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血色的豪迈、贾环的勇气

推荐阅读:校草,她是个坑九龙神君权色声香王牌特种兵诱妻入怀,请温柔大肚王我卖棺材那些年十分爱 (1v1 H)武道大帝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

    “咯吱”

    荣国府朱红色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在付出2人死亡,3人轻伤的代价后,沙和尚率部杀入贾府。官靴踩着脚下的冒着热气的血迹。

    贾府的队伍在迅的往后退却。伤亡惨重。

    沙和尚从贾府大门直入,得意的嘶吼道:“杀!儿郎们,贾府已破,尽情享用的时候到了。杀!”

    …

    …

    贾府占地面积是极广的。占地近百亩。一百亩是什么概念?堪比北京城中的恭王府。直观数据,约1o个标准的足球场那么大。

    不足二十人杀进去,虽然所向披靡,挡着者死,但如同进入汪洋大海。

    沙和尚带着人直扑向南大厅,那是贾府的队伍退却的方向。贾环必定在里面。汝阳侯交代他要拿到贾环的脑袋。

    而队伍之中,另有一些心思活泛的甲兵,开始脱离队伍,自去享受杀戮、抢掠的乐趣。按照他们不久前,在王府里得来的经验,接下来的银子、女子,都任他们夺取。更别说,贾府各处都点着灯,那些灯光吸引着这些士兵前往。

    向南大厅,庭院里满是伤兵,士气低落,呻吟之声不绝于耳。血气之勇,终究是难敌钢刀、杀戮。贾环的长随蒋兴就死在刚才的短兵相接之中。

    大厅内,人心惶惶。贾琏、贾蓉、贾蔷、贾芸、贾琮等人都汇聚在此处。这里是贾府最后的堡垒。

    贾环神情沉静,手上拿着绢布,细心的擦拭着他收藏的做工精美的火铳。气氛压抑而沉闷。外面,喊杀声不绝。这里就如同汹涌的波涛中的礁石。

    骆宏一身澜衫,他当年见证了整个闻道书院的救灾,那是何等的凶险,天灾加在一起了。所有人都拿命去博。那时便是贾环在主持大局。他年纪有四十多,算是见过不少世面。但是,此时此刻,虽然依旧是贾环在主持大局,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感觉沉不住气。

    “子玉…”骆宏看向贾环,开口问道。

    贾环完成擦拭工作,拿起做工精良的火铳,满意的点头,再看向骆宏,道:“骆先生,不急。”

    急是急不来的。守不住向南大厅,所有人都得死。向南大厅外,攻杀还在继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

    …

    张四水和黄总旗带着十名火铳兵,埋伏在贾府东路,贾赦的院子中。这是一个交通要道,可以顺带着驰援宁国府。

    宁国府今晚是一个空壳。只要进去一个甲兵,都会造成很大的破坏。两府的青壮全部都集中在荣国府这边。

    “来了。”

    到贾赦院中的是四个士兵。这样的深宅大院,沙和尚带来的精锐士兵当然不会单独活动。基本的战术素养,肯定是有的。人影绰绰。几名披甲士兵从甬道上走来,还传来说话的声音。

    “玛德,晦气,怎么到处都是空空的。只抢点银子,玩不到娘们,有什么乐子?还不如呆在王府呢?驴球子,他们几个倒是聪明,根本没出来。”

    甬道两旁的草丛中,黄总旗举起手,“预备…放。”

    “嘭!”

    火光现,火铳响。对于火铳来说,二十几步的距离,就算是身穿铁甲,一样会被击杀。而且,只要被铅弹打中,瞬间就会丧失战斗力。

    “走!”将还没有断气,不断哀嚎、惨叫的甲兵补刀后,黄总旗和张四水,开始往贾府中路推进。搜索、击杀散兵。准备掩杀向南大厅外的叛军。

    …

    …

    “火铳的声音?怎么回事?”

    向南大厅外,沙和尚一脸的血污,这不是贾府里的血,是王府里的血,正带着十名甲兵攻击向南大厅。

    他的战术很简单。先以弓箭压制,然后从梯子上爬墙,跳入人群搏杀。只要杀到门口,将门打开,就是虎入羊群的局面。但是,里面的抵抗很坚决。云梯几次就都没架好。

    正纠缠时,忽而听到火铳声。他追随的汝阳侯,就是火器部队出身的。对火铳的声音很敏感。

    跟在沙和尚身边的胡三道:“许是别处有动乱吧。沙校尉,点子扎手,我们换个地方耍吧。”京城的地形虽然平坦,但是京城中房屋很密集。若是人身处在房屋之中,很难看到大局。

    沙和尚厉声拒绝,“不行。”

    他是汝阳侯的亲兵。汝阳侯要求他拿到贾环的脑袋,他一定要拿到。不过胡三等人是加进来的战兵。对于是否杀死贾环并不在意。一个翰林而已。这本来就是汝阳侯的私活。他们有利就上,这么扎手,谁还愿意厮杀?

    沙和尚又布置了一次攻势,这一次,跳下去了三名甲兵。形势大好。但是,突然间,向南大厅左侧的院落的墙头,冒出十杆火铳,距离中等。射击精度中等。

    从精准度和攻击距离来说,弓箭手要优于军中通行的火铳。所以,这也是黄总旗没有一开始在这里设伏的原因。否则,叛军的弓箭手密集反击,他们未必能赢。所以,必须要等他们人手分散开,才可以掩杀。

    而之所以要将叛军放进来打,不用火器部队在府门口的高墙处阻敌,就是要防止这些人在进攻受阻之后,回头去调大部队来。要一网打尽。

    “嘭!嘭!嘭!”当场打死伤了四人。但还有数人躲避过去。

    张四水忙道:“快装填火药。”

    黄总旗洒然一笑,豪迈的道:“张书生,叛军还剩这点人手,还用什么火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让你看看我淮上男儿的英勇。”当即,带着部下杀过去。

    向南大厅中苦战的贾府众人听到火器的声响,全部高呼,“杀啊,援兵来了。”士气高涨。贾环也拿着火铳,带人从厅中出来,反击的时候到了。

    月色之下,冷兵器时代的搏杀,残酷、血腥。在人群中的掩护下,贾环亲手开枪干掉了最后一个厮杀的甲兵。大门外的战斗也接近尾声。黄总旗11人对战4人。

    生死很快就分出来。坚硬的刀锋滑过人柔软的身体,血液喷出。o战损,杀四人。战术自是早就分配好的。士兵的铁甲,不可能如同将官的铁甲一样,护住全身。以多打少,只要架住对方的武器,同伴们有大把的机会下手。黄总旗的人手,是淮扬巡抚督标营里挑选出来的好手。黄总旗敢这么豪迈,还是有底气的。

    黄总旗十分悍勇,和沙和尚对杀,一刀捅在沙和尚的肚子上,一拉,他肠子、血都流出来。随后,杀入贾府时意气风的沙和尚,痛苦的跪伏在地上,“嗬,嗬”的叫着,如同野兽在临死前的哀嚎。

    而这时,向南大厅的仪门打开,贾环在胡小四、钱槐等人的簇拥走出来。正好看到沙和尚将死。

    贾环冷冷的看着。月黑杀人夜。

    还没有呕吐,勉强撑着的贾芸对这样的情形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感到无尽的快意。这些叛军该杀!贾芸环视四周,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胜利后的笑容。

    半个小时后,东方将白时,贾府内的战斗结束。

    …

    …

    战斗给贾府带来的创伤是极其巨大的。贾环将所有的善后杂事都丢给了柳逸尘。他可以胜任这个工作。

    贾环也没有去后面的荣禧堂见贾府的内眷,让贾蓉、贾琏进去汇报结果。向南大厅隔壁的小间中,贾环在沉思之后,对着休息的张四水、贾蔷、元伯、黄总旗说出他的决定。

    “四水,府上的防务我交给你和黄总旗。我准备外出求援。”

    元伯听的脸色大惊,“三爷…,若是太子谋反,现在外面到处是叛军,你出去会很危险。”

    贾蔷道:“是啊,环叔。你要在府里坐镇。”环叔不在府中,他们怎么能控制得了局面?

    贾环摆摆手,坚决的道:“不要说了。我已经决定。太子今晚叛乱,天子未必没有后手。但是,贾府等不了。马上就要天亮了。等平叛大军进京,或者平叛的旨意到达,贾府估计都不存在了。为今之计,就是去求援。让京营进城平叛。”

    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一个政变上位的天子会被政变搞下去。唐太宗李世民,唐玄宗李隆基,这些皇帝都没有。当然,后唐李从珂那种,就不说了。五代时期,皇权被削弱到极致。天子兵强马壮者为之。

    以贾环的眼光,当然看得出来,当前只有京营兵平叛,才有可能在短时间平定乱局。否则,以太子对他的仇恨,临死前冲动一把,贾府所有人就得为太子陪葬。

    要知道,汉武帝的卫太子起兵第一件事,就是将审查他的官员给杀掉。以此推测,今天晚上王子腾估计不好过。没准王二舅已经人头落地。

    贾环不可能将生存的希望寄托在太子的一念之间。命运,必须要自己掌握。

    所以,贾环决定冒险出府,求援。

    …

    …

    二十分钟后,贾环召集贾府的管理层,将留守的重任委托给张四水、黄总旗。各种应对的预案,在长夜之中,他们已经反复的讨论过。这让贾环稍稍心安。

    “环叔…”荣国府的前院,正大门后,贾环带着胡小四等四人,骑着马,准备出。贾蓉想要劝贾环,却不知道怎么劝。

    刚才环叔讲的很清楚。今天整整一个白天,太子可能都将控制着京城。太子有大把的机会想起来派兵来攻入贾府。届时,可不会就只有这么一点叛军来。必须要说服京营入城平叛。否则,贾府众人的小命堪忧。

    贾环翻身上马,看着天空中的启明星,明月,心中忽而涌起感叹。

    他留在贾府是等死。去外面,类似于找死。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但这个风险,他必须要冒!他自小的经历,父亲的教导,这些年的生活磨砺,还有来红楼世界的磨难,他的勇气和意志还在。

    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贾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远方的荣禧堂,然后决然的道:“走!驾!”

    荣国府的大门打开,马蹄踏在街道上,随后渐渐的远去。东方将白,黎明已到。

    而前路未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1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18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