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我轻轻的来(下)

推荐阅读:校园逍遥高手我真不是开玩笑三国之鬼神无双重生资本狂人信仰万岁魔门败类重生好莱坞之金牌制作人大国文娱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无悔九二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勤政殿的偏殿中,唇枪舌剑。永清公主宁潇还没走近,就听到里面大臣们慷慨陈词的声音,各持己见。

    “永兴天子得位不正,前有其师杀玄宗,后有兵逼群臣做出选择。如今,永兴天子幸青www.SHUBAO2.cc人而死,好色可谓失德。此乃天罚之!帝位岂可再归他这一系?”

    “天子在位时,四海升平,万邦来朝!盛世气象。有大功于国。如何不能泽被子孙?”

    偏殿外的走廊中,俱是锦衣卫校尉。听着里面传来的争吵声,纪婉儿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那双尤其妩媚的大眼睛中,流露出嘲讽的神色。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

    殿门口,锦衣卫指挥使张辂见到宁潇带着侍女、太监过来,躬身行礼,“下官见过长公主殿下。”他身后的十几名校尉俱是弯腰,俯首。不敢正视宁潇。

    长公主之www.SHUBAO2.cc貌,国朝人皆尽知。但,并无人敢对她不敬。一则是因为她受永兴天子信重,执掌少府。天子视如长姐。二则,长公主行事大气,在朝野口碑极佳。

    宁潇螓首微点,道:“张指挥使,带人跟我一起进来。”

    张辂微怔,随即应命,“下官遵命!”锦衣卫是皇家鹰犬。长公主作为皇族中最具才干的人,自是值得他效命。而且,他很清楚,长公主对外宣称的养子,实则是她和贾环的儿子。

    贾环,这个名字,在永兴朝并不需要加任何的前缀!他的份量很重!

    十几名身穿飞鱼服,腰佩绣春刀的锦衣卫簇拥着宁潇,走进勤政殿的偏殿中。

    …

    …

    六七十人的偏殿中,几名庙堂大佬唇枪舌剑的争吵着。执政宰辅曾缙根本无力压制当前的局面。

    就在这时,宁潇带着锦衣卫、太监、侍女走进来。二十多人,立即引起偏殿中文武官员,皇族们的注意。

    永兴朝十一年,齐驰齐大学士相当于是独相多年,文官集团早就成了气候。然而,此刻,还是有约三十多名官员起身见礼,“下官等见过长公主殿下。”

    这是宁潇这些年在朝堂上政治地位的体现。

    宁潇一身粉色的宫装,身姿高挑,举止优雅,神情平静的伸手,示意道:“诸位不必多礼。”

    待一干官员们都直起身,宁潇明艳的丹凤眼,越过众人,落在大学士萧丕,户部尚书彭世俊,占城候三人的身上,徐徐的道:“你们不愿意拥立太子宁炎登基?你们所依仗的是什么?”

    说着话,轻轻的做一个手势。精www.SHUBAO2.cc的粉色宫装袖袍飘飘。

    锦衣卫指挥使张辂带着锦衣卫们拔刀上前来,刀指着萧丕、彭世俊、占城候等人。

    不少人呼吸顿时局促起来。方才曾大学士喝退占城候,令一帮文官们争吵起来,毫无顾忌!然而,在这时,不少人陡然的醒悟过来:现在,同等与政变!

    这是要死人的!嘴炮再厉害都无用。要用刀枪来说话。

    偏殿中的形势就此一变。

    …

    …

    国子监祭酒周慎行坐在椅中,心底长长的出一口气。

    他虽然是小人一个,没有立场。但是,贾环在致仕前,安排他担任学习班的负责人,这十一年来,他在朝中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若是太子无法继位,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好在,永清公主一进来,立即就压下局面。

    礼部尚书胡璁,左都御史李斯等人,目光微微触碰,心中暗喜。

    占城候麾下步军营一万五千人,在如今确实是一张王牌。

    现在京中的武力,十营京营有六营兵马跟着骠骑将军沈迁出漠北。剩余的三营并三大营的马军营,神机营跟着车骑将军张四水下南洋哇爪平叛。

    只留下奋武营、步军营在京中,拱卫皇城。外加殿前侍卫司三千人。这便是如今京中的武力格局。

    然而,此时此刻他们纵有强兵又如何?锦衣卫足以干掉此刻在偏殿中的叛臣们!

    …

    …

    卫王,宁烁,蜀王宁恪,户部侍郎柳安宜,彭鏊,山东道掌道御史陶泰等人脸色微变。

    谁都想不到长公主竟然会不讲规矩,有如此魄力,直接令锦衣卫在大明宫中动手!

    萧丕一声晒笑,并不做声。

    彭世俊无视抵近的刀锋,讥讽的看着宁潇,这个三十岁,依旧www.SHUBAO2.cc丽的令人感到惊艳的女子,道:“长公主这样,就想解决问题?未免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占城候仰头大笑三声,“哈哈。长公主的魄力,本将佩服。但是,长公主你却不知道本将早就下令步军营进攻大明宫。你若是杀了我,乱兵攻进来,别怪本将言之不预!”

    自古兵变,哪里有靠口水成功的?雍治皇帝,贾环,早给他们做过示范!他们这些人,把身家性命都赌上来,拥立梁国公,肯定不会傻乎乎的送上门来给人杀掉。现在,进来谈判,只是造势而已。或者,能以最小的代价,取得胜利!

    长公主这时要是敢杀他们,那等会叛军攻进来,那可是没有约束的人!

    偏殿中顿时响起一阵“嗡嗡”的声音。局势顿时再变!

    局面,进行到此时,大约晚上九点半许,走到了针尖对麦芒的地步!偏殿中气氛紧张。

    任何言语已经变得苍白,唯有军事实力,才可以定下胜负。至于,怎么摆平政治影响,那是之后的事情!

    …

    …

    夜色之中,大批的步军营士卒,手持利刃、燧发枪,涌向大明宫!

    一万五千人的步军营,除开占城候的心腹,大部分人知道的真相是:帝后不和,天子死于非命。占城候奉大学士萧丕的命令,于今晚,清君侧!

    殿前侍卫司两千人,在指挥使谢鲸的指挥下,节节抵抗,固守大明宫养心殿处的建筑。

    以护卫为主的殿前侍卫司,如何是战阵的精锐步军营的对手?

    …

    …

    喊杀声,在夜色中听起来非常的明显。消息如同流水般传进来,勤政殿偏殿中的气氛,紧张到极致,剑拔弩张。

    大明宫外,步军营占据着优势。

    偏殿中,锦衣卫指挥使张辂带着麾下的锦衣卫,控制着场中的局势。张辂武艺高强,只要他愿意,可以格杀占城候等人。

    永清公主宁潇坐在椅中,微微沉吟着。如果她愿意,她可以在乱军进来之前,彻底的解决萧丕,彭世俊,占城候等人。

    当然,随后,她的结局不会太好。

    越王宁澄爱憎分明,狠狠的瞪着聚拢在萧丕、彭世俊几人身边的文官,“彭世俊,你别得意。大不了玉石俱焚!”

    户部尚书彭世俊冷哼一声,表示他不屑于和宁澄说话。

    礼部右侍郎瞿炜看着当前的情况。其实,他们这个团体,以他的老师大学士萧丕的地位最高,但大部分人的矛头,都是指向彭世俊,仿佛他才是领袖!当然,这亦是他和老师所愿意看到的局面。

    这时,新城王沈澄劝解道:“殿下,先让锦衣卫退下吧。没必要弄成如此局面。”

    新城王沈澄作为沈迁的父亲,他这个表态,令不少勋贵附和。

    北静王微微皱眉。

    大学士曾缙表态,缓缓的道:“殿下,今日之事要解决,可以谈。但无论如何,不能令京中生乱。”再看向彭世俊,“彭章民,这是我的态度。”

    宁潇轻轻的挥手示意。锦衣卫们都撤回来。曾大学士,太过于迂腐。这都什么时候了?

    贾环自运河上传信而来。他即将抵达京中:潇儿,若事可为,当机立断!若事不可为,拖延时间,待我进京。

    今晚局势如此危急,贾郎你何时到京中呢?

    彭世俊拱手一礼,道:“请曾相放心。步军营只是接管大明宫的防务,绝不会做乱。”说着,对殿中的群臣道:“诸公,本官去劝一劝皇后和太子。”

    宁儒拍着椅子扶手,喝道:“你敢?”

    说是劝,必然是威逼皇后和太子。

    …

    …

    养心殿的寝殿中,甄皇后和太子宁炎枯坐在椅中。灯光明亮,但依旧无法驱散心头的阴云。外头的消息不断的传进来,四周已经零星的听到枪声。

    宁炎身体微微颤抖着,抬头看着灯下沉思的母亲,声音带着哭腔,“母后,我怕…”

    甄皇后轻轻的摸一下儿子的头,温声道:“炎儿,会没事的。你会成为大周新的皇帝!”

    话音才落。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就见宁潇,宁澄,萧丕,彭世俊,宁恪,梁国公宁烁进来。

    “臣等见过皇后娘娘。”萧丕,彭世俊几人作揖行礼。文官大佬们,一般都会认认真真走形式。

    甄皇后看向宁潇。

    宁潇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方才在勤政殿的偏殿中,一干大臣不断的争执,最终同意萧丕和彭世俊来“劝说”甄皇后、太子宁炎退出皇位竞争。

    在步军营打下大明宫的正门后,偏殿中,中立的大臣们都在劝宁潇不要采取强硬的措施。而和皇后见面谈条件,步军营则停止进攻。

    甄皇后道:“众位爱卿平身。”

    萧丕站直身体,平视着甄皇后,平静的道:“皇后娘娘,步军营已经攻占大明宫,永兴天子居帝位十一载,如今帝位该回到正朔了。臣等举荐卫王继位。”

    甄皇后脸色大变,玉面含威,她可不是性格软弱的永兴天子。萧丕这是在逼宫!

    宁潇插一句,淡淡的道:“萧中堂,要皇后同意卫王登基,你的条件是什么?”

    彭世俊冷笑一声,道:“长公主以为现在的条件是什么?”到此刻,京中大势基本都在掌握中。他心中压抑了多年的仇恨,如同火山般喷发出来。

    “皇后娘娘同意最好,不同意也得同意!因为,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否则,别怪本官言之不预!

    近来报纸上,不是言说到吕宋之南,还有一大岛,名叫澳洲。太子可去那里登基为帝。”

    宁炎躲在甄皇后怀里,尖叫着道:“你敢杀我?我才不去那什么捞子的澳洲!”

    梁国公宁烁英俊的脸上露出扭曲的笑容,狞笑道:“有什么不敢的?当日贾环杀我父王,可曾有怜悯?”伸手,对气的浑身发抖的甄皇后虚点一点,趾高气扬的道:“我们怜悯你,你就是皇后、太子。不然,你们算什么?”

    蜀王宁恪看着这欺负孤儿寡母的场面,还有宁澄投来的目光,心中长叹一口气。

    他不是这样的人。然而,他这些年,脑海中,就一直想着母后郁郁寡欢的神情。所以,他才参与到此事中去。他想要讨一个他要的公道!

    彭世俊上前两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坐着的甄皇后母子,逼迫道:“请皇后决断吧!”

    就在这时,方才平静下来的大明宫门口,突然传来火炮的轰鸣声,“轰!”

    “轰!”

    仿佛就像是深沉的云层中,传来的滚滚惊雷!要刺透这沉闷,彷徨,阴郁的云层!

    …

    …

    不久前,距离大明宫不远的周家皇庄中,大批的京营奋武营将士自此出发。带队的是奋武营参将冯紫英。他算是子承父业。

    八千奋武营,此时应当在城北的京营大营中,拱卫京师,非圣旨不得调动!在永兴天子驾崩的情况下,步军营封锁大明宫。有谁可以调动京营?

    这是彭世俊,占城候等人早就计算好的。

    然而,此刻皇庄中,早就有约3千京营驻守。

    贾环的手令调兵,比圣旨更好用。

    “开炮!”

    …

    …

    大运河上,浓浓的夜色中,一艘楼船,正在运河中全速前进。人力挥动的木浆,拍打着河面上的水。春季之时,运河中水量充沛。

    一名中年书生,正坐在楼船中,眺望着空中的明月。正是被满朝所公认还在金陵的贾环。

    老仆钱槐进来,弯腰道:“三爷,老吴说了。明天清晨,我们可以抵达通州。”

    贾环轻轻的点头。

    徐志摩当年写过一首很著名的诗:再别康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永兴四年春,他带着家人南下金陵定居。走的悄无声息。就如同他此时,重返京师!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7427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74272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