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一见贾环误终身(上)

推荐阅读:丑妃无敌:王爷请接招超级吞噬系统至尊帝少的盛宠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医新妻上任:总裁欺人太深不爱你,是我的口是心非生死突击怎敌她千娇百媚

    深夜里十二点多,贾环结束授课。两名宫女送来精美的宵夜:米粥和点心。宁澄和宁潇略吃了一些,先行离开。

    华贵的御书房中,贾环和宁淅单独的聊一会。这个时候的话题,就比较私密,涉及到权力的本质。

    宁淅一身暗红色龙袍便服,身量中等,略显弱。在书房正中的书桌旁扶着桌沿,看着世界地图,微微沉吟着。若是先生的话透露出去,不知道会引起何种轩然大波?

    他大约明白先生的思路。若是世界有如此之大,那儒学恐怕需要大变革。否则,难以支撑国家进行扩张啊!而闻道书院,即将引领这股风潮。

    汉儒造假的事,士林争论不休!但总体是偏向于汉儒将经典著作造假。这恐怕是自汉以来,最大规模的:我注六经!假托先圣之言,写自己的主张。

    宁淅不知道,在贾环那个时空,若干年后,有一个叫康有为的人写了两本书《新学伪经考》和《孔子改制考》,鼓吹变法,就是这个思路。

    贾环讲了好几个小时,略感疲倦,他到底才二十一岁,坐在交椅上,缓缓的喝着清甜的绿豆粥。他一向喜欢多放糖。

    当日杀雍治皇帝就是在这里。现在御书房、西苑都略微修缮过。遭受战火的痕迹消失。

    一边喝着绿豆汤,贾环一边欣赏着御书房里的古玩、字画,俱是顶级的:寿山石,湖砚,宣德炉,成化朝的小茶壶。据说当年溥仪很擅长辨认古玩真假,原因就是他自小就是用的真。

    贾环思绪漂浮,随意的问道:“子,独孤贵人和青美人的处境还可以?”独孤贵人和吴王妃有旧。处境应该不会差。青美人则未必。

    宁淅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对米芾字下交椅坐着的贾环微微躬身,答道:“嗯。她们就住在西苑这里。按照先帝妃子的待遇由宫中奉养。”这都是惯例。

    贾环点点头,感慨道:“自古都说红颜祸水,美人误国。比如:妲己之于商纣王,褒姒之于周幽王,杨贵妃之于唐玄宗,本朝的青美人之于雍治皇帝。但其实不然。

    真正的还是皇帝自己的问题!推卸责任给别人,不是个男人。所以,你啊,要尽量的将个人的生活和政治、朝廷分开。不要搀杂在一起。”

    后宫和太监不要干政。

    “嗯。”宁淅应了一声,迟疑了下,还是问出口,“先生,你是不是要离开了?我…”先生这几日突然的教给他大量的东西,他学习欢喜之余,颇有些忐忑。

    这是离别前的预兆。先生的想法,他是明白的:过几年悠闲的日子!可是,他还没有学会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皇帝。他想挽留,不知道如何开口。

    贾环温和的一笑,将手中的汝窑瓷碗放在旁边的高几上,道:“暂时不会,再等一等。”

    他从未想过让宁淅当一个傀儡皇帝。他志趣不在于此。他要做的是受天子尊敬的帝师,而不是压迫天子的权臣!

    像张先生那样,不让万历干活,整天当傀儡,万历皇帝的怨气当然大。事实上,皇帝一般都是头几年有干劲,遇到的挫折多了,就会泄气!大都会将朝政和宰辅们一起处理。

    万历皇帝如何?他是张居正精心教出来的帝王!但万历十五年后,他就躲进深宫中。距离他亲政不过五年时间。像朱元璋、朱棣那样的猛人,毕竟是少数。

    一个人的知识可以慢慢的学。但精神、意志、性格,往往是会定型。

    …

    …

    贾环自御书房里出来,还想着宁淅听说他暂时不走轻轻松口气的模样,禁不住笑一笑。

    等在御书房外的宁潇,莞尔一笑,问道:“贾先生因何事发笑?”台阶下,她的贴身丫鬟紫儿带着数个宫女,太监等候。

    贾环微微有些惊讶,不曾料到潇公主还在这儿等他,笑着点点头,道:“潇公主有事?”

    宁潇穿着差白色的宫装,身姿高挑,比例极佳,端庄而明丽。螓首微点,道:“贾先生将少府交给我。我却毫无头绪。正要向贾先生请教。”

    小雨,不知在何时停止。澄净明亮的夜空中,一轮明月高悬,繁星几点。夏夜的清风吹拂着夜中茂密的树枝。仿佛要将这浅淡的纱帘吹拂起来。

    贾环和宁潇在静谧的夜色中小声说笑着,一路到太液池西岸的映春阁的院落中。在临湖的小楼二楼,宫女们点燃驱蚊香,打开门窗,湖水中小楼的映影,璀璨迷离!

    画面极美。少顷,紫儿带人送上精美的酒菜。

    宁潇执壶给贾环倒了一杯酒,极其明艳的丹凤眼,注目着贾环,亮晶晶的,道:“贾先生,你方才在御书房中所讲的世界史,有多少是胡扯的?”

    大周的消息并不闭塞。她闻所未闻的事,贾环怎么知道的呢?有多少是胡扯的小说家言?

    闻着潇公主的清香,贾环微微一笑,偏头,微微仰视,看着她明眸皓齿的美丽容颜,道:“潇公主以为我在吹牛?”

    宁潇手里拿着酒壶,就站在贾环身边,笑一笑。她的意思不言自明。

    贾环就笑起来,语调轻松的道:“如果是吹牛,就不是讲这些人、历史、地理知识。而是讲如何登月,如何潜入深海。如何造原子弹,如何放卫星。正所谓: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咯咯。”这说的宁潇更不信,展颜一笑,嫣然如花。

    随意的闲扯着,时间缓缓的流走,一壶白酒见底。换了茶水。宁潇精致的鹅蛋脸上带着酒后的微红色,娇艳无端。

    她听着贾环说起现代化的社会种种,这时倒信了几分,贾环说的太详细,她怎么都问不住。由衷的叹道:“贾先生,你真厉害!”她没掩饰她的崇拜之情。这并非是此时,还包括政治上的。

    贾环酒后思维活跃,笑道:“别迷恋哥,哥只是传说。”

    宁潇微怔,随即笑的绷不住,一口茶,喷出去,“噗嗤,嗳哟…”

    贾环和她同岁。但比她小几个月。哪里是哥哥?而且,贾环这言语的风格太怪异、跳脱。能想象这是一个执掌帝国权柄的人,说出来的话吗?

    贾环没完全躲开,茶水喷他一身。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064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0642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