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大局变

推荐阅读:加冕为王修罗天帝无敌红包皇帝都市最强仙医三寸人间海洋修士我有一株仙桃树从宇宙飞船开始

    王荆公有词曰: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

    这是感叹金陵的名词。而百年帝都,同样是风华如烟,风云变幻,王朝相继,寒烟、芳草凝绿。

    在宁周王朝,雍治十三年十月初十的这天,京城中,各处上演着不同的人生,不同的悲欢离合。不同的情绪在爆。画图难足。

    在这纷乱、无序、糜烂、崩溃的局面中,京营四千五百人进京城平叛,杀开一条生死路,以极少的兵马,在地图上的一角,掀起风浪,直插京城的最中心。

    马蹄、火铳,鼓声,急如雨点。炮声、热流、喊杀声,刀锋幽寒、泛着死亡的光芒。

    皇城内,已经收到最新的消息:京营显武营进京平叛。皇极殿中的叛将各自大惊失色,人心惶惶。襄阳侯冷笑、打气:“只有一营兵马而已,我们有多少人?”调兵遣将守住西华门。太子宁溥在殿中大骂乐白忘恩负义。他当年于乐白有大恩。

    皇极殿中的惊惶、奋起、大骂,是全局的一角。当然,他们是最关键的一角。京营平叛的消息,还在如暴风骤雨一般的猛烈的,以席卷的姿势传开,敲击在人心中。京营战力无双的印象,深入人心。

    后宫之中,驻守的禁军收到消息。永寿宫中,太监、宫女在正殿外欢喜的大叫,奔走相告。京营进城,意味着性命无忧,安全的保障。然后到殿中禀报,“娘娘,陛下派京营来了。”杨贵妃含笑着抚着小腹,惊乱的心情平复,而后沉沉的睡去。

    咸福宫的周贵妃担忧的心情落地。她在担心她的儿子。景仁宫中,吴贵妃浑身颤抖着,呆呆的坐在屋中的镜子前。有着雅致的书卷气、容颜如玉的大美人,脸如死灰。

    此时,京城如同被分割开的棋盘,每一隅,都有不同的形势。有的乱,有的静。但是,收到消息后,所有保持中立的军队,开始全部转入反攻,清除各路杂兵、溃兵,着手恢复秩序。

    锦衣卫在京城中开始活跃起来。传递军情,弹压街面,这本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五城兵马司在动。府军左卫在宣武门进攻,虎贲卫在正阳门进攻,燕山卫、济州卫等等,都在调动,杀叛军。

    宫中还没有叛变的金吾卫、羽林卫余部开始试探性的攻击叛军所守卫的宫门。殿前侍卫司的将军,正在派人从北面的神武门出皇城,联络京营。

    大势,正在倾斜!

    …

    …

    承德距离京城约4oo里。锦衣卫的信使,快马加鞭,约一个时辰就可以将消息传递一次。承德的雍治天子在下半夜时受到京城中传来的消息,召集随驾的大学士,传旨平叛。

    约六七点时,距离京城4o里的昌平州,果勇营军营收到正式的圣旨,留在昌平州的果勇营费游击当即点将,兵往京城平叛。当显武营参将乐白在京城中“气吞万里如虎”时,果勇营的前锋堪堪抵达京城外城。此时已经是初十上午九点多。

    这才是雍治天子真正的后手。德胜门外的京营部队,他并不打算动用。他要给太子宁溥留一点“作恶”的时间,看一看某些人的面孔、嘴脸。

    这个时间,大约是半天。稍后,驻扎在昌平州五千果勇营就将进入京城平叛。宣武门、崇文门、朝阳门,他都已经安排好,留给了果勇营进入的大门。

    大军出行,绝对不是抱着一团行走,而是要张开游骑、哨探,遮掩大军。再分前后中军。各自不同的部队、兵种,不同的配置,所处的位置不同。4o里的路程,对于精锐步兵来说,就是半天的路程而已。

    费游击的哨探抵达京城后,接到显武营已经进京平叛的消息,大吃一惊,传令大军加前进,他则是带着1千骑兵先行。一个担心京城局势,一个是平叛的功劳,他不能让。

    崇文门外,贾府的南北货店铺后的小院中,几家家眷正聚在一起,说话的声音压的很低。状态,将将从瑟瑟抖中转过来。兵荒马乱的,他们大部分又都是女眷,如何不怕?

    好在刚刚店铺的掌柜来说,京营已经进城平叛。局势马上就可以稳下来。京营的战力,毋庸置疑。

    王仁咋咋忽忽的,在众亲眷面前吹着牛皮,他一路如何如何保护着大家。王府在京城中如何威风。薛蝌心里摇头,没说话,突然间,街道外响起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众人便都到临街的墙头去看。就见崇文门大街上,骏马疾驰,旌旗遮天,马队连绵不绝。有好事者在街道里喝彩,“好,好汉子,好男儿!”

    薛蝌小声叹道:“妹妹,看来今天晚上我们就可以到达荣国府。”

    说着话,身后挤出一个明艳的少女,容貌精致如画。肤白貌美。娇俏的道:“是啊!”

    果勇营杀气凛然的进入京城时,顺天府衙、两县县衙已经开始运作,贴出安民告示,逐步的恢复秩序。随着平叛的进行,德胜门、安定门的守军投诚。何大学士骑马自安定门进城,坐镇顺天府府衙,掌控京城大局。朝臣们正在不断的向顺天府衙汇聚。一位宰辅的号召力,非同小可。

    庞大的官僚机构开始运作起来了。

    …

    …

    四时坊,贾府。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的担忧依然在,贾环还没有传递回来消息,但局面正在逐渐的好转。居中善后的柳逸尘的工作相当得力。利用这一段平静的时间,改善了荣禧堂中内眷的处境。改善了向南大厅这边队伍的士气。

    然而,变故时常在突然之间生。

    向南大厅中,柳逸尘,张四水、贾琏、贾蓉几人正在吃着热气腾腾的早饭时,示警的锣声突然的敲响。乱军自荣国府的后门,北面的望月居攻入。

    汝阳侯府与荣国府就隔着一条荣国府北街,他对地形相当的熟悉。他的军队直接从荣国府北街,望月居攻入。他知道,这是贾环的住处。

    “嘭!”

    望月居的大门被打开,汝阳侯赵豫一脸冷酷的走进来,更甚于在王子腾府上纵兵烧杀抢掠时。他的后事已经安排好,还有何顾忌?

    他的笑容,有些残忍。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1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