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出兵,出兵

推荐阅读:娱乐圈刑警女帝家的小白脸升棺发财回到明朝当暴君我是全能大明星宿命长生万能数据重生之美食厨神王牌特种兵太古神尊

    情况,是所有情况中最坏的情况。但,贾环不得不争。人的命,都得自己挣!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贾环镇静、缓步的走出来,先向何大学士行礼。再分别向殷鹏、施太监行礼,而后面向京营诸将,朗声道:“在下贾环。今为翰林修撰。”

    京营诸将看着贾环的眼光微微有些变化。贾环的名号,天下闻名。而身为翰林,名叫贾环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断然不可能错的,贾环贾探花!一干武将们对贾环的名字,多半是从唱曲的名妓那里听来的。

    贾环拱手一礼,道:“诸位将军,京城中的形势,无须在下多言。何相到此,乃为国事。欲尽早平定叛乱,救百姓于水火之中。诸位将军岂无意动?

    而在下到此,是为私事。昨晚贾府遭到叛乱的汝阳侯派兵攻击,阖府老幼,命悬一线。最终幸而是保存。我与太子有间隙、仇怨。若是京营不出,今天白昼则贾府上下,满门无一人能得以存活。

    所以,于公于私,在下恳请诸位将军出兵。圣上留下旨意,令诸位将军固守。但如今襄阳侯、汝阳侯参与叛乱,京城危急,诸位将军随机应变,平定叛乱,有功无罪。”

    贾环说的情真意切。将来到京营的缘由说的清楚明白。别以为,他絮絮叨叨的说贾府满门都要死了是说废话,求同情。同情心是个什么东西?

    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天子正宠幸的贾贵妃出自贾府。贾府是勋贵世家,同样是外戚。王夫人是贾贵妃的生母。如果出兵救贾贵妃的父母,这是大功,还是大过?

    这里面,如何取舍,就看个人的衡量。

    贾环说完后,京营诸将,并没有人被打动,或者喝茶,或者小声相互交谈,或者闭目养神。表现的很冷淡。

    天子的谕令在此,他们不敢违背。并非所有的人,都像何大学士那样高风亮节,愿意将个人的荣辱、前途都抛却。而贾环抛出的“利益诱惑”,他们并不认同。风险有点高。不过,效勇营游击谢鲸微微有些意动。

    场面一时间有些冷淡。何大学士心里摇头,有些失望。何以渐心里冷哼一声,贾环也就按准了他父亲的脉。看看这些军头们的表现?国家、大义、仁义,都是狗屁!

    殷鹏和贾府有旧,但他此时并不表态。在贾府灭亡,和他个人的前程之间,怎么选择,这是很显而易见的事情。

    陈也俊欲言又止。他一个小小的殿前侍卫司侍卫,奉皇命办差,贾府的事,他有心无力。

    贾环神情依然沉静,并没有慌乱。眼前的局面是意料中的。不是谁都有何大学士那样的政治情怀。利益,比情操、道德重要。这是大多人的选择。

    贾环再道:“刚才听荀将军介绍,显武营参将乐白到京营中被扣留。我想与乐参将谈一谈,若是乐参将愿意出兵平叛,还望诸位将军成全。”图穷匕见,贾环抛出他的真实意图。

    这才是贾环真正需要说服、争取的人。京营诸将此时,有点类似于无欲无求。因为,遵守中旨,就是最大的“功劳”。贾环从不小看人心,他不觉得他能说的动京营诸将。财帛、名义、地位,他一样都给不了。

    倒是乐参将,有可能有戴罪立功的意图。襄阳侯、汝阳侯等为太子羽翼,这很正常。但京营参将,大把的前程,和太子搅合到一起的概率比较小。

    京营参将这个位置,一直都在皇帝视线中。谁脑子进水,不去抱皇帝的大腿,反而去投太子?而且,现在天子多少岁?才四十多岁。太子登基要哪一年?

    贾环做出说服乐参将的判断,还有一个原因。王子腾查京营,是他亲口建议的。里头夹杂着党同伐异的因数,和太子牵连有多少水分,他心里大致有个看法。

    贾环这话说出来,正厅中冷淡、无视的场面,就变得有些安静了。京营诸将全部都诧异的看着贾环。贾探花嘛,没有人愿意和他辩驳,论口才。这脑子、思路,真是让他们刮目相看!确实是非常聪明的人,不愧他的神童之名。

    何大学士眼中一亮,微微捻须,看向殷鹏,道:“帮伦,子玉这个提议不错。派人去把乐参将提来。”

    显武营参将乐白带着胡游击等将官驰马到京营,随即就被扣留。诸营互不统辖,但昨天晚上,殷鹏、施太监,两个名义上的上司都在。扣押毫无悬念。

    所以,太子和襄阳侯在皇极殿中,始终都等不到乐白的消息。

    谈判的技巧,就是先提一个要求,被拒绝之后,再提要求,被拒绝的概率就会变得很小。对于贾环要游说一名已经下狱又擅自出来的参将,京营诸将并无意见。

    很快,京营显武营参将乐白被带到。

    乐白今年年四十一岁,胡子拉碴。穿着囚衣,身材强壮。在法理上说,乐白被王子腾扣押审查,是囚犯。昨晚他的属下胡游击参与太子叛乱将他救出来。这并不能改变他囚犯的身份。

    乐白跪拜,“罪将参见何相!”

    何大学士安坐在官帽椅中,身形笔直,宰辅气度尽显,点点头,示意贾环可以动他的三寸不乱之舌。

    时间紧急。贾环并不废话,直入主题,道:“乐参将,在下翰林修撰贾环。太子称兵拒命,何相意欲调动京营平叛。但京营有圣上的旨意,不得离营。我相信乐参将与太子的交往,仅限于正常的来往。不是支持太子染指兵权。

    乐参将现在被下属携裹,进退不得。进,太子必然事败,你无从龙之功。退,亦要追究大罪。何相愿意承担调兵的所有后果,如此,你可愿意带显武营将士平叛,戴罪立功,洗刷自己的罪名?”

    乐参将要是亲手把太子给擒下,谁敢说他支持太子染指兵权?谁敢说他支持叛乱?没有这样的支持吧?到时候,什么罪名,都可以洗掉。

    乐白看了贾环一眼。贾探花的名字,他自然听过。京城中的名妓,谁不会唱贾探花的新词?但他没有回答贾环,而是反问,“你不怕我拥兵出营后去支持太子殿下?”

    贾环看着乐白的眼睛,沉声道:“怕。我怎么不怕?你叛变,肯定要拿我的人头祭旗。但是,这于你而言,有什么好处?圣上早有准备。想必你也看的出来。那么,太子在京中能得意几日?秋后的蚱蜢而已。你愿意继续坐太子这条破船?”

    贾环回答的很直接,令乐白微怔,随后,低下头,微微沉思。

    确实如贾环所说。既然天子早有准备,太子殿下怎么可能成功?他一开始就没有上太子的船,但是他满嘴说不清。平叛,确实可以洗刷他的罪名。

    一念于此,乐白手握成拳头,抬起头,看向何大学士。贾环只是一个翰林,嘴炮党而已,真正说话算数的是何相。

    何大学士是才智高绝之士,官场巅峰的人物,这时那会不明白乐白的心思、顾虑?表态道:“擅自调兵的罪名,本官在天子面前一力承担。不与你相干。事后,本官亲自为你洗刷罪名,必不令忠勇之士蒙受不白之冤!”

    乐白当即跪拜,朗声道:“末将愿效犬马之劳!”

    京营诸将见乐白干净利落的被劝服,有点佩服他的狗屎运,本来铁定要被撸掉官帽子的。竟然有这么一个大好的立功机会给他。功过相抵。

    同时,亦有点鄙视。国朝定鼎至今,还从来没有京营武官对宰辅下跪的先例宰辅掌兵,算例外。乐于盘算是开了先例。倒是让他们日后如何做?

    看着上前扶起乐白的何大学士,站在一旁的贾环,忍不住长长的舒出了一口气。成功了!终于是成功了。于此之时,颇有些苦尽甘来的感觉。

    凌晨五点许,他在荣国府中独自作出决定,冒险出府求援。一路上几经波折,历尽艰险,总算成功。京营兵马入内城平叛。贾府危若累卵的形势立即就会解除。

    棋局定,一股难以言喻的疲倦感,袭上来。贾环昨晚只睡了一两个小时。

    眼见着乐白投靠,效勇营游击谢鲸忽而出列,推金山倒玉柱,朗声道:“何相,下官亦愿率本部兵马前往平叛。”

    京营诸将还没反应过来,何朔仰头大笑,道:“好。丈夫不报国,终为愚贱人。”他不介意在此时激将!

    这时,陈也俊从殷大中丞的身后转出来,躬身道:“何相,殷大中丞在京营内,并无安全之虞。在下愿以个人名义参战平叛。”

    随后,又有两名游击站出来,愿意出兵。从乐白投诚,引了一连串的反应。一时间,厅中形势大好。

    贾环的疲倦感,只是片刻。这时,见状,心中欣喜。他本以为说服乐参将,算是收获,没想到,还是有人愿意冒险,捞军功。兵力增加,于平叛的胜算也增加啊!

    何以渐站在他父亲的椅子后,全程看着,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被劝服的乐参将,他不得不佩服贾环的思路。

    劝说乐参将很简单,形势逼人。但,谁想的到这个角度?

    这一子落下,整盘死棋全活。他是亲眼看着贾环将贾府的死局救活。万里不惜死,一朝得成功!

    …

    …

    京营诸将互不统辖,乐白同意出兵,但没有调兵的旨意,并不是整个显武营都愿意追随他赎罪。八千人的显武营,乐参将加上他带回来的胡游击等将官,调动三千人出战。

    再加上谢鲸等三名游击的本部,计一千五百人。合计四千五百人。

    出兵存在着各种问题。施太监不同意,殷鹏、京营其余诸将有顾虑。毕竟,京营固守的命令,是包括显武营的兵马。乐参将带人出营,他们没责任?谢鲸等更是他们的直属。

    但是,何大学士一力压着。再者,有大义名分。调兵不是为了私事。而是为了平叛。

    半个时辰之后,京营大门轰然大开,校场长,三千枕戈达旦的京营精锐队列出营。京城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京营的议事厅门口,何大学士,殷鹏,京营诸将都在门口看着精锐的队伍从眼前而过。整齐的脚步声,带着无敌的气势。

    胡小四牵来战马,等在一旁。贾环对何大学士长揖,感激的道:“何相是为公。但亦是救了贾府。学生铭感五内。”他即将要随着乐参将的人马进城平叛。

    京营只有四千五百人出战,而京城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跟着太子。战场有风险。何大学士身份尊贵,被众人劝说,没有亲临战场。而是随后再进城。

    借问谁家子,贾府鲲鹏儿!何大学士赞赏的对贾环点头,叮嘱道:“子玉保重。进京后,遇事以国事为重。”

    贾环点头,翻身上马,马鞭狠狠的抽了一下战马,“驾!”战马如龙,带起尘土,追着乐参将的队伍而去。宝姐姐,我回来了。

    胡小四,何以渐等人纷纷上马,追着贾环的头马。为其马是瞻!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0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