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贾探花的翰林路

推荐阅读:我真不是开玩笑三国之鬼神无双重生资本狂人信仰万岁魔门败类重生好莱坞之金牌制作人大国文娱游戏系统异界加载中无悔九二巫师纪元

    雍治十三年春的乙卯科会试舞弊案,贾环差点被干掉,政治生命终结。  背后是太子、礼部左侍郎彭仕鄂、汝阳侯的推手。谢大学士在其中并没有起到好的作用。

    谢大学士和被贾环“打掉”的前南京吏部尚书陈高郎是好友。

    谢大学士想了想,眼睛看了心腹刑部尚书华墨一眼。他并不希望贾环成为日后的宰辅,否则以贾环的心性,他之后,谢家日后几十年都难出头。

    同时,他也想测试下他在天子心中的地位。天子以何朔主持廷议,他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华墨动都没动。他不打算成为谢大学士的马前最。据说,王子腾家被攻破的当晚,王子腾前往谢府求救被拒绝。再者,谢大学士在朝堂上的颓势很明显了。

    谢旋心中大怒,转而目视另一名心腹,大理寺卿赵鸿云。

    赵鸿云微微点头,出列,向何朔拱手一礼,道:“何相,贾环有功,朝廷有目共睹。然而,他实在太年轻。下官以为,可加其为尚宝司司丞,并为天子导驾官。”

    武英殿中的文武大臣们,微微有些骚动,交头接耳,或者交换眼神。监察御史宇文锐喝道:“肃静。”

    关于赵廷尉的提议,内中蕴含玄机。尚宝司司丞为正六品,贾环官升一级,酬功即可。玄机在后一句话。可谓,杀机四伏。

    常朝或者大朝会上,天子身边跟着的,文臣是翰林词臣,武臣是锦衣卫。还有一种人,鸿胪寺尚宝司出两个人,捧着宝玺为前导的导驾官。

    都知道雍治天子不大喜欢贾环,还提议将贾环放到天子的眼皮子底下,这提议,满满的都是恶意。

    大学士韩润有点看不过眼,他还是很赞赏这个少年,有勇有谋啊,假以时日,必定是国朝的名臣。说道:“一个正六品的虚衔,如何酬其功?本官以为,可升迁詹事府右中允。”

    詹事府右中允,官职正六品。太子造反,东宫随后必然空悬。翰林词臣,向来有将詹事府的官职作为升迁的传统、惯例。韩大学士这个建议,水平是很高的。

    接着,几名大臣附和韩大学士的说法。大理寺卿赵鸿云的观点自然是被抛弃。

    谢大学士开口撑自己的心腹,道:“贾环年幼,不可骤然拔擢高位。何高远,你以为如何?”

    领班军机大臣开口,表看法的朝臣都停下来,心里掂量一下。谢大学士的份量还是很重的。

    何大学士冷哼一声,强硬的道:“在下以为谢相的建议不妥。以贾环之功,可升翰林院侍讲正六品。”

    “啊…”

    何大学士话音一落,武英殿中顿时一片哗然。惊讶赞叹之声不绝。毫无疑问,何大学士在栽培贾环,而且是着重栽培。这是很纯正的翰林词臣升迁路线。

    翰林修撰从六品,任满九年升翰林侍讲。贾环今年才进的翰林院,如今有可能一步跨越。几个月走完,别人九年的仕途。这不是栽培,是什么?

    翰林侍讲,升翰林侍读。再跨越一个大台阶,任满九年升翰林侍讲学士。即可成为朝堂上的中坚力量。要知道,侍讲学士、侍读学士,通常会谋求兼任六部侍郎。

    到了六部侍郎,就可以说是高官。而且,一般而言,没有人会满九年再升迁。明朝辅李东阳很苦逼的熬满了九年,他担任翰林侍讲学士时36岁。

    不要以为六部侍郎,还得升尚书,再升大学士。有这种想法,图样图森破。当年,李前辈在弘治八年,以礼部右侍郎、侍读学士入直文渊阁,预机务。进入内阁,成为阁臣、宰辅。大学士的官衔,可以日后再加。

    贾环呢?升到侍讲学士,最多最多二十四五岁。甚至还有可能更早。那么,结论是什么?令人赞叹啊!在这个年纪,贾环就具备进入军机处的资格。当然不那么快。但国朝极有可能会诞生一位不到四十岁左右的宰相。

    其执掌中枢的时间,可能会长达三十年!

    何大学士要为贾环奠定这关键的一步,夯实贾环的仕途基础。令其在仕途上,压无可压,如同旭日东升。再者,他不愿意贾环卷入夺嫡之争。这个时候,尽量避免担任东宫的官职。

    何大学士怼完谢大学士,冷声道:“下一个议题。”

    何朔态度不好,谢旋极其的不满,他与何朔的关系不大好,冷笑道:“本官自会上书天子。告辞。”

    谢旋甩着袖子出了武英殿。

    武英殿中,寂然无声。揆脾气,还是很有气势的。等谢旋的身影消失在武英殿门口,何大学士淡淡的道:“继续。”

    …

    …

    朝廷内外,基本没什么秘密可言。武英殿议事结束之后,殿中谢、何两位大学士争执的一幕就传遍朝廷内外。

    处理结果,何大学士以奏章的形势上报给天子。

    看问题的角度各有不同,关注的信息自然不同。有人关注,谢、何两位大学士的争斗。谁才是朝臣之、第一军机大臣?

    有的人则是关注争论的焦点:贾环。若是贾环升任翰林侍讲,立即将前程无量。

    十一月初二,雪融之后,天气渐渐的暖和了几日。正阳门后的棋盘街中,人流密集。中午时分,贾环安步当车的从翰林院出来,准备回家吃饭。顺便下午早退。宝姐姐、林妹妹等着的。今天是海棠社起社的日子。

    自贾环在城西设立祭田,灵堂,供奉为贾府死去的奴仆,供养这一战的老弱妇孺,伤残病人,贾府上下的凝聚力大幅提高。十月底,贾环带着贾蓉、贾琏等人亲自去灵堂中上了香,赢得府中无数的人心。以这种情况而言,大约贾政学政任满回来后,贾府还是贾环说了算。

    而两府内的气氛,终于在大半月后,逐渐的平复。死者长已矣,生者自苟活。时间,冲淡着人们内心的伤痕。大雪过后,大观园中,梅花盛开。

    长随钱槐,胡小四两人跟着贾环,在街道边顺着人流往贾府内走。贾环的四名长随,在贾府一战之中,死的就剩钱槐、胡小四。一个机灵,一个粗壮,孔武有力。

    这时,身后传来呼喊声,“贾兄,贾兄,请留步。”却是贾环在翰林院的同僚周慎行,并几个同年一起过来。

    周慎行拱手一礼,一边走,一边笑着道:“子玉,上回我邀请你去荆园参加文会,给你拒绝。这次可不行。

    西域传来消息,大军平定西域,楚王殿下召集文会,为皇周赫赫武功而贺。子玉在前不久的动乱中,有勇有谋,于兵事熟悉,岂无佳作?我等今晚,共赏之。”

    周慎行说了一大堆,贾环心里翻个白眼:周同学,我和你,和楚王很熟吗?

    太子宁溥、梁王在宫中“畏罪自杀”。消息已经传出来。接下来,必然是晋王和楚王的夺嫡之争。他没有兴趣参与。夺嫡,收益高,风险同样极高。贾府现在的态势,足保富贵。

    他吃饱了撑着,参与夺嫡?

    贾环拒绝道:“谢玉绳兄厚爱,在下今天还有事。”说着,对一众同年拱拱手,带着长随,告辞离开。

    看着贾环的背影,一名同来邀请贾环的同年忍不住讥讽道:“哼,还没成为侍讲呢,就这样傲气起来?”

    周慎行“大度”的笑着摇摇头,道:“走吧!”他还得去回楚王。

    …

    …

    夜色琉璃。顺亲王府中一处院落中,正厅里,来自教坊司的名妓们载歌载舞。

    晋王和顺亲王分席而坐,欣赏着美人歌舞。酒入酣处。顺亲王挥手让名妓们都退下去。

    晋王宁湃,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容貌英俊,一身土褐色的精美便服,器宇轩昂。拿着樽状的银质酒杯,笑着道:“王叔,你得考虑和贾府改善关系了啊!”

    顺亲王老狐狸般的笑一笑,举杯和晋王共饮,道:“贤侄可是听到什么风声?”

    宁湃点点头,压低声音道:“据宫中的消息,我父皇很有可能同意贾环升任翰林院侍讲。”

    顺亲王微怔,皱眉道:“那怎么可能?贾环现在多大?就这么升上去,日后必定是权相一流的人物。圣上岂会不考虑?”

    宁湃微微一笑,道:“谢旋的表现太糟糕啊!坐观成败,其罪当斩啊!”

    顺亲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

    …

    在皇子争相准备“拉拢”贾环的背景下,贾环的地位水涨船高。十一月初,关于太子叛乱的各种处罚结果都出来了。

    其中的一个焦点:京营参将乐白,谢鲸等人从京营除名,贬西南。各自品级不变。作为对京营诸将抗旨的处罚。从京营贬到地方,而且品级不变,这无疑是贬谪。

    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当前西南,朝廷正在对外用兵。如此强将,到西南岂会没有立功的机会?立功之后,天子还会用他们的。

    而众人所关注的贾环的官职,却是被天子留中不。一时间,风头有所变化。据说,天子更倾向于谢大学士的意见。加一个正六品的虚衔给贾环。

    为此,十一月十日,顺亲王再请晋王吃酒,席间大笑,“贤侄,如何?”

    晋王苦笑着摇头,“圣心难测。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

    …

    冬季的西苑,更显得寂寥。一排排杉木,排列在远端湖边。

    雍治天子在小亭之中喝着茶,少顷,许彦带着吴王觐见。

    吴王在天子叛乱中,表现的很忠心。比顺亲王强得多。这些情况,锦衣卫自是都报告给天子。吴王再次恢复内务府总管的职位。重新被天子信任。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3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