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第一堂课

推荐阅读: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补习之王我在都市炼神器血染侠衣纯情陆少火辣辣超级基因猎场都市极品兵王

    吴王世子书房中,明媚的春光自窗机而来,落在墙角梨花木的书架上,拉出长长的影子。蓝色封皮的各类书籍堆满在书格。经史子集,应有尽有。

    另有书架三排,置于左侧,右侧则是一张金丝木书桌,一把木椅。正前往放置着精美的折叠曲式屏风,上面是书圣王羲之的名作兰亭集序拓本。

    屏风前陈设着红木大书案,上面放着本朝所产的名贵文房四宝:笔墨纸砚。另有缅玉镇纸,明宣德年制作的青花鸳鸯形砚滴,紫檀棱口镶座湘竹制作的笔筒,精美的童子奉茶造型的小口笔洗。乌木制作的镶有玉带图纹的墨匣。

    另有笔架、笔屏、印色池、压尺、秘阁等文玩。富贵奢华之处,不足细述。书房中再有字画、琴棋置于一侧,透着文雅、闲适。令人身处其中,怡然自得。

    “贾先生,你来了。快请。”吴王神情温和的笑着,上前两步,迎着走进来的贾环,邀请贾环落座。

    望子成龙。可怜天下父母心。以贾环此时在周朝的地位翰林,成就诗词名家,相当于是国内排名前三的大学中的博士生导师。他去教授一个初中生。试问,哪个家长会不以礼相待?

    陪同等待的有秋长史,内管家,太监,书童等七八人。

    吴王的这份礼遇让人心中很舒服。贾环微笑着点头,拱手一礼,道:“让吴王殿下久等了。”贾环办事,自然是滴水不漏,游刃有余。他并没有迟到,相反比日常上课时间还提前了五分钟。他昨日就派了人送帖子到吴王世子书房,说他今日上门授课。

    吴王年近四十岁,得益于皇家的基因,容貌儒雅,气度内敛、温和。穿着件红色的亲王蟒袍常服。让童子上了茶,再令世子宁澄上前拜见贾环,感慨、期待的道:“犬子顽劣,全赖先生悉心教导。本王感激不尽。”

    贾环年前来了一趟吴王府。拜师礼,在那时便已经行过。但是,那时,贾环只是轻飘飘的布置了“家庭作业”给宁澄,就回贾府忙他的事情。

    贾环是给天子逼的答应的当吴王世子师,敷衍了事。这和今天上门授课是不同的。这次是说明贾环愿意教授宁澄学问。吴王自是再次期待、感谢。

    变化原因么,吴王心里清楚。第一,是他的诚意。他之前对贾环是否教授他儿子无所谓。不过,太子政变中,他看到了贾环所展露出过人的谋略、才干。

    退一步讲,即便贾环不是一个好老师,这样的大才亦值得交往、笼络。所以,过年时,他和贾府走动了一番。给贾环送了厚礼,礼遇有加。

    第二,贾环最近清闲下来了。贾府的财政危机因为信丰拍卖行大获成功而解除。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吴王自然也知道。贾府无事,贾环现在很清闲。

    贾环身为正六品的翰林侍讲,被打发流放到吴王府,不用去翰林院坐衙,也不用去早朝。

    贾环笑一笑,道:“吴王殿下客气了。我职责分内的事。”

    …

    …

    吴王陪着贾环坐了一回后,便带着师谊、秋长史等人离开。剩下贾环和宁澄在书房中。

    书童们等候在书房外。

    贾环走到屏风下,隔着宽大的书案,打量着面前的小正太。吴王世子宁澄时年十二岁。穿着青色的文士长衫。脸有点狭长、消瘦。

    刚才在吴王面前彬彬有礼的少年,此刻已经换了一副面孔。挑衅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贾环,一副桀骜不驯的野马状。

    贾环平静的一笑,从书袋中拿出一本厚厚的记录册,放在书桌上。这是他找师谊要的,关于去年他布置“作业”后,吴王世子宁澄的日常动态。

    宁澄不爽的皱下鼻子,哼了一声,道:“趋炎附势之徒!”他讨厌所有来给他上课的老师。他不想学习经史子集。子曰,子曰个鬼啊!他念着就头大。

    贾环不紧不慢的喝口茶,开口道:“吴王殿下的长子,生于雍治二年春。7岁读书,五年的时间,连四书都没有念完。先生倒是气走了十几个。

    生性聪明,却顽劣不堪。雍治十二年秋与众王侯子弟在城外游猎,纵马伤猎户、村民二人。御史弹劾。雍治十三年夏,在教坊司,与汉王、魏王子争花魁,大打出手。这事传到天子耳中。”

    宁澄惊讶的眨眨眼睛,旋即又恢复那副好斗的大公鸡的神情,“呵,你知道的还挺多的!不过,我还是看不起你。我三哥说,你在朝堂上混不下去了,没地方去。你碰壁了很多次,总算记得是我的老师,来给我上课。是想要我父王在天子面前为你说情吗?你想都别想!从哪里来,就滚到哪里去。”

    宁澄挑衅,讥讽的看着贾环。对于一个有求于自家府上的先生,他怕什么?

    “滚”这个字,很刺耳。熊孩子就是熊孩子。贾环眼睛眯了一下,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宁澄,不要自视过高。你父王没有对天子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宁澄不屑的看着贾环,喉咙里冒出两个音节:“呵呵”。眼睛里分明写着两个字:傻逼!你说我就信吗?

    贾环淡淡的道:“你读过明史吧?万历皇帝小时候,李太后时常拿帝师张居正吓唬小皇帝。至小皇帝长大后,张先生发怒,小皇帝惶恐不安。但最后张居正死后,万历皇帝抄了他的家。”

    宁澄眼睛动了下,滑溜的笑道:“这个故事好。贾环,你是不是很想拿出先生的谱来,拿戒尺打我?哈哈,你要是敢打我,我日后一定也抄了你的家。”

    他气走十几个老师。很有经验。第一堂课,就把先生气的跳脚,心灰意冷。但是,那个先生敢打他?

    贾环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扩大,从书案后走出来,讥笑道:“你想多了!我给你讲这个故事,是要告诉你,我就算把你打出心理阴影来,你也拿我无可奈何。你以为你是皇子吗?”

    宁澄顿时有点傻眼。他这位新先生有点不安套路出牌啊!现在这位贾先生说要揍他!下一刻,书房里响起吴王世子宁澄的惨叫声,“啊…,不要打啦….”

    贾环马上就要满十四岁,大宁澄两岁。而且,他日常锻炼不辍,力气哪里是熊孩子能比的?

    半个小时候,贾环给鼻青脸肿的宁澄留下课程表、课后作业,并且“恐吓”道:如果明天作业没完成,他接着揍。然后,心情不错的离开。吴王府的花园中,鸟语花香,春光明媚。

    对于吴王的礼遇,贾环还是感谢的。所以,愿意教一教他儿子。但,以他的性情,这个教只是蒙师的程度。而不是经师,人师。他不会随意的就给吴王“卖命”,绑定。

    能学多少,是宁澄自己的事。

    至于,说他有求于吴王重返朝堂,这完全是小屁孩在扯淡。天子定下来的事,吴王能改变?想太多!

    教授吴王世子,能得到吴王的友谊,这固然不错。关系处的一般,也没什么。他的仕途如何,不是一个亲王能决定的。他有他自己的规划。

    所以,贾环在揍宁澄的时候,毫不留情,无所顾忌。

    对于熊孩子来说,要维护师道尊严,靠的不是社会规则,而是更直观的东西:拳头。

    …

    …

    约上午十点半左右,吴王府的后宅中,偏厅中清幽、明亮。陈设精美。

    世子宁澄捂着乌青的眼睛,在吴王妃的面前撒娇、哭泣,“呜呜….,娘,贾环他打我。我不要去上课了,我再也不要去上他的课。你给父王说。”

    吴王妃与吴王年龄相当,中年的美妇人。穿着碧绿的长裙。气度华贵。慈爱的搂着儿子,“好了,不哭,不哭。我去给你父王说。换一个好先生。”

    两名貌美的侍女在一旁捂着嘴笑。世子又来这一招。

    坐在吴王妃左手边的乌檀木案几处的吴王嫡女宁潇,凤目圆睁,不满的道:“母亲,他一个翰林,如何敢殴打皇室宗亲?皇室脸面还要不要?可奏请宗人府,治他的罪。”

    吴王妃笑着拍拍女儿的手背,“好了,潇儿。”她再怎么宠溺儿子,也知道这不可行。贾环毕竟是天子钦点的老师。供起来可以。辞退,肯定不行。

    宁潇再不满的训斥呜呜哭泣的宁澄,“弟弟,你也太顽劣。第一天,就惹怒先生。挨打,你也是活该。”

    宁澄缩了下身子。他深得母亲宠爱,却很怕他这个长他两岁的姐姐。小时候,他还敢喊“笨蛋姐姐”。这会大了,他再不敢喊。

    宁潇恨铁不成钢的瞪弟弟一眼。她若是男儿,必定不让家中再受上次太子牵连的惊吓。但是…

    …

    …

    午后的阳光,落在花园中。各种颜色的花朵铺陈在花园中,走几步,即可见。春风沉醉,令人心旷神怡。

    宁潇穿着杏色的绣花长裙,陪着一名英俊的男子在花园中散步。十四岁的少女身姿挺拔。身段比例极佳。她有着一双美丽的长腿。只是风情无人能见。

    白腻的鹅蛋脸,大而明亮的凤眼,挺直的鼻梁,标准的美人脸。她的容颜,大气而明丽。明眸皓齿,靓丽可人。瞬间,会给人一种惊艳感。可以预见,等她长大后,会是何等的倾城之色。

    英俊的男子约十七八岁,头戴唐巾,身穿白袍。英俊潇洒,声音似乎带着某种磁性,很能给人好感。笑起来,很倜傥,温和。“潇妹,这位贾探花我的资料,我都打听过。只是,真没想到他会动手。唉…,他一个诗人,探花,风流才子,怎么能这样?想象和现实差距真大。”

    宁潇噗嗤一笑,嫣然如花,“三哥,你这是什么话?宁澄被打成乌鸡眼了都。”

    说着,微微沉吟,抬头道:“三哥,贾环名气虽然大,我看,他恐怕当不好老师。我们要不要想办法把他弄走。”

    叫“三哥”的男子愣一愣,道:“好,我想想看。”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9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