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重建书院(上)

推荐阅读:闪婚蜜爱:慕少的心尖萌妻玄界复仇者神级升级系统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美女总裁的极品兵王汉天子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吞天仙帝挚野

    从京城正西的金光门出来,初夏时,迤逦的田园风光如画:牧童骑黄牛,篱笆墙,彩蝶飞菜花。而往西行四十里,妙峰山上更是风景如画。人如在画中游。

    带着车辙印的黄土官道上,数俩马车在百余名骑兵的簇拥下,靠右行驶,匀速往东庄镇而去。

    正是贾环一行!以贾环此时的地位,不可能再轻车简行了。

    宽敞、舒适的马车中,有矮榻、桌椅。矮榻上铺着凉席,小桌。陈列着瓜果、清冽的美酒、精巧可口的糕点。

    贾环将清丽高挑的林芝韵拥在怀中,幽香萦绕在鼻间,他微微有些出神。

    林芝韵一身水粉色长裙,白雪般柔嫩的肌肤,身姿曲线玲珑,隆胸蜂腰,恬然自若的御姐。二十八岁的韵儿,风情如画。她仰着头,清澈的明眸落在贾环脸庞上,轻轻的一笑,依偎在丈夫胸口。

    贾环是在想昨日的事:跋忽勒思乡情切,于昨日向他辞行,西返万里之外的吐火罗月氏国。他在起兵前和跋忽勒有约定,兵变成功,任其离开。现在是兑现诺言时。

    封承信校尉,锦衣卫百户(正六品)。允许其子世袭一代。赏银元五万。

    贾环对手下的人还是非常不错的。正六品的锦衣卫百户,别说在月氏国内,就是在中原地方上,也是无人敢欺负!锦衣卫凶名赫赫。足可保他的家业、族人。

    根据京中报纸上的报道:雍治二十一年,米价为十元一石。京师城外的六口之家,正常情况下,一年用度约为500元。五万元算是一笔巨款。

    跋忽勒思乡,那他回东朱行镇算不算回乡呢?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他们的头七,他都未回。及至此时,他是第一次回书院,到山长他们灵前祭拜。

    他带着朝廷给山长的谥号,以及重开书院的许可!他此时的心情,有轻松,释然,怀念,感慨、沉痛!

    那亲眼目睹着师友被杀的巨大痛楚,随着他轰杀雍治皇帝而得到释放,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些许。但他的心中,依旧有些余波在。

    身姿娇小却身段比例极佳的雨儿坐在矮榻边,轻声哼着小调,两只脚轻轻的晃动着。她时年二十四岁,一袭藕荷色的裙子,雪峰将裙子衬出美妙的曲线。正当韶华,美丽精致。

    雨儿见贾环走神,微微撅嘴,嗔道:“爷,你抱着我家姑娘,都能走神啊?她不漂亮吗?”

    贾环回过神,并没有将心中的情绪带出来。笑一笑,道:“雨儿,我想事情在啊。”

    林芝韵抬头,清声问道:“什么事情?是京中的事情吗?”京中报纸早刊登出来:楚王于岭南起兵造反,正在组织军队北上。而更甚者,辽东总兵祈夏拥四万精锐边军在辽东誓师,拒不承认永兴皇帝,在辽东割据。

    贾环轻抚着她绝美无瑕的脸蛋,容颜清丽,道:“韵儿,还记得雍治九年在东庄镇上布匹店里的事吗?”京中的事,他没管。耀武营参将杨纪已经南下平叛。张四水则是北出山海关,攻打辽东。这些都是必胜的战役。

    林芝韵闻言,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搂着丈夫,柔声安慰他:“相公,都过去了啊。”她知道,相公是想起公孙师兄。那一日,她故意化妆,吓退追求她的公孙亮。

    雨儿则是一脸的好奇。当时韵儿的丫鬟是她二哥现在的妾室舒儿。

    在这追忆十几年前青涩、美好时光的氛围中,马车匀速的前行着。在地平线尽头,京城渐渐的消失不见!而郁郁葱葱的妙峰山在望。

    书院,快要到了。

    …

    …

    “啾啾!啾啾!”

    距离吴王府不远的长公主府中,府后的花园,草木茂盛。在初夏的上午,花园中幽静凉爽。

    偏西的小山坡上的小亭中,一身浅蓝色宫装的宁潇正招待着来访的蜀王宁恪。石桌上摆着一壶高度白酒,贾府出产的精品:太禧白。行销天下。

    清冽的冷盘陈列:凉拌皮蛋,开胃小黄瓜、糖渍西红柿、酱牛肉,冷豆腐。

    紫儿和纪婉儿在一旁侍奉着。

    容貌妍丽的纪小娘子俏脸上带着忧伤、悲痛。不久前传来消息,她父亲病死于敦煌。如她所想的,贾环兵变成功后,果然立即派人前往西域开释她父亲。三月二十五日就颁布圣旨。同时的,还有任命闽党的二号人物,在西域担任提学大宗师的师汪璘为西域左布政使。

    但,谁想得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哧溜…”蜀王一口饮尽杯中的白酒,低着头,半响才抬头,痛苦而迷茫的道:“潇妹,如今岭南、辽东起事,你说贾环有没有可能失势?”

    这些天,雍王死后,母后在慈宁宫中整日以泪洗面。他亲眼目睹着母后的痛苦。恨不得以身相代。他心中的痛苦、愤恨,不好在秀儿面前说。只能到潇妹这里谋一醉!

    站在他的角度,他多么的恨贾环啊!但,他妻子是沈迁的妹妹。若是贾环死,沈迁必定是会死的。他不想秀儿伤心,所以问的是贾环有没有可能失势

    或许,若能让贾环夹着尾巴做人,可以舒缓他心中的情绪。

    宁潇看着昔日英俊潇洒的宁恪意气消沉,轻叹口气,道:“九哥,辽东虽然割据,但大周定鼎一百多年,人心向周。祈夏不认宁氏天子,有多少人会追随他?树一杆复仇的大旗,作用有限。”

    她愿意安慰九哥,但不想骗他。

    蜀王道:“那楚王哪里呢?他可是天子嫡子。”

    宁潇摇摇头,“九哥,你知道吗?楚王造反,是派去岭南抓他的两名锦衣卫校尉误导的。他们得到的‘内部消息’是燕王即将登基。他们是偏向于楚王的立场。九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贾先生想楚王死。”

    汉朝,诸大臣诛杀吕氏,派人请代王(汉文帝)入长安继位。代王踌躇不敢行。为什么?谁知道是不是骗到京中被杀?京中确实有人给楚王送信请他立即来京争夺帝位。但,消息冲突了。

    皇子,如何才能必死?唯有谋逆。若是楚王孤身入京师,京中政坛肯定不会如此时有秩序。

    蜀王惊讶的看着宁潇。这事,他第一次听说。

    宁潇轻轻的点头,道:“澄弟亲耳听贾先生说的。”在新帝登基后,有两地反叛。贾先生却在这时去东庄镇给师友安葬,重建书院。自是有原因。在政治上的谋略,贾环每每出人意料。

    “潇妹,你知道吗?宁淅日后肯定会尊贾太妃为皇太后。母后她…”蜀王痛苦的再喝一杯,不死心的道:“京中的政局,有没有可能反复?”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064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0642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