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青青子衿(中)

推荐阅读:欢迎加入作死小队都市之无上医神重生为老太太养狐为妃反派逆袭成攻[综]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龙破九天诀要塞之贼主天下HP魔法传记

    红楼原书第五十五回,凤姐说起预备给贾府小主子们婚事花销的事:宝玉和林妹妹他两个一娶一嫁,可以使不着官中的钱,老太太自有梯己拿出来。二姑娘是大老爷那边的,也不算。剩了三四个,满破着每人花上一万银子。环哥娶亲有限,花上三千两银子,不拘那里省一抿子也就够了。

    凤姐原计划给贾环娶亲的是,三千两银子。

    而现在,贾环执掌贾府,他就是把贾府公中七万五千两银子给搬空了,也没人能说个不是。因为,这些银子,基本都是前阵子整风追赃追回来的。

    抄了两个管家的家,外加追回在修园子中大笔“赃款”。还有不少人欠着贾府公库钱。

    贾环当然不会铺张浪费,这会有损他的威望,当然也不会矫情。他正儿八经的是荣国府的子弟。从公中,批了一万两。再从他自己的收入中补了五千两,以此作为婚礼用度。

    至于,林妹妹说要给他的婚礼赞助,他自是拒绝了。开什么玩笑呢!

    黛玉如今算是有钱人。林如海给她留了一百万两白银的巨款,外加一屋子的书。贾府所有人,就算把不动产给卖掉,加起来,说不定都没她有钱。

    银票现在在贾环这里保管着。黛玉手头,亦有数额不小的银子,以备不时之需。当然,多半都是用不上的。她每个月还有贾府公中给的月钱,每月六两。

    六月二十七日,婚礼前夜,贾府里开始宴请宾客,热闹至极。席面自是一等。樽中酒不空,这是常态。

    明天就是迎亲了。

    夜色渐渐的笼罩下来。大观园,稻香村中,自闻道书院回来的贾兰看起来又略微长高了一些,道:“娘,三叔这婚礼的场面真大。来了好些人。”

    屋内烛光明亮,李纨坐在椅子中,看着几天前就回来的儿子,心中欢喜,笑道:“那是自然,咱们家是什么人家?你三叔是天下闻名的贾探花。你将来也要高中皇榜,娘心里才欢喜。”

    贾兰倒是沉稳的笑一笑。

    他到闻道书院才知道北直隶的俊杰、天才何其之多。他在其中并不显眼,心里也愈明白、敬佩三叔的厉害之处。

    娘儿俩说着话。夜色渐深。

    …

    …

    贾府之中,赵姨娘癫癫的跟在王夫人身后。一群人从贾母上房出来,往东跨院里走。

    贾环的婚礼,内里操持的当然是王夫人。她是嫡母。

    赵姨娘心里高兴,一整天都在场面上晃。耳朵竖着,听别人夸她儿子的好话。

    “赵姨娘,你去吧!”路过小院门口,王夫人和颜悦色的让赵姨娘先回去,不必送她到家再回去。

    “是,太太。”赵姨娘忙应了一声,脸上带着不加掩饰、也不想掩饰的笑容,带着小鹊、吉祥两个丫鬟回自己屋里。

    …

    …

    秋爽斋中,探春洗澡之后,感受着清爽,倚在拔步床上,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侍书端着茶杯,笑道:“姑娘,明日要早起?”

    探春点头,“嗯,你到时候喊我起来。”

    探春现在管着大观园里的事,上下服气。有贾环撑着,谁敢糊弄她?明天就是贾环的婚礼,她和王熙凤,李纨,尤氏一起,充当王夫人的助手,处理内宅事务。

    …

    …

    夜里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

    崇北坊里的薛家屋舍布置很简单。薛家也就是二十来人,布置起来很仓促。很多用具并没有从贾府带过来,再者,本来过两日也是要回贾府去住的。

    宝钗在自己的屋里,看着莺儿、香菱、文杏整理着她明天要穿的大红色的婚服,心中有着难言的情绪在不断的漂浮着。

    她想嫁,而今到了出嫁的前夕,又有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少女时代的一幕幕涌上心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莺儿提醒道:“姑娘,你该睡了。明日要早起梳妆。”

    “嗯。”宝钗应了一声,脱衣睡觉,丫鬟们灭了灯,悄然的退出去。皎洁的月光落在床头。宝钗轻轻的闭上星辰般的明眸。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

    …

    雍治十三年,六月二十八日,立秋。夏末秋始。

    三书六礼的流程早就走完。现在只剩下迎亲。上午佳时,贾环穿蟒袍,戴桂冠,在一众同学、同年、朋友的叫好声,簇拥着,骑马前往京师南城东北角的崇北坊。

    队伍浩浩荡荡。一行人出荣国府,宁荣街,四时坊,从宣武门里街出宣武门,过正南坊,正西坊,正东坊,到崇北坊。

    崇文门外,是天下商旅汇聚的繁华之地。一处三层楼高的酒楼雅间之中,窗户打开,露出一张清丽娴雅的脸蛋,美丽无端。

    她看着吹拉弹唱的鼓手们簇拥着迎亲的队伍进入崇北坊,为的青年骑在一匹枣红马上。

    泪流两行。

    这个美人正是京中第一名妓,苏诗诗。她的丫鬟丹儿撅起嘴道:“姑娘,你别哭啊。”

    贾探花今日成亲,早派人给姑娘下了一张请柬,而这张请柬,收到比没收到更让人伤心。姑娘就是在哭这事。至于成亲,她家姑娘自不会奢望正妻之位。

    苏诗诗呜咽的哭出声来。从别后,忆相逢,几回梦魂与君同。金陵种种如云烟,只是,那一传唱天下的一剪梅怎么会是云烟?此时凭谁诉?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

    …

    崇北坊的薛家,一路上有诸多伴郎陪着,很顺利的抵达宝钗闺房门前。

    薛家来的宾客中有人起哄,道:“探花郎是本朝诗词名家,今日大喜,迎接新娘子,如何不赋诗以叩门?”

    贾环的诗才,闻道书院的一干同学,一帮同年,都是深知的。不少人跟着起哄。大师兄公孙亮一身玉色长衫,身姿修长,丰神俊朗,哈哈一笑,道:“贾师弟,出作品吧!”

    厅中,周围起哄的人群顿时渐渐的安静下来。

    贾环哭笑不得,这是连伴郎都反水了,幸好他来之前早有准备,吟诵道:“愿与卿结百年好,不惜金屋备藏娇。一似碧渊水晶宫,储得珍稀与奇宝。”

    “好!”

    宾客们大声交好,更是嘻嘻哈哈。这诗的意思很有趣:我已经把金屋准备好,就等着新娘子入住。并且将新娘比作稀世珍宝。

    金屋藏娇在后世有一个纳妾、养情人的意思。但是,汉武帝当年的回答可不是这个意思。陈阿娇是正儿八经的皇后。这个典故,贾环并没有用错。

    范锡爵起哄道:“贾探花,似有未尽之意,还请再赋诗一。”跟着来的江西士子、南直隶士子,纷纷起哄。这全部都是今年要授官的进士。阵容鼎盛。

    庞泽、卫阳、许英朗几人纷纷笑道:“子玉,这当口,可不能要我们代做诗词。”

    贾环无语的摇头,再吟诵道:“欲题新词寄娇娘,欢声起罢半微茫。我有相思千般意,百磨不灭铭肝肠。”

    “好。”再一次的,各种叫好声此起彼伏。这一,明显是现作的,而且,满足大家起哄的愿望——当然是想听一下新郎官此时的心情。前面那诗,好是好,但是感情还不够炽烈。

    这一就差不多了:我有相思千般意,百磨不灭铭肝肠。

    …

    …

    闺房之中,宝钗一身红衣,正听着外面贾环清声的吟诵,脸颊绯红,娇艳动人。

    香菱、莺儿两个在一旁都是抿嘴笑。一屋子的女孩子,媳妇,婆子都在说:“探花郎高才。”

    说着话,便放下宝钗头上的红盖头,遮住新娘子的娇容,打开房门。

    很快,迎亲的队伍,便出了崇北坊。因薛家有众多皇商的财力相助,跟着来抬嫁妆的众人,络绎不绝。十里红妆相送。

    所谓,十里红妆,一般而言,女子的嫁妆以六十四抬为基准。大户人家基本是半台,即三十二抬。小户人家当然不可能这么奢侈,能有多少看家境。

    十里红妆,就是一百二十八抬。两倍的基数。两人一抬,前后拉开,正好是十里长的队伍。

    喧闹、引人瞩目的队伍,出崇北坊,一路上在路人的围观中,返回四时坊,贾府。

    结婚诸事,热闹、喜庆、繁华、富贵的细节之处不必赘述。至晚时分,贾环尽到礼数,尿遁,返回望月居中。

    卧室之中,红烛高照,静悄悄的,能听到蜡烛燃烧的细微之声,热闹,在贾府的前院,仿佛隔的远远的。

    宝钗一身红色的嫁衣,端坐在床榻上,头带着霞冠,盖头遮住她绝美的容颜。

    宝钗之美,与黛玉是另外一种风姿。她曾咏白海棠,可以看做她的自述: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珍重芳姿,淡极始知花更艳,欲偿白帝凭清洁,写尽她的性情与美丽。

    贾环反手关上门,倚在门扉上,看着换了一张新、宽的拔步床上坐着的宝钗。一种喜悦、甜蜜的感觉自然的浮上心头。而此时,不想说话。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2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