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永兴八年

推荐阅读:娱乐圈刑警女帝家的小白脸升棺发财回到明朝当暴君我是全能大明星宿命长生万能数据重生之美食厨神王牌特种兵太古神尊

    雍治二十一年,贾环杀雍治皇帝拥立永兴天子宁淅。改年号为永兴。至第二年为永兴元年。

    永兴元年冬,贾环在西苑的石楼中和宁淅赏雪、道别。在东庄镇闻道书院“隐居”三年,悉心为大师兄之子公孙杰开蒙。于永兴四年春,待京中政局平衡、稳定,子女们都长到约三岁左右时,带着妻妾,南下金陵。

    在这天下、江湖中,他的身影、名字仿佛消失在江南美丽、朦胧的烟雨中。

    就像他自己所说的,过几年悠闲的日子。正所谓:携钗黛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

    时间,匆匆的流逝。

    …

    …

    京城,东外城。距离东直门约六七里的信丰街上,人流密集。二里长的街道上,高楼林立,各种商铺汇聚。酒楼(书生食府)、茶馆、戏院、米行、银号、药铺、铁器店、瓷器、丝绸、书铺、果铺、煤店、南北货等。无所不有

    这里是京中除:棋盘街、崇文门外、灯市、内市之外的第五处繁华之地。

    傍晚时分,一辆马车徐徐的自京中最知名的戏院:满庭芳中出来。贾琏坐在马车上,看着这繁华的街市,微微遐思着。

    信丰街就如同一个聚宝盆。这里都是贾府的产业。

    这些年,普通人家的日子越来越好过。米价还维持在八年前,雍治二十一年的价格:十元一石。如信丰街这样的街市,京中还有数处。背后俱是权贵人家。

    街上的各种议论传入耳中。贾琏惬意的闭上眼睛,靠在马车中的软榻上。马车后,兴儿、昭儿等长随骑马跟着。

    …

    …

    夕阳之下,荣国府的门庭依旧如故,宾客来往。政老爹毕竟是九卿之一的通政使。当然,随着贾环归隐三年,南下金陵将近五年,贾府来往的都不再是顶级的文官,多为世交子弟。

    贾琏从东角门进府。候在二门处的五六个小厮问好,“二爷听戏回来了。”

    “嗯。”贾琏点点头。迈步进了垂花门。他一身蓝色的长衫,四十二岁,依旧是英俊潇洒的富家公子。一路穿堂过室,到贾府东路的正房。贾赦死去,贾母去世后,他便有贾府西路搬到东路来住。

    王熙凤和平儿都在屋里说话,丰儿等丫鬟、仆妇带着贾菩、二姐儿在一旁候着。

    王熙凤时年三十八岁,身上月白缎袄,青缎披风,白绫素裙。脸上画着淡妆,依旧美丽。丹凤眼,柳叶吊梢眉。峰峦挺拔。但,当年“俏丽若三春之桃”的美人,终究是挡不住岁月的流逝,眼角有着皱纹。

    见贾琏进来,王熙凤带着平儿,儿子,二姐儿和丫鬟们起身问好,然后吩咐摆饭。丫鬟们下去忙碌着。

    凤姐搂着儿子贾菩,问道:“薛大傻子的事,外头怎么个说法?今儿姨妈还在太太面前哭。”

    她如今依旧协助着王夫人管着贾府的内务。和贾琏的关系,都到这个年纪,渐渐的平平淡淡,吵架的时候少。当然,压还是压贾琏一头。

    贾琏富贵公子,保养的很好,英俊潇洒,坐在椅子上,喝着茶,随口问着二姐儿话。他很喜欢这个女儿。答道:“呵,还能怎么样?赔钱道歉。薛呆子如今这把年纪还没活明白。

    现在可不像以前那样好糊弄。现在报纸上什么事儿都敢登。甄二爷帮着抹平的。要是环兄弟在京中,他只怕又要脱层皮。”

    他的长女巧姐,已经出嫁。嫁的是北静王的嫡子。二姐儿是平儿所出。

    次子贾菩为凤姐所出。凤姐是小产后,再得子,宠溺的不行。慈母多败儿。十二岁的年纪,还在族学里的读书。尤二姐为他所生的长子贾苗,已经在闻道书院就读。

    甄二爷便是甄宝玉,当今甄皇后的哥哥。在永兴三年,科场连捷,高中北直隶乡试第七名,殿试二甲第十名。选翰林庶吉士。如今永兴八年,官任翰林侍讲,日讲官,南书房行走。是京中炙手可热的权力人物。

    甄宝玉和兰哥儿是一科的进士。兰哥儿如今在鸿胪寺任职。

    王熙凤听得这话,禁不住掩嘴娇笑,“嗳哟,环兄弟要是在京中,那里要薛老大去打人?多少人帮着把事情给处理了。慢说只是打伤而已。”

    八月中秋,正是赏桂花的时节。薛蟠的妻子夏金贵家,垄断京城花卉市场多年。宫中的花卉供应,都是夏家的盘子。但,八月初有记者报出夏家,以次充好。

    京中眼红的,立即动手。京中一片哗然。夏家生意一落千丈。薛蟠在酒后,不知道听了谁的教唆,将那报纸的记者打断几根骨头。闹的沸沸扬扬。

    政老爷爱惜名声,想要依法处理。而珠大嫂的儿子贾兰,职位够不着这事。倒没想到甄二爷会出面。

    贾琏摇摇头。凤姐儿性格如此。压的住她的,只有环兄弟!

    环兄弟在江南,乐不思蜀。不知道,何时才会返回京师。

    …

    …

    永兴八年,八月底。深秋时节。梧桐树叶黄。

    永兴天子宁淅带着侍卫,仪仗,自京城北的京营大营回到宫中。他刚参加完讲武堂第六期的毕业典礼。回宫中后,在乾清宫的偏殿里,接见舅舅周伍闵。

    庆宁伯周伍闵叙说着为慈圣皇太后(周贵妃)的诞辰事宜,“内务府都准备妥当。届时,皇上往遵化的东陵一行即可。”

    宁淅轻轻的点头,微微走神。

    当日文弱的青年,已经是二十八岁的男子,留着胡须。八年多的帝王生涯,虽然他性情依旧文弱,但他处事,变得沉稳,稳重。颇有人君之姿,朝野称颂“贤明”。

    庆宁伯周伍闵提醒道:“皇上…”

    宁淅回过神,歉然的一笑,道:“祭祀母后的事,舅舅全权负责。朕在想齐先生的病情。”

    八月底,执掌天下近九年的大学士齐驰,病倒在床,有吐血之症。太医诊断,已经六十三岁的齐大学士需要静养。齐驰已经上书请求致仕。

    这样的政局大变动,让他心中烦扰。这已经打破了先生为他安排权力格局。

    若是先生还在京师改多好啊!然而,先生自永兴四年春南下金陵,已经四年多。他时常派使者去江南问策,每年三节两寿都会派人去送礼物。

    先生在江南过的真是悠闲啊!真希望先生能回来帮他。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064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0642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