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 余波(下)

推荐阅读:下山虎血染侠衣不败狂徒战天龙帝官场日记我的微信连三界清穿之四爷皇妃绿茵峥嵘点道为止奶爸的文艺人生

    东阁大学士齐驰的书房布置的精美,陈设雅致。书橱、字画、座椅,案几排开。充满着儒家臣风格。夜里的微风,从书房的窗口吹进来。园林幽静。

    贾环被老仆带进来后,齐驰一身浅灰长衫,从书桌后走出来,看着贾环年轻的脸庞,齐总督一声长叹,“唉…”感慨难言。

    二十二日的清晨,贾环来见他,两人谈了许久,关于如何收拾朝局。而现在是两天后,新帝登基,大局已定!如此大的政治风暴,总算是将趋于平静!

    贾环微笑着,拱手一礼,道:“见过大帅。”

    他倒没有太多的感慨。他一直在执行他的目标。弑君,是早定好的。推燕王亦是他所想的。包括此刻和齐大帅谈善后、谈国事。他的心态是重压释放后的轻松。

    齐驰伸手示意贾环落座,待老仆送上茶后,叹道:“子玉,若是今日在皇极殿中,百官不答应,或者廷推出的不是燕王…”后果是什么,齐驰没再说,胜利者不需要指责。道:“想想就令人感慨啊!”

    他心中的感慨,既是感慨京中局势的变化,亦有对个人际遇的感慨。雍治皇帝对他的安排,明显是留给下一任天子使用。而在永兴朝,他是独相!

    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他同样有他的政治抱负、理想!江山画图,现在就摆在他面前。

    贾环笑一笑,喝口茶。齐大帅肯定不知道有一种投票办法,叫做:不选出想要的人选,不许散会。当年袁世凯,孙中山选大总统,都是这么干的。

    齐驰看一看贾环,道:“子玉,你现在什么打算?”

    贾环当众承诺在永兴朝不出仕。永兴天子今年不过二十岁。就算短命,至少也有二十年!贾环二十年不出仕,篡位那肯定不用想。在朝堂的江湖上,永远是一代新人换旧人。

    贾环知道齐总督问的是什么意思,早有腹案,阐述道:“治政之事,以大帅为主。我不会过问。但,军队现在迫切需要做些变革,早日推行燧发枪战术。”又笑着道:“待时局稳定后,我会闲居。届时,看大帅在朝堂上弄潮。”

    他决定重启南书房,调纪澄进南书房作为制衡的存在。但,这只是未雨绸缪。齐总督执政,他当然不会拖后腿。他和齐总督没到要斗争的份上。

    齐驰笑着伸手虚点贾环,“你啊,总想着偷懒!”朝堂巨头,三言两语间将权力界限划分清楚。问道:“沈于乔和张伯仁的位置,你怎么考虑的?”

    贾环道:“京营节度使、九门提督。”

    齐驰缓缓的点点头。

    …

    …

    三月二十五日早上八点,永兴天子宁淅在乾清宫南书房召集朝臣们议事。计有14人。

    分别为:东阁大学士齐驰、六部尚书(以工部左侍郎杨建天掌部事),北静王、成国公,礼部右侍郎胡璁,翰林院掌院学士萧丕,左庶子蔡宜,翰林检讨纪澄,国子监祭酒魏源质。

    至中午时分,一道道的圣旨不断的下发。震动朝堂。每隔小半个时辰,便有一道圣旨送到六科,随即副署、下发。一直持续到傍晚议事结束。

    调礼部尚书曾缙为左都御史,升工部左侍郎杨建天为工部尚书,礼部右侍郎胡璁为礼部尚书。加左庶子蔡宜,翰林检讨纪澄为南书房行走,随侍天子左右,以备咨询。

    升魏源质为翰林侍读学士,礼部侍郎。起复荣国公贾政为通政使。擢升通政司右参议,真理报主编周慎行为国子监祭酒。

    封赏帝师、西域布政司左参议贾环为翰林侍读学士(从五)。从四的参议到翰林侍读学士,级下降,但绝对是升官。同意贾环上书请求致仕的奏章。

    拒绝卫大学士“乞骸骨”的上书。当然,这是形式主义。以华殿大学士卫弘的声望、功劳,来回的奏章,至少得十二次以上,才有可能批复。

    任命五军都督府同知,新城王沈澄为五军都督府左都督。北静王为右都督。成国公为都督同知。

    任命国朝名将,骠骑将军沈迁为京营节度使,节制京营。加封贾探春为一诰命夫人。任命西域守备司疏勒镇团练判官张四水为九门提督,节制京中卫所军。

    任命西域守备司主薄曾季高为河中总督,节制诸将,全权负责对波斯作战。

    于京营大营中设讲武堂。选调天下的校尉、将军入讲武堂学习。讲习军中新战术,新思想。于国子监中设学习班,“提高”朝中官员们的政治修养。以国子监祭酒负责。

    任命锦衣卫千户张辂为锦衣卫指挥使。

    接受内务府总管吴王辞官的奏章。以其子、越国公宁澄为内务府总管。封亲王爵,号越王。于宫中,内务府外设少府,管理天子内帑,以永清公主宁潇为少府令。加封为长公主。

    尊杨皇后为皇太后,尊贾贵妃为皇太妃,追谥永兴帝生母已故的周贵妃为慈圣皇太后。

    封燕王妃甄祎为皇后,封嫡长子宁炎为秦王。此时,小名七月的宁炎才两岁多。

    …

    …

    这一连串的封赏,有的是酬功。有的是用人,有的是稳定朝堂局面。有的天子的内务、家务。还有对百官、武将们的封赏,不必赘述!

    人事议题能这么快就议定,自是因为昨天晚上贾环和齐驰都已经谈好。贾环昨晚凌晨两点才坐马车回贾府。

    在这样密集的圣旨浪潮中,有两件大案,比较引人瞩目。

    其一,在君臣奏对时,户部尚书赵鹤龄率先上奏:“汉王府意图毒害圣上。罪大恶极。臣请圣上明诏处置。”

    其二,新任礼部尚书胡璁请求重议闻道书院案。张安博,叶鸿云,公孙亮等人都是死于此案。当日定罪,闻道书院诋毁天子、心怀怨怼,查证的实据过于牵强,难以服众。

    而很明显,这是贾环操纵的翻案!这意味着,已经辞官的华、宋两系官员,只要沾着这件案子,就别想平安的出京城。

    比如:大理寺卿李康适,刑部侍郎袁壕,施世俊,兵部鲁侍郎等人。还有身在“学习班”中学习的繁御史等人。

    …

    …

    黑暗,似乎从未消失一般。宁镀摸着墙上的刻痕,十四天的时间过去。

    自三月二十五日,汉王府谋逆案爆发以来,关押在武英殿中的汉王长子、镇国公宁镀就被转移到锦衣卫的镇抚司地牢中。

    武英殿里的罗君子等人,则是将团队转移到五军都督府。两个都督都是自己人:新城王沈澄、北静王。

    “咣当!”

    地牢的门打开,一名锦衣卫校尉出现在门口,道:“宁镀,走!该上路了。”

    宁镀仿佛明白什么,瘫软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不…,不…,毒杀天子,不管我的事啊!是刑部侍郎施世俊主谋啊!”

    锦衣卫校尉讥笑道:“现在说这些有用?听说你当日在皇极殿中鼓噪着要杀贾学士。呵呵。”

    牢门打开,又关上。黑暗里的灯笼,慢慢的走远。

    …

    …

    而此时,贾环正带着家人,前往东庄镇。田野里,金黄的油菜花盛开。蓝蓝的天,绿的树木、清澈的池塘,小河。京西初夏的风光如同美丽的画卷舒展。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064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0641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