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中文网_言情小说_玄幻小说_都市小说_武侠小说_各类小说下载 > 军史小说 > 奋斗在红楼 > 第五百一十五章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八)

第五百一十五章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八)

推荐阅读:闪婚蜜爱:慕少的心尖萌妻都市超强仙医武者世界大冒险寒门秀色之农门娇女电影世界当警察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我的超级庄园寂灭帝尊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茅山捉鬼笔记

    九月底,清晨的薄雾弥漫在贾府俊丽的园林中。金黄色的树叶飘零,一派晚秋风情。

    贾府西路,贾母上房的卧室里。贾母早上才起床,就听鸳鸯说了,“老太太,昨晚亥时三刻,三爷打人来传信,今天要请大老爷来老太太面前质对。”

    贾母思忖着,奇怪的道:“环哥儿有什么事?”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来。

    她那个孙儿处事公道,赏罚有度,手段凌厉。大小事根本就不用来烦她。若是有事,只怕不会是好事。

    说起要大儿子质对,贾母看看鸳鸯,别是为鸳鸯的事吧?她知道贾环的性情,若是知道那件事,他肯定会管的。

    …

    …

    上午九点,贾环在望月居明亮的餐厅里喝着香甜的大米粥、吃着肉包子。另有各色早点。娇妻美妾相陪。俏丽的丫鬟们环侍。

    因保龄侯史鼐外迁四川布政使,贾母舍不得湘云离开,留着湘云继续在贾府中居住。湘云极是敬重、喜爱宝钗,视宝钗为姐姐,和宝钗一起住在大观园蘅芜苑中。

    因而,宝钗这段时间,时而在蘅芜苑中住几日,时而回来望月居陪贾环住一晚。

    贾环并介意娇妻住在大观园中,和姐妹们玩耍、说笑。此时距离她上京到贾府里已经五年了。与贾府的姐妹们早熟悉起来,感情日益深厚。与姐妹们顽笑、笑闹是尽有的。

    他挺喜欢她这样的。

    珍重芳姿昼掩门。宝姐姐是端庄、矜持、娴雅的冷美人。但是,这个“冷”啊,并不是对他,或者对贾府的姐妹们。

    宝钗今天穿着金菊色的棉裙,头戴如意状的金簪,额前梳着整齐的刘海。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白皙的肌肤若初雪般净白,坐在餐桌边用着早饭,明丽难言,赏心悦目。

    宝钗胃口较小,她吃完了,贾环还在喝粥。站起来帮贾环盛粥。打开精美、保温的小铜炉子,用镂空雕花的银勺子给舀了大半碗,递给贾环。美丽的杏眼看着贾环,关心的道:“夫君今日要去和大老爷在老太太质对。可是为了鸳鸯姐姐的事?”

    贾环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鸳鸯女誓绝鸳鸯偶。接过粥,沉吟着问道:“姐姐,大老爷逼鸳鸯姐姐做小老婆的事生了?”

    宝钗点头,金簪微动,“嗯。夫君你这些日子忙的很,我便没让人给你说这些琐事。鸳鸯姐姐宁死不去。老太太骂了大老爷一顿。大老爷自此就告病了。”

    贾环点点头,“不是为鸳鸯姐姐的事。是其他的事。”又嘲讽的道:“姐姐,我们这位大老爷不知死活啊!他捅出这么大的篓子,还有心情逼迫人当他的小老婆。真是够混账的。”

    这话说的宝钗、香菱、晴雯、莺儿、如意、彩霞几人都很疑惑。但是贾环不说。她们都没问。

    贾环抿抿嘴,思索着喝着粥。心中对贾赦的厌恶之情,越来越盛,近乎难以遏制。

    红楼原书四十六回,尴尬人难免尴尬事,鸳鸯女誓绝鸳鸯偶。贾赦看中了鸳鸯,要娶她做小老婆。先派邢夫人去找鸳鸯,再要鸳鸯的嫂子去劝她,再用鸳鸯的哥哥去逼迫她。

    贾赦威胁道:“自古嫦娥爱少年,他必定嫌我老了,大约他恋着少爷们,多半是看上了宝玉,只怕也有贾琏。果有此心,叫他早早歇了心,我要他不来,此后谁还敢收?此是一件。第二件,想着老太太疼他,将来自然往外聘作正头夫妻去。叫他细想,凭他嫁到谁家去,也难出我的手心。除非他死了,或是终身不嫁男人,我就伏了他!若不然时,叫他趁早回心转意,有多少好处。”

    按照邢夫人和王熙凤的分析,常理是:“凭他是谁,那一个不想巴高望上,不想出头的?这半个主子不做,倒愿意做个丫头,将来配个小子就完了。”

    “难道你不愿意不成?若果然不愿意,可真是个傻丫头了。放着主子奶奶不作,倒愿意作丫头!三年二年,不过配上个小子,还是奴才。”

    但鸳鸯还真就偏不愿意。骂她嫂子,“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什么喜事!状元痘儿灌的浆儿又满是喜事。”端的是锦口绣心。口齿伶俐。

    骂得好!

    贾环雍治八年在贾府里时,和鸳鸯对阵过,就知道,贾府里要论骂人的功夫,鸳鸯是可以排得上号的。

    鸳鸯在贾母面前道:“若有造化,我死在老太太之先,若没造化,该讨吃的命,伏侍老太太归了西,我也不跟着我老子娘哥哥去,我或是寻死,或是剪了头当尼姑去!若说我不是真心,暂且拿话来支吾,日后再图别的,天地鬼神,日头月亮照着嗓子,从嗓子里头长疔烂了出来,烂化成酱在这里!”

    到底是金鸳鸯!

    誓死不从。她用自己的凛然正气,大声回答了贾赦这个无耻之徒的要挟、胁迫,表现出高尚的情操。正所谓,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人的尊严,不能够被践踏!这是灵魂里不屈的声音:要活的像个人。

    将美好的人,或者事物,给毁掉,这怎么能够?这是极其的令人痛心、惋惜。红楼原书中,鸳鸯的结局,就是在贾母死后上吊自杀。但是,现在,自然不会!

    贾环早就决定要在这件事上帮鸳鸯一回。鸳鸯为人处事,很公道。有金鸳鸯之誉。且不说,他现在和鸳鸯的私交不错,算是朋友。怎么可能看着朋友被贾赦威逼致死?

    即便不是朋友,在他并不费多大工夫的前提下,他如何不愿意帮助她呢?

    贾赦这个人,贪婪、好色。他不仅仅是猪队友的问题,而是作恶多端、坏事做尽。死不足惜!

    …

    …

    吃过早饭后,贾环带着娇妻美妾一起前往贾母上房处。晴雯喜欢看热闹,跟着去。

    真论起来,其实贾环并没有纳妾。美妾是特指香菱。

    贾环为香菱的事,把薛蟠打了一顿。故事呢,很曲折。全然不是那么回事。但是,在旁人看来,环三爷对香菱姑娘,早有企图。香菱陪嫁,早晚是环三爷的人,阖府尽知。香菱在贾府里的待遇,是贾环小妾的待遇。

    香菱心里明白。这会子,看着与宝钗并行的贾环的侧影一眼。有好几天没见三爷了。温柔安静、明净标致的美少女亦步亦趋的跟着贾环,幽香萦绕。

    一路上,贾府的内官家林之孝带着管事媳妇们亲自来给贾环传递消息,“三爷,大老爷已经出门,马上就到老太太这里。”贾环昨晚吩咐下去了,贾府上下,谁敢不重视?

    “嗯。”贾环点点头,一行数人自贾府中路的甬道直抵西边,进了贾母上房的院落。

    秋日上午,阳光和熙。凤姐儿笑吟吟的迎上来,和贾环、宝钗打过招呼后,笑道:“环兄弟,今天到底什么事啊?可是为鸳鸯姐姐的事?”

    鸳鸯的事情,最近在贾府里闹的挺大的。人皆尽知。

    贾环摆手,道:“不是。是另外的事情。”迈步进了贾母的屋里。王夫人、薛姨妈、李纨、史湘云、林黛玉、贾宝玉、迎春、探春、惜春都在。

    以贾环今时今日在贾府里的地位,他的一举一动很受关注。他说今天要找贾赦在贾母面前质对,贾府中人自然是都知道。内眷们今天这会都在。

    贾环给贾母、王夫人行礼,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一股压力,自然而然的传导出来。

    史湘云拿着手帕子,掩嘴娇笑,和宝玉交头接耳,“难得见环哥儿这样严肃。看来要出大事了。你前些儿不是说要帮鸳鸯姐姐说情,不让大老爷得逞吗?看,这是主持公道的人来了。”

    宝玉偏头,和湘云笑着道:“我虽然不喜环老三,但这事确实做的漂亮。”他要做事,得求老太太、太太。但是环老三做事,当真是大开大合。肆无忌惮。府中貌似没人制得了他。

    鸳鸯站在贾母身后,水葱儿似的女孩,俏丽的鹅蛋脸上浮起一抹难以抑制的红晕。

    三千人中第一仙,花如罗绮柳如烟,时人勿讶登科早,月里嫦娥爱少年。这是贾环今年春高中会元的诗词。

    月里嫦娥爱少年。她前些日子给大老爷威胁时,大老爷就说她是不是想嫁环三爷?

    黛玉秋水般的眼眸从闭目坐着的贾环身上扫过,抿嘴一笑,悄然扭身的和身旁的宝钗说话,“宝姐姐,这人今儿怎么这样?古怪的紧。”

    大观园中起海棠社,这是一桩,姐妹们关系亲密。再有,林潇湘魁夺菊花诗。刘姥姥再进贾府,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栊翠庵茶品梅花雪。

    黛玉在鸳鸯行令时,只顾着免于被罚,说了牡丹亭、西厢记上的句子,事后数日,给宝钗劝说。

    宝钗道:“你当我是谁,我也是个淘气的。从小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我们家也算是个读书人家,祖父手里也爱藏书。先时人口多,姊妹弟兄都在一处,都怕看正经书。弟兄们也有爱诗的,也有爱词的,诸如这些西厢琵琶以及元人百种,无所不有。他们是偷背着我们看,我们却也偷背着他们看…

    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偏又认得了字,既认得了字,不过拣那正经的看也罢了,最怕见了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

    黛玉心中暗服。两人和归于好。蘅芜君兰言,潇湘妃子听得进去。

    宝钗知道端底,轻笑着给黛玉解释。

    …

    …

    贾环等了片刻,就等到贾赦进来。邢夫人带着丫鬟,婆子,跟在他身后。

    贾赦穿着褐色的长衫,走到贾母面前,跪着请安,“儿子见过母亲。”

    贾母冷哼一声,并不说话。贾赦强讨鸳鸯,将贾母得罪的很了。

    满屋子的人都起身,独独贾环坐着不动。等贾赦行完礼,贾环站起来,拱手一礼,冷笑道:“我有事要和大伯质对,请老太太和太太听听。”

    贾环这话说出口,其余人等全部退出贾母的屋里。片刻间,就变得清清静静。

    贾赦给贾环一招就到,当然是因为贾环明说了,要和他质对平安州商贸的事。若是,为鸳鸯的事,他怎么可能理贾环?那有被晚辈教训的道理?

    这时,贾赦不满的看贾环一眼,喝口茶。且看他怎么说。

    贾环冷声道:“大伯,你在平安州贩卖铁器给草原蛮族之事,已经暴露。汝阳侯告状都告到舅老爷面前去。当日在荣禧堂里,你答应我父亲,不再参与商贸,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管不了大伯的。还请老太太说句话。大伯你要作死,别连累贾府。我把话说在前头,你要是还不收手,日后被朝廷下狱砍头。勿谓我言之不预!”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1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11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