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六章 号角声

推荐阅读:血染侠衣不败狂徒战天龙帝官场日记我的微信连三界清穿之四爷皇妃绿茵峥嵘点道为止奶爸的文艺人生豪门盗情:她来自古代

    这些年在江南逐步开启的工业化进程所带来的社会变化,暂时并未影响到京城。那种强烈、精确的时间观念,在江南一带,司空见惯。基本都在采取小时计时制。而京城这里还是慢悠悠的生活节奏。

    一个社会习俗的改变,往往需要十年,二十年才能更易!

    永兴九年秋,九月初六,朝廷的休沐日。

    在大半个月前,大学士萧丕和礼部右侍郎瞿炜在香山闲谈,推断彭世俊必然会有动作;在十天前,梁国公宁烁,用言语挑拨蜀王宁恪后,于今日,彭世俊才借着小妾生日的机会,召集他的政治力量相聚在府中“通气”。

    这天中午,小时雍坊的彭府门口,颇有些热闹。马车、轿子先后而来。十几名彭系的官员到府相贺。户部尚书,可谓是朝廷重臣。怎么可能没有党羽、朋党?

    一干官员纷纷汇聚在正厅里闲聊。

    计有:户部侍郎柳安宜,吏部右侍郎彭鏊,户部郎中施鉴,山东道掌道御史陶泰等人。

    彭世俊的恩师傅伯龙是雍治朝前太子宁溥的老师,号称帝师。雍治十三年,方宗师借故将其定罪,斩于西市,剪除自己的文坛对手。彭尚书对此恨得咬牙切齿!多年来,未曾忘却这份仇恨。

    彭世俊是于雍治十三年离京,任河南布政司右参政(从三品)。于十七年后,累官升至户部尚书(正二品)。以实干能力闻名于朝。受齐驰赏识。

    大规模的聚会,不可能谈很私密的问题。所以说只是通气。彭世俊表示出他对朝政“担忧”的态度就足以。而到午饭后,在书房里私下小聚时,就谈得非常透彻。

    秋高气爽。午后时,树阴合地,书房里幽静雅致。

    彭世俊时年五十五岁,一身便服,神情沉稳的喝着茶,道:“叔时以为当前局势如何?”

    户部侍郎柳安宜,东林党的谋主,在雍治朝被贬苏州后,一直在苏州任职、讲学。至永兴朝才慢慢的起复。他不仅会放嘴炮,还会办实事。六十多岁时,官至户部侍郎。

    当日,齐驰在病榻上对胡炽说,他这些年消弭了一些贾环的影响力,说的就是这些事:他提拔了一批彭世俊、柳安宜这样的人才。

    柳安宜轻松的一笑,放下茶碗,道:“不过是待天时有变吧!”萧丕、瞿炜能看出的问题,他当然知道。青美人还是当日韩秀才委托刘皇商自江南带回京中的。

    书房中除了柳安宜,还有彭世俊的亲信山东道掌道御史陶泰。他微微点头。

    今年春的博弈中,彭系受到挫折。天子最终假借青美人之口,采取了卢总督的方案。但,意外的是,天子却因和青美人的接触,陷入其温柔乡中。

    彭世俊坐在主位中,抿着茶。茶香袅袅。半响之后,才叹道:“距离我师父被冤杀,有十七年了!希望,平反之日不远。”

    贾环留在江南,将是其犯下的最大错误!届时,他会让贾环明白,什么叫做鞭长莫及!

    贾环所依仗的,无非是他的两个走狗:骠骑将军,京营指挥使沈迁;车骑将军,九门提督张四水。一个弑君者,就算过去快十年,他能有何威望?

    在接下来,天子驾崩前的这几年时间中,他会将想方设法这两人调离京城。

    柳安宜,陶泰各自喝着茶。没说话。他们知道,这是号角!

    …

    …

    九月初,是深秋时。在文人士子们咏秋之时,永兴天子这段时间亦都住在景色秀美的大明宫中。

    大明宫内一处胜景的小楼中,永兴天子和新近半年得宠的青美人在楼中赏月,欣赏歌舞。

    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

    小楼宽敞的厅中,各具风情的八名美人正载歌载舞。宁淅打着节拍,细看着给身边他斟酒的青美人,禁不住有些失神。一种油然的快乐感,从心底而生!

    青美人时年3岁。穿着一袭水蓝色的长裙,身姿比例极佳。她容颜清秀幽静,琼鼻樱唇。有一双柳叶眉,双眸剔透。这时,感受到天子火辣的目光,忍不住娇嗔,“万岁…,你还病着。”

    她的声音,有一种略嘶哑的质感,很有标识性。堪称尤物的青美人在两起两落之后,于深宫居住十年,再次得宠,身上的风情,已经沉淀下来。

    迷人至极!

    宁淅仰头哈哈一笑,道:“等几日,朕的事务不那么繁忙时,好好的锻炼一阵,身体就会好起来。青儿,和你没有关系。”

    青美人看着比她还小两岁的天子,想起朝野、宫中的流言,听得这话,心头一热,低着头,情真意切的道:“臣妾是不详之人,今得万岁垂怜,已是万幸。无他奢求。惟愿万岁保重龙体。”

    歌舞渐停。宁淅挥挥手,让美人们都下去。侧身,拍拍青美人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道:“青儿,红颜祸水,这种事在朕这里是不存在的。先生很早就教过我。朕的健康,治国理政,都与你无关!”

    书上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不以为然。如今算是信了。他不算英雄。但,他一样过不了眼前的美人这一关。

    先生曾经教过他,帝王之评价,在国事,不在女子。隋炀帝杨广钟情于萧皇后一人,但依旧落个荒淫的名声!唐太宗李世民娶了弟弟的妃子,不一样是明君?

    他愿意保护这个弱女子。先生教过他的道理。一个男人,哪里能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呢?

    青美人扑在宁淅怀中,呜呜的哭起来。

    宁淅笑一笑,拍拍她的背。

    虽然不怪青儿,但他身体的衰弱,他自己是清楚的。她是真的美啊!常常令他情难自禁。过段时间,确实该好好锻炼下。

    …

    …

    永兴十年夏,漠北传来急报:宛国公主娜敏潜回漠北,率拔野古部叛乱。叛军约十万众!而且,根据军中新月卫的消息,她得到了北面沙俄帝国的支持。

    两年前沙俄与法兰西、奥斯曼大战。至今大战已经结束。而显然,沙俄帝国的贵族们,将目光投到东方。试图和东方的周帝国再次争夺贝尔加湖、西伯利亚等地。

    漠北,只是一枚棋子,一隅之地!

    五月下旬,永兴天子拜骠骑将军沈迁为帅,率五万京营出京,在宣大会齐边军后,计十万大军,前往北疆平叛。这一战要打出周帝国的风采!

    同时,还要北上与沙俄交战,彻底断绝沙俄对东方土地的念想。凡日月所照,俱是我大周臣妾!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064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0643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