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求援

推荐阅读:贴身战龙欢迎加入作死小队都市之无上医神重生为老太太养狐为妃反派逆袭成攻[综]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龙破九天诀要塞之贼主天下

    长河渐落晓星沉。初冬时节,黎明的月光,清冷的,淡淡的,如流水一般,流泻在京城的各式各样华丽精美或普通的屋檐上,落在大街小巷的街道上。

    马蹄声急。在黎明前格外的引人瞩目。

    “走这边。”眼看着前面的街道口有士兵在封路,贾环带着胡小四四人换了一个方向,继续往绕路。他的目的地是小时雍坊,何大学士府上。

    以他一个小小的翰林,就算有苏秦、张仪一样的口才,也不足以说动京营的参将出兵。他必须要借助其他人帮助。

    以贾环的推断,何大学士作为留守大臣,以他的正直,绝对不会支持太子叛乱。他是文臣的领袖,有他的政治底线和坚持。贾环先要去找何大学士求援。

    作为京师土著,贾环一行人对京城的街道、路线相当的熟悉,穿插在大街小巷之中,在光线浅淡、朦胧的黎明中,凭借着马力,高机动,躲避街上的乱兵,往小时雍坊而去。

    …

    …

    京城中的兵力:京营驻扎在德胜门、安定门外的区域。京城内城九门,都由上十二卫守卫。

    上十二卫分别是:锦衣卫、旗手卫、金吾卫、羽林卫、府军前后左右卫、虎贲卫、燕山卫、济州卫、通州卫。其中,锦衣卫和旗手卫不算正规军。

    每卫定额一万人,各卫具体数额不等。比如锦衣卫就有三万到五万人的规模,活动频繁。

    天子幸承德,抽调走了城中部分兵力,带走近十万大军。其中包括殿前侍卫司定额三千人的部分兵力。以金吾卫、羽林卫守皇城。其余各卫剩余部队依职责守卫京师各处。

    初九晚,太子宁溥起兵叛乱。府军前卫、通州卫向太子投诚,总计约一万五千人。这两卫是太子使用银钱、施恩、渗透最多的两卫。太子可用的兵力有所增加。

    但是,所得的兵力需要增加皇极殿的防守,增加京城内城九门中的城门守卫。九门之中,有些城门还不在太子的控制中。

    其余各卫的态度各不相同。比如:府军后卫态度暧昧,虎贲卫拒绝招抚。府军左卫则是调兵进攻,守住宣武门沿线。

    在这样的情况下,太子、襄阳侯依旧安排人手开始在街道上到处设卡。截断京城内外的交通、通信。同时,派出人手去各朝臣府上催促,要求初十清晨上朝。

    贾环出府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京城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令出多门。放眼看去,不少商铺都被各种不知来路的乱兵砸开,遭到洗劫。有的人家、府中甚至都被洗劫。

    月黑杀人夜,风高好放火。兵过如篦,并非只是说说。

    各种乱兵的来源,有的是被杀散的溃兵,有的是各方派出办事的兵,顺手捞一把。有的则是有目的的杀戮。还有地痞流氓趁火打劫。京城中的秩序,业已被摧毁。

    …

    …

    小时雍坊,何大学士府上。灯火绰绰。

    何大学士身穿青色便袍,在大厅中缓缓踱步,偶尔看看窗外渐渐明亮的天色。纵然,他养气功夫还不错,但还是流露出焦虑的神色。

    不得不忧啊!

    已经是卯初一刻。刚才皇城中的太子又派了一名昭信校尉的千总请他去上朝。被他言辞拒绝.

    “老夫身为大学士,留守大臣,其能与无父无君之人同流合污?谢玉石妄为朝廷揆。老夫能和他一样?有本事你杀了我。要我上朝,想都别想。”

    根据刘千总透露的消息:谢大学士同意上朝,出面召集群臣;太子已经取得京营的支持。这是欺骗的消息。

    但是,即便这样,他依然拒绝与太子合作。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他何朔一生清名,难道最终在史书留下的佞臣的污名?死有何所惧?

    他所忧心的是:他为留守大臣,却不能制止叛乱。他秉持的政治理想是以民为本。而京师臣民何辜?要遭刀兵之祸。他上愧对君王,下愧对黎庶啊。

    何大学士的次子何以渐从厅外送刘千总回来,低声道:“父亲,我看了,那千总留了四名士卒,儿子想要出去恐怕很难。”

    何大学士看看次子,摆摆手,轻叹道:“唉,不用了。一晚上的动静,该收到消息的,自然都已经收到消息。不需要我再去劝说。”

    他心中略有些后悔,在兵乱起时,他应该第一时间出府去掌握兵权。不拘上十二卫的那一卫,或者府衙,或者五城兵马司都可以。进退有据。免得现在如此被动。

    其实,这不怪何大学士反应慢。任何人在深夜里遭逢这样的政治风暴,都需要得到详实的情况,才能做出决定。关乎自己的政治前途,全家的性命。这是政治定力。

    何以渐默然以对。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听到外面的士兵大喝,“什么人?”

    …

    …

    贾环带着随从胡小四,凌晨五点多从贾府出。若是纵马狂奔,直抵小时雍坊何大学士府上,要不了半个小时。但,贾环一行一路绕路,躲避溃兵、路卡,花了近一个小时才到。

    初冬的清晨,马匹呼着白气。天地间的光线已经逐渐的明亮,时间匆匆的流逝。

    胡小四看到何府门口守着士兵,顿时心里一磕碜,在喊道:“三爷,何相爷门前守着兵,不知道是那一方面的。”

    贾环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判断,大声道:“冲过去,用马撞他们。”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都是在透支着贾府的生存时间。已经到了何大学士家门口,贾环不可能再去想什么办法。狭路相逢,勇者胜。

    贾环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四名士兵还在询问,五匹马匹就撞过来。

    要知道,骑兵是非常难以练成的兵种。贾环、胡小四一行,能骑马,已经算不错。骑在马上杀人,作战,根本没有这个技战术能力。但是,纵马撞人,还是会的。

    被撞散,杀散的四名兵士慌乱的跑了。贾环带着人,气势如虹的冲进何大学士府中。刚到庭院,正好碰到出来查看情况的何以渐。

    何二公子相当的诧异,“子玉,怎么是你?”他参加过贾环的婚礼,自然认识贾环。而且,他知道他父亲对贾环很看重,说贾子玉有治事之才。

    贾环拱手道:“及兄,是我。我来找何相求援。今天寅正时,贾府遭到叛军的进攻。差点就遭到洗劫。”

    “啊?你快随我来。”何以渐很惊讶,又见贾环脸色焦急,亦知道京城局势紧迫,带着贾环到厅中见他父亲。一边走,一边询问情况。

    何大学士一身青袍,正在精美的正厅中站着,见次子和贾环一起进来,极其的诧异,“子玉,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外面什么情况?”

    贾环作揖行礼,语努力压到平稳,急促的道:“何相,我府中遭到汝阳侯的叛军攻击,差点就被攻破。我来找何相求救。一路过来,内城中极其混乱,乱兵横行,又有通州卫的人马在街头设置关卡,阻隔消息。

    何相为留守大臣,值此危难之际,当振臂高呼,力挽狂澜于既倒,再定乾坤秩序。”

    贾环对何大学士的称呼,亲近一些,直接叫他何前辈。何大学士亦是出身翰苑词臣。贾环自称晚辈、学生。但,现在这个时刻,他求援的对象不是翰林前辈,而是国朝的宰相,大学士!

    何大学士点点头。他是认同贾环的观点的,谢玉石投敌假消息,他身为留守重臣,肯定是要做一点什么。捻须沉吟着道:“子玉,我早前已经派人送信给左都御史殷鹏、顺天府知府、五城兵马司等处,但暂无回信。现在京城局势糜烂,要平定叛乱,唯有调动京营。而我没有调兵的权限。”

    何大学士亦是才智高绝的人物。贾环看得清的局面,他同样看得清楚。

    没有兵权,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1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18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