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思索、杀意

推荐阅读:美女的护花兵王丑妃无敌:王爷请接招超级吞噬系统至尊帝少的盛宠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医新妻上任:总裁欺人太深不爱你,是我的口是心非

    史湘云的性子很直爽,浑身充满活力,时时有笑声。贾环很欣赏她的。

    有红学观点认为,十二金钗中,以湘云身体最好、性格开朗。你看,林妹妹天天哭泣,天生有不足之症。宝钗,也要吃冷香丸。十二钗以她最让人喜欢。

    贾环这时迈进门槛里,对给他行礼的几个大丫鬟们摆摆手,笑着道:“我有别号,只是不大适合你们的海棠社啊。”

    林黛玉正坐在铺着绵软的坐蓐的椅子上喝茶,看着贾环,美眸流波,道:“环哥,你那个青松的别号,确实不合适呢。所以,要另外取一个。”

    贾环笑着摇摇头,“妹妹,不是这个。”他现在的别号是:探花。世称贾探花。这一是因为他的殿试成绩,另一个是因为他的精品美人词,与名妓唱和。正所谓:簪花拥妓神仙骨。只是,这用在家里,是不大合适的。

    “大嫂子,诗社,可以算我一个,一应开支,我来承担。至于评诗就你们自己来。我不搀和。”贾环接过侍书倒来的茶,笑着秀雅的少妇李纨说道。然后,和娇妻目光交错,微笑着点一点头。

    红楼原书第四十五回,李纨、探春等人齐齐拜访王熙凤,探春道:“我们起了个诗社,头一社就不齐全,众人脸软,所以就乱了。我想必得你去作个监社御史,铁面无私才好。”

    凤姐儿笑道:“你们别哄我,我猜着了,那里是请我作监社御史!分明是叫我作个进钱的铜商。你们弄什么社,必是要轮流作东道的。你们的月钱不够花了,想出这个法子来拗了我去,好和我要钱。可是这个主意?”

    后面又道:“这是什么话,我不入社花几个钱,不成了大观园的反叛了,还想在这里吃饭不成?明儿一早就到任,下马拜了印,先放下五十两银子给你们慢慢作会社东道。”

    这是红楼十三年九月初的事情。那时,海棠社正经开了二次:咏白海棠、菊花诗。随即,便找到凤姐。可见诗社经费捉襟见肘了。宴集诗人,吟诗赋对,还是很费钱的。凤姐真没说错。

    贾环倒没觉得不入诗社就成了大观园里的反叛,不过出银子让娇妻、红颜、姐妹们作诗聚会,他如何会不愿意?倒不是雅、俗的问题,而是,他在有能力的前提下,为她们构筑这样的生活环境,不好吗?

    李纨笑道,“知道环兄弟你有银子。又是碧雪膏,又是香水。你负责诗社开销,我们开诗社便没了后顾之忧。只告诉你就完了。不过,你不评诗,得问大家的意见。”

    李纨刚说完,坐在椅子上来回挪屁股的宝玉立即道:“环哥儿不评最好。香老农虽不善作却善看,又最公道,你就评阅优劣,我们都服的。”

    史湘云咯咯笑道:“环哥儿评不评诗,我不在意。最重要的是不许他作。”

    这话说的众人都是笑起来。

    贾环拒绝的比较坚决,再者他确实不可能没一次诗会都在场,他没宝玉那么闲。贾环承诺将诗稿汇总,等日后刊印出来,诗社众人人手一册,流传后世或未可知。

    李纨问过宝钗、黛玉的意见,最终是由她来评定。当即,就将惜春眷录的诗稿拿过来,众人一起起身,到探春的书案边品诗。众丫鬟们都跟着过去。气氛热闹。

    贾环对咏白海棠的诗词,都有些了解。比如:宝钗的好句子:珍重芳姿昼掩门,淡极始知花更艳;比如黛玉的: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又有湘云的:却喜诗人吟不倦,岂令寂寞度朝昏。蘅芷阶通萝薜门,也宜墙角也宜盆。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

    话说,门盆魂痕昏,这五个字的韵脚确实难。难为她们能写出这么些好的诗句来。咏白海棠以宝钗为第一:含薰、浑厚。风流别致则是黛玉的诗风。

    才思敏捷,则推湘云。这么难的韵脚,她一口气写了两七律,确实难得。日后的芦雪广即景联句,既是力证。史湘云一个人独战众人,联句最多。急才,当推湘云为。

    红楼三美,各具才情、气质、特色。

    贾环微笑着在窗边喝茶,看着窗外起舞的白鹤,秋日舒爽。身边跟着莺儿、紫鹃。两人侍候着他。说笑着。

    莺儿梳着丫鬟双髻,身量中等,娇媚可爱。少女在贾环身边笑着小声道:“三爷,香菱可羡慕史大姑娘会作诗呢。这会去看诗了。”

    贾环莞尔一笑,“这挺好的。改天让林妹妹教她。”

    他的两个通房丫鬟,香菱安静、温柔,如同被遮掩的美玉,还没有绽放光芒。但是,精华欲掩料应难。位列红楼金钗副册第一。而莺儿则是心灵手巧。

    是以,贾环只说让香菱学诗,没让莺儿也跟着学。至于,诗词风格,宝姐姐那种风格,美香菱呆呆的,肯定学不来的,林妹妹那种风格,倒是可以。

    这时,惜春走过来,道:“三哥哥,我有话和你说呢。”

    贾环跟着惜春走到西墙处的米芾烟雨图下,笑着道:“什么事?”

    惜春微微撅嘴,“三哥哥,你同学里是不是有一个小胖子。他叫什么名字?六月底你新婚,我在望月居后院里,突然遇着。他好生无礼,盯着我看。你要好好的教训他。”

    贾环一愣,看看惜春,别说,惜春年纪虽然小,只有十一岁,却是已经出落的很美丽。贾府三艳,真不是虚名!随即,好笑的道:“他叫罗向阳,外号罗君子。行,我回头啊,好好的教训他一通。”

    “好。”惜春高兴的一笑,俏丽、清冷。拉着贾环说起别的话来。

    贾环心里汗一个。话是这么说,他并没有教训罗君子的意思。他没那么保守。只要没有冒犯惜春,便没什么。可惜春八成当真了。

    他新婚之时,当日的一些迎宾、统筹安排,都是由大师兄,罗君子,乔如松,卫阳他们帮忙处理的。所以,罗君子能进后宅遇到惜春是正常的。

    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子曰:非礼勿视!罗君子的举动大概只有一个解释,他可能喜欢上惜春了。惜春年纪虽小,位列十二金钗正册,容貌、气质都是一流,远普通美人。

    说着话,香菱笑吟吟的过来,道:“三爷,珠大奶奶把结果评出来,请你过去呢。”又补充一句,“我们奶奶是第一。”

    “走吧!我们过去。”贾环笑着点头,看着略微有些远的、正厅里的一众金钗们,微微一笑。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想不到,红楼里,这样一幅令人难忘的画面,会以这样的形式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确实要好好的守护着这些美好的人儿啊!里面有他的娇妻,他的红颜,还有他的亲姐姐。

    贾环心中的某个念头,越的强烈起来,凛然有杀意:死掉的猪队友才是好队友。

    那日,甄家送财物到府中,他阻止了。贾赦想要动手打他。他和贾赦的矛盾激化到近乎于要付诸暴力来解决。他不能容忍贾赦继续作死,连累贾府了。

    这次巨大的政治风暴未尝不是一个极好的解决时机。

    …

    …

    诗词点评完成后,宝玉还在纠结黛玉和宝钗的诗作,谁是第一的事情。贾环一句都不搀和。他脑子没有进水。这是哪里评论啊?

    李纨道:“从此以后,我就定于每月初二、十六这两日开社,出题限韵都要依我。这其间你们有高兴的,你们只管另择日子补开,那怕一个月每天都开社,我只不管。只是到了初二、十六这两日,是必往我那里去。”

    众人笑着答应。探春道:“刚才三弟弟说海棠社,这俗了些,到可以用作我们的社名,应景儿。”

    正说笑着,外头的一个小丫鬟来回,“三爷,舅老爷王子腾请你晚上过去吃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