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自从一见桃花后

推荐阅读:穿越大唐的现代人电影教师无限机战世纪系统吞天仙帝顾道长生重生过去当神厨

    贾环的外书房,基本只是会客的功能。陈设精美、雅致。书桌之外,布置着一套桌椅,墙壁上的字画俱是名家手笔。多宝阁中的文房装饰,价值不下千两。

    上午的小雨,滴落在玻璃窗上。贾环负手,缓缓的踱步,沉思着。这事,有一点棘手。

    贾琏道:“环兄弟,吕承基是给脸不要脸。真要我们府上发动起来,有他好果子吃?哼!他说是晋商,晋商的路庸,愿意为他得罪我们贾府?”

    商人,怎么和权贵之家对抗?贾琏心里对吕承基很不满。开出五万的价格,令他无功而返,没有完成贾环的嘱托。

    贾环回头,认真的道:“琏二哥,膨胀了!可做可不做的坏事,不要做。朝中盯着我们贾府的人,何曾少了?”他不讨雍治天子的喜欢,以华墨、袁壕为首的红人党,应该很有兴趣拿他刷业绩。贾府上下,近日来,给九卿的荣耀,搞的有点自大了。

    贾琏给贾环说的讪讪一笑。

    贾环沉吟着道:“这样吧,你和吕承基约个时间,我和他谈一谈。”他一会要去卫府见大学士卫弘。长谈下放铸币权的方案。这件事,暂时要放两天。

    唉…

    …

    …

    二月二十一日。东庄镇,春雨润如酥。

    依托着教育起家的东庄镇,在雨中,生机勃勃。豪华的马车川流不息。又是一年招生季。雍治十六年,是乡试年。

    北前坊,林府中,天色略暗。充满了女儿风情的闺房中,点着明亮的蜡烛。

    林芝韵在檀木方桌前,读着家中寄来的信:二兄林清远写的来。

    “妹妹,叶家再次上门提亲,许以正妻之位,聘礼丰厚。父亲拒之。以我看来,未必不如贾府小妾。妹妹素有主意,自己决断。父兄以你之意为准。

    官媒亦有数人有意求娶。优劣不一。

    近日京中银业大地震。京中大小报纸二十余家,纷纷报道。形势如沸水。朝廷有意择天下最有实力的数家票号、银号、钱庄联合铸造、发行银币。居中主持者贾环。”

    林芝韵放下信,幽幽的一声长叹。

    她二哥说是以她的意见为准。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倾向性。妾室,那里如正妻的地位?这是为她考虑。而她父亲,多半还是想依附贾府的权势。

    而她心里怎么想的?她当年带着面纱,却故意将脸上化妆,一个“井”字型的疤痕。她希望喜欢她的人,不是因为她的容貌,而是她这个人。

    她的想法是显而易见的。可是,你为何不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

    …

    雨儿穿着水粉色的掐牙背心,宛若邻家少女,在门口,想要进去,终究没进去。

    姑娘心里的苦,她知道。

    …

    …

    天下承平日久,京城中,茶馆兴起。茶馆中,提供饮食、茶水,台子上表演着评书、大鼓、相声、曲艺等,招徕生意。位于京城正阳门大街尾端的西江月茶楼,便算是个中翘楚。

    二楼的“西”字雅间中,安静幽雅。

    贾环、林心远、吕承基三人围坐在小桌边。几样点心:藕粉桂糖糕,松穰鹅油卷。一寸来大的各种陷的小饺儿。一壶凤髓茶!

    林心远的妾室,原来林芝韵的侍女,舒儿,站立在一旁。

    贾环轻轻的抿一口茶,道:“想不到啊!林子明、吕员外,你们说呢?”

    雍治八年,贾环到西江月茶楼卖小说,当日,便是在这包间中。人物,也是他们四人。当然,还少一个说书人:罗先生。已经八年过去了。

    吕承基附和的道:“是啊!”当年,那个毫不起眼的庶子,现在令他仰望。

    “贾先生说的是。”林心远则是一脸的古怪,他昨日才将信送到东庄镇他妹妹手中,结果,贾环今天就约他来西江月茶楼,谈赎回林家生意、店铺的事情。这…

    其实,去年底贾环到林家吃饭,他父亲表露出嫁女儿的意愿。贾环说他要准备一份聘礼。拖到如今三个月过去,林家上下都以为贾环是托词啊!

    贾环点一点头,道:“吕员外,林家当年的生意、铺子,不外乎茶叶、香料、药材三个行当。还在你手中的,资产,你报个价吧!我要用这些资产,做聘礼,娶林姑娘。”

    贾环说的很直白。

    但正是因为太直白,所以,吕承基顿感压力极大。

    要说,在这件事中,他是处在弱势一方。但是,涉及到利益,他不愿意就这样给贾环一口吞了。京城里,总有讲理的地方吧?晋商,不是没有门路。

    而贾环请他见见面,他拒绝不了。见了面,要谈这件事,他同样拒绝不了。

    吕承基正要开口说话,贾环摆摆手,道:“吕员外,五万两银子的价格,我不是出不起。但是,这明显浮高的价格,你觉得我吃了这个亏,日后会不会找你麻烦?

    你和林家当年的事,从生意人的角度而言,很正常。我不会干涉。我若是想整你,空手套白狼,就没有必要在这儿和你谈。吕员外,你说呢?”

    我能说什么?

    吕承基无语,面对贾环,和面对贾琏,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他还想要再挣扎下,道:“贾探花,茶叶、香料、药材的利润有多大,你不是不知道。我没有必要卖…”

    贾环竖起手,打断吕承基的话,“我想买。你开个价。”很强势。

    吕承基一下子给逼到墙角。

    贾环再进一步,道:“这样吧。吕员外,三万两白银,我买下所有的铺子和商道资源。两万两现银,我再转两间贾府的煤铺子给你。”贾府的蜂窝煤生意,已经从作坊,转变成利润更大的煤铺子。蜂窝煤制作、销售,只是继续维持而已。

    这是很优厚的条件。京城中,一间正常运营的煤铺的价格,保守估计在八千两左右。京师三百万人,到了冬季,就要用煤。煤铺大赚特赚。

    吕承基心里盘算了一下,放弃抵抗,长叹一声,道:“但凭贾探花吩咐吧!”

    贾环笑一笑,对还懵逼着的林心远道:“子明,你去准备契约。银票我已经带来。等会签字画押。再送到衙门里盖章。”

    “哦,好,好。”林心远带着同样不明觉厉的舒儿离开包厢。去准备契约。

    包厢中,吕承基苦笑着喝一口茶,道:“贾探花厉害啊!你要是经商,我们这些人那有一条活路?”

    贾环携大势,软硬兼施,将吕承基压服。但他心中并无多少大快--感。商业谈判和政治斗争,都是在琢磨人心。而显然,政治斗争更高一级。

    贾环和贾琏的不同在于,贾琏是借势,而他就是贾府的势。

    办成此事,贾环心中轻松,喝着茶,道:“吕员外过奖!倒是有一事要请教下吕员外,你们晋商内部分几个派系?日升昌的路枢密不是在天子面前说的上话吗?百川通怎么和楚王交接?”

    这倒没什么不可说的。吕承基心里叹口气,贾府的这位执掌者,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

    内心之中,禁不住为他的选择,而感到庆幸。站在这样一个人物的对立面,很需要勇气。

    …

    …

    当天晚上,吕承基和林心远将所有的手续交割完。第二天上午,林家的信使到东庄镇,将林心远的信送到:这是贾环的聘礼。

    随行的,还有贾环的一方小书笺。书笺上,别无他话,只有一首小诗:二十年来寻旧忆,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554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5542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