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雍治十四年春

推荐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舌尖上的江湖都市最强帝君穿越者的地球攻略计划巫师再临

    第五百五十三章 雍治十四年春

    元宵佳节过后,京城浓郁的年味慢慢的消散。 朝廷衙门、学校、商铺、酒楼、茶馆、旅店陆续的开业。街肆渐渐的繁华起来。三五成群的士子,操着来自全国的口音,在京城随处可见。

    一月下旬,礼部发昭告天下,丙辰科礼部会试定于二月二十一日。参加考试的举人、贡生们在这个时间点,约三千多人,已经全部抵达京师。准备参加考试。

    因年前皇周大军平定西域,威压西域诸国。朝廷重开丝路。京城之来自西域的货物亦是逐渐的多起来。朝贡、觐见天子的小邦增多。小国使节们穿着装异服行走在正阳门大街,瞻仰着天-朝国巍峨、繁华、强盛的帝都。

    自汉唐以来,屹立于东方的华夏王朝,时隔近千年,再一次的征服西域诸国。宋、明未得西域。蒙元非我族类。华夏明的光辉,重新照射在天山南北广袤的土地、河流。

    子曰:夷狄入国,则国之。国入夷狄,则夷狄之。

    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故称华夏。

    一月下旬,有胡儿于南城崇门外闹市拔刀伤人。为乌孙国王子侍卫。大学士何朔令南城兵马司缉捕,连坐二十余人,尽斩于西市。遣使问罪乌孙国王。

    煌煌国之民,有罪,有司问之,岂能见辱于胡儿?吾辈之刀剑不利乎?吾朝之枪炮不利乎?

    西市是周朝杀人行刑的地点,伪清的菜市口与之类似。当日,京城百姓齐聚西市,拍手叫好。自此,京并全国各地,胡使、胡儿悉守大周律、从汉俗,不敢再仗着个人的武力,嚣张跋扈。

    何大学士的执政风格,展露无疑。

    隶属于翰林院的学周刊翰苑话报道出来后,士林一片叫好、赞誉之声。在贾环的主持之下翰苑话已经由半月刊改为周刊。

    皇周定鼎原,混一宇内,超三代而轶汉唐。际天极地,网不臣妾。外邦番王之不恭者,生擒之;蛮寇之侵掠者,剿灭之。这才是大国应有的风范!

    朝廷重开陆丝路,丝绸、茶叶等货物自长安出发,经由南北三线,于张掖、酒泉、瓜州汇聚于敦煌,出西域。如今海贸繁华,基本都汇聚在广州。广州行商,富可敌国。但,海贸亦有到不了的地方,以及季节性。陆丝路,也有相当的利润。

    京师并非陆丝路、海丝路的心。不可能如同唐时的长安那般繁华。但,它是政治心。在皇周对外征战获得一系列的胜利时,不少人,慕名而来。或者,有事而来。约三百万人口的京城展示着她的活力、魅力。

    雍治十四年的春天,在一场带着料峭春寒的小雨,悄然到来。

    京城西,妙峰山下,被誉为京西明珠的东庄镇浸润在小雨。镇,车来人往,繁盛异常。会试将近,以教育产业闻名北地的东庄镇与士子交流频繁。

    另外,天子对吴王很信重。而吴王是妙峰山潭拓寺主持智尘大师的好友。吴王妃信佛。吴王时时的带着家眷、子女来潭拓寺。京城有些人慕名与智尘大师结交。

    潭拓寺的香火很甚,寺院在近年来修缮的更加金碧辉煌。佛要用金装。

    享誉天下的闻道书院坐落于山脚下。凄凄小雨,洒落在树林,院落、小亭。相于镇的热闹,学院很是幽静。这主要得益于控制东庄镇行政、商业大权的咸亨商行对镇子的规划。闻道书院周边都是居民区。镇心距离书院有几里路的距离。

    旧校区里教授童生的一处学堂,一名秀逸的少年坐立不安,翻着书院讲义,眼神呆滞,心不在焉。

    少年约十一二岁,容貌秀气,穿着精美的白色长衫,腰间系着丝绸材料的汗巾,挂着玉佩。扇袋里装着乌檀木的名贵折扇。一看知道是名门贵族出身。

    闻道书院已经不再是十几年前由山长张安博个人出资建立书院。在雍治九年的水灾重建后,随着咸亨商行的成立,每年有大量的资金流入书院。

    再加第二任院长叶鸿云锐意改革,采纳贾环的诸多建议。此时的闻道书院已经是全国顶级的书院。设有藏书楼,印书局,操场,食堂等处。类似于现代大学的配置。

    又设教授、讲师等等级,配备住宅,发放薪酬。京城大小的学院数十家,很大一部分优秀的老师,都转投闻道书院。其不乏拥有进士功名者。

    书院又在经义外,设有算术、刑名、钱粮、钱粮、管理、经商、工科等课程。若是无意于科举,可转修这些课程。亦可选修。毕业后,有的进入咸亨商行。里面需要大量的人才。有的给老师的官场朋友们当幕僚。有的,去其他商行谋生。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全国的官办县学、州学、府学,私立的学院闻道书院是佼佼者,在教授童生、秀才这个级别的学问,独领风骚。

    所以,不乏权贵子弟入学读。像秀逸少年这样的学子,还有很多很多。

    闻道书院招收学生,有多种渠道。大致,分两种。权贵子弟,可以缴纳500两银子,入学读。其余,以资质论。有招生考试。学校设有奖学金。

    书院校风严谨,以章、考试成绩论英雄。类似于现代的公立小学合体。

    课桌旁,少年的朋友写了一张纸条过来,问道:“贾兰,你怎么啦?过两天可要县试了。”

    雍治十四年春,在礼部会试决出天下魁的同时,天下各州县同时在举行童生试三关的第一关:县试。

    现在还留在闻道书院里读书的童子,基本都是宛平、大兴两县的考生。路途较远的,已经各自回县。贾府地处京城内城西,属于宛平县。县试定于二月十二日。

    贾兰想了想,在纸提笔,回答道:“我娘今日来东庄镇。”

    十一月,太子政变。贾府遭受大难。幸得环叔调兵回来撑过去。他很担心他娘亲。他回府小住了几日,又给他娘打发来书院读书。他知道他娘:望子成龙!

    春节时,以如今贾府权势之盛,门前宾客如云,外加世交好友的来往、年酒、唱戏,府太过于热闹。他在府里只住了五天,回到书院读书。此时,他有些想念母亲。

    慈母手线,游子身衣。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

    …

    小雨飘零。

    闻道书院新小区内的教授院落区,院长叶鸿云的住处。敞轩,汇聚着数名士子:公孙亮、罗向阳、庞泽、乔如松、卫阳、许英朗、姚纬、纪鸣。谈笑甚欢。

    来自书生食府的美酒佳肴,陈列在案几前。小雨落在栏杆、石板处,欢乐的汇成小溪,流走。

    今日众人聚会,主要是贾环来信给叶先生:问诸位同学,何时出发至京城参加丙辰科会试。他安排食宿。另有书信给诸位同学。

    雍治十三年,天子以太皇七十寿辰开恩科。当时,闻道书院只有贾环、公孙亮、罗向阳三人参加,全部取。

    贾环以一句“匹夫可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破题,夺取会元,殿试探花,现为翰林侍讲。公孙亮弃官,回书院治学,他的志趣不在仕途。罗向阳立誓非三鼎甲不入仕途,在书院教书,攻读。

    雍治十三年,同样是乡试年。八月,庞泽,乔如松,许英朗,卫阳等多人参加乡试。只有许英朗一人通过北直隶乡试。其余几人,两试不,科场蹉跎。

    因而,今年的会试,只有去年六月来京城参加贾环的婚礼留下来的纪鸣纪德信、罗向阳、许英朗参加。书院诸人,并无国子监贡生。

    叶鸿云性情宽厚,摇头,轻叹道:“子玉的心态如今是越来越悠闲。这不是什么好事。我虽然于官场不大懂,也知道逆水行舟的道理。唉…”

    他有点担心。贾府如今是繁花似锦、烈火烹油的局面。这样的态势,其实反而更容易出事。而贾环似乎安于享乐。

    公孙亮温润如玉的笑一笑,宽慰道:“叶先生,贾师弟现在蛰伏一段时间也好。他这个年纪的翰林侍讲,太吓人。总要等风头过去。听闻,何大学士很赏识他。”

    回头,他会提醒下子玉,不要沉醉在温柔乡。

    庞泽容貌丑陋,穿着整洁的澜衫,他娶了一位贤妻。他于权谋是相当精通,笑着道:“叶先生,子玉不被当今天子所喜,逆势而为,反而不美。

    休息一两年也好。以我对子玉的了解,他不是受制于人的性子。必定不会想着仕途止步与翰林侍讲。叶先生但可放心。”

    他很清楚,山长有意将政治资源都留给贾环。贾环身背负着的是整个闻道书院体系的政治意愿。贾环不可能以翰林侍讲,成为整个体系、团队的旗手。

    相信贾环心有数。官位肯定是要升的。不过,最近蛰伏一段时间,是很正确的选择。

    叶鸿云点点头,笑了笑,道:“好了,不谈这个话题,谈一谈诗词。”举杯与众弟子饮一杯。

    公孙亮长身而起,兴致勃勃,持杯笑道:“子玉那首念奴娇-赤壁怀古一出,自此怀古无词矣。不过,我更喜欢那首大呼前辈李青莲。”

    这首诗确实给人才华要溢出来的感觉。众人轻松的笑谈起来。敞轩的气氛,在小雨,变得采飞扬。

    …

    …

    在闻道书院的众人笑谈诗词、人生之时,一辆自荣国府而来的精美马车于雨抵达东庄镇。李纨在马车内,捋了下额前的秀发。秀雅的少妇风韵流泻。

    于此同时,另一辆精美的马车从书生食府出来,在十字路口,转向去往京城。

    雨滴落在青石板。马车轱辘轱辘的走过。林芝韵看着手精美的请帖。这是贾府信丰拍卖行的邀请函。

    丫鬟雨儿坐在一旁,身姿娇小玲珑,例极佳,粉色的裙子压在座位,勾勒出圆润的臀部,精巧、青涩,性--感难言。

    雨儿好笑的托着香腮。她怎么会看不出她家小姐内心的期待呢?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5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