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政变之夜(中)

推荐阅读:我的冷傲总裁老婆武神无限仙界赢家校园逍遥高手獒唐天龙武神诀召唤果实火影之最强主宰重生国民千金:冷神,离远点!重生之大梦七年

    荣国府中,守夜的人渐渐的动起来。贾环在望月居前院,派人通知了宁国府。所有的消息反馈回来,都是朦朦胧胧。灯笼在这会自然是不敢点的,唯恐引起注意。

    贾环和自己的心腹张四水、柳逸尘在前院的正厅中商量。张四水、柳逸尘自闻道书院出来,跟着他做事。现在是和骆先生,刘国山一起教授贾家族学。

    他们手底下还有一个情报分析机构。注意收集京城中的各种传言、消息。贾环中会元后,被汝阳侯“偷袭”,卷入乙卯科会试舞弊案。当时,乱云飞渡。局势还是很凶险的。贾环可不想再给人偷袭第二次。所以,就有了这个情报机构。

    刘国山长袖善舞,是情报机构的头目。他虽然只是一个生员,但家中巨富。因而,并不住在贾环的望月居中。骆先生则是住在贾府外的族学里。

    张四水时年二十一岁,容貌普通,性格沉毅、勇猛,道:“贾兄,我们这几天都没觉察到局势的变化。京城之中,一切都很正常。怎么突然就有人政变?”

    柳逸尘跟着点头,“贾兄,确实如此。”他家世代是大兴县当吏员。与文案、各种“歪门邪道”极其精通、擅长。他放弃在咸亨商行当管事的待遇,追随贾环。

    “一切正常,就是最大的不正常啊。”贾环沉吟着,手指头轻轻的敲着桌面,得出他的推论,“太子集团反了。”

    贾环用的是“集团”两个字。

    到贾环现在的地位,位列翰苑词臣,京城中的大佬、山头,都是心中有数的。这绝不是像什么游戏、小说里面,有隐藏boss之类的。官场的铁律就是“人走茶凉”。只有坐在那个位置上,才拥有当大佬、山头、码头的资格。

    至于“暗室政治”,国朝的宰辅,只要去位,必定要回乡居住,否则会被言官怒骂恋栈不去。到时候,离开京城几千里,再大的影响力,在通信不便的情况下,都会化为乌有。

    既然局势是明的,那么,一眼看过去,京城之中,拥有谋反动机的,只有太子相关的利益集团。因为,雍治天子要废太子,这是人所皆知的事情。

    自古以来,废太子就没有好下场。当然,起兵造反的太子,成功率也相当低。比如,汉武帝的太子刘据,谋反兵败身亡。但,对宁溥而言,左右是个死,不如博一把。没准就是李世民、李隆基。

    对太子相关的利益集团来说,已经有不少人被清洗,他们必定也是不甘心的。

    贾环起身,吩咐道:“四水、逸尘,我们得准备起来了。”

    太子和他相当的不对付。断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再者,太子落到如今这个地步,真论起来,导火索,在他这里。

    …

    …

    此时,京城之中,不单单是贾府、宁国府被惊动,京城之中的世家大族、文臣武将,全部都被惊动,各自准备。皇宫之中的动静,没有人会当做看不到。十三年前,京城之中就有一场惨烈的流血政变。

    北湖湖畔的荆园中,楚王还在通宵达旦的欢歌饮酒,美人、名士作伴。他距离皇城较远,得到消息最晚。

    而位于城西的顺亲王府中,顺亲王大惊失色的召集府中的护卫队。贾环能判断出形势,京城之中,没有傻子。顺亲王同样判断出来。他和太子不对付。他想来是和晋王交好。

    …

    …

    谢大学士府上,谢大学士夜宿在美妾处。偶有放纵,睡的很沉。他被人叫醒,正疲倦的不行。缓缓的换了衣服到书房中,儿子和幕僚已经等着。

    谢大学士听完情况,闭上眼睛,长叹一声,“唉,何至于此啊?”走到这一步,就没有回头路了。

    太子是被逼反的。

    他早就劝过王子腾,可惜王子腾不听。反而,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把事情往大了搞。

    这下可好?

    …

    …

    大学士们、高官的府邸基本都位于小时雍坊、大时雍坊。为的就是靠近皇城,方便上朝。

    谢大学士醒的很晚,何大学士府上,何大学士却是听到动静就起身了。他是天子亲自委任的留守大臣、宰辅。

    何大学士派了几名家仆外出,拿着他的名帖去京城中的各级衙门:五军都督府、上十二卫的驻地、五城兵马司、顺天府府衙打听消息。到底怎么回事。

    约一个时辰之后,消息逐步的反馈回来。听着次子、家仆的汇报,何大学士当即愤怒的拍了桌子,“好大的狗胆!襄阳侯、汝阳侯、梁王、太子…”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太子和天子,是父子,也是君臣。岂能有太子造反的道理?他何朔读的是圣贤书,岂能容忍这样的情况生。

    何以渐苦笑道:“父亲,你先别忙着骂人吧。我估计,等会就会有人上门,你想着怎么处理?”

    这是很明显的。但凡政变,怎么可能先不处理宰辅大学士呢?明朝辅李贤当年要不是文笔好,就死在曹钦手中了。

    何朔厉声道:“难道能与反贼同流合污不成?”

    国朝的大学士,是没有宰相头衔的宰相。大学士可以训斥有兵权的勋贵、武将。礼绝百僚,位在亲王之上。但是,大学士并没有调兵的权利。

    要是大学士握有兵权,那皇帝估计就睡不着觉了。周朝皇帝可没有御马监守着最后一道关。

    所以,何大学士即便有心平叛,但他调不动京城内外的军队。除非他有圣旨。

    何大学士在厅中琢磨着要给谁写信,痛陈利害,说服其出兵平叛。现在京城中的局势,五军都督府的右都督魏其候、北静王、成国公等人都去了承德。他一时间,竟然没有找到能统领全局的人。

    兼任京营提督的左都御史殷鹏倒是在京中,是名义上的京营上司。可以说,在京营中,有部分的影响力。但左都御史,同样没有调兵的权限。

    …

    …

    夜里的时间,已经走到三更。宫中,喊杀声,渐渐的停止下来。大部分军队都接受了太上皇、太子、襄阳侯的收编。

    襄阳侯是五军都督府的同知,军队体系中三把手四把手的地位,本来就管着上十二卫。驻守在京城中的军队,不少校尉都是他曾经的下属。

    金銮殿中,已经垂垂老矣的太上皇换上龙袍,重新坐在了至高无上的宝座上,看着殿下的众人,心中感慨万千,他没有想到,他有生之年,还能回到这里。

    十三年啊!

    “十三年啊!”太上皇站起来,一旁的太子宁溥赶紧扶着他,“朕被逆子所逼,不得不退位。天道好还,至有今日众位爱卿助朕复位。朕在此许诺,明日早朝给众位爱卿官升三级。封皇太孙宁溥为兵马大元帅。众将受其节制…”

    太上皇不愧是做过多年皇帝的人,一连串的许诺下来,滴水不漏。太子宁溥和襄阳侯戚建辉、汝阳侯赵豫、显武营胡游击商量接下来的行动。

    皇宫既然已经平定,又有太上皇的大义名分,接下来就是掌控军队、朝臣。明日清晨大朝,昭告天下。再击溃雍治天子带到承德去的兵力之后,天下传缴可定。

    显武营胡游击拱手道:“太子殿下,我带人去五军都督府,先将我家大人救出来,殿下又可添一员虎将。”还在关押中,接受王子腾审查的将官,都将成为助力。

    宁溥点头。胡游击转身带人离去。毫不拖泥带水,士气高昂。

    接着,又有人主动请命,去请谢大学士、何大学士入宫。还有人请命去请留在京城中的朝廷重臣。又人请命去扣押楚王。再有人请命去杀顺亲王。

    宁溥一一答应。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让他浑身充满了力量,起兵之初的忐忑,在此时全化为了兴奋的情绪,意气飞扬。

    汝阳侯赵豫闪出来,道:“太子殿下,有今日之事,全在九省统制王子腾,在荣国府贾环。臣请提兵,为陛下诛杀此二撩。”

    “好!本宫等着你的好消息。”宁溥手按着腰间的宝剑,吐出一口字。这二人确实该杀!要比较的话,他恨贾环,更甚于恨王子腾。

    汝阳侯赵豫带着人马转身离开。

    铁甲皑皑做响。重重的步履如同死神临近的鼓点。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1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16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