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我轻轻的来(上)

推荐阅读:仙界独尊女神的超凡高手都市最强仙医网游之神级机械猎人御灵真仙浪迹在诸天医流狂兵战狂傲天录末世进化之王重生之极品仙帝

    甲戌年,二月初八。在仲春浅淡的夜色中,天子驾崩的钟声传遍京城。

    永兴天子宁淅自元宵节以来,就病到在床上。初八之前更是昏迷三天。而这段时间,足以让野心家们动作起来。

    黑夜里,当重臣们开始由京中,往西北郊的大明宫而去时,恶意如同奔涌的河流,在咆哮!

    …

    …

    大明宫,养心殿中,在甄皇后、太子、宁潇、群臣一片哭声、默哀时,养心殿后的一处小殿中,被关押在此的青美人,呆呆的坐在床榻上。

    她时年32岁,一身锦色的丝裙,肌肤晶莹。暗淡的灯光,斜射着帷幕,遮掩着她哀伤的玉颜。

    这些天,多少人在骂她?唯有天子护着她。然而,此时,保护、怜爱她的天子却是已然驾崩。早知道如此,侍奉天子的这两年,她就不该由着他。可是,她担心失宠啊…!

    青美人低声啜泣着,问身边的侍女,“玉儿,拿来了吗?”

    贴身的侍女跪下来,呜呜的哭道:“主子,你…何必要走这样的路?呜呜…”

    青美人摇摇头,脸上露出追忆的神色。多少年的时间过去了啊!那一年,她从江南来京城时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女。她见了韩秀才,见了雍治皇帝。

    这十五年过去,她经历了多少事。两度被打入到冷宫中。她不是一个漂亮的木偶,她亦是会有感情的人。这两年,天子对她的好,她不知道?

    这些天,她想了很多。她到底是不是一个不详的女人。是不是谁和她在一起,就会死?

    “你不懂。”青美人看向自己的侍女,轻轻的叹一口气,起身走到侍女面前,拿走一个洁白的小瓶,回到里屋中。

    去年冬,甄皇后就对她说过,若天子出事,绝不轻饶她。她何必要等到那个“出丑”的时刻呢?

    “万岁,我来陪你。”

    …

    …

    清冷的月色,徐徐的走过天空中,月华如水一般的倾泻在大明宫精美的园林,殿宇上。

    养心殿中,因永兴天子逝世,气氛凝滞,郑重!一个天子的驾崩,并不单单的是身后事!这是一个权力巨大的真空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甄皇后,太子宁炎,宁潇留在寝殿中。灯火点点,窗外寂静无声,带着一股难言的压抑,安静。

    甄皇后心里对贾环、宁潇还是颇有些意见的。两人都算是宁淅的长辈,却没有管教宁淅宠幸青美人的事。否则,哪有今天这样的事?

    然而,在此时,可做定海神针的贾环远在金陵。她不能去发泄心中悲痛的情绪,指责永清公主宁潇不作为。她深知道,宁潇支持太子的。

    她熟读诗书。深知宫廷,权力的险恶。不是说天子驾崩,太子就一定能登基。

    现在就等着朝中的重臣们到来,在天子驾前拥立新帝!

    这时一名中年女官自外头进来,跪下来,奏道:“娘娘,方才殿后传来消息,青美人饮毒酒自杀!”

    甄皇后道:“本宫知道了。”神情冷淡。

    丈夫临终前,一句“对不起你”令她泪流满面。她可以原谅丈夫,却不能原谅丈夫死去的始作俑者:青美人。青美人不自杀,她等儿子登基后,一样会处决青美人。

    “唉…”宁潇幽幽的长叹一口气。这是一个苦命人啊!她虽然极具政治才华,且通过少府,内务府掌握着约四分之一的朝堂势力。但,青美人的事,归根结底,并非政治问题。

    两人看问题的角度,无关对错。宁潇和甄皇后的人生经历不同。潇公主虽然婚姻不幸,但最终还是和欣赏的男子有感情的结晶!且她并没有经历过甄祎那样的家族衰落!

    …

    …

    养心殿的西暖阁为勤政殿。

    偏殿中,大殿中大学士曾缙正和两名大学士萧丕、殷鹏,并南书房的三位学士们,在此等候着朝中重臣们的到来。

    等朝中的重臣们(九卿等拥有廷议资格的官员)会齐之后,就在天子的床榻前,拥立太子宁炎。

    大明宫位于京城外的西南。

    周伍闵的皇庄就在附近。雍治二十一年,秦弘图奉贾环的命令自西域回来时,还率队在皇庄中,休息过。

    大臣们要从京中赶过来需要时间。永兴朝,因为经济的发展,将宵禁的时间延后到晚上九点半。这个点,大部分住在内城中的朝臣们来得及出城。

    大学士曾缙时年六十多岁,一身绯袍,神情微微展露出哀恸。他位居人臣之极,就算能力中等,压不住京中的各种暗潮:比如卫王、梁国公的串联。比如,户部尚书彭世俊的一些话。但,他的养气功夫还在。

    此时,他却是情绪微微外露。要知道,天子刚才拉着他的手,要他辅佐太子啊!一个读书人,面对此情此景,还有何话可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偏殿中,几名大臣们坐在椅中。曾缙对一旁的萧丕道:“以中,国不可一日无君。等宁伟长、胡秉用他们来之后,我等在天子驾前,拥立太子。早定大事。”

    萧丕笑了下,没说话。

    魏源质眼神变得犀利,扫过萧丕、殷鹏两人的脸。

    殷鹏担任大学士时间还短,威望没有树立起来,再者,他和贾府亦走的近,表态道:“自当如此。”

    曾缙微微有些疑惑的看看潇丕,表这个态很难吗?对殷鹏轻轻的点头。

    …

    …

    一个又一个的大臣,徐徐的抵达勤政殿中。风雨十年春,人事几度秋!当年,叱咤在雍治朝的重臣们,大部分都被换掉,只剩下少量的人。

    比如:北静王,贾政等人。

    曾缙对过来见礼的大臣们一一点头,继续等待着。突然间,勤政殿门口,一阵喧哗的躁动。就见户部尚书彭世俊,户部侍郎柳安宜,吏部右侍郎彭鏊,五军都督府同知占城候等人簇拥着卫王、蜀王宁恪、梁国公宁烁三人走进来。

    越王宁澄忍不住惊讶的站起来,“九哥?”又训斥卫王、宁烁,“谁让你们来的?”

    彭世俊一身绯袍,拱手一礼,道:“越王殿下,天子驾崩,难道皇族来不得?”

    于永兴十一年,文官政治在国朝已然成型。亲王地位虽然尊贵。但户部尚书,还真不放在眼里。特别是宁澄的权柄,基本来自于永兴天子。而此时,天子已经死了!

    曾缙皱眉,徐徐的低声道:“来便来了,一会见证太子登基。天子驾前,不要吵闹。”

    “哈哈!”彭世俊仰头一笑,道:“曾中堂此言差矣!永兴天子窃居帝位十一载,如今该将帝位归还正朔了!”说着,对偏殿中的朝臣们拱手,道:“诸公都忘了十二年前,雍治天子是怎么死的吗?是永兴天子的老师贾环,用火铳打死的!”

    这番话石破天惊!令偏殿中一片哗然。

    并非是彭世俊说的有多么的慷慨激昂动人心,而是他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啊!这是要干什么?

    就在这时,萧丕缓缓的走出来,道:“诸公,是时候拨乱反正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064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064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