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大鹏一日同风起

推荐阅读:贴身战龙欢迎加入作死小队都市之无上医神重生为老太太养狐为妃反派逆袭成攻[综]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龙破九天诀要塞之贼主天下

    中午,贾环在棋盘街的云宾楼请魏翰林吃饭。棋盘街与崇文门外、灯市口等处,并称为京城的闹市,人流密集。棋盘街这里,不远就是六部等衙门。想不繁华都难。官员经济,自古有之。

    棋盘街这里的铺户号称有数千家。繁盛异常。云宾楼便是棋盘街最好的酒楼。正所谓: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

    钱槐早早的在西面的阁楼中订了位置。贾环和魏翰林先后抵达,在引客的店小二的带领下抵阁楼二楼的房间中。

    魏翰林还是老样子,说话很不大中听,在八仙桌边落座,道:“你府上还欠着天子五十万两银子吧?我听闻你都在卖地,怎可如此奢华浪费?”

    贾环一阵无语,道:“请魏先生吃顿酒的银子,我还是有的。”贾赦在平安州参与走私贸易,天子罚银五十万两,这是归内务府、天子内帑的银子。吴王前两天就派人通知他,同时下帖子说要府上拜会他,请他做吴王世子的老师。

    贾府缺不缺银子呢?缺。五十万两的缺口,确实非常大。贾环脑子没进水,当然不会像甄家那样拖欠天子的银子。太子叛乱结束后,他就派人去乌家庄处理卖地之事。同时,变卖贾赦的收藏、家私,筹集银子。京城之中,稍微留意下贾府的动态的人就知道贾府正在变卖资产。

    所以,别看魏翰林说话不中听,实际上,对贾环还是很关注的。毕竟,他是贾环会试的房师。算是师生关系。

    少顷,店小二上了酒菜。

    魏翰林和贾环吃了几杯酒,到底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打开话匣子,告诫道:“子玉,你别高兴的太早了。嘿,十三岁的正六品翰林侍讲。不足四十岁就可以成为宰辅。你觉得可能吗?

    天子此次偏向于何新泰的意见,原因在于天子对谢福清不满。天子一定会找机会压你。你近几年最好低调一些。犯了人主的忌讳。这不是好事。”

    这是第二个人给他说,要如履薄冰,小心慎微。

    贾环嘴角泛起一缕苦笑,这算是推心置腹吧?给锦衣卫听着,报你一个“揣测上意”,不死也要脱成皮。同时有些惊讶。魏翰林的官场觉悟,比方宗师高。

    贾环起身给魏翰林斟酒,道:“谢先生提醒。”

    其实,他早就有预感。怎么可能如此顺心如意的拿到一个正六品翰林侍讲?

    方宗师是叫他低调,淡出别人的视线。魏翰林更进一步,说要提防天子打压。实际上,贾环心里的看法是:天子只怕已经出手。这才符合雍治天子的性情。

    所以,贾环现在根本就不是什么低调不低调的问题。他只需要等着雍治天子“出招”、等待结果就可以。这确实非常令人无奈。就像游戏里面打boss爆出的宝物,某些属性逆天,却总有些缺陷。

    当然,他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多半会给雍治天子派个闲差,消磨青春、光阴。

    …

    …

    从云宾楼出来,贾环回到贾府,刚回望月居后院。鸳鸯已经等候多时。晴雯陪着鸳鸯在闲聊。望月居那日遭到汝阳侯的乱兵,在冬日里显得有些破败。

    鸳鸯一身青色的棉袄,系着白绉绸汗巾儿,身姿高挑,越显得胸挺腰细。二十岁的鸳鸯,已经是俏丽明媚的女孩子。见贾环进来,她脸上露出自内心的欢快笑容,笑吟吟的起身,眼眸看着贾环,道:“三爷,贵妃打陈太监来给你送升官贺喜之礼。老太太等着你去呢。”

    贾环微笑着点头,“嗯。我换身衣服就去。刚在外面吃了酒。鸳鸯姐姐稍等。”

    他当然能感受到鸳鸯的亲近之意。这是因为贾赦的缘故。贾大老爷,如今已经下狱,想要强娶金鸳鸯,那是做梦了。给美丽的女孩子亲近,当然是让人舒服的事情。

    鸳鸯笑着点头。

    贾环洗过热水澡,换了身便服,到贾府西路的贾母上房处见贾母,阖府的女眷都在。包括新来的薛宝琴、邢岫烟、李纹、李绮四人。贾环领了贾元春的赏赐:一斤的明前西湖龙井,一套正品的汝窑茶壶,一件精美的白色貂裘斗篷,款式新颖、金锭一对。

    对元妃兴致勃勃的赏赐,贾环心中报以苦笑。大约,雍治天子没和贾元春说吧。她弟弟的这个翰林侍讲,可没有兼职日讲官,或者修书升官的机会。

    陪着贾母、王夫人等贾府的内眷们说了一会话,贾母就笑,道:“你去和宝丫头她们说笑罢。你在这里,我们也不自在。”贾环向来是不搞“母慈子孝”的名堂,也不会陪着贾母说笑。他到贾母面前来,多半都是有事。

    而贾环在贾府内权威日盛。他不说笑,贾母等内眷,难以忽视他的存在。所以,贾母笑着说要贾环出玩笑。这倒不是疏远。贾母对贾政也是这么说的。

    贾环笑着点头,辞别出了贾母上房处。在庭院外的甬道上,和宝钗、黛玉、探春等人道别。他并没有陪金钗们去大观园里小坐,而是回到贾府的前院。

    略等片刻,吴王便到了。时间自是早在帖子中约好。贾府开中门迎接。贾环在荣禧堂中,招待前来拜访的吴王。贾蓉、贾蔷两人做陪客。贾琏还在处理贾赦的资产事宜。

    叙茶、寒暄几句后,吴王令众人都退出去,和贾环单独密谈。吴王将近四十岁,穿着水蓝色的蟒袍,更显得气度不凡。温和的笑一笑,看门见山的道:“贾探花,天子转我转述,令你担任小犬之师。本王今日特来相邀。”

    贾环微微怔住。随即,回过神来,原来雍治天子的后手在这里。

    之前,吴王专程前来邀请过他作为吴王世子宁澄的老师,据说是雍治天子推荐的。他拒绝了。因为,当时,吴王对太子的立场不明,他不想卷入。

    另外,成为一个亲王世子的老师,并没有什么前途。最出名的是汉朝早死的梁怀王太傅贾谊。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贾环当时也恶意的揣测过,雍治皇帝心中怕是很希望他如同贾谊般,英年早逝。

    果然还是来了啊!一个非常清闲的职位。要知道翰林侍讲,通常是要做太子,或者天子的老师。他却被天子安排去做吴王世子的老师。很恶意啊!几乎让他的政治前途,看不到光亮。

    贾环的心情并没有太大的波动。雍治皇帝在点他为探花时,不是一样想压着他,让他跟着方宗师去修书。结果呢?七年的修书时间,对他而言,反倒成了一个绝佳的晋升平台。

    升官的机会啊,不是皇帝给的,而是自己去刷的。不过,短期内,他这个翰林侍讲,怕是没什么作用。从炙手可热,变成冷灶。搞不好,他的词臣之路,就此到顶。

    贾环“表演”着轻叹一口气,以一种不确定,不甘心的语气问道:“这是圣上的意思?”吴王是雍治天子的眼睛,他此时的表现,必将全部反馈给雍治天子。他不能表现的毫不在乎。你要表现的让天子“爽”到啊。否则,结果不问可知。

    吴王笑着点头,道:“本王还不敢胆大到假传口谕。”说着,又笑道:“本王确实是诚心想请贾先生教授小犬。特备薄礼一份,望贾先生笑纳。万勿推辞。”说着,从袖袋中拿出一纸文书,递给贾环。

    天子的想法是一回事,他的想法是另外一回事。

    贾环接过来看了看,微微一惊。这是一张地契。对应的就是荣国府北街汝阳侯的住宅。贾环惊诧的看向吴王。吴王微笑着点头,给了贾环一个确定的答复。

    这张契约,是晋商们“孝敬”给他的。平安州走私贸易事。荣国府、平安州知州、节度使章时、京中四大皇商朱家被卷入。晋商们希望废弃平安州的通商口岸的地位,仅留张家口作为与草原蛮族的通商口岸吃独食。

    这张房契收到,他自然是认可晋商们的想法。但,他才不会和天子提。晋商自会安排官员上书,若是天子问他,他会支持晋商们的意见。现在转送给贾环,作为拜师之礼。

    据说汝阳侯,欠着晋商大笔的银子。而汝阳侯被杀后,这地契自是归了晋商。虽说,晋商并没有废多少银子、力气,但这不并是意味着这座府邸不值钱。

    恰恰相反,一座占地近一百五十亩一个半荣国府大位于内城中的府邸的价值,按照市价,至少是价值2万两。

    如果没有直观的感受,请参考北京二环以内地段级豪华大别墅的价值。

    这张地契倒是一个意外之喜。望月居残破,还没修缮,而且地方较小,将来住不下。贾环正有换宅子的想法。吴王这份礼,送的很及时。想了想,道:“我最近要处理府里的事情,约莫冬至后,去王府一趟,和世子见见面,正式的授课,要等到来年后。”

    吴王笑着点头,起身向贾环拱手一礼,道:“如此就拜托贾先生了。”这做派,尊师重道。

    虽然是被天子“流放”到吴王府,贾环倒是难得对吴王升起些好感来。

    …

    …

    贾环贾探花为吴王世子师的消息,在极短的时间就传遍京城。那些准备和贾府联络感情的人们,又不约而同的收了“善意”。亲王世子的老师,政治前途基本等同于完蛋。贾环瞬间从政坛新星,变成了冷灶。

    十一月十九日夜,教坊司胡同某处,顺亲王宴请晋王赴宴,席间,笑道:“贤侄,这又如何?”

    他前些天,刚被贾环擢升翰林侍讲打脸,给晋王笑了一回。但今天就传出贾环为吴王世子师的消息,他当即就约了晋王出来吃酒。

    天子偏向何朔是真的。天子要压贾环同样是真的。

    晋王笑着摇头,“王叔,难道贾环会一辈子都做吴王世子的老师不成?吴王可是我父皇身边的红人。比你还红。你还是尽快改善和贾府的关系吧!”

    顺亲王愣了下。他和贾府的恩怨由来已久,就这样去改善?他脸往哪里搁?现在明摆着贾环没什么前途嘛!他很不愿意。

    …

    …

    十一月二十四日傍晚,何大学士与户部尚书卫弘在公房中议事甚晚。谈的还不错。傍晚在棋盘街的酒楼云宾楼中小酌。

    卫尚书,很有他的风格、魅力。被朝廷上下视为能臣。何大学士对他印象很不错。

    酒楼东楼的包间中,几道精致的小菜陈列,美酒一壶。颇为轻松、惬意。

    何朔道:“子衡,西域战事已经平定。驻守大军的用度,有各国供奉。朝廷在这一块的支出将会变小。户部要尽管组织人手,重开丝路,为国家增加税源。”

    卫弘时年五十九岁,在高官中算是年轻的,抿着酒,建议道:“何相,如今丝路多走海路,恐怕难以恢复汉唐时。国家的税收,可以考虑如南宋,增收商税。”

    何朔点点头,道:“这是正理。但阻力会很大。不过,西域那边的通商,亦要抓紧。再少,于国家亦是有所裨益。”国朝的商税如明朝,定的很低。要加税,背后的利益集团不会同意。

    “嗯。”卫弘先答应,再笑道:“说起阻力,我倒是想向何相推荐一个人:贾子玉。他必定可以解决这个难题。当日在金陵,我目睹他是如何操控舆论。满朝言官加起来,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就是卫弘的高明之处。他知道何朔很看重贾环,着重栽培。只是给天子闪了一会。否则,必定会调贾环入值军机处,熟悉中枢事务。提贾环,很快就拉近了他和何大学士的距离。同时,他和刘大学士亦是好友。

    何朔莞尔一笑,点点头。忽而道:“大鹏一日同风起!子衡以为然否?”

    卫弘抚掌一笑,举杯道:“此句当浮一大白。”

    何朔闻言大笑。

    诗仙李太白有诗曰:大鹏一日同风起,抟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豪迈异常。大鹏只要扶摇而起,就算风停了,一样能激起沧溟中的水。

    贾环只要升为正六品的翰林侍讲,就是抟摇直上的鲲鹏。压无可压。翰林侍讲,就算是只能教授吴王世子,他还是翰林。这个基础太夯实、牢固。天子压不住的。卫弘赞同何大学士的观点。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