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对与错,历史和现在

推荐阅读:如意小郎君王者风暴蒸汽时代的道士巫师亚伯前方有鬼苍天饶过谁都市无敌小仙医最牛锦衣卫重生美国做灵媒都市之主角大乱斗

    山坡、湖水,寒鸦。冷冽的水光粼粼。小山坡下,树林的绿色与湿地的枯黄交映。冬意凛然。

    烟雨楼中,雍治天子在精美的小厅中,看着玻璃窗外的风景。他心中还在权衡。书案上,放着三分情报。分别来自于:何朔、锦衣卫、果勇营。说的是同一件事。

    留守大臣何朔,在十月初九晚,也就是前天,太子称兵拒命时,匹马出京城,前往京营大营,说服京营出兵平叛。果勇营赶到时,大局已定。

    雍治天子的后手,几乎没有用。太子集团就被打的稀里哗啦。对此,三方的说法不同。

    何朔请罪,兼催促皇帝立即回京主持大局。锦衣卫客观的叙述了详细的经过,包括各大臣的反应,动向。并且提到元妃的弟弟贾环,为何大学士的马前卒。京营出兵,有部分兵力是救援贾府。

    果勇营则是指责显武营违抗圣旨,擅自出兵平叛,语气激烈主要是被抢功了。特别是参将乐白,万一他率显武营叛变呢?

    太监总管许彦从外面进来,小声提醒道:“陛下,刘、韩两位大学士来了。”

    雍治天子转过身来,“请他们进来吧!”

    许彦领命,转身去厅外,将觐见的大学士刘飞白、韩润,锦衣卫指挥使毛鲲,果勇营参将祈夏带至进精美、富丽堂皇的小厅中。然后,悄然的退到一旁。

    刘飞白、韩润几人参见天子,看过奏章后。文华殿大学士刘飞白深深的吸一口气,直言奏道:“陛下,何朔虽然擅自调动京营进城平叛,但他到底是一片忠心。堪称国之干城。古之名臣,莫过如此!”

    刘大学士,性情醇厚。以他的眼光,当然明白天子这次召对是什么意思,关键点在什么地方:何朔在没有圣旨的情况下,越职调动精锐的京营平叛。是功还是过?

    宰辅染指兵权,后果是什么?人主岂会没有忌讳?但,他对何朔的才能、政治操守还是很佩服的。何朔在中枢,是国家、百姓之福。这时,当然要为何朔说话。

    果勇营参将祈夏仗着是天子的亲信,加之麾下到手的平叛功劳被抢,对性子比较厚道的刘大学士并不大尊重,不以为然的道:“名臣不会连半日的功夫都等不了吧?陛下于全局早有安排。”

    韩大学士性情耿直,当即怒斥道:“祈参将还是闭嘴的好!不要因为功劳被抢,就胡乱说话。规矩重要还是人心重要?陛下留有圣旨不假,但早一些平叛不好?

    何朔对陛下忠心耿耿,有何过错?莫非坐在府中,就对得起陛下留他守京城之责?”

    锦衣卫指挥使毛鲲看着祈夏不爽的脸色,心里幸灾乐祸的笑着。祈夏仗着天子的宠信,都忘了自己几斤几两!一个武将,胆敢说大学士居心叵测?

    刘大学士对雍治天子行一礼,正色道:“陛下,昔日刘宋高祖武皇帝刘裕出征,屡屡留刘穆之总揽金陵全局。当年宋武帝北伐,若非刘穆之去世,历史恐怕又是另外一番模样。何朔是陛下的刘穆之。”

    当年刘穆之拿到岂止是兵权。那是汉相萧何的位置。但是,宋武帝能信任他,委任他留守后方,才能尽情的挥自己的军事才华,建立刘宋王朝。

    何朔作为留守大臣,在没有圣旨的情况下,主动维护雍治天子的正统,调兵平叛,这恰恰是一名优秀的留守大臣应该做的。名臣风姿,莫过于此。

    事情,有重要的,次要的之分。太子叛变,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维护当今天子的正统,而不是纠结于是否违反常例,越职权触碰兵权。他希望天子信任何朔。

    雍治天子微微的点点头,道:“明日,大军启程回京!刘卿,你负责安排此事。”

    天子结束召对,刘飞白、毛鲲,祈夏几人准备告退。韩润突然道:“臣请留对。”他看出来,天子心中对何大学士仍有疑虑。

    雍治天子诧异的看了韩润一眼,道:“可。”

    等一干大臣和太监都离开后,韩润作揖一礼,缓缓的道:“陛下忘了汉武帝的丞相刘屈氂、北军使者护军任安吗?”

    汉武帝的太子刘据起兵政变,得到了他的母亲,汉武帝的皇后,卫夫子的支持。当晚,留在京城本来应该主持长安大局的丞相刘屈氂却逃跑了,连丞相官印都丢了。汉武帝很生气:刘屈氂没有周公的风范。周公不是诛杀了管叔、蔡叔吗?

    一年之后,刘屈氂因罪腰斩。

    北军使者护军任安此人在历史上极其的有名,因为太史公司马迁的与任安书,掌握精锐的北军,虽然接受太子刘据的诏令,但按兵不动。

    看起来有功啊!但,结果是,汉武帝认为任安“坐观成败”,“怀诈,有不忠之心”,论罪腰斩。

    雍治天子若有所思的看了韩大学士一眼,道:“韩卿言之有理。”心中的顾忌去了七八分。但是,他还要当面与何朔谈一谈。看看何朔到底怎么想的!

    …

    …

    雍治天子于十月十二日自承德启程返回京城。

    京城中的各种消息不断的传来。令雍治天子在路途中对局面了如指掌。何大学士在文渊阁中办差,主持大局,京城安稳。就等着天子回京城处理善后的事宜。赏罚皇子、大臣、将士,是人主的权力!何大学士没有逾越。

    于此同时,初十上午,眼看着风头不对,谢大学士派了儿子出城向天子报信,试图表明他的立场。但是,谢大学士的儿子刚出东门,就给守在官道上的京营抓个正着,扣留下来。

    初冬的寒风吹过谢府中槐树的叶子时,谢大学士没能等来儿子的回信,坐在幽静的小阁中,独自一人,轻轻的叹了口气。

    …

    …

    梁王府外已经被京营围起来,如同隔绝的信息孤岛。但太子妃甄静儿于初十的晚上自杀的消息,还是传进府中。

    梁王妃甄舒儿在一场小雨的午后,看着檀木的方桌上的精美白瓷瓶,始终下不了姐姐那样的决心。

    泪流满面!

    甄府,已亡。

    此时,梁王还被扣在皇宫中,就在太子宁溥隔壁的房间中。

    …

    …

    德胜门外,京营的大营中,显武营和谢鲸等三位游击平叛的兵将已经回来。大营之中,到处都在讨论这次平叛的事情。论功,还是论过?但更多的是讨论京营的战力无双。

    小雨淅沥,显武营参将乐白和心腹下属胡游击两人在大营的一处房间中,看着雨。

    等待命运的审判,是焦灼的。

    …

    …

    秋叶胡同,王子腾府中,残垣断壁,满府破败。全府的人都在披麻带孝。死了太多的人。包括王承嗣的老婆。王子腾许多美貌小妾。

    王子腾没有去坐衙,而是在家中气的病卧在床,咬牙切齿的怒骂:“赵豫,你这个老匹夫欺人太甚!我誓灭你满门。”

    …

    …

    贾府之中,战争带来的创伤正在逐渐的平息。安葬死去的家丁,安置受伤的青壮,老弱妇孺,招募、购买新的奴仆,这些事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贾环亦从虚弱中恢复过来。

    贾府新增的喜事是:薛蝌、李婶、邢夫人兄嫂到来。带来了四位美丽、各具气质的少女:薛宝琴、邢岫烟、李纹、李绮。大观园中再次热闹起来。

    大观园正殿西面的缀锦阁中,贾环登高望远,看着一街之隔,空寂无人的汝阳侯府全部下狱,看向更远处的屋舍。心中思绪万千。他亦在等结果。

    冬日的阳光落下。

    楼内,两个美少女香菱、晴雯,悄然的等候着,看着贾环的背影。

    …

    …

    十月十五日,雍治天子返回京城。召何大学士入御书房问对。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2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