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一见贾环误终身(下)

推荐阅读:逍遥小地主我的分身帝国苍穹武帝基因武道牧神记核爆中走出的强者武侠之天下第一门派惊雷全球人的命运人道崛起

    小楼中,月华如水,那白练似的光滑,如同瀑布流泻而下。

    贾环和宁潇相邻而坐,坐在小圆桌边喝酒,闲聊。这时,宁潇蹦不住,一口茶喷出来,她虽然撇开头,贾环亦半起身,身体往后仰,但没有完全避开。肩膀、胸口的衣服被打湿。

    “贾先生…,咯咯…,我…”宁潇掩嘴而笑,显露出她贵女的风范,但笑的快要直不起腰。谁又能料到贾先生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呃…这么中二的话来呢?

    贾环看着宁潇。月华照着潇公主明丽如花的鹅蛋脸上。容颜精致,明眸皓齿,肌肤如雪,吹弹可破。仿佛带着朦胧、洁白的轻纱,更增她的明艳的风姿。

    美人笑颜如花。贾环心里倒没怪她,笑着摆摆手,“没事。哪有那么可乐?今晚就聊到这儿吧。帮我安排一间房间。我洗个澡,换件衣服再回去。”

    潇公主美丽无瑕,明艳动人。但给她一口茶水喷到身上,还是很难受的。他倒不会如同描写痴汉系描写的:美人啐一口,都甘之如饴。他素来喜洁。

    从西苑这里回咸宜坊贾府,到他回无忧堂换衣服,至少要半个小时以上。

    “好的。”宁潇好不容易止住笑,尤其明艳的丹凤眼,歉然的目视贾环,将她歉意传递出去。一个美丽的女子,她的眼睛会说话。带着贾环到后面更衣。

    映春阁这组院落在太液池西岸,风景宜人。后面便是东三所、东四所。这里现是少府的驻地,办公场所。

    少府虽然划归在内务府名下,但皇城内武英殿后内务府的院落早就被占满。宁潇将少府设在西苑中。

    …

    …

    皓月当空。群星暗淡。

    宁潇带着贾环一路穿堂过室,走在西苑精美的屋舍中。裙摆飘飘。当日,东三所、东四所这里并没有起火。屋舍、院落、园林基本保持着完整。

    宁潇白腻的鹅蛋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意,心情放松。到一间幽雅院落的厢房前。太监、宫女们已经准备洗浴用品:木桶,毛巾,热水。

    走上台阶,贾环扭头看着身边的宁潇,和她清泉似的美眸对视,亦被她美丽的笑容所感染,禁不住一笑,其实,他私下里并不会绷着,和妻妾们说笑,是常有的事。

    贾环笑着道:“潇公主,差不多了。你往日太沉郁,平时应该多笑一笑。”

    宁潇轻笑,明眸皓齿的美人风情明丽。她看着贾环深邃、温和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仿佛可以看见他的内心,轻声的道:“贾先生,谢谢!”

    贾环注目着她令人百看之下,依旧感到惊艳的容颜,温和的笑着,“不客气。宁潇,别怕。有很多人在关心着你。好好生活!”点一点头,往厢房里走去。

    他知道宁潇谢他什么:杀傅正蒙!

    潇公主是倾城佳人,政治上极具才情!性格大气,理智。这样的女子,若生在21世纪,妥妥的女强人、绽放着夺目光彩的女神。她是如此的优秀!

    然而,她的婚姻却是如此的不幸。所托非人。这个时代,终究是父系社会。她很难和傅正蒙和离。退一步,就算傅正蒙肯和离,和离之后,她面临着什么?

    不管她如何的优秀,她终究只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孩子!自小受到的教育,令她很难下定决心,打破不幸婚姻的桎梏!

    而他杀傅正蒙,帮她打破这一切!未来的生活,不再是黑暗,冰冷。

    宁潇看着贾环挺拔的背影,月影投射出淡淡的影子。微风徐徐吃过她的鬓角。远处草丛中的虫鸣声阵阵传来。宁潇扬声,问道:“包括你吗?”

    说完之后,顿感酒后失言。在夜色之下,俏脸绯红。好在,并不明显。贝齿轻咬着红唇。

    贾环回头,笑一笑,道:“是啊!”走进厢房中,关上门,泡澡。

    …

    …

    厢房面积比较大,分着暖阁、正厅、后院。右侧有小厅和正房相连。雕梁画栋,布置的富丽堂皇。四角精美的各样式的戳灯点燃着。光线略显朦胧。

    贾环舒服的泡在木桶里。仰头靠在木桶沿上,厢房中水汽氤氲。

    他刚才在宁潇明艳的丹凤眼中看到倾慕之情。心底有某种柔软的情绪漫过。其实,以他的阅历,他很清楚,崇拜会自然的演变成爱慕。

    美丽、大气的潇公主啊,他如何否认对她的欣赏?但这份心动,在和她交往时,一直被克制着。

    岂知一夜秦楼客,偷看吴王苑内花!他有幸和宁潇认识,交往,产生默契,享受着她的亲近、崇拜。但,有些事,他内心里感叹一下,这可以。其他则不行!他无意去撩拨什么。他给不了宁潇任何的承诺、未来。

    总不能,国朝的长公主给他做妾室吧?这对于宁潇而言,亦不公平。宁潇应该有她自己幸福的人生。潇公主是一个理智的人。两人并未发生什么。

    今晚,他和宁潇都略微有些过线了。或许,因为是酒后,夜晚中吧。七月七夕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但,就此打住吧。

    …

    …

    小院的正房中,明烛燃烧。照亮着精美、带着明显女性风格的卧室。这间幽静的小院,正是宁潇在西苑里的住处。

    宁潇并没有睡,坐在卧室正中的小圆桌处出神,香腮酡红。或许,是酒劲涌上来的缘故。亦或许是其他的原因。

    紫儿拿着一套干净的男士衣衫走进来,轻声提醒道:“公主,拿来了。”

    宁潇回过神,愣了许久,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作出决定,“紫儿,你跟我来。”

    …

    …

    厢房中,贾环闭着眼睛,精神放松着。这时酒意和疲倦都涌上来。他和宁潇一起分完一壶高度白酒,此时大约应该快接近凌晨两点。

    这时,连接着主卧的小厅中传来脚步声。贾环睁开眼睛,警觉的看过去。随即,就见宁潇穿着茶白色的宫装,明丽而高挑,带着侍女紫儿走进来。紫儿手里捧着衣服。

    “潇公主…”贾环微感奇怪,又有些不自然。他正在泡澡啊!在家里时,一般都是妻妾、通房丫鬟们服侍他。

    宁潇呼吸有些混乱。展开双手。紫儿将手里的衣服放在木凳上,走到宁潇身边,低着头,帮她宽衣。精美的衣衫一件件的滑落至地上。

    宁潇因紧张而颤抖着,但坚定的走到浴桶边,看着目瞪口呆的贾环,迈步坐进浴桶中。前倾,在贾环耳边,颤抖的声音都走调,道:“贾先生,你还要我嫁人吗?”

    一见贾环误终身!在认识贾环之前,她认为世间最优秀的男子是九哥。然后,六七年过去了。于此时,她知道她心中可能再容不下的其他的男子。

    贾环只感觉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整个人都炸开。

    …

    …

    卧室的帷幕徐徐落下。黎明时,贾环醒来,看着身边枕头上熟睡的佳人:白腻的鹅蛋脸,挺直的鼻梁,明眸皓齿。会给人一种极其惊艳的感觉。

    一头青丝流泻在枕边。她美丽的丹凤眼闭着,呼吸均匀。昨晚有些累。

    带血的手帕,早收起来。贾环侧着身,歉然的看着熟睡中的宁潇,沉浸在她的美丽、风情中。很久之后,他轻手轻脚,慢慢的起床,唯恐吵醒她。

    自三月下旬,起兵起来,他推宁淅上位,执掌着天下的权柄。而此时,拥有着美丽、聪明、大气的潇公主。肤浅一点说: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大约算是男人的巅峰吧!

    而深沉、真正的感慨:宁潇于昨晚,决然的将她清白之身交给他,这期间经历了何种激烈的思想斗争啊,又叫他如何不感受到她的深情?

    最难消受美人恩!

    贾环起床,穿着素色的单衣,走出卧室。迎面遇着紫儿。紫儿不敢正视贾环,昨晚的动静,她都听到。这时,低着头,满脸绯红,道:“贾先生,早啊!”

    贾环微笑着点点头。那年他在吴王府里惩治熊孩子宁澄,紫儿奉宁潇的命令来给宁澄送酒菜,和他闹起来,发脾气。想来当时对他印象很不好。

    吩咐了紫儿去准备燕窝粥等早餐,贾环在庭院里,呼吸了一会早晨的空气,再回到卧室里。此时,宁潇已经醒来。偏着头,明艳的丹凤眼看着他。

    “潇儿。”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064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0642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