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贾府之盛(下)

推荐阅读: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修炼狂潮超维术士系统的黑科技网吧驭香继承两万亿请叫我教皇大人三国之王牌大领主神级强者在都市军火之王

    雍治十四年宛平县县试定于二月十二日。按照一般的流程情况而言,县令考三场,即可确定录取人数。隔一天一场,便是总计六天时间。

    稍后,二月二十一日,便是天下瞩目的礼部会试。宛平县要出人力、物力,供应会试。

    会试主副考官早就定下来:礼部左侍郎、翰林院掌院学士曾缙、军机章京、翰林院侍读学士升任许澄。从这个细微末节,可以推测出,翰林院出身的何大学士将要重用翰苑文臣。

    初十的上午,李纨带着儿子贾兰、丫鬟碧月从东庄镇上随闻道书院的参与县试的童生“大军”启程前往京城。咸亨商行已经城中安排好住宿。

    贾兰没和同学们住在一起,而是跟着母亲李纨回到贾府中。马车先到贾府西路。李纨带着贾兰见贾母。另装着行李的马车则是进了大观园稻香村,健妇、婆子并丫鬟们,搬着东西进屋。

    王夫人近来忙的脚不沾地,贾母倒还好。她将近八十岁,和世交的来往,并不需要她出面。但,湘云病者,探春理事,宝钗布置着北园,王熙凤小月,将养着身子。宝玉、黛玉两个出大观园出的少。她面前亦冷清不少。

    李纨进来时,贾母正在高兴的大笑,身前邢夫人、薛姨妈、宝琴、陪着。鸳鸯在一旁服侍。在贾母面前说话的是宝玉的大丫鬟金钏儿、媚人。

    金钏儿早前跟着王夫人,在贾母面前并不怯场,言笑晏晏的道:“宝玉说请老祖宗放心,他今年下场必定能考一个秀才回来。”

    就是这句话逗的贾母异常高兴,连声叫好,这时李纨、贾兰进来。李纨带着贾兰拜见贾母。众人相互见过礼。贾母慈祥的问道:“兰哥儿,你准备的怎么样?有没有把握?”

    贾兰的性格,和宝玉自是不一样,像个小大人一样,很是沉稳,有板有眼的行礼,道:“回老祖宗,重孙尽力而为。”

    贾母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她喜欢宝玉那样会“卖萌”的。笑咪咪的点头,命鸳鸯拿了两样东西赏贾环。

    这时,薛姨妈奉承道:“不说宝玉,兰哥儿,府里还有蔷哥儿、琮哥儿、贾菌等人参加县试。文风之盛,说起来,京里没有那勋贵能像府上这样。真真个是诗礼之族。”

    贾母人老了,喜欢听好话,顿时眉开眼笑,道:“咱们这样的人家,原也不靠读书做官。祖宗留了基业。不过,府里的子弟,多一条上进的路,亦是好事。”

    花厅里的众人附和着。

    贾母又叮嘱道:“兰哥儿,你回去好好像你三叔请教。他会读书。”

    去年时,贾环及时的带兵回来救了贾府。贾母、王夫人对贾环的印象变好了些。当时,出于感激,亦是很关照贾环。但印象变好,不代表喜欢他、关系融洽。贾环从来不“卖萌”。

    贾兰应了,和母亲李纨一起告辞离开。稍后,去拜访贾环。

    …

    …

    初十的下午,贾环正在荣国府南街的贾家族学中。

    经过扩建的贾家族学,有十几间瓦屋,亮堂、宽敞。正中间的课堂里,朗朗的读书声,在春日午后传出来。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骆宏穿着半旧的澜衫,拿着书,坐在讲台上领读。

    下面八十多名学子齐声诵读,“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书读百遍,其义自现。童生阶段的教育,朗读、背诵是很重要的学习途径。相信诸位,小时候都背过课文。

    贾环在窗外,看着读书的贾府子弟,微微一笑。想当初,他来到贾府时,贾府号称诗书翰墨之族,却没有一个读书的。如今的盛况,遥想六七年前,如何不让人感慨?

    张四水、柳逸尘两人站在一旁。

    倪二出了点事,给五城兵马司的人给抓了。管着情报的刘国山去面去捞人去了。不在族学这里。

    骆宏上完课,道:“后天便是县试,报名的有22人。考篮,一应用度,都由族学提供。等会下学后,你们去后勤处领。为师在此预祝你们通过县试。好,下学!”

    八十多名学子齐齐站立,道:“先生再见!”尊师重道,向来是我们的传统美德。自小就潜移默化。

    骆宏一走,教室里就沸腾起来。读书改变命运,这场考试,谁会不在意呢?各自围着选拔出来,去参加考试的学子们交谈。贾蔷、贾琮、贾菌、贾芝、秦钟等人身边围着同学。

    骆宏耳朵听着学生们的交谈,笑一笑,一甩衣袖,夹着教案、书本出了教室。

    见贾环在门外等候着,笑道:“子玉,你要不要进去讲几句话,鼓励他们?”

    贾环跟着骆宏一起往办公室走,笑道:“骆先生,这就不用了。虽说是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不过,功夫都在平时,我现在鼓励几句,没什么大用。”

    后天凌晨就要进场考试,贾府的族学还在上课,这不是临阵磨枪是什么?

    骆宏仰头一笑。经历东林党、善书院的事情,他的性情有所改变。这些年在贾府教授童子,让他心中宁静。不再是愤世嫉俗,毒舌的性格。

    一边走,骆宏问道:“子玉,听说韩秀才来京城了?他又不能参加会试,来京城干什么?”

    贾环笑一笑,道:“韩子恒有匡扶天下之志,骆先生你说他来京城干什么?夺嫡啊!”晋王和楚王之争,已经开始。现在,双方都在刷雍治天子的好感。

    不过,要是参照他所经历的那个历史时空,康麻子的九龙夺嫡大戏,最后基本是拼实力,拼装死。刷好感,反倒是很1o的手段。因为,皇帝在位的时间太长,这里加分,那里减分,最后综合起来,就是然并卵。

    当然,夺嫡这种事,和他无关。他就是看戏。贾府的荣华富贵、地位都已经有了,没有必要去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去参与。皇位的斗争,回报高,风险同样高。

    提起韩谨,张四水的性情朴实、勇猛,呵呵的笑了笑。

    柳逸尘直言不讳的道:“贾兄,他这个人不行。你要提防着他一点。”

    贾环微微一笑,“不说这个。骆先生,我已经接到叶先生的来信,过几日罗君子他们就会来京城。届时我们聚一聚。当日,书院里的文会盛况,令人怀念。”

    几人说笑着,进了红砖青瓦的屋舍中。

    贾环今天是过来看看族学里关于考试的准备工作。贾府的权力之盛,京师人人瞩目,给面子。这从贾府春节时的访客层次就可以看得出来。从贾府如今出去办事的便捷,就可以体会得到。

    但,贾环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

    权力之道,如同海潮,起起伏伏,没有谁永远都站在潮头。花无百日红。当权力达到顶峰之后,就是衰退。月盈则亏。水满则溢。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明朝的嘉靖皇帝。他被权相杨廷和选中,从湖北安6出,抵达北京,继续皇位。此时的嘉靖皇帝,权力是非常的微小。

    蛰伏后,在嘉靖三年,他起大礼议,清理了杨廷和、朝堂,大权在握。随后,对大臣生杀夺予,号令天下。常年不上朝,依旧掌握着权力。权力达到巅峰。

    任用奸臣严嵩,肆意的享乐修道。但随着严嵩、严世蕃、徐阶等人摸透嘉靖皇帝的套路,此后,就进入了“遛猴”的时代。嘉靖的权力实际上减弱。

    至嘉靖皇帝的晚年,名相徐阶执政。禁止嘉靖修道,以免空耗国力。嘉靖皇帝亦无可奈何,徐先生说了算。他的权力跌落至谷底。尔后身死。

    所以,权力之路,不是要永远的掌握权力,那是取死之道。而是要求后继有人。这才是关键!

    比如,徐阶,扶了自己的学生张居正上马,他安度晚年。张居正累死在任上,结果家被万历皇帝抄了。当然,这事也要看皇帝的人品。成化天子就没有抄李贤的家。

    贾环不是一个喜欢将安危寄托在别人身上的人。所以,他很看中此次的县试。培育人才,编织网络,这是贾府未来强盛、地位延续的保证。

    …

    …

    贾环关注贾家子弟参加县试,但他不可能代替他们去考试,也不能帮所有人都去打招呼、走后门。贾蔷只是个特例。他要的是科场上博杀出来的精英。

    因而,他能做的是帮他们做好准备工作。检查完族学的准备工作后,贾府中的事,就算全部理顺:债务免除;文教兴盛,继续进行,等待结果实。

    这些事情都处理好后,他准备去吴王府上报道,开启他的世子师生涯。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8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