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 重建书院(下)

推荐阅读: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神修真长生道超级预言大师我是杀毒软件遨游仙武至暗人格勇敢者的世界恐怖故事群太玄如梦修真从龙珠世界开始

    拾级而上。

    贾环走在台阶上,一步一步。

    他想起当日他往返书院、贾府之间的时刻。每一次回贾府他的处境就会改善。

    想起他和大师兄、山长一起去参加龙江先生的文会。

    想起那日在水灾时,他拉着韩秀才跑上书院。想起小舅子林心远扑出来大哭,想起大师兄担忧的赶出来。

    想起滔天的水灾退去,他和同学,师友们一起走下来,迎接着运粮回来的乔如松、张四水他们。

    走在这熟悉的台阶上,再回首,已是十三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山长,我回来了。

    …

    …

    四月中旬,汇聚在闻道书院这里的学生有八十多人。大部分人都跟着罗向阳去东庄镇中迎接贾环。这时,都闻讯出来,由骆宏领着,在书院废墟般的正门前,迎着贾环。

    贾环躬身行礼,“骆先生好。”

    骆宏两眼微红,忍着心中的情绪,快步上前两步,扶着贾环的手臂,感慨的道:“子玉,辛苦了。”

    骆宏当年在贾环求学时,以毒舌而著称,时常讽刺学生。再他跟着韩秀才闹事被禁止科举后,收敛了脾气,在贾府教授蒙童。

    三月十四日,狱中文会后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他们上刑场时他失声痛哭,不敢去西市观看。

    此时,再见贾环,千言万语,汇聚在此,是三个字!他知道贾环为山长、叶文台,公孙文约他们,为书院所做的事情。走的是非常艰险的道路,如同华山险道。一个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贾环心中感慨难言,抿抿嘴,道:“骆先生亦是。我已拿到圣旨,山长谥:文忠。书院解封!叶先生荫一子入国子监。江、吴两位先生,亦是如此。追封大师兄的遗孀为六品诰命夫人。圣旨不日就到!”

    人群中响起一阵阵释然、低沉的欢呼声。众人纷纷出声、议论着,表达欣喜之情:“好!谢院首。理当如此!”这是官方对山长,对书院的结论。这意味着书院的名誉恢复,可以继续创办。

    众人的声音回荡在略显空旷、寂静的山坡上,回荡在夷为平地、魄罗的书院中。回荡在这寂寥、衰败的小镇中。但,于此时,在这山门前,仿佛有某种东西在苏醒!

    这精气神,是贾环雍治九年水灾后,与书院的师友、众同学,走下台阶,所吟诵的那半阙: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骆宏欣慰的点头,“好。”

    谥号,是一个人的盖棺定论。大明会典曾对谥号做了明确的规定。以“文”字为第一字的谥号,等级最高的是文正。其次分别为:文贞、文成、文忠、文献等。

    周随明制。这是一个美谥。山长是国之谏臣。对国家、百姓的忠诚,可昭日月。死于劝谏。若非贾环起兵成功,多半是要谥一个带着同情色彩的:愍。

    这时,其余众人亦是过来见礼。罗向阳介绍着山长的幼子张承前等直系家属。

    贾环肃穆的,一一回应,在众同学、书院子弟的陪同下,走进灵堂中,为为师友们上这迟到的三炷香。

    …

    …

    初夏的深夜里,明伦堂侧后方的一排临时修建的红砖瓦屋中,灯火点点。蛙鸣虫吟。随着贾环掌握京中大权。其标志性的事件便是:燕王登基!书院这里的条件迅速的被改善。

    想要讨好贾环的权贵们,不够资格拜访贾环的,往书院捐赠大量的银元、物资。因时间还短,兼之书院规划未确定。并未大规模兴建土木。

    距离明伦堂最近的瓦屋中,罗向阳、骆宏、姚维、都弘并四五个书院晚辈弟子在这里。

    今日贾环带来确切的消息,那山长他们的安葬、重建书院的事宜就将着手准备。

    安葬事宜,至此时,基本有定论。山长的棺木将回到家乡安葬,受子孙香火祭祀。山长是北直隶真定府灵寿县人。书院这里要建衣冠冢。大师兄亦是如是!

    大师兄是北直隶顺天府密云县人。他父母俱在。而遗孀魏芸将带着大师兄的一子一女在书院这里读书。

    张承剑的棺木跟着山长回乡安葬。叶先生故土在福建。路途遥远,将安葬在书院里。江、吴两位先生亦是如此。供书院的弟子们祭拜。

    罗向阳正在主持议定书院的设计,规模,以及观礼的名单。议论间隙,问道:“子玉还在灵堂里?”

    姚维点点头,略担心的道:“晚饭都没吃。”他和都弘两人出狱后,忙着重新收拾咸亨商行,和人打官司。

    早前东庄镇的行政权被宛平县派人收走。现在,税收、行政权力自是重新回到咸亨商行手中。

    骆宏穿着青色的澜衫,头带皂条软巾,声音略哑,道:“长文去请子玉出来?山长、文台兄他们在天有灵,不会怪子玉的。”他知道贾环在自责,没有保住山长他们。

    几道目光都落在罗向阳身上。罗君子轻轻的摇头,道:“子玉从未说出口,但他心中视山长如父。让他一个人静静吧!”

    厅中几人轻轻的叹口气。

    书院涅槃重生,百废俱兴。正是奋进向前时。但,这涅槃的代价是残酷的,不是说翻篇就翻篇啊!心中的情绪,阴影要慢慢的走出来。

    …

    …

    灵堂里,贾环跪拜祭祀后,坐在矮凳上,看着大案上竖着的灵牌,还有后头的棺木。神情木讷,泪痕两行。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种种记忆,从脑海中翻腾,飘掠而过。

    夜色中,长明灯在跳跃着,灯光映照着白色的花圈。灵堂中寂静无声。

    贾环信奉的是唯物主义,但在此刻,他真的是希望世界上能有鬼神。让他能和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他们说几句话。问一声:师友平安否?告诉山长、大师兄:我已将这方天地换了日月,再无伤害。

    然而,并没有。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但愿得,河清人寿。

    …

    …

    一夜孤灯至天明。贾环清晨时,自灵堂里出来。那复杂的感触,无法述说。

    罗向阳陪着大师兄的遗孀,翰林侍读学士、礼部左侍郎魏源质的女儿魏芸,身穿孝服,带着儿子等在灵堂外。

    魏芸二十九岁,哭泣着行礼,道:“谢贾学士。”她一直留在密云县侍奉公婆。但知道丈夫和贾环的交情。她一谢贾环帮助拿下的六品诰命夫人。二谢贾环来祭拜丈夫。贾环此时权倾天下。

    贾环点点头,仿佛又看到当日大师兄在死前愧疚的流泪,回礼,道:“嫂子不必多礼!”魏娘子等人住在书院的一切用度,自是不用他再吩咐。

    魏芸让儿子公孙杰给贾环行礼,五岁的小男孩脆生生的道:“见过贾叔叔。”

    贾环将身上的玉佩解下来,蹲下来,挂在公孙杰的腰间,摸着他的头,看着他肖似大师兄的脸,那怯怯的眼神,又仿佛看到当日他第一次见到宁淅时,温声道:“好孩子!不要让你父亲失望。不要让我失望!”

    罗向阳笑一笑,扭头看着天际边的朝阳,揉揉眼睛。

    …

    …

    自贾环抵达闻道书院后,随后数天内,诸多事件一一落定:葬礼,书院规划,书院落成典礼。

    由于京中士林,对贾环弑君颇有意见。贾环摆平朝堂,不代表可以摆平民间。所以,罗向阳、骆宏几名书院的负责人都认为书院按照原址复建即可。

    闻道书院在巅峰时期,拥有超过800名学子,教师队伍超过五十人。学生们从蒙童、童生、生员到举人。教师队伍中有两榜进士。垄断整个京西的教育市场,并影响着北直隶地区。

    但,此时的形势下,虽然走的老师,学生都在听到消息陆续的回来。但书院最终能拥有多大的规模呢?再者,闻道书院的待遇是出了名的好,规模太大,恐入不敷出。

    贾环否定这一想法,确定闻道书院不仅仅要恢复旧址,还应该再扩大数倍。届时,其地理位置,不仅仅要挨着东庄镇,还要和数里外的刘家湾相邻。

    整个书院,不仅仅要继承山长、大师兄的学术成就,还要推陈出新,兼收并继!不仅仅要成为朝堂上文官的摇篮,还要成为一所综合性的大学。

    目标是:在校生2万人。

    随后,一封封的信件、邀请函自闻道书院发出。邀请和书院相关的士人前来参加书院新坐成的典礼。

    雍治二十一年,三月十四日山长叶先生、大师兄上刑场。至四月中旬初夏,过去约三十多天。四十九天的法事将尽尾声。随后,便是葬礼。书院的落成典礼,定在五月二十一日,夏至。

    …

    …

    江南。苏州。大周的时尚之都。

    四月,小雨多是江南时。苏州城中的巡抚衙门中,南京右副都御史、苏松巡抚沙胜,接到京中贾环写来的信:贾环叙说了政变、书院、葬礼之事。

    正是上午,沙胜在衙门的廊檐下,看着江南连绵的小雨,思绪起伏!十几年前的往事,就此浮上心头。那是,他是北直隶的提学。他和张伯玉是至交好友。

    当今天下,于此时并不平静。辽东、楚王叛乱。同时,刚刚平定的河中、吐火罗地区正在和十万波斯军队交战。他自是上表承认永兴天子。

    沙胜看着贾环的信,久久不能语。他恐怕无法见证闻道书院的又一次重建。但,想必比雍治九年的水灾后,更加的辉煌!

    …

    …

    南昌。

    曾经在京中交游广阔的龙江先生宁儒,此时任职江西布政司右参议。雍治皇帝曾经亲口许诺龙江先生在江南任职,方便他回乡。

    江南小雨,江西则是阳光高照。南昌城外,宁儒带着一帮文士、好友、名妓约三十多人,在滕王阁中置酒畅饮。歌声、乐器飘扬在这千古名楼中!

    一名亲信老仆进来,手里拿着贾环的书信,递给宁儒,低声道:“老爷,京中贾学士的书信。”贾环权倾天下,他的书信,他哪里敢耽搁,直接送过来。

    “贾学士”三个字让楼中的酒宴,暂时停止。士子、名妓们目光,都落在宁儒身上。

    江西的士林,和顺天府不同。顺天府就是京师地界。对贾环起兵,有直观的认识、影响。而这里则不同。报纸上的舆论、观点,占据着主导。

    贾学士弑君,要看个人如何理解。但这在江南,江西并非一个禁忌话题。并不是一边倒的批判。

    宁儒接过书信,微微有些愣神。他无可避免的想起和贾环的旧事。第一次见面是香山脚下他的庄子里,宛平县新春文会。

    那年贾环作为钦差陪着他回乡。他们在九江遇到西南钱王胡炽。而贾环在宁府居住的数月时间里,亦在士林中留下许多佳话。士林求见,名妓原为丫鬟侍奉。

    有诗云:不相菲薄不相师,公道持论我最知。一代正宗才力薄,望溪文集青松诗。

    他父亲亦是于那年去世。

    宁儒拆开书信,聚精会神的读起来。而后,轻轻的长叹一开口气,吩咐老仆道:“你回去说一声,我不日启程上京。叫太太帮我准备准备。”

    他的仕途,在雍治朝被压了很多年。后来与雍治皇帝和解。但此刻贾环来信,他愿意去京城参加书院的落成典礼。这无关政治,只关乎交情。

    …

    …

    金陵的方宗师、江南做官的纪鸣,闲居黄州府的萧梦祯等人都接到邀请。

    方宗师年事已高,派儿子给书院送礼。他虽为文坛宗师,但性情并不执拗。就像雍治皇帝要修书遮掩政变,他还是主编了《皇周英华》。现在,贾环弑君。但,贾环是他的学生!于此时,为帝师!

    …

    …

    时间,就在信使们的奔走中流走。五月上旬,贾环的书信走朝廷的渠道,抵达西域中心碎叶。在此的柳逸尘收到贾环的书信。而后转至吐火罗。

    西域此时,正在全力和波斯十万大军交战。新任的河中总督曾季高,初战不利。

    吐火罗,阿缓城。

    深夜里,权吐火罗总督事的庞泽在书房里收到贾环的书信,再一次的泪洒青衫!

    京中的危局,山长他们的死,贾环悍然起兵复仇,遗体下葬,书院重建。这一件件的事,他都挂念在心上。只是消息落后二十多天。他若是在京中,必定跟着贾环起事!

    算算日子,山长等人于近日下葬。他无法回去。书院重建的典礼,他挂念着。不知道何时,他可以返回故里!

    …

    …

    五月十六日,沈阳。

    盛夏时节,这座辽东布政司的省城中,几乎看不到战火残余的痕迹。街面上的店铺、行人如常。贩卖货物的商旅牵着马队在城中走过。

    主街的德裕酒楼二层中,张四水和辽东布政司左布政使许澄、其子许英朗共饮。

    三月下旬,大周车骑将军、九门提督(正二品)张四水率五万大军出关,迅速的平定辽东割据。阵斩前辽东总兵祈夏。击溃果勇营。于前日,光复沈阳。势如破竹!

    张四水麾下的兵力主要出自上十二卫。按照道理,辽东有四万精兵,反而难打。楚王只是个被贬谪的亲王,没什么军事实力。但,结果恰恰相反。

    在辽东已经平定的情况下,岭南却是打的不顺。祈夏割据,不得人心。而楚王却是雍治皇帝的嫡子!岭南可非唐宋的蛮荒之地。如今海贸繁盛。

    许澄时年四十九岁,当年谢旋所器重的翰林,何系的三大干将,现任的辽东最高文官,左布政使。为人性情沉稳,沉默寡言。说话一句中的。

    他和贾环算起来,有快五六年没见了。贾环在京中起事,他却被迫投靠祈夏。好在朝廷大军迅速平叛。祈夏失败,少不了他在后勤上做的文章。

    张四水击溃祈夏的主力后,率军抵达沈阳,他立即率全城军民,重回大周。

    许澄拿着酒杯,和张四水示意,叹道:“国事艰难啊!”

    张四水道:“会好起来的。”沈迁和他制定的计划是以精兵平岭南。他在辽东是练兵。没想到,辽东迅速平定,岭南还在打。楚王到底是嫡子。

    许英朗性情开朗,笑道:“嗨,父亲,伯仁,我听你们聊天都要憋死。喝完这杯酒,我就去京城,否则赶不上书院的落成典礼。有书信或者口信带回去,现在都交给我吧!”

    叛乱虽平,还要善后。至于,他父亲曾经投敌的事,有贾环在,问题不大。顶多父亲的仕途再被压几年。

    许澄笑着点点儿子,拿出一封书信给儿子,“这是给子玉的书信。”

    张四水想了想,道:“许兄帮我带句祝福的话给书院。”

    “哈哈!好!”许英朗仰头将酒喝完,快步下楼。楼外的柳树下,四个亲随们早备好俊马,行礼。许英朗翻身上马,对酒楼上拱手一礼,抽着马,“驾!”

    他父亲和家都在辽东。但是,书院,那是他魂牵梦绕的地方。那里有他的先生,他的朋友,他的青春!他一定会及时赶到,见证书院的第三次重建。

    …

    …

    夏至日。五月二十一日。京城地区有习俗:冬至饺子夏至面。这一日的正午,是全年太阳最高的时候!贾环将书院的落成典礼定在这一日。

    书院的未来,当如日当空!

    天将将亮,东庄镇上,便热闹起来。一队队的马车自京中赶来。这都是参加今日典礼的报纸记者。护卫工作,则是早两日,就开始调了京营进来。

    而早期抵达缙绅、官员,如萧梦祯、龙江先生宁儒、方宗师的次子方二公子等是都住在京城中。闻道书院修建一个多月,还只是初具规模而已。

    朝霞万丈,映照着京西群山。远山含黛,峰峦叠嶂。妙峰山金云峰的潭拓寺中,智尘大师做完早课,带着约十人的队伍出发,前往山脚下的书院。

    随着时间的推移,京中的官员、权贵们开始陆续的抵达。代表永兴天子前来道贺的是他舅舅周伍闵。宁澄、宁潇一起前来。胡炽代表着齐大帅。

    而如许英朗、纪鸣等书院子弟早在昨晚就抵达。

    闻道书院落成典礼的地方,并不在原书院的明伦堂旧址。新的明伦堂建在书院北门内。明伦堂前建有一个广场。四周的建筑物气势恢宏。堪比国子监。今日典礼便是在此举行。

    明伦堂左侧院落群中,数千名疏勒军分布在四周,护卫严密。岗哨云集。今日观礼的人物,便是在这落座喝茶。贾环在正厅中,招待着宾客。

    计有:周伍闵。宁澄、宁潇、胡炽、沈迁,北静王、石光珠、成国公,赵鹤龄、胡璁、杨尚书。贾政、魏源质、蔡宜、李斯、占城候,宁儒、方二公子、萧梦祯等人。

    和贾府相交的勋贵,贵公子自是不必一一记述。高朋满座。

    书院方面:骆宏、罗向阳、乔如松、卫阳、许英朗、姚纬、纪鸣、纪澄、易俊杰、秦弘图,刘国山等人带着书院的弟子在组织这场典礼、盛会。

    正厅中,少府令宁潇坐在靠前的位置。长公主的地位,还是非常贵重。一身白色的宫装,仪态明丽端庄,喝着茶。来的宾客太多,她和贾环就说了几句话。

    正闲聊着时,易俊杰穿着青衫进来,一脸络腮胡子。见他进来,厅中说话的声音小了几分。易俊杰躬身向贾环行礼,道:“院首,时间到了。”

    他现在在礼部任职。前些时日,书院重开,山长的谥号等圣旨,便是由他带来书院。

    贾环点点头,做个手势,站起来,环视厅中的达官贵人们,邀请道:“今日书院重开,举办落成典礼。吉时将至,请诸位随我至明伦堂祭拜圣人。”

    今日闻道书院的落成典礼,约有小半个朝堂的官员都在这里,更别说永兴天子都派了代表。皇族则是以越王宁澄,潇公主为代表。当他们离开院落,走至广场上时,在广场上等候多时的近百名记者,一片沸腾。

    贾环走在队伍的最前方。一路上,那些惊叹于闻道书院之盛的语言,不绝于耳。

    于书院其他同学,弟子,或许有欣喜,骄傲之感。但于贾环而言,他心中平静。

    明伦堂五间开,圣人像前设有香案。偏殿里还供奉着山长、叶先生、大师兄、江、吴两为讲郎。由罗向阳担任司仪。

    观礼的嘉宾们按照地位,分别站立于明伦堂内、堂外。就如同上朝时那般。

    贾环带着二十多名书院弟子的代表,在明伦堂内,祭拜圣人。而书院弟子们的队伍,长长的排到广场上。

    祭拜完圣人后,贾环神情沉静,朗声道:“今日书院重开,我们书院的宗旨是什么?现在于圣人面前立誓,望诸生永记,勿忘!”

    贾环对着孔子的雕像,躬身行礼,道:“为天地立心!”

    他身后的二十多名弟子跟着他躬身行礼,道:“为天地立心!”

    排到广场上约两百人的书院弟子,穿着一水的青衫,袖袍上绣着闻道书院四个字。这时,全部跟着弯腰,整齐的作揖,高声道:“为天地立心!”

    广场上,被军士隔开在三十米外的记者们,全部都停止议论。没有人知道明伦堂内贾环在说什么。但所有人都感受到一种庄重的仪式感,油然而生!

    明伦堂内,圣人像前,贾环再道:“为生民立命!”

    诸生跟着道:“为生民立命!”声音回荡在明伦堂中,回荡在广场外。仿佛洗涤着人的心灵。这是大儒张载的明言。后世读书人所敬仰的境界。

    而今,闻道书院在贾环的带领下,向世人喊出来横渠先生的明言,于圣人面前立誓,作为书院的目标!这是一种大气魄、大勇气!

    “为往圣继绝学!”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为万世开太平!”

    …

    …

    声音徐徐的回荡着。嘉宾的队伍中,宁儒、萧梦祯等人点头。

    礼部尚书胡璁微微点头。

    他固然喜欢拍马。被清流所不耻!但任何一个读书人,登上权力的巅峰之后,该做什么?当然是践行千百年以来圣人的教诲:治国、平天下!

    权术,永远都只是上升的手段。

    贾环身边能汇聚起一批精英的读书人,并非没有原因!

    …

    …

    宁潇于人群中,明丽、静谧。她在侧后方,看着贾环带着书院诸生立誓时那坚毅、沉静的面庞,她所感受到的是一种强大的力量。

    于此时,天地间仿佛无声。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意志!

    他内心里,想要的,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064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0642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