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微波徐徐,贾府愁银

推荐阅读:亡灵的黑暗旅途神秘老公,太磨人江湖剑客情征途贴身战龙欢迎加入作死小队都市之无上医神重生为老太太养狐为妃

    陈设华丽的房间中散着药香。太监、宫女们寂静无声的进出。

    吴王坐在绣墩上,给半倚在床榻上的雍治天子说起他前些天去贾环府上邀请贾环担任世子之师的情况。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雍治天子伤风感冒还没有完全好,到今天才接见吴王。这时,喝了口药,沉吟着道:“这么说,他有些不心甘情愿?”

    吴王点头,笑道:“陛下金口玉言,贾先生即便不愿意,也不敢拒绝啊。”他心里对贾环有一些歉意,毕竟他知道贾环不大愿意。同时,有一点期待,希望贾环能够将他顽劣的儿子给教好。

    雍治天子笑了笑,神态轻松,“嗯。”

    这时,太监总管许彦进来,低头小声道:“陛下,太上皇吃过药了。”他刚宁寿宫回来。太上皇最近生病了。

    雍治天子点点头,和吴王闲聊起其他的事情来。

    …

    …

    十一月底,因贾环升任翰林侍讲所带来的眼球效应在他担任吴王世子师后逐步的消退。

    整个京城还沉浸在太子叛乱带来的后续余波中。暴风雨后,狼藉、清静的场景。最直观的体现是朝廷人事上的变动。何大学士主持着中枢事务。惩罚、奖赏、杀戮官员,这些变动,都渗透在京城百姓的生活中。

    城北郊的一处坟头。一名中年文士正在坟头给死者敬酒,泪如雨下。墓碑上的文字,彰显着死者的身份:太子太师,大儒傅伯龙。

    祭拜傅伯龙的,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即将离开京城去河南布政司上任的右参政从三品彭世俊。时年三十八岁。一颗耀眼的官场新星。

    …

    …

    京杭大运河上,船只密集。运河中一艘普通的中等客船上,两名士子在船头吹着寒风。

    “子恒兄,你估计我们还有多久到京师?”胖胖的士子问道。

    国字脸的士子答道:“开之,不远了。我们明日就可以到通州。”到通州,进京城就快了。

    说话的正是自黄州府北上而来的韩谨、萧梦祯。太子死了。他们还是决定来京城。萧梦祯要来参加雍治十四年春的会试。而韩秀才想要学一学尹太守,挑选皇子,达成他的政治理想。

    …

    …

    于此同时,自陕西、河南、河北联通京师的官道上,一支马队正在前行。官道上,行人退避。因为这支马队上竖着钦差的旗号。

    马队正中,是一辆精美的马车。四十多岁的俊美男子感叹看着官道两旁的景色,“终于快到了。”

    正是,出使西域数月的龙江先生。西域平定,他作为使者的使命已经完成,带着详细的战报、报功文书,返回京师。谁都知道,宁儒是天子面前的红人。

    …

    …

    寒风呼啸,腊月已至。

    位于内城东的晋商会馆门口,人流稀少。会馆兼顾着住宿、吃饭、同乡联谊、信息交换等功能。往日繁华异常。晋商票号,徽商盐商,皇商,广州行商海商,并称天下。然而,如今已是腊月,行商们都纷纷返家,准备过年。

    晋商会馆内最好的东小院中,以日升昌为的几家山西票号的掌柜们坐到一起商谈。

    一个月前,日升昌、蔚泰厚、协和信、百川通四家票号就聚在一起商议过,决定接受贾府以蜂窝煤生意抵押三万两银子。利息按市价计算。今日,晋商票号中以日升昌为九家票号的大掌柜们再次聚集,商量着是否对贾府贷款的事宜。

    贾府的琏二爷,已经出面和日升昌票号谈过一次。贾府要出五十万赎银的事情,京城里的商人,人人尽知。

    小院中布置的雅致,十分暖和。九家票号的大掌柜们坐了两座。伙计们都在外头候着。

    日升昌的刘掌柜先说话,“呵呵,想必诸位已经听到风声。贾府打算向我们借银子。大家都说说自己的看法。”

    一名掌柜笑道:“借银子没问题啊。关键是他府上要借多少?”这话尽显晋商票号的财大气粗。而已经和天子、吴王搭上线的晋商们,确实一时风头无两。

    一众票号的掌柜都笑起来。

    刘掌柜等大家伙儿都笑完,竖起五个手指,笑容满面的道:“贾府准备借五十万两银子,以他们府上在黑山村的八个大庄子做抵押。那八个庄子一年的地租是2万两银子。诸位以为如何?”

    五十万两的数目令众掌柜都收起笑容,毫无疑问,这是一笔大生意。

    有人沉吟了一会,笑道:“说起这个,在下倒是想起件事来。听说,汝阳侯的那栋祖传的宅子,给吴王殿下送给了贾府的贾探花。贾探花不缺银子修缮么?”

    这是赞同借款,并且还想多借的意思。

    刘掌柜笑一笑,喝口茶,看看众人。五十万两数额太大,日升昌一家吃不下,且要平摊风险。

    百川通的马掌柜敲了敲旱烟杆子,道:“刘掌柜,那些地固然是好的。但是并不值这个价。还要贾府加些抵押物,才好降低风险。”

    这话说的协和信、协同庆几家票号的掌柜连连点头。

    晋商们的讨论到下午,总算确定下来,一个大体的方阵:可以同意贾府的借款要求,但要贾府提供相应价值的实物、资产作为抵押担保。

    傍晚时分,日升昌的刘大掌柜带着晋商票号掌柜们的意见,到贾府去拜访贾琏。商谈此事。

    …

    …

    京城里,巨大的政治风暴后,是一片平静。胜负已分。贾环去礼部领了翰林院侍讲的告身、官袍之后,便一直在家中。处理着贾府清偿欠款的事宜。

    贾府除了要缴纳雍治天子的5o万两罚银,还有约1万5千两的抚恤银子。缺口额度很大。

    腊月初五的傍晚,贾环在到潇湘馆中找黛玉说话。此时,美丽的大观园沐浴在淡淡的夜幕之中。贾府之中已经是炊烟袅袅。

    前些时候,凤姐在贾母面前提了一句,恐寒冬腊月吹坏了黛玉、宝玉等人,在大观园中,另设一处厨房。规格比照公中的小厨房。贾环同意设立。只是重申了杜绝食物浪费的规矩。

    幽雅的潇湘馆中,风吹千竿竹摇。贾环拥着黛玉在窗口说话。他给黛玉的客厅里换了一块明亮的玻璃窗。可以欣赏院中美景,亦不怕寒风吹进来。

    室内暖和,黛玉穿着一件水青色的薄袄,依偎在贾环怀里,细声道:“环哥,你什么时候去给吴王世子当老师?”

    贾环微笑着用手指轻卷着黛玉的丝,道:“我对此事不热衷,明日过去应付一下就回来。哦,袭人的母亲病重?”他刚听紫鹃说的。她哥哥花自芳将袭人接回去住几日。

    黛玉道:“嗯。凤嫂子帮我安排的很妥帖。”

    贾环点头,笑道:“凤嫂子最近日子不大安生。”语气有些嘲笑的意思。凤姐爱财啊。贾琏找她要银子,岂不是要了她的命。据晴雯听鸳鸯说,她和贾琏吵了好几回。

    贾府当前很缺银子。但是,要注意一点,贾府的五十万两罚银,先用贾赦历年的积蓄、资产去抵。再就是贾琏要出一部分。再是贾府公中。然后,贾母、王夫人出一些,最后才是贾环掌总。

    黛玉掩嘴噗嗤一笑,明眸流波,妩媚无端,微嗔道:“环哥,我怎么感觉你在幸灾乐祸?噢,环哥,你最近为筹银子愁?我父亲不是给我留了1oo万两白银吗?我给你用。”

    贾环这些天一直在家里。黛玉得空了,便去望月居看贾环。几次去,都听如意、香菱说:贾环在前面处理卖东西筹银子的事。她有些心疼。不想他为这些事为难。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3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