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东窗事发,贾府卷入。

推荐阅读:我的清纯大小姐萌妃当道:霸道妖王好凶猛豪门他与微光皆倾城九龙神帝重生之必然幸福冷血法医天神学院女神的至尊狂少篮坛紫锋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东窗事发,贾府卷入。

    关于荣国府一品爵一等将军贾赦通敌的流言在京城中的传播,并非一朝一夕就爆发。而是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酝酿。只是在天子即将离京的这几天达到舆论的爆发点。

    原因,很多人心知肚明。王统制的“政敌”出手了。要知道,他是元妃的亲舅舅。

    国朝是一个讲究血缘、宗族的社会。

    荣国府南面的街巷是宁荣两府奴仆居住的地方。两府是百年世族,人口滋生,街巷之中房屋纵横错落。

    晚秋之时,上午的阳光和熙,路边墙角的枯草上泛着白霜。在崇文门街西开当铺的冷子兴提着几盒糕点、果子走进岳丈周瑞家中。

    “哟,贤婿来了。”周瑞正在院子拿着大竹扫帚扫地。满脸风霜,看起来日子过的不怎么好。

    周瑞丢了扫帚,招呼冷子兴到客厅里吃茶,又将冷子兴带来的糕点、果脯铺开,两人在八仙桌边相对而坐。周瑞奇怪的问道:“贤婿今天为什么事而来?”

    周瑞在雍治八年被贾环设计,剥夺了管事职位,赶到贾府外打杂。同时,当时还贾环“盟友”的大老爷贾赦敲诈周瑞六千两银子。这掏空了他的家底。要不是女婿冷子兴帮衬,他家就得破了。

    冷子兴快四十岁,一副员外模样的装束,笑道:“难道没事就不能来看看老泰山?”

    这种虚话!周瑞笑呵呵的应着。等着冷子兴的下文。

    今年初,贾环掌权,贾府革新,他被贾府裁员。闲在家里。前不久,两个儿子因做事不用心,被荣府里的琏二奶奶,给打板子撵出来。一家子就指着他老婆在贾府当差吃饭。日子过的紧巴巴。

    他这个女婿能图他什么?不过是想要知道些上层的消息。贾府现在是什么声势?京中一流的世家。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消息比较灵通。

    冷子兴和周瑞说了一会家常话,这才说明来意:“老泰山,现在京城中银根略显紧张,这怎么回事?”

    冷子兴做的是当铺生意。当铺具备金融功能,类似于现在发放小额贷款的小银行。前段时间,太子找晋商借贷100万两白银上呈天子。雍治天子立即承兑,将银子赏赐给有功的将士。

    剩余的银子,还采购了一批皇室用度。雍治皇帝不是新封了杨贵妃?也要赏赐、赠予。

    而最近天子要开木兰射圃,又是晋商赞助。晋商的票号是初级银行的模式。数百万两银子的流出,令他们在京城地区的银根略显紧张,信贷收缩。冷子兴这样的小银行,立即就感受到。

    但是,冷子兴不是官场中人,消息模模糊糊,甚至相互冲突。所以到周瑞这里来打听。

    周瑞将他知道的消息说了,也只是个大体轮廓。两人聊了几句。话题就自然的转到了最近贾赦的事情上

    提起贾赦,周瑞就是一脸的冷笑,当然,他心里更恨贾环,道:“怎么是假的?琏二爷这些年,年年都要去平安州。不是参与走私贸易是什么?嘿,这贾府,我看要不了多久要倒掉。”

    冷子兴笑一笑,他知道他岳父心中的怨气,道:“怎么会?贵妃还在宫中。政老爹都给今上钦点了正四品的福建学政。官升两级。可见元妃正得宠。”

    周瑞哂笑道:“你知道什么?朝廷设九边,屯着十几万大军防着鞑子。走私铁器到草原上,这样的大罪,今上怎么可能忍?要我看,必定是抄家杀头。呵呵。”

    说到这里,周瑞心中极其的快意。贾府被抄家的话,他并不会被牵连。不过是换一个主家,继续当奴仆罢。一想着,那个小王八蛋,就要给锁在囚车里,他心中就极其的兴奋!

    冷子兴一时沉吟着。朝廷明文规定,禁止铁器流入草原。别说,天子要是雷霆震怒,贾府还真有可能被抄。

    只是,宁、荣两府,百年的公侯世家,就这样倒了?感觉,真是世事无常!

    …

    …

    九月二十七日,御史闻风而动,上书弹劾一等将军贾赦通敌。带头的,是在前一次言官清洗风波中缩卵的当红御史赵俊博。

    他曾被视作御史中的风向标。经常有各种团体、派系给他递材料,请他发声,推动朝局,政斗。赵俊博每每上书弹劾权贵,每弹劾必中。名气很大。但这不过是他的为官之道。

    何大学士带着文官集团中的精英们硬顶雍治天子时,赵御史就选择了明哲保身。

    此时,因为在关键时候没有科道言官的风骨,被士林骂得声望下跌的赵大御史再次出手,直指外戚贾赦。

    当天下午,都察院的五六十名御史,风闻奏事。弹劾贾赦。掀起一股极大的舆论浪潮。

    在朝廷的程序中上,庙堂诸公都不得不“知道”此事。

    在军机处中,一叠叠的写着弹劾贾赦的奏章摆放在四位大学士面前时,谢、何、刘、韩四位大学士的反应各不相同。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在座的四位宰辅,每个人都心中有。

    贾赦是谁?谁认识啊!一个外戚算得了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在九省统制、军机章京、钦差清查京营、上十二卫、殿前侍卫司的王子腾!

    何大学士看看谢旋,什么都说。谢玉石出手了吧?毕竟,谢旋保太子的立场,他们都知道。在官场上改换门庭,这是大忌。王子腾不听“招呼”,谢福清怎么可能没动作?声势浩大啊!

    但,他不可能因为对贾环比较看重,就违背自己的原则去管这件事。这些不法勋贵,网顾国法,竟然敢走私铁器给鞑子。到头来,那铁器杀的不是大周的子民?

    混账至极,其罪当诛!

    …

    …

    下午时分,翰林院中议论纷纷。很多人看贾环的眼光都变了。比如周慎行。别说贾赦只是他大伯这种话,但是这年头流行的是株连。天子本来就看贾环不爽,说不定会顺势罢了贾环的官。

    贾环刚得了同年好友御史朱鸿飞派人来的通知,回到检讨厅中,给正在翰林院里修书的方宗师叫过去。

    堆满各种书籍的公房中,方望一身青袍,问道:“子玉,到底怎么回事?你府上不是你管事吗?”他去荣国府参加过贾环的婚礼,知道怎么回事。一个翰林主导一府之事,不是很正常?

    贾环苦笑一声,“方先生,我早提醒过我大伯,停止参与边贸。当时我父亲还在京中。我大伯他不听,当面答应的好好的,背后照旧。我都请祖母约束。也没有用。我能怎么办?”

    方宗师前两天去嘲讽了下死对头傅伯龙,心情正好,这时最得意的弟子竟然遭遇这种“祸事”,让他皱着眉头。其实,稍微有点官场常识的都看得出来,背后搞事的人,目标是谁。贾环是被殃及鱼池。这可以视为,王统制的政敌在阻击他晋位大学士。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自己的亲属都约束不了,还谈什么治理天下?何以服众?

    但是,对贾府来说,证据、事实确凿,你难道让朝廷不惩罚?朝廷明文禁止铁器流入草原。

    方望想了想,提醒道:“亲亲相隐,你给朝廷自辩的奏章,不可太过。其他的,你心里应该知道怎么办。”

    贾环埋怨的语气,方望还是听的出来。但贾环自辩时,对他大伯贾赦,用语不能太过。一个大义灭亲的人,是得不到主流舆论承认的。只能捏着鼻子认。

    接下来,贾府只能打底牌,贵妃牌。然后,看天子的心意吧!

    贾环躬身行礼,道:“学生省得。”告辞回检讨厅,写自辩的奏章。他当然要申辩。

    …

    …

    五军都督府中,王子腾在自己的公房中,翻看着材料,提审人犯,询问京营各级将校。忙碌的很。忽而,随从进来,悄然的在王子腾耳边说了几句。

    王子腾脸上微变。吩咐下属稍缓接下来的询问,一个人在公房中背着手,来回踱步。

    他在上奏章的前夜,和贾环专门谈过一次。贾环告诉他:我大伯贩卖铁器的事,我会劝阻他。并且,在适当的时候通报元妃,在天子面前解释一二。所以,请舅舅放心。贾家不会影响舅舅的升迁。

    现在呢?

    王子腾一脸的冷笑。看来,他那位天才般的外甥,约束不了他的大伯啊!

    从王子腾的角度而言,他并不视这是多大的阻力。什么舆论啊看法啊,这些都没有用。贾府是他的亲戚不假,但是,他管不到他妹夫的哥哥头上去吧?

    天底下有这样的道理?要是贾赦是他妹夫还可以这么攻击他。贾赦是吗?

    这件事,最根本的,还是会损害他的政治盟友元妃在宫中的地位。贾赦犯罪,影响的是天子对元妃的感官。

    其实,贾环向他承诺时,他怎么会信?就知道大约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牺牲贾府的利益、外甥女的地位,换取他本身的利益,这笔交易如何不能做?

    他不可能因为汝阳侯的威胁,就有所顾忌。贾环年纪轻轻,主动在他面前打包票,这可就怪不到他头上去啊。

    王子腾脸上的冷笑,慢慢的变成高深莫测的笑容。他才是这次风波中最大的赢家!

    …

    …

    太子的势力,早就是已经落花流水,再无翻盘的可能。所以,即便贾府给套进风波里去,京城中与其说看贾府的笑话,还不如说是看王子腾的笑话。

    贾环去通政司投了自辩、请罪的奏章,提前早退,在夕阳中坐马车返回贾府。

    御史成群结队的弹劾贾赦,如此大的动静,贾环早派人回来通知。贾环回到府中时,贾府里早乱成一团。

    贾赦在贾府里没什么人望,没人同情他东窗事发,但都害怕被株连啊!

    贾环刚在望月居前院里下了马车,早等在这里的小厮来请,“老太太请三爷回来立即过去。”

    贾环平静的道:“我马上过去。”转身,回了房间里先脱下官服,换上儒衫,带着自己的大丫鬟晴雯、如意,往贾府西路贾母上房而去。步履从容。

    九悟说

    今日一更。望见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1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13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