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政老爹的心事

推荐阅读:校园逍遥高手我真不是开玩笑三国之鬼神无双重生资本狂人信仰万岁魔门败类重生好莱坞之金牌制作人大国文娱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无悔九二

    七月底,秋意渐渐的侵袭着京城。秋老虎还在,但早上和傍晚时已经是凉意阵阵。

    贾府,外书房,四排明烛照亮整个房间。贾政神情踌躇,心中苦闷,时而长叹一声。詹光,程日兴,胡斯来几名清客纷纷劝慰着贾政。

    “世翁不必担忧。圣天子临朝,纵然有些言官声攻讦又如何?这个福--建提学大宗师正五品,世翁是做定了。”

    “老世翁家世清白,诗书簪缨之族。风声清肃。礼贤下士。点童生为生员,如何不够格?世兄为今科探花,不也是老爷教导出来的?在下愚见,世翁何须为小事烦心,当谋划上任事宜。”

    “正是。圣天子钦点,些许杂声,世翁何必介怀?那些官儿,自诩清流,照在下看来,只不过是他们嫉妒心理作罢。”

    贾政见一众清客越说越离谱,连朝中清流文官弹劾他都说成是嫉妒,他自己都老脸微红,摆摆手,制止道:“话是如此说,我心中委实难安,唯恐有负皇命。”

    七月下旬,雍治皇帝突然推出贾政,任命其为福--建提刑按察使司佥事,提督学道。将之推到风口浪尖之上。朝中官员纷纷上书反对,试图让天子收回成命。

    奏章之上,劝谏的手段自是花样繁多。有骂人的,有劝说的。但,大部分都是攻击贾政的。能力、人品、道德、学问,都给文官集团拎出来“攻击”。

    毕竟,直接让天子收回成命,难度比较高。天子金口玉言,出口成宪。但若是确定贾政不合适担任提学大宗师,改派他人就顺理成章了。

    贾政连日来,为此事感到极度的苦恼,不得安宁。

    通政司右参议是正五品的京官,而福--建提刑按察使司佥事同样是正五品。京官由来比地方官贵重。但是,诸寺监的官员如何能与一省大宗师相比?

    要知道,国朝承平日久,文教昌盛。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而提学大宗师就是掌管着一省童生的前途。类似于福--建这样的科举强省,收几个好苗子,日后受用无穷。

    所以,这个任命,实际上是提拔、擢升。

    国朝开科取士一百多年,虽说是文武并重。但每三年开科取士3oo人,甚至更多。武勋集团祖荫入仕的,能有多少人?现在又不是隋唐时期,世家天下。

    官场之中,到此时,已经将科举视为正途出身。文官势力逐渐的膨胀。而雍治天子的任命,就是在公然的践踏文官势力的尊严。因为,政老爹连童生都不是。

    科举出身的文官在这四五天之内,纷纷上书,弹劾贾政的奏章,堆起来,估计都能把他淹没。

    而之前,因六科封驳天子册封杨妃为贵妃之事的舆论就此转移。贾政给天子架在火堆上烤。

    贾政和一干清客说话,推敲着这事是福是祸时,外头的小厮忽而道:“三爷来了。”

    贾环到贾政这里来,不存在“快请”之类的废话。他到了,自然就进来了。

    贾政听到小厮的汇报,片刻后就见贾环自外头走进来。头戴唐巾,一身淡色带花纹的精美士子衫,身姿挺拔,表情沉静,气度沉稳,神采内敛。

    胡斯来拍手一笑,道:“世兄来了,好,事情有解决办法了。”

    这马屁拍的!詹光,程日兴都是附和的笑着,纷纷站起来,和贾环打招呼,“世兄来了。”然后,各自告退,将书房的空间留给贾政、贾环父子。

    看着进来的庶子,贾政微微点头,道:“环哥儿你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

    贾环这段时间还在家里请婚假,本来是打算好好的陪新婚娇妻游玩一段时间。他那个时代,都有度蜜月的说法。结果,七月半回来祭祖,便是一连串的事情,将他给耽搁下来。

    好在,妻子宝钗知书达理,并没有抱怨一句他毁掉了新婚后的度假行程、计划。

    贾环点点头,“已经办好了。”他大晚上自外面回来,是在宫外的陈府见了元妃的贴身大太监陈赋言。

    他虽说和宝钗说:我怎么教大姐姐在宫中争宠?但,这件事,他不能不管。贾元春,就是此时贾府权势的根基。

    后宫争宠,各种手段。但,说到底,还是一个人性的问题。贾环自认,他现在对雍治天子的性格还是有许多了解的。

    贾政轻轻的舒一口气,“办好了就好。”相比于元妃得宠,他这个正五品的提学大宗师,反倒次要的。

    贾环一看就知道贾政的心思,见他知难而退,心中好笑的摇头,叹道:“父亲,你要安排一下去福--建的事宜了。家中的门客,带上一二人解闷。但白师爷一定要跟着你去。再者,我的老师林先生在延平府永安县中闲居,可为助力。我会写信给父亲带上。”

    他心中,从文官的角度而言,也不想贾政去担任大宗师。误人子弟啊!但是,毕竟是自己名义上的父亲,他总不能上书弹劾自己的父亲吧?

    国朝以孝治天下。

    所以,实务,让白师爷帮着料理。但文章上的事情,还是要他的老师林举人帮忙把关。一个举人的水平,考核童生、判卷,绰绰有余。

    贾政对贾环的判断一向很信任,惊讶的道:“环哥儿,你的意思是…”毕竟,这次弹劾的风潮太了。尚书、侍郎的级别都扛不住。他都有上奏章,向天子辞任的想法。

    贾环就笑,肯定的道:“父亲,天子的旨意不会变的。你无须担忧。做好上任准备。家中诸事、行李打包,现在就可以安排了。毕竟,京城距离福--建,路途遥远。旨意下来后,恐怕父亲在家里待不了几天。”

    雍治皇帝的套路,将政老爹架在火上烤,一个是钓鱼执法。朝政大小奏章如潮,文官集团的力量已经全部暴露出来。

    实话说,要不是他是贾政的儿子,这件事他也要随大流上书,抨击此事,表明立场。

    第二呢,天子在转移舆论焦点、视线。可以预见,六科的言官们即将要被大清洗。因为,册封四位贵妃确实于礼不合。天子不好以这个理由下手。名声不好听。

    但是,国朝没有任何一项规定,写明,禁止非科举出身的官员担任提学大宗师。你骂皇帝,还不许皇帝贬你的官?那怎么可能!

    贾政脸上露出笑容,点点头,捻须道:“家中诸事,有你在家里,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话有一点推心置腹,也是承认贾环的能力。

    贾环笑一笑,欣然受之。废话,他奋斗到现在,不就是要的贾府的主导权吗?

    贾政在此时离开京城,对他而言,其实是好事。在接下来的政治博弈中,少了一道制约。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引导贾府在接下来中的走向。

    贾环向贾政告辞,回到望月居中,宝钗正在灯下等着他。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