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局面僵持

推荐阅读:美女的护花兵王丑妃无敌:王爷请接招超级吞噬系统至尊帝少的盛宠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医新妻上任:总裁欺人太深不爱你,是我的口是心非

    有些话是不能明着说的。

    比如,现在朝廷之中,凡是科举出身的文官,都在写奏章弹劾天子特简贾政之事。这是立场问题。但,以刘大学士的想法,奏章要上,风头不要出。

    但是,他怎么对翁宗道说:你要低调点。值此之时,扯后腿,或者公开表态不愿意与天子作对,势必会被士林、文官集团骂得狗血淋头,一生清名付流水。

    座师和门生,是文官政治逻辑中最为稳固的关系之一。但也并非没有背叛者。比如,前明的辅,张居正,就屡次被他的学生弹劾,搞得太岳相公狼狈至极。

    所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出头的橼子先烂!不是谁都有何朔那样的“护身符”:他在负责西域之事。即便如此,何高远的政治生命还能有几年?

    刘飞白为乙卯科会试总裁。新科进士三百名全部都算是他的门生。他最中意的便是状元翁宗道。连,神童贾环,他都并不看重主要原因是,一位座师的资源有限,而贾环明显与他的乡试座师方望更亲近。刘大学士的人品,自是不会去抢人的学生。再加上会元之事,他理所当然是更倾向于栽培翁宗道

    现在,他的得意门生却串联新科进士上书,引人瞩目,士林称赞,名望骤起,但接下来,只怕是政治生涯尽毁。他如何能不叹息?

    刘大学士内心之中,并不看好此次何朔领导文官集团与天子对持。

    翁宗道心中一突,随即深深的吸一口气,压住心中的负面情绪,道:“恩师,学生既然组织同年们上书,所有天子的责罚,学生愿意一力承担。”

    刘飞白叹口气,神情萧索的道:“还没到那份上。你们的奏章今天已经转到军机处,递交宫中。兆震,近日少一些宴游。”

    所谓,少一些宴游,就是要低调点,不要再串联了。锦衣卫盯着的。天子那里估计已经有名单了。

    翁宗道自进刘府以来,一直都是端坐,衣衫严整。这是他当教谕时养成的习惯。

    当日礼部会试之前,他名动京师,就有人评价:宗道风度峻整,终日无狎语。倦不倾倚,暑不裸裎,目无流视。见者肃然。

    翁宗道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时,沉默了很久,抬头看着自己的老师,眼中露出坚定的神色,道:“

    恩师,弟子以为:人君当神器之重,居域中之大,不念居安思危,戒奢以俭,反而是,德不处其厚,情不胜其欲。吾辈读书人,理当劝谏。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翁宗道这一番话,引用魏征的谏太宗十思疏,说的铿锵有力。雍治天子为一己之私欲,想要册封兄嫂为贵妃,践踏礼仪、法度。读书人,秉承天地正气,身为圣人门徒,理当劝谏。

    夫子说:君子,不需要用小事来考验,却可以接受重大的任务。劝谏天子的后果,无非是个死字。正所谓:时穷节乃见!丹青史书,必定留名、歌颂。

    因为,天地有正气!

    刘飞白还能说什么?他喟然长叹,道:“我不如兆震也。”刘大学士这话说的光明磊落,亦是性情流露。宰辅重臣,是什么级别?却当着一个小进士的面,自承品格不如。胸襟坦荡。

    …

    …

    翁宗道并非有接受刘大学士的建议,偃旗息鼓。而是利用自己的名声,在公开的场合:酒会、宴会、文会之中,述说他的理念,想法:阻止天子册封贵妃。

    从儒家推行的礼仪来说,奉行的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天子,一后一皇贵妃,两贵妃。四贵妃,这明显的越礼了。

    再者,当今士林,风气奔放。读书人诲淫诲盗。和明朝末年士子一个德性。四方有德君子时常痛骂: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崇尚奢侈,见利忘义;淫风炽烈,恬不知耻。

    但是,不管读书人在私下里怎么做,诲淫诲盗,有如何千万种丑态,放在明面上来,就绝对不行。先兄之嫂,册封为国朝的贵妃,如何能行?

    两三天的时间之内,京城之中,翁宗道的清名更胜。翰林本来就是清流。清流再“刷”清名,那声望是直接爆表。现在士子们,都要说一句:福建翁兆震,风度峻整,正人君子,清流之望!

    在翁宗道逐渐的成为舆论的焦点,抨击天子所作所为之时,士林、朝廷的舆论,越的声势浩大。

    而弹劾天子、贾政的奏章,都被天子留中不。文官集团不畏死,不怕流放,前仆后继,愿意以死谏君王,雍治天子能如何?他要达成目的,就得把六科清洗成自己人。

    而他已经清洗了两遍,六科的言官们,还是不消停,再加上舆论的呼应,而文官领袖何朔不愿意出面灭火。天子要是第三次清洗科道言官,估计名声就臭了。

    任何一个圣君,绝对不会堵塞言路!

    如果像明朝嘉靖皇帝那样搞清洗:大礼议,亦要数年之功才能完成。短时间内就不要想了。大礼议历时三年,下狱者一百三十四人,停职者八十六人,廷杖死者十六人。而明世宗嘉靖皇帝绝对算不上什么明君,史书评价不高。一个重用严嵩这样的奸臣,祸乱国家数十年,算什么明君?

    庚戌之乱,鞑靼人长驱直入,在京城周边地区祸乱数日,烧杀抢掠,最终扬长而去。脸都被打肿了,算什么明君?一个玩弄权术,彻头彻尾的利己者而已。

    局面,趋向于僵持。

    但,天子心中的恼火,可想而知。

    八月十日,天子在大明宫中召吴王、大学士谢旋下棋。金秋时节,大明宫中后湖的敞轩之中,微风徐徐,水波浩渺,眼界之开阔,令人心旷神怡。

    雍治皇帝在棋盘上落下一粒白子,感慨道:“别看朕为天子,亦常不如意。皇弟又有何可愁的?”

    吴王是一名中年男子,穿着亲王服饰,年纪比雍治皇帝要小,苦笑道:“臣弟家事不宁,让圣上费心。”他的儿子吴王世子非常的顽劣,他很是头疼。

    雍治皇帝哈哈一笑,“教子,要以名儒教之,言传身教。”

    旁观的谢旋沉默不语。心中,想着,当前的局面,若是僵持下去,只怕对天子不利啊。而破局又缺少契机。

    …

    …

    时间,回溯到一个月之前,彩云之南的一处平野中,杀声震天。枪声、炮声隆隆。

    云贵总督,都察院右都御使,齐驰指挥两万精锐大军与数名藩王、部落的十万土军在此决战。而随着日暮渐渐到来,周军大部切入联军阵中,斩将夺旗,鼓声如雷。随后,战场之上,到处都是说着鸟语的溃兵,狼奔豸突。

    中军大帐中,一桌一椅。齐驰淡定的翻着书。中国枪利炮利,如何会战败?

    战场上的刀光剑影渐渐的远去。几名身穿甲胄的将军带着血迹走进中军帐中,齐齐半跪。为的将军大声汇报道:“大帅,下官等不辱使命,大获全胜。阵斩土王四人,擒一人。俘虏不计其数。大约有三五万人。”

    又一人道:“此战奠定胜局。大帅拓土千里,乃国朝二十年来罕见之战功。属下等为大帅贺!”

    齐驰一身文士衫,放下书,微微一笑,点点头,道:“辛苦了。令有司记功,犒赏三军。选土王、土官三百人押送京师。其余者,斩!垒京观,告诫土人。”

    众将齐齐领命。

    齐驰轻飘飘的一句话,数万人生死议定。

    中国之土,华夏之民,自古就是天朝上国。蕞尔小国,胆敢作乱犯境,杀!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4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