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风起于微

推荐阅读:神医小农民火爆医少纨绔农民变身病弱科技少女小农民大明星食惑之星王女生子当如孙仲谋我不想当球王医等狂兵

    贾环的话,让宝钗的嘴角禁不住微微翘起来,一个很娴静、淑女的浅笑。明艳的如同一株牡丹浅浅的绽放。

    凝视着宝姐姐那水杏般的美眸,贾环微微失神,沉醉于她的美丽中。宝姐姐大他两岁多。再过一个月的时间,正月二十一日,便是她32岁的生日。正值她一生之中最美丽、诱人的时间段中。

    贾府中的人,因宝钗肌肤雪白,体态微丰,将她比作杨贵妃。但,杨贵妃比宝姐姐多的,位列四大美人,无非就是多一层身份而已:唐玄宗的爱妃。

    论容貌、才气、性、为人处事,杨玉环何能比得了他的宝姐姐?杨贵妃的姐姐,在长安何其的跋扈?他要做的事情,是千年未有的大变局,又岂是唐玄宗那种封建帝王可比?

    在贾环看来,真正像杨贵妃的,是杨皇后。九年前,他在永寿宫中,一睹她的容颜,五官精致。冰清玉润。绝代美妇!堪称尤物!他曾俯视过她的风情。

    这么些年过去,杨燕燕早已在京中郁郁而终。元春为太后。

    贾环牵着妻子的手,和她并肩站在书房的窗前,看着她美丽的侧颜,伸手轻拈着她落在肩头的一根发丝,再宽她的心,道:“姐姐,现在正是子掌握大权时。我去京师做什么?我在江南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想干活的人干不了,心里的怨气可想而知!他怎么可能去学张居正?他与张先生最大的区别在于他的年龄。他今年才不到三十岁。可以允许宁淅犯错误,可以允许改革的事业出现反复。

    事实上,纵观古今中外,所有的改革都会出现反复。

    权术上的考量,贾环说话点到即止。但,其中的凶险,他和宁潇都深知。再者,他留在江南,继续推动工业化的进程,发展资本的力量,事半功倍。

    宝钗偏头,依偎在丈夫的肩头,明眸流波,含笑道:“那,夫君可以去餐厅里吃腊八粥了吗?”

    贾环笑一笑,搂着妻子的腰,宝姐姐身上的幽香,满在他的鼻端,“嗯。”

    书房门外,香菱和如意两人娇俏的而立,对视一笑。府里都很担忧三爷想去京城呢。奶奶出面,一问便知三爷的心意。这么些年过去了啊!荻少爷、茂少爷都长大、开蒙。两人仿佛还是新婚时。

    …

    …

    永兴八年的腊月,在江南江北一般同的雪景中,徐徐的流逝。就如同秋季时的**,徐徐的平息。

    新春佳节,即将来临时,自京中出发返川的齐大学士带着家人,刚刚走到湖广武昌府。

    在武昌府城东,精美的府邸之中。齐驰半倚坐在正房的床榻上,挥挥手,让服侍他的妻妾、儿子们都离开,道:“你们都去过年!别耗在我这儿。”

    少顷,正房里便空下来。值此时,他的病情已经大致稳定下来。六十多岁的齐中堂,一个人沉思着他这些年来的宦海沉浮: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咚,咚…”

    敲门声响。齐驰从沉思中惊醒过来,见门口胡炽正恭敬的而立,笑道:“兴斋来了。坐。不必拘礼。我已不是国朝的宰相了!”他和胡炽交情非同一般。这栋住宅都是胡炽在武昌府的产业。

    胡炽去江南传信返回京城后,一路追随着齐驰返乡。以两人的年纪,恐怕这一别,就是再无相见之日。是以,他一路相送。这是一个商人的忠义!

    胡炽身材矮小,干瘦,七十多岁的老人,穿着黑色的长衫,笑着走进来,拱手道:“大帅今日感觉可好些?”

    “死不了。”齐驰洒脱的一笑,寒暄几句,对胡炽感叹道:“我这一生,唯识人耳!”

    比如:军事长才曾季高。依靠着曾季高,他征服西南,拓土千里。比如:到此时,依旧对他不离不弃的胡炽。有这份忠义,他值了。

    还有,信守承诺的贾环。京中的政治安排,基本都依着他的意思进行的。贾环停留在金陵,并未去京师。他内心中,感慨难言!

    从雍治九年那时起,他就未曾看错过贾环!

    胡炽坐在椅子上,看着衰老的齐大帅,眼睛微湿,点点头。

    …

    …

    永兴十年春,天下公认的永兴朝名相齐驰,继何太师之后国朝又一位名留青史的宰辅,在四川老家中病逝!谥“正”。以其治武功,有大功于国,配享太庙。

    周史记载:本朝自定鼎以来,贤圣继作,山岳降灵。英人杰士,比肩相望。然论功见于世者,寥寥数人。齐驰方肃,夺群小之威福以还天子。举贤任能,改革弊端,恢复国力,复皇周天威于四方。

    宪宗初践大宝,当是时,内忧外患,民气未复。柱石倾移,朝野多故,时事亦孔棘矣。齐驰以一身搘拄其间,沛然若有余。奖励人材,振饬纲纪。伟哉宰相才也。

    古称社稷臣,何以尚诸?

    …

    …

    一代名相齐驰的致仕、归乡,落幕。就像是一条单行线,渐行渐远。他的病去,是后话。

    时光匆匆的流逝。春风又绿江南岸。

    这天下午,贾环带着孩子们到莫愁湖踏青放风筝回来,金陵知府袁枚来访。

    他正是当年那位写诗讽刺贾环的江南才子:到底公卿负前盟,荣华情重美人轻。林仙领略情中味,从此人间不再生。

    贾环在府中洗过手、脸,彩霞端着水盆、毛巾离开。他和玉华说笑几句,逗着黏他的女儿几句,换了衣服,到前院里会客。

    精美的小厅中,袁知府正悠然的喝茶。见贾环进来,忙起身,道:“在下叨扰贾学士了。”

    贾环一边走进来,一边伸手示意他坐下,随意的笑道:“子才若是真怕打扰我,便不该来。说说看,什么事?”

    小厮上了茶。

    袁枚笑呵呵的道:“江南子弟多才俊,近日要在秦淮河中举行会,在下特来邀请贾学士参加。”

    贾环抿一口茶。

    袁枚笑道:“当然,贾学士若无时间,一定要留一首佳作,供一干后辈们学习!”不提贾环的帝师身份,仅仅是他的科名:雍治十三年的探花。这个资历,在士林中,就非常高。“前辈”当之无愧!

    贾环就笑,伸手虚点了下袁枚,道:“你啊…。我前几日正好有一首习作,便给你拿去。”

    他为坛盟主,亦需要帮手。他这些年,专注于推动工业的发展,在诗词,章上的功夫,渐渐的下的少。袁枚便是他所中意的接棒人选。这点面子要给他。

    …

    …

    永兴九年,江南江北于春风中传唱着贾环的新词:“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此时,在皇宫之中,永兴天子宁淅颇为躁动的来回踱步。

    齐驰致仕,曾缙为执政宰辅。周王朝的历史,就此翻开新的篇章!永兴天子亲政。

    而永兴天子此刻,就是遇到亲政后的难题。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064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0643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