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余波(一)

推荐阅读:花都御医天价盛宠:黑帝的隐婚宠儿毒医娘亲萌宝宝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悲风公爵回到古代做主神足球之非凡球衣寻道者自地球来舌尖上的江湖

    路庸因到澹云轩和一众参与拍卖会的权贵、豪商们“闲聊”:计有冯紫英、卫若兰、陈也俊、锦乡伯公子韩奇、东平郡王、牛府、临安伯、乐善郡王、锦乡侯、景田侯、川宁侯,寿山伯等人。俱是京中和贾府交好的权贵。阵容豪华。

    约晚饭时分,路庸才和七八名随行的晋商一起离开。暮色笼罩着信丰拍卖行,园林、院落、树林、水榭、俱是隐隐约约。

    众人走在青石板路上往前庭走去。

    一名土财主模样的晋商胖乎乎的,他肚子有点饿,哼哼唧唧的道:“嘿,贾探花是想钱想疯了。这么贵的价格,我们又不是傻子,还挨这一刀吗?”

    路庸背负着双手,笑一笑,没说话。

    百川通的东家殷员外嘴角掠过一个嘲讽的笑容,道:“老杜,话不是这么说。假设,我在这里请你吃一顿酒,你愿意吗?你刚才看到了,穿着旗袍的娘们很漂亮。”

    老杜愣了下,随即答道:“那我当然愿意。”

    殷员外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胖乎乎的杜员外没有反应过来,不少晋商已经反应过来。在酒菜这么贵,且口味烧制的还不错的地方请吃饭,显得有诚意啊。做生意,拜码头,往往诚意很重要。而信丰拍卖行,提供了这么一个地方。

    吕承基同样反应过来。心底悠悠的叹口气。很显然,贾府在贾探花的执掌下,必定可以安然的渡过此次危机。

    他内心里那个潜藏的担忧,愈的强烈起来。

    他下午在拍卖会中看到了林家的人。贾探花成亲那日,他跟着路指挥一起送了贺礼,希望将恩怨就此揭过。但,能不能揭过,恐怕还得看那位林姑娘的想法。女人,有时候,心眼会比针小。

    唉...

    早如此何必当初。他现在倒是有点后悔,在接受林家资产时,手段不该那么赤裸裸。要是讲究一点,或许没有这么多的麻烦。只是,当时,谁料得到?

    …

    …

    马车平稳的驶进内城。顺亲王让御者停下来,掀开窗帘,对对面马车上的永昌公主夫妻俩道:“贤侄女,我们就在道别。”他还有些事情要办。

    毫无疑问,今天的拍卖会,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可以预见,将来,信丰拍卖行拍卖货物的总额还会更大。这是一个很好的生意。

    晋王、楚王已经注意到贾环的才能。他和晋王交好。晋王是建议他与贾府和好。他要处理下这件事。

    永昌公主和林驸马两人微笑着回应顺亲王,妇唱夫随,缓缓的放下车窗处的帘子。豪奢的马车中,铺着厚厚的地毯。宽敞的床榻中摆着描漆炕几。炕几上有精致可口的糕点、蜜饯、美酒。马车中暖和而舒适。

    但是,在车帘放下的瞬间,林驸马和永昌公主两人脸上的笑容就此淡去。

    在人前看似和睦的两人,私下里的关系异常的冷淡。

    永昌公主斜倚在床榻上,身上的乌云豹的氅衣脱掉,露出里面淡粉色的精美长裙,身段妖娆,体态性感。她娇艳的脸蛋冰冷着,冷淡的道:“我要去城外的宅子,你自己回驸马府上或者去教坊司。”说着吩咐车夫调转车头,准备从崇文门出内城。

    林驸马一口气提上来,欲言又止,终究是没忍住,压着声音怒吼道:“你又要去见你的奸夫?他一个粗鄙的捕快,有什么好的?”

    永昌公主冷笑,拉一拉自己的裙摆,道:“他除了身份,那一点不比你强?论情趣,你都不如他。还有,下次这种无聊的拍卖会,不要找我来。”

    话是如此说,永昌公主心中,却是在琢磨着水墨中国风旗袍的惊艳感。

    林驸马脸涨得通红,终究是不敢抽自己的妻子几耳光。颓然的坐下。永昌公主,是当今天子最宠的妹妹。

    …

    …

    夜晚之时,楚王宁瀚已经回到距离拍卖会不远处的荆园中。荆园中依旧是宾客如云。才子佳人汇聚。

    楚王在大堂中和诸位才子、美人饮酒,说起今日的拍卖会见闻,道:“以本王之见,贾子玉的商业才华不输于他的诗才,有经世之才啊!”赞赏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

    很符合楚王一贯的贤王风格。

    当然,具体的想法,有些明眼人是看得出来:楚王想要拉拢贾探花。贾府如今权势之盛啊!

    酒宴继续,楚王的广告,稍后便在京城中传开。拍卖会所造成的“轰动效应”还在继续。有的人关心的是服装,有的人关心的利润,有的关心的是贾府!

    …

    …

    夜晚之中,荣国府灯火清冷。宁荣街南的街巷中,周瑞的家里,参加完拍卖会的典当行老板冷子兴带着酒食,到岳丈家中吃饭。周瑞家中并不富裕。

    当日,汝阳侯赵豫攻入贾府。周瑞的两个儿子,一死一伤。活下来的儿子去贾府的商行里做事。每月有补贴拿。周家的日子好过些。但周瑞每每想起来,就骂贾环。

    他一家子都是被“骗”进贾府的。当日,南街这里,根本就没什么乱兵。全部是冲着荣国府去的。

    王八蛋的贾老三!

    近日,当日太子政变的后遗症逐渐的显现出来。谢大学士去职还乡。何大学士晋升领班军机大臣。朝廷权力变动。连日有王公侯伯世袭官员十几处,皆系荣宁非亲即友或世交之家,或有升迁,或有黜降,或有婚丧红白等事,王夫人贺吊迎送,应酬不暇。

    周瑞家的作为王夫人的陪房、心腹跟在王夫人身边,并不在家中。

    周瑞和冷子兴两人在偏厅中摆了酒菜,坐着,吃喝起来:酱爆猪肝,猪头肉,油纸包着的一只烤鸭,一只烧鸡。

    周瑞许久没有这样吃过肉,吃的很爽,咬着一块猪头肉,恨恨的道:“这次,他贾府该死了吧?欠晋商那么多钱,他想赖也赖不掉。不是说晋商和皇帝说的上话吗?”

    冷子兴苦笑,焖一口酒,道:“老泰山,你想哪里去了?贾环那个拍卖会今天很成功。16万银子的流水啊!随便赚一点,都抵得上我几年的利。几十万的债务估计没几年就能还清。”

    周瑞一愣,嘴里的肉掉下来,将筷子拍在桌子上,不满的道:“那你高兴个什么劲?诚心让我不痛快是吧?”

    冷子兴无奈的一笑,连连向压下着手,示意老丈人消消火,“老泰山,我是真高兴,不是为贾府,是为我自己。拍卖行拍的东西都很贵。咱这当铺还有一条活路。”

    周瑞郁闷的呼出一口气,想了想,不死心的道:“你说,这拍卖行,别人家会不会学去?就像那什么蜂窝煤、冰激凌,哪里没有?”

    冷子兴耐心的解释道:“这哪里是学的去?京城里有几家能有贾府这样的权势、人脉?再者,这是第一家,算是老字号,京城里的权贵、商人都认。”

    冷子兴的认识,模模糊糊。贾环的拍卖行差不多是独门生意。因为,第一,拍卖行最核心的要素是:权力、人脉。这是很高的门槛。京城中大部分不具备。

    第二,拍卖行,有品牌效应在里头。

    就比如:中国的制造业能力,难道制造不出奢侈品的质量?都是在中国代工的!但是,品牌在外国人手中。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

    在商业文化中,特别是在高端的产业中,品牌,是非常重要的软实力,可以增加商品包括服务的附加值。贾环抢占了先机。

    周瑞听完,闷闷不乐,起身回房间里,“不吃了。”

    冷子兴颇有些无语。自己这老丈人真是走火入魔了!

    贾府若能够渡过缺银子的危机,以贾府此时的权势,这可是大树啊!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6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