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和解?

推荐阅读:驭房有术天道天骄进化之路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补习之王我在都市炼神器血染侠衣

    二月初,信丰拍卖行的一场拍卖会在京城权贵、豪商们中引起极大的反响。

    对于这场拍卖会的成功之处,无须用太多的语言去形容:二月初五,贾琏代表贾府,与日升昌的刘掌柜面谈,提前偿还三万两借款,赎回贾府的蜂窝煤生意。

    此举,给外界带来极大的震动。这给了外界一个清晰的信号:贾府撑过财政危机。而以贾府如今的权势,势头再盛了几分。其地位,迅速的从一流的勋贵世家,成为排名前五的勋贵。

    在贾环的商业才华被认可的同时,一干权贵、豪商们还认识到,拍卖行是一个很赚钱的生意。

    将京城中握有大量资金的“大客户”汇聚一堂,对某件物品古玩、字画等物进行竞价,从卖方收取手续费。这是一种很新颖的商业模式。

    那么,他们能否复制这个成功的商业模式呢?

    资本论中写道: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周朝不存在经营范围的审批。只要你想开拍卖行,就可以去经营。谁会不去想想呢?

    …

    …

    惊蛰之后,春风吹过大江南北。京城内外的树林里,庭院中,马路旁,美丽的桃花在春天的雷声中盛开。

    京城西,顺亲王府中,顺亲王在王府水榭中宴请晋王小酌。一张小桌,四碟清淡精美的小菜。有燕窝煨豆腐、鸽子蛋、金华火腿炒的黄瓜、蒜蓉炒得时令蔬菜。另有一壶贡酒惠泉酒。水榭外,午后的一场春雨刚过,黄鹂在湖边的翠柳上鸣叫。

    晋王宁湃二十五岁的年纪,穿着白色的便服,容貌英剧,坐在软榻上,笑道:“怎么,王叔也有兴趣去做拍卖行?依我看,这行当没那么简单。”

    晋王最近并不太忙。太上皇并一个老太妃的身体不好。他父皇忙着做样子。具体怎么回事,他心里清楚:太上皇怕是活过今年春天!他暂时没必要在他父皇面前刷存在感。因为,表现的太悲痛,或者表现得不太悲痛,都会让他父皇心里有看法。

    顺亲王是一个胖老头,五十多岁的年纪,喝口酒,随意的摆摆手,道:“我没兴趣搞那些东西。你不是劝我和贾府和解吗?我想过了,很有道理啊。派了长史去和贾环谈一谈。入股他这个拍卖行,为他保驾护航。”

    顺亲王,作为皇族中地位、实力仅次于晋王、楚王的亲王,在朝政上都有一定的发言权。有资格,说“保驾护航”这四个字。譬如,他要说,京中只允许贾府开拍卖行,大部分权贵,估计都要卖他这个面子。

    晋王笑道:“王叔,你终于想通了?哈哈,这很好啊。来,我敬王叔一杯。”

    顺亲王举起酒杯和晋王共饮了一杯,尔后,咂咂嘴。霍长史应该到贾府了吧?

    …

    …

    春天的下午,生机勃勃的气息在雨后的土地中飘散。原汝阳王府中,贾环跟着宝钗在园林中散步。香菱、彩霞两人跟着。路旁,树枝上红花开了一树。

    汝阳侯府当日被京营将士看守。府中的院落、园林、家具、瓷器、等物保护的很好。当然,金银细软、字画等物,自是给赵家的人顺走、或者给朝廷抄走。

    汝阳侯欠了晋商的钱,这座宅子被朝廷划给晋商做赔偿。晋商们转手将宅子送给吴王,求内务府总管吴王在废掉平安州贸易口岸一事上出力。

    而吴王将这栋至少价值2万两银子的宅子转送给贾环,作为拜师礼。贾环改名:不忧堂。君子不忧不惧。贾府内称北园。

    贾环升了翰林侍讲,但他的工作确实教导吴王世子。所以,他不用去翰林院坐衙,或者参加常朝。整天有大量的时间空闲。在忙过拍卖行的事情后,他今天陪着宝钗一起来看两人的住处。

    看过花园,出门便是一处亭子,彩霞带着小丫鬟们布置坐蓐,端了温茶过来。

    贾环和宝钗挨着坐在一起,喝着茶,欣赏着府中的花园。

    闻着娇妻身上的冷香,贾环握着宝钗温润的小手,道:“姐姐,这院子有很多不合我的意,要改一改。”

    拥有一座花园这种情怀,并非英国人的独有。古时的中国人,在园林中就有极高的造诣。汝阳侯府,历经赵家几代的经营,修建的美轮美奂。

    但,不符合贾环的审美、需求。比如,家里没有游泳池、专门的浴室,没有大片的草坪。

    宝钗闻言一笑,杏眼流波,道:“自是按你的意思办。不过,夫君,你又有银子了吗?”

    宝钗这些天已经带着丫鬟们在北院这里都看过。贾环让她布置、修缮时,给了她三千两银子。这可不够将北园大改。光是买使唤的人,就是一项大花费。

    贾环有点囧的捏捏下巴,“日后慢慢的赚。”宝姐姐有持家之才,不好糊弄啊!

    宝钗抬起手背,掩着樱桃小嘴,“噗嗤”一声笑起来,美丽无端。她知道贾环在逗她。

    可她呢,故意不给他垫话、搭台子,免得听他胡诌。因为,胡诌的内容,多半是夫妻间的话。

    两人悠闲、惬意的在小亭中说笑。这时,外头的一个小丫鬟进来回报,“三爷,琏二爷让人来请你。说是顺亲王府上的霍长史来谈事情。”

    贾环点点头,站起来,“我知道了。”

    顺亲王府有什么事情可谈?

    …

    …

    贾府前院的一处小院中,贾环见到了正在与贾琏闲聊的霍长史。这是贾环和霍长史的第二次见面。

    霍长史第一次给贾环整的很狼狈,这时,很恭敬的站起来,拱手一礼,“贾翰林,在下奉王爷的令而来,有要事和你相商。”

    贾环回了一礼,做个手势,示意霍长史落座,走到主位上坐下来,道:“霍长史,我琏二哥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贾琏笑一笑,心里很舒服。顺理成章的留下来旁听。如今荣国府权势煊赫,这些天都是他在府中待客,处理府中的琐务。

    霍长史点头,斟酌着用词,“贾翰林,我家王爷想要入股信丰拍卖行。不知道你意下如何?我家王爷说,他和贵府,往日多有误会,今日诚心化解。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可以先从合作开始。增进了解。”

    贾琏诧异的看了霍长史一眼,再看向贾环。实在有点难以置信。顺亲王竟然向贾府表示善意。

    贾环喝了一口茶,沉吟着问道:“王爷说的有道理啊。不知道王爷想要以何种方式入股?要几成股份?”

    霍长史讪笑了一下,身子微微前倾,声音有点低,道:“贾翰林,王府上一日耗费数千两银子。老千岁虽然有才干,但实在不宽裕。所以,王爷的意思是,他老人家要三成的干股。但他老人家保证,京城此后,再无第二家拍卖行出现。”

    贾环“嚯”的一下笑起来。

    以贾府的权势之盛,并不怕顺亲王。但贾环认识的很清楚。多栽花,少栽刺,这是常识问题。顺亲王有意和解,贾环倒不是不能让一部分利益出来。

    但是,顺亲王这空口白话,就想要三成股份。这不算是和解吧?哄小孩玩呢。

    霍长史一看贾环的表情,就知道事情谈黄了。心里有点发苦。来贾府实在不是什么美差。苦口婆心的劝道:“贾翰林,老千岁要的是多了些。但是,有老千岁保驾护航,贵府的拍卖行生意,就是独一份。赚的不会少。”

    贾环摆摆手,“不谈了,好吧?”伸手,端起茶碗。

    贾琏起身送客,“霍长史,这边请。”

    霍长史一脸苦笑的离开。

    …

    …

    一件事,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得出的结论是不同的。在顺亲王的眼中,他的面子、承诺,可以让贾府赚的更多,他要三成股份,是要退让的,否则,以他的身份,不要五成?

    但是,在贾环的眼中,顺亲王是想空手套白狼。

    说一句话,就要三成股份。他怎么肯给?信丰拍卖行,关系到他后续的商业计划。真要合作,真金白银的来买还差不多。而且,他最多给5的股份。

    霍长史回到顺亲王府中,在小厅中,向主子汇报结果。此时,晋王已经离开。

    顺亲王脸色骤然冷下来,盯着书桌,冷笑不止。

    给脸不要脸!

    那他还和解个什么?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7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