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群情汹涌

推荐阅读:帝妃临天红袖倾天虞美人网游之剑破江山校花总裁的贴心高手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大明宫中有园林15o多处,占地五千余亩,历经周朝数代帝王的修缮,美景怡人。园中诸景,巧夺天工。向来是历代天子避暑的行宫。

    雍治皇帝自勤政殿中出来,顺着金黄色的树林大道,在午后的微风之中,步行前往杨妃居住的清夏斋。左右太监、宫女紧随。

    一路上,清风不兴,水何澹澹。

    雍治天子到清夏斋中,就见吴贵妃在。吴贵妃与杨妃两人坐在一起喝茶说话。意态亲密。他心中略有不喜。杨妃现在需要静养,而不是喧闹。

    为人君者,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糊弄自己。吴贵妃挺灵秀的一个美人,怎么也是如此的庸俗不堪?争宠,又那么急吗?

    “陛下。”清夏斋中的宫女、太监都跪了一地。吴贵妃亦屈身行礼。

    杨妃将近三十岁的年纪,一袭水墨青衫,珠圆玉润,风姿绰约,美眸落在天子的脸上,盈盈一笑,并不下跪。她早得了天子的旨意。不用这些繁文缛节。

    雍治天子本来一肚子气,见到杨妃,心情便好起来,道:“都免礼。”心中越坚定了和朝臣“斗争”的想法:朕为天子,如何不能顺心意,得自在?

    一屋子都起身。吴贵妃笑着道:“陛下进来时,似有怒气。臣妾望陛下保重龙体。”

    雍治天子点点头,心中不悦,反问道:“周贵妃与贾贵妃怎么没来?”

    吴贵妃二十多岁,容颜如玉,正是青春韶华,身上又有着雅致的书卷气,若以容貌、气质来论,比之杨妃不遑多让,但在此时,一张美丽的脸蛋上顿时变得讪讪的。

    清夏斋中,鸦雀无声。

    …

    …

    稍晚时分,大明宫中便有流言,据闻从宫中赶来的吴贵妃不受天子待见。

    傍晚时分,夕阳早就隐没在黑暗之中。天地间,还残留着一丝亮光。大明宫内一处房间之中。炭火熊熊,小铜炉里的狗肉混着香料,飘着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气。

    房间中,一方小炉,一桌两椅,一壶酒,几道素菜。

    大明宫掌宫内相,老太监戴权裹了裹身上名贵的绸缎衣衫,拿着筷子在铜炉中搅拌几下,夹起一块热气腾腾的狗肉,就着碗,享受的咀嚼起来,道:“小言子,你尝尝,味道好得很。人老了啊,就喜欢吃点暖和的东西。”

    戴太监口中的“小言子”就是贾元春凤藻宫的大太监陈赋言。宫中太监,等级森严。最高等级的自然是天子身边的大伴,太监总管许彦。正四品。

    次一等级的从四品的宫殿监正侍,一共有四人。戴权掌握着“夏宫”,就是其中之一。

    而贾元春虽为贵妃,但是,是这两年新上位的妃嫔,且还没有皇子。因而,陈赋言的等级,和周贵妃身边的严飞志严太监比不了。现为六品副总管、宫殿监副侍。

    所以,戴权叫陈赋言一声小言子,理所应当。

    陈赋言三十多岁的年纪,笑哈哈的伸筷子,吃狗肉,恭维道:“戴前辈的狗肉,一般人吃不上,小子今天有口福了。”

    戴权就笑,拿筷子虚点一下陈赋言,道:“不要给咱家耍花枪,你家主子,当初还是走的我的门道。”

    陈赋言忙笑着道:“小子岂敢?”

    戴权便赞许的点点,“你小子挺机灵的。若非你已经是元妃身边的人,真要收你做个干儿子。如今却是不敢僭越了。你家主子这次做的很好了。嘿…”

    吴贵妃,到底是小门小户出声,在宫中这权力场上沾染一会,就失了本性。这次杨妃怀孕,她径直来大明宫中争宠,若是没有机会修补在天子心中的印象,只怕就要被冷落了。

    而贾贵妃就做的漂亮,派大太监、宫女给杨妃送来礼物、贺喜。称其为“姐姐”。他见惯宫中的斗争,都要给一个十分。做的非常的漂亮。

    至于,周贵妃。嘿嘿,她来,或者不来,又有什么关系?已经年老色衰,又不会逢迎天子。纵然得一时之宠,也不会长久。

    陈赋言要是个小太监,或者是其她地位低下的妃嫔的太监,这时只怕就要顺着杆子往上爬,认戴权做个干爹。太监里面,就是干爹、干儿子盛行。读书人要看他的老师是谁,太监就要看他的干爹是谁。

    但现在,陈赋言就没有必要,笑呵呵的陪戴权闲话。一壶酒,慢慢的落肚。

    夜色渐渐的深了。陈赋言离开时,听到一个小太监来汇报:天子夜宿丽嫔处。深宫幽幽。

    后宫争宠,所谓的手段,无非是那么几种:刷背景,刷脸,刷技术,刷感觉,刷感情。

    刷背景,就是政治联姻。这个皇帝也是需要稳定朝局的。

    刷脸,刷技术,这要看天子的年龄段。类似于雍治皇帝这样四十岁的老男人,见过、吃过、玩过,这些就那么重要了。反而,感觉是在第一位的。

    至于刷感情,对于雍治皇帝这样的政治动物来说,这就不要想了。不现实。成化天子、弘治天子那样的痴情天子还是很少有的。

    贾元春这个刷感觉,就刷的恰如其分。

    …

    …

    八月初,天子召庄妃至大明宫中服侍。吴贵妃受到冷落。宫中尽知。为此,吴贵人的父亲:吴天祐,跟着大流上书,大骂贾政。

    此时,朝堂之中,天子与文臣之间还在僵持中。即便六科都给事中都给雍治天子撤职、流放云贵,但科道言官还是在弹劾贾政,根本就不低头。

    贾政的人事任命还卡在吏部。吏部天官宋溥并没有给天子背锅、吸引火力的打算。事情不明朗,吏部是坚决不走流程的。

    按照流程:大常卿正三品以下部推、通参正五品以下,吏部於弘政门会选。一省提学大宗师,理当是有吏部部推。但,天子有特简之权。贾政就是天子特简。

    武勋集团基本在看笑话,要说在朝廷这个论坛“帖”打口水仗,他们怎么都不是文官集团的对手。

    八月三日,雍治天子于再下重手,撤科道言官十九余人,流三千里,贬谪云贵、安南、辽东等地。没有廷杖。但,文官集团,依旧在上书弹劾贾政。群情激奋,大有把贾政骂死的态势。

    荣国府的大门前,给人趁夜间贴了大字报。除了骂贾家祖宗八代以外,核心意思就是:贾政,你为什么不上表辞职?

    贾环的婚假还有两天到期,正在家中,得知此事,只是摇头。并没有去追查谁到他家大门口贴大字报。

    要查肯定是查的到的。但是,群情汹涌!众怒难犯。再者,他内心里,还是更认可自己文官的身份。

    八月四日上午,朝廷各个衙门之中,但凡科举正途出身的文官,都是在写奏章上书。要求天子撤销贾政的任命。胆大的,不要命的,要名声的,就骂天子。胆小的,附和大流的,就骂贾政。再平稳、持重的,就是兜一圈道理,讲此事不合理。

    中午时分,棋盘街叶开十里香茶楼二楼,已经授官的三十多名新科进士在聚会,商议一起上书天子之事。

    为的便是今科的状元翁宗道。旁边坐着今科榜眼周慎行。

    今年乙卯科取士,共取三百名。其中,一甲和二甲加起来一百名。三甲两百名。前面说过授官的规矩。因而,新科留在京城中的是少数人。基本都是一甲、二甲的进士。

    这次聚会来了三十人,占有了三分之一强,可以说是声势浩大。

    状元翁宗道,字兆震,时年二十六岁,履历丰富,还曾做过一任教谕,号召道:“诸位同年,天子之意,点贾政为学政是假,意图册封杨妃为贵妃是真。自古以来,未曾有册封兄嫂为贵妃者。吾辈正人君子,如何能忍?是可忍,孰不可忍?翁某不才,愿与诸君相约明天清晨共聚通政司大门,将奏疏上交。”

    “同去,同去。”一帮福建士子,立即附和自己的“带头大哥”。

    在座的士子都是纷纷赞同。这些刚刚进入官场的进士们,眼中充满了渴望、兴奋、激动。在踏入仕途之后,希望抓住这次机会,表现自我,扬名立万。

    当然,这么大的风波,还有人流放在前。风险蕴含着机遇。机遇中包含着凶险。很刺激。而对于大周朝的读书人而言,串联勾结,这是下意识的事情。他们要找一个主心骨。这个带头大哥,不看年龄,不看官品,只看影响力。

    状元翁宗道,性情谦和,被时势推到这里。其实,乙卯科,名声最大的,自然是贾探花。但,贾政是贾探花的父亲,很多士子心中,便将他排除。

    这时,华亭士子唐道宾道:“在下非是对翁同年不满。此次上书,越是要声势浩大,越是显得我等之意真。我等同年之中,当属贾探花名声最大,可邀他一起来上书。”

    翁宗道和贾环不对付。一人福建士子冷笑道:“他肯定不来。没有自己弹劾自己父亲道理。”

    周慎行接话,道:“在下愿意去劝一劝他。不为弹劾他父亲,而是上书给天子,请天子改变主意。”

    这话说的一众进士们纷纷赞同。当即,计议完毕,又抨击了一会时政,各自散去。

    …

    …

    下午五点,散衙之后,周慎行到四时坊荣国府望月居中,拜访贾环。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4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