无妨。”

    事情谈完,贾环见宁淅欲言又止,莞尔一笑,道:“子文跟我一起去外面走走吧。”

    …

    …

    将要傍晚。澄净的蓝天中,柔和的春日斜斜下坠。贾环带着宁淅在西门城楼上远眺着西苑,京师。

    袁太监等二十几个太监都等在城楼下。驻守的将校过来行礼后,远远的退开。

    坚固的石条砌成垛口,胸墙,带着些许的沧桑感。贾环看着天际边的红日。重重的殿宇,和皇城外密密麻麻的屋顶、檐角,蔓延在视线中。

    宁淅仰视着贾环的侧脸,忍不住道:“先生,你还记得你教我明史时我说的话吗?若我为天子,必拜先生为相,治理万民,泽被黎庶!”

    先生有治国之才,经天纬地之能。若执政,必将再现盛世。先生那一身经世济国的本事,以他的资质,学到两成就算不错。可是,现在先生却被百官逼的致仕!他心中强烈的希望先生能出来做事。

    贾环轻拍着城墙,微笑着道:“子文,你现在是皇帝了,要自称朕。”轻飘飘的将话题岔开。宁淅有这份心就好。他不可能违背当众许下的政治诺言。

    宁淅情感诚挚的道:“我在先生面前不是皇帝。我永远都是先生的弟子。”

    贾环心中很欣慰。温声道:“齐大帅是国朝名臣,他也能让国家的情况变得好起来。子文,学着做一个好皇帝。另外,在宫中要照顾好自己。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宁淅低头,眼睛微红,“嗯。”

    贾环笑一笑,拍拍他的肩膀。天际边的晚霞绚烂,美不胜收!火红的云朵,如同烈火在熊熊燃烧!京中新的秩序,正在这烈火中徐徐诞生。

    …

    …

    贾环和宁淅的谈话,师生相得,非常融洽。在夜间时,和齐驰的谈话,又是另外一种情形。

    京中的夜间依旧在执行宵禁。每晚七点半就开始执行。贾环在家中和妻妾们一起吃过晚饭,闲话着。然后,于夜里去小时雍坊拜访齐大学士。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064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0641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