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湘云和宝玉

推荐阅读:美女的护花兵王丑妃无敌:王爷请接招超级吞噬系统至尊帝少的盛宠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医新妻上任:总裁欺人太深不爱你,是我的口是心非

    史湘云原本劝过宝玉,经济仕途,应酬世务。详见红楼原书第三十二回。但宝玉说:“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

    贾环对这事很清楚,看着拔步床上湘云平卧而笑娇俏的模样,笑了笑,心中感叹。

    说起来,湘云对宝玉的情谊,还真是没的说。有红学观点认为,最终贾府的劫难之后,湘云和宝玉走在一起。证据是两人各有一只金麒麟。

    八七版红楼梦结局里,湘云沦落为船妓,与宝玉在河边相遇,悲怆的道:“二哥哥,赎我。”画面之悲凉,令人心酸。但是,宝玉呢?除了哭,还做了什么?

    他对得起湘云待他的这份情谊吗?大脸宝,无能啊!撩妹,空谈理想,鄙视世俗,这是个中好手。解决问题,筹谋未来,屁都不会。百无一用!酒囊饭袋!

    就算贾府倒了,贾宝玉成了乞丐,要救沦落风尘中的湘云,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人家姑娘往日是怎么对你的?还是不是男儿?有没有手脚?

    如今,贾府不会倒塌。贾环可以为迎春、探春、惜春谋划人生,却没法管湘云。她已经和卫若兰订婚。这年头,订婚和结婚的差别不大。卫若兰于史湘云,此时看起来,亦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但谁料得到他是个短命郎君?

    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贾环轻轻的摇头。湘云的婚事,他要说话,有两个前提。第一,他的官位要更高。在四大家族内,有足够的话语权。而,显然,以翰林侍讲的身份,史家的两个侯爷,是不会听他的。第二,史湘云还没有订婚。

    所以,他现在能帮湘云的,只能是看着卫若兰一点,别让他早死。但谁知道卫公子怎么挂掉的?若是出现最坏的情况,他要保证湘云日后生活不再坎坷。

    相识一场,作为朋友,总要为她做点什么。难道看着她的人生以悲剧落幕吗?

    …

    …

    “嗳,环哥儿,你摇什么头呢?我知道的。”史湘云不满的道,“喏,环哥儿,你知道宝琴为什么看到你就避开?”

    贾环坐在床榻边,靠在椅子上,洒然的一笑,道:“这我哪里知道?怎么回事?”他和薛宝琴不熟。

    “咳咳--”湘云想要说话,先咳嗽起来,好一会,喘匀气,明眸看着贾环,似笑非笑的道:“如今,府里好多人说你看上她了。所以着重栽培她哥哥薛蝌。”

    贾环微怔。他是真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哭笑不得的道:“无聊!”

    薛宝琴确实非常漂亮。探春说她比宝钗还美。她的容貌、气质、才情,俱是红楼十二金钗级别。而且,年纪和贾环差不多,更是深得贾母喜欢。

    加之,她现在和梅翰林儿子的婚约已经解除。薛蝌去年到京城之后,就在贾环的安排下和魏翰林见过面,拿到婚书、梅翰林的书信。薛宝琴此时算是自由身,可以婚配。

    但,贾府里这小道消息也太离谱了点吧?他已经娶了宝姐姐,再纳她的堂妹为妾?薛家没到这种程度吧?这明显不合逻辑嘛!而且,他是强占的人吗?

    再一个,薛宝琴美则美矣,但她的性情,就是一个天真浪漫的少女。说的通俗点:傻白甜。他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女孩子?不可否认,他是个颜值党。但,他对宝琴无感。

    没感情,他纳什么妾?所以,贾环直接告诉湘云两个字:无聊。

    史湘云看着贾环,旋即咯咯娇笑。她肯定信贾环,更胜过流言。只是,正在病中,笑得太开心,一边笑,一边咳嗽。

    贾环好笑的看着她笑的“挣扎”、欢乐,站起身,叮嘱道:“云妹妹,你好好养病罢。”

    话音未落,外头厅中忽而热闹起来。

    李纨、迎春、邢岫烟、李纹、李绮、惜春众姐妹在晚上冒雨过来看湘云。凑巧都碰到。一时间厅中,莺啼燕语。稍后,宝钗、黛玉、李纨、迎春等人一起进来。

    相互打过招呼后,李纨、迎春、惜春、邢岫烟几人上前和湘云说话,顺便说起大观园外的一件趣闻。

    李纨穿着浅白色的对襟褂子,容颜秀雅,身段婀娜,乳挺腰细。柔美的身体曲线,将温婉的少妇风情展露。她似乎心情很好,容光焕发的模样,轻笑着道:“宝兄弟县试回来,在外头老太太那里。据说,他的卷子因用了避讳字,给县尊黜落。”贾兰今天参加了县试。

    天下着雨,贾府里的小道消息传递的没那么快。贾环的望月居那边,根本没过问贾家子弟的县试成绩。毕竟,只是第一天。所以,这是最新的消息。

    李纨含笑着说完,顿时蘅芜苑屋里的气氛就变得很有些古怪。一个个风姿各异的美女们压着笑,又不好笑出声来。

    宝玉县试之前,早在姐姐妹妹们面前都吹了牛:我取一个秀才回来,轻而易举。

    但是,现在,大脸宝在童生试第一关就倒下。只能是,请君明年再来!

    要说在诗社中,大家取笑宝玉,这都是常有的。不过,事关功名,见宝玉出糗,笑起来,并不合适。

    贾环微微一愣,半响无语。

    大脸宝这也太废了吧?犯这种科场低级错误?要避讳哪些字,他心里都没数?细想下,又觉得正常。

    大脸宝自去年挨打后,在园子里养到八月份。贾政外出后,他都不摸书,差不多一年没有练习八股文。士林、考场上的最新动态,怕是都不了解。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史湘云真为宝玉担心,手撑在床头,探着身子,急道:“环哥儿,这…”

    贾环无奈的摊开手,“云妹妹,这你叫我能说什么?”说着,对众人道:“大家要笑都笑出来吧!憋着难受。”

    瞬间,房间中,充满了欢声笑语。如同春天里的百花盛开。

    …

    …

    宝玉落榜的消息,在第二天就传遍了贾府。这笑话给闹的!

    县试,一样重首场重首题。逻辑上,差不多要考三次才算定下来。但同样有不少试卷是当场出成绩。贾蔷、贾兰、贾菌、贾芝、秦钟当场被陈县令点过。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更别说和已经科举通关的贾环比。

    雨过天晴,草色青青。怡红院竹篱花障月洞门外的桃花盛开。庭中芭蕉、海棠交映。绿蜡春犹卷,红妆夜未眠。

    宝玉穿着白色的箭袖,郁闷在庭中徘徊,不时的哀声叹气。这次丢脸丢大了。据说昨晚姐姐妹妹们在蘅芜苑中哄笑。

    身姿丰满的媚人和大脸的金钏儿两个跟在不远处。媚人禁不住道:“二爷,没考中算不得什么?要不,你去林姑娘哪里散散心?”

    宝玉意动,走了两步,随即沮丧的停下来,道:“我不去了。”林妹妹中意环老三。

    媚人和金钏儿对视,无奈的看着宝玉在那里长吁短叹!

    …

    …

    京城的春雨过后,通州亦受到“感染”。小雨知时节。

    通州,作为京杭大运河的起点,在雨中异常的繁华。薛蝌带着贾府的管事、仆人八人。跟着刘皇商的吴掌柜一起南下江南采购。此时,一行十几人正在候船。

    大包小包的行李,堆在茶座的桌子上。四周嘈杂。薛蝌身材瘦瘦高高,年纪约十七八岁,他喝着茶,有些心不在焉。

    贾府里关于他妹妹的流言,他是听过的。但,仔细分析起来,实在不靠谱。她妹妹给贾府的太太认了干女儿,怎么可能给环三爷做妾室?

    只是,他为什么得到环三爷的看重,有意栽培。这确实令人费解。要知道,他帮着大娘薛姨妈打理薛家的生意,哪有给贾府做事有前途?天差地别。

    临出发前,这个“谜底”揭开。在梨香院道别时,环三爷拍了下他的肩膀,当众问道:“我二姐姐如何?”

    这句话让他时隔一天还没有彻底的回过神来。贾府的千金小姐,他能娶回家?但是,环三爷都说了要他大娘去向大太太提亲。

    迎春,他自是见过。她性格并不强势,温柔可亲,貌美如花。

    这样的女孩做妻子如何?薛蝌愁肠千转百回,在心里反复的思考,自问。忽而有些期待着他从江南回来时。

    …

    …

    在薛蝌思考他的人生大事时,贾环正提着书袋,悠然的走进京城西城咸宜坊中的吴王府。

    他要是知道薛蝌的想法,估计会笑一笑。想多了,薛同学。先订亲。结婚得等三年。因为迎春要为她父亲守孝三年。

    吴王府占地广阔,比贾府规模还大。吴王在太子叛乱中,表现忠心。现在是天子面前的红人,比顺亲王还得天子信任。所以,吴王府的侧门处,人声鼎沸。

    吴王是内务府总管,想要和他搭上关系的京中人士,不知道有多少?

    贾环去年就来过吴王府上,走的东边的角门,环境幽静。吴王的门房看过贾环的翰林腰牌后,连忙带着贾环入内,一路畅通无阻。直到仪门处。

    等候在这里的吴王心腹幕僚师谊从堂中迎出来,灰袍澜衫,拱手一礼,笑道:“贾翰林,得知你今日过来讲课,王爷和世子都等着的。这边请!”

    带着贾环去世子宁澄的书房。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9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