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一)

推荐阅读:一世独尊变身路人女主我是虚拟现实游戏公司总裁寻找走丢的舰娘带着系统回大唐我要做门阀美食猎人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青叶灵异事务所重生原始时代

    雍治十三年秋,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而作完诗,诗兴尽了,贾府的金钗们自是各自散去。有的去贾母、王夫人处,有的回家。

    贾环与宝钗带着莺儿、香菱顺着大观园中的甬道往望月居而去。一路上,叠翠流金,秋景宜人。已是晚秋时分。

    宝钗一身鹅黄色的长裙,身姿于少女来说,微显丰盈。杏眼美眸,明丽难言,宛若神女。嘴角带笑,娴静的和贾环并肩而行。冷香萦绕。

    见贾环微微有些沉思的样子,宝钗轻声问道:“夫君,舅老爷请你去,是有为难的事吗?”

    贾环回过神,看着自己的娴静、温柔的娇妻,笑道:“没什么事。能有什么事?”

    宝钗睫毛扑哧一闪,明眸流波,道:“真没有?”

    贾环笑一笑,伸手轻抚着宝钗如玉般腻白的耳朵边垂下来的一缕秀,动作轻柔,温声道:“没有。”又微笑着道:“忘了恭喜姐姐诗社夺魁。”

    宝钗并不避开丈夫的亲昵,莞尔一笑,俏脸微红。她的心性再怎么成熟,也还是少女!且新婚不久。

    大观园中,下午时分,长长的甬道上,并无行人,幽静难言。两人絮絮私语,若有若无的传开。路间,宝钗时而轻笑。

    …

    …

    九月初二是王熙凤生日。贾琏难得的在家。傍晚时分,天色便渐渐的黯淡下来。

    王熙凤和贾琏俩一起吃着饭。平儿在一旁侍候着。菜肴很是丰盛。酒有一壶。

    王熙凤兴趣乏乏的吃了几口。家里的菜式,就那么几样,什么她没吃过?单手托着香腮,问道:“嗳,环哥儿最近怎么老请假在家里?听平儿说,下午还和珠大嫂、薛妹妹、三姑娘起什么诗社。这闲的!”

    外府的管理制度,完全依靠文书、文档运行。贾环很轻松。事都交给下面的人去办。

    而内府里,她只能是事事上心。忙起来,固然是很舒坦,但累啊。她心里还真有些羡慕。可惜学不来。

    贾琏哂笑一声,指指上面,“不就那么回事。今上不待见咱们环兄弟呐。嗨,说了你也不懂,还是说说我们的自己事吧?叫你换个姿势,你都不肯。”

    前不久,他给老太太叫去训了几句,催他和凤姐儿生儿子。这是他当前的大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王熙凤凤眼瞪着贾琏,啪的放下筷子,没好气的啐了一口,“你想的美,找你的那些混账女人去。”

    …

    …

    贾府东路。

    贾赦正在接近自己的心腹门客。如今,他是没法再打儿子贾琏去平安州了。目标太大。只能偷偷的打心腹门客去盯着他的生意。

    那门客道:“大老爷你放心,小的这次去平安州贩卖茶叶、丝绸、药材、铁器等物,一定给大老爷赚回几千两银子。”

    贾赦捻须笑着,“嗯。”

    …

    …

    贾府里的日常生活,如同无数的线头延伸开,还没有人意识到一场巨大的风暴就在眼前。而且,事关贾府的存亡、荣华富贵。但,贾环并没有打算在府内说明这件事。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机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王子腾约了贾环晚上吃酒。贾环在晚上六点许抵达小时雍坊,秋叶胡同,王府。

    小厅中作陪吃酒的还有保龄侯史鼐。史湘云的叔叔。貌美的侍女们上了酒菜,便退下去。

    王子腾介绍情况,“你史叔叔不日将升任四--川左布政使。”相比于,贾赦,在妹夫贾政外出的情况下,他更视贾环为贾家的代表。至于薛家,薛蟠上不得台面。

    史鼐笑呵呵的举杯,道:“全靠安世兄推荐。我才能得到这个实职。”

    “恭喜史叔叔!”贾环和史鼐自是见过,此时见史鼐志得意满,虚与委蛇的恭喜了两句。

    国朝此时的情况,文武的界限正在慢慢的区分,但并没有那么的明显。出将入相依旧为时人所推崇。一省的布政使,封疆大吏,史鼐以侯爵、武勋的身份,一样能出任。

    很明显,在文官集团的数十名精英官员被清洗后,何大学士式微,而谢大学士重新拿到领班军机大臣的权威。王子腾就是谢大学士的心腹。能帮史家运作一个外省大员,并不稀奇。

    饭后,王子腾请贾环到书房里叙话。史鼐依靠王子腾得官,在四大家族内不,没什么话语权,告辞离开。

    书房中,灯火通明,陈设精美。一名年轻貌美、身姿婀娜的小妾进来上了茶。茶香袅袅。

    王子腾坐在正中的椅子上,吹了一口气,抿着茶,然后放下茶碗,告诫道:“子玉,我留你,是要和你说一件事情。你们贾府和甄家是百年世交。但是甄家的事,你不要沾!现在的风头,很不对。”

    贾环好笑的将手中的汝窑茶碗放在手边的檀木茶几上。同学,我是担心你沾上啊!他早和甄家做了切割,不可能和甄家沾上。倒是,王子腾。贾环心存疑虑。

    现在的情况,谁和甄家沾上,谁就得死。活不了。但是,红楼原书里,王子腾、贾元春全部卷入政治斗争,难道仅仅只是因为甄家太子妃的缘故?怕还有利益吧?

    贾环是担心王子腾下错注,站错队。王舅老爷是个政治动物。

    贾环道:“舅舅,我知道的。前几日,甄家送了两口箱子到府上,我没收。让他们拿回去了。天子查抄太子的岳家甄家,这样的势头,满朝内外谁看不明白?”

    贾环这话,其实是在提醒王子腾。别被利益蒙蔽了双眼。太子参与私盐的事情,他可以和贾元春说,却不能和王子腾明说。要是,王子腾转手就把他卖了呢?

    贾环、沙胜明知道甄家贩运私盐,和太子有关,却不上报天子。这是欺君的死罪!

    所以,贾环是不会去赌王子腾的人品的。在这场正在酵的巨大政治风暴中,贾府现在还是旁观者。

    王子腾点点头,“嗯。你做的不错。不过,子玉,事情没那么简单啊。”

    太子难道会坐以待毙?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0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08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