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政变之夜(下)

推荐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舌尖上的江湖都市最强帝君穿越者的地球攻略计划巫师再临

    一瞬九天,一瞬谷底。

    这大约就是太子宁溥在看到吴贵妃这张纸条的心情。适才的意气风,心中的踏实,生杀予夺的大权,仿佛就在这短短的时间流逝的一干二净。

    宁溥呆住,手有点抖。

    他心中取而代之的是对他父皇根深蒂固的畏惧。兵变失败…他不敢想,那会是什么结局。他的妻子、妃子、他的儿女…。

    太子宁溥的异样,很快就引起皇极殿中其他人的注意。正在桌案边忙碌的军士、幕僚、太监都看过来。包括太子的死士领蔡农吉。面露疑惑。

    “都继续做事。太子殿下只是有些累了而已。”襄阳侯到底是武将,胆气要足一些,吩咐众人,化解了此时的局面。事已至此,再没有退路了。

    襄阳侯从太子手中拿过纸条,在蜡烛上点燃了。避免扰乱军心,低声道:“太子殿下,一个消息而已。只要我们取得京营的控制权,一切都不是问题。”

    他们今晚的兵变确实太顺利了。从东面的东华门攻进皇宫,一路横扫。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天子在守门的兵将上暗中做了手脚,一路上几乎都是和他有关连的将领。

    一路上有多么的顺利,多么的畅快,现在就有多么的恐惧!天子竟然是在钓鱼,早有准备。

    但是,事已至此,唯有硬着头皮走下去!

    天子宁溥这时也意识到,继续恐惧,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置诸死地而后生,强自振作的道:“戚侯爷,现在怎么办?”

    襄阳侯沉吟了一会,道:“既然宫中有重兵,我们现在的兵力就太薄弱了。赶紧派人把汝阳侯召回来。其次,一定要控制德胜门外的京营。若是再过半个时辰乐参将还没有消息,太子殿下和我一起带着圣旨去一趟京营。”

    太子点头,“来人!”

    …

    …

    太子的信使从皇城出,出西华门,过西苑,到小时雍坊中找汝阳侯,请他带领火铳兵返回皇极殿。

    同一时间,带着圣旨的锦衣卫正从承德避暑山庄起程,前往京城最近的州城——昌平州今北京顺义区。编制五千人的果勇营精锐就停在此处,等待着平叛。

    天子只带了果勇营三千人在身边。而暗中留下五千人在这距离京城约4o里的地方。

    与此同时,小时雍坊,秋叶胡同中,兵荒马乱。火光冲天。王子腾府上,已经被汝阳侯带着三十名火铳兵攻破,随行的五十多人杀入王府中。

    在天子做了准备,给今晚的政变蒙上一层阴影的情况下,在太子、襄阳侯给自己打气、破釜沉舟,开始调整自己的策略时,在政变的形势悄然的变化中,汝阳侯赵豫正志得意满!

    油脂缠着的火把熊熊燃烧。汝阳侯赵豫骄矜的带着十几名亲兵,簇拥着从王府打开的正门走向王府的正厅,抵达正中心的正房所在。

    所谓,清君侧,不仅仅是口号,也要有行动。这个陷害太子奸臣,就是王子腾。

    不管太子心里多么的恨贾环,汝阳侯和贾府有多少旧怨,汝阳侯的第一站都只会是王府。并且王府所在的小时雍坊就在皇城脚下,距离近。

    荣国府占地面积制如国公府。而王府的先祖是都太尉统制县伯。府邸同样很大。屋舍、园林精美。里面的装饰、用料,奢华、富丽。陈设名贵。

    在汝阳侯杀进王府后,随行的士兵开始散开,各自抢掠。王府之中,钱财、女人不少。这是保持士气的必要。赵豫带着十几名亲兵到达正房后,王子腾的正妻何夫人坐在地上瑟瑟抖。十几个丫鬟都聚集在屋中。

    赵豫扫了何夫人一眼,笑着问亲兵,“王统制呢?”他并没有兴趣问王子腾的家眷。

    亲兵四散出击。一名亲兵在门外答道:“不在这里。请侯爷稍后,我们正在四处搜查。”话音才落,隔壁院落里,就传来凄厉的尖叫声“不要啊,不要。”还夹着几个粗鲁的大笑声。何夫人的丫鬟们脸都白了。那是姨奶奶的声音。显然是要被玷--污了。自认有些姿色的丫鬟,把头低的如同鹌鹑一样。

    这一幕,正生在王府各处。还有数不清的精美瓷器、价值不菲,都被打破。王府正在如同历经劫数一般被洗劫、破坏。

    赵豫畅快的一笑,并不制止。今晚的政变,他们这些人起兵的目的各不想同。太上皇、吴贵妃为权势,太子、襄阳侯、他都是为了自家的性命。梁王是被挟裹的。底下的大头兵们呢?为的,不就是这些东西:财帛、官位、女人。

    片刻之后,一名亲兵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侯爷,王子腾不见了。听他的管家说,他带着长子翻墙跑了。往谢大学士府上去了。”

    赵豫点头,讥笑道:“他跑的倒是挺快的嘛。沙和尚,我给你一炷香的功夫,带上你的人跟我走。”

    此时,赵豫带出来的近百名精锐士兵都散落在王府,一时半会,根本集合不了。沙和尚是他的亲兵,管着三十名火铳兵。这是精锐中的精锐。

    片刻后,汝阳侯赵豫带着火铳兵出王府追捕王子腾,往谢大学士府上而去。

    …

    …

    谢大学士府大门外,十几名士兵举着火把看守,守卫并不严密。谢府紧闭。

    早一些的时候,奉命去请谢、何两位大学士的将校和汝阳侯是先后出了皇极殿。汝阳侯攻打王府,又纵兵士烧杀、抢掠,所以,费了一些时间。

    这边,谢大学士对太子派来的信使表过态:事情,何至于此?天家父子相残,臣不敢与闻。遂闭府不出。

    谢大学士的这个态度是:不配合太子,但同样不抵抗。说的好听点,就是自保。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坐山观虎斗。这是相当明智的选择。

    但是,别忘了,他的身份!他是朝廷领班军机大臣、揆。雍治皇帝钦点的留守大臣。

    因为谢大学士的态度,太子派来的将领并没有为难谢大学士,而是采取监视的措施。留下一些士兵,带着人回去找太子复命。

    他的想法很简单:对一位大学士无礼,若是太子登基后还要倚重谢大学士,那他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月夜中,王子腾和长子王承嗣气喘吁吁,狼狈的从谢府的后门进入谢大学士府中。

    王子腾准备的太晚了。再者,王府之内的武备太弱,面对汝阳侯的精锐火铳兵,他想守也守不住。无非是依仗着高墙抵挡了一阵。在看着势头不对之后,他第一时间带着儿子逃出府邸,往谢大学士府上求救。

    京城之中正在兵变。谢大学士即便再疲倦,还是等在书房中。幕僚、儿子数人陪着。内外消息隔绝,倍让人焦虑。

    这时外头有下人进到书房里,道:“老爷,王统制带着儿子来求援。他府中被汝阳侯攻破。满门老小危在旦夕,恳请老爷出来主持京中大局。救人一命。”

    谢大学士身份尊贵,宰辅大学士,留守大臣,位高权重。所以,王子腾说让他出来主持大局。

    谢旋的儿子冷笑一声,不满的道:“这时候知道来求救了。早前父亲叫他不要穷追不舍,他就是不听。咎由自取。”谢家不管怎样,这一次是保住了。

    谢旋的幕僚还没开口。

    谢旋摆摆手,制止了儿子抱怨的话,道:“我就不见了。安排他好好休息。”

    王子腾的命,他还是要保的。至少,不能在今晚死在乱军之中。朝廷大臣,岂能不罪而诛?

    谢大学士拒绝,被安排在府中一处小厅中休息的王子腾父子,绝望之状,自不必细言。

    …

    …

    汝阳侯赵豫带着三十多人追杀到谢大学士府上。正与谢大学士交涉,太子的信使抵达,召他回防皇极殿。

    汝阳侯并非一定要在今晚杀王子腾。但一定要谢大学士确保王子腾不得跑出京城去。

    汝阳侯此时还以为局势正在掌握中,一片大好。

    谢府的大厅上,汝阳侯接过信使的信:今上有备,带火铳兵返皇极殿中。汝阳侯脸色掩饰着,和谢大学士告辞,带着部下出了谢府,准备回皇城。

    月光,依旧皎洁。汝阳侯翻身上马,心中一动,回头吩咐道:“沙和尚,把火铳兵留下,去王府召集兵士,攻入贾府。将贾环拿小子头拿来见我。”

    事情有变,不管结果如何,他怎么都得疯狂一把。他和贾府的旧怨,今夜要做一个了解。

    沙和尚道:“是,侯爷。”他是汝阳侯的亲兵,当然知道汝阳侯府对面的荣国府在什么地方。

    约小半个时辰后,沙和尚从王子腾府上,拉齐了约二十名拥有盔甲、武器的精锐士兵。再多,就没人了,都正在王府里祸害。

    周朝并不禁止民间持有刀、剑。这是培养武风。但,绝对不允许持有弓箭、盔甲、火铳。特别是盔甲。穿戴有盔甲的战士,可以搏杀数名无甲的士兵而无损。

    沙和尚估摸了一下战力,整队后,往四时坊荣国府杀去。

    此时,大约在凌晨四点许,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1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17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