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因材施教和不服气

推荐阅读:江湖剑客情征途贴身战龙欢迎加入作死小队都市之无上医神重生为老太太养狐为妃反派逆袭成攻[综]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

    二月十六日,京城两县的县试全部考完,团案放榜。贾府报考者有22人,过县试者有16人。教学成绩单,相当的漂亮。当然,这其中有多少是陈县令给贾府面子,就不得而知。毕竟,贾环在县试前拜访过陈县令。

    相比于科举起点小小的县试。京城中,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即将举行的礼部会试。时间是:二月二十一日。还剩下的这几天时间中,京城关于士子们的喧闹略微沉寂。但文会依旧,高谈阔论的士子在街头随处可见。

    儿需成名酒需醉。京城风华,千年如许。礼部会试,这是十年寒窗苦读的终极一战。

    士子们,有的不是“泻水置平地,一任东西南北流。酌酒以自宽,举杯断绝歌路难”的沉郁,不是“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的迷茫。而是勇猛精进,务求一早成名天下知。正所谓:天生我材必有用。正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一如贾环当年。有名气的士子,在考试前已经崭露头角,为各方所关注,计有:江西铅山费敏政,南直隶苏州府吴县彭鏊,广东顺德陆储,南直隶苏州府长洲县黎宽,湖广黄州府萧梦祯。

    浅淡的夜色在皎洁的明月中朦胧。望月居的书房中,贾环回着给书院同学的信。

    许英朗因父亲许澄为会试副主考官,他仍旧参加会试,京城中有些物议。贾环的情报部门,顺畅的运作着。刘国山能力不错。包括,吴王世子宁澄的信息都是他打听的。

    宝钗穿着月白色的中衣,身姿丰盈。脸蛋,脖子处的肌肤莹润如雪。美丽无端。娴雅的站在贾环身边,浴后,幽香阵阵,帮丈夫磨墨。明丽的容颜上带着恬然的笑容。在明烛下,有着绝美的风姿。

    宝钗手磨着墨,道:“夫君,你今日第一次上课就打了吴王世子?这样没事吧?”

    贾环悬腕写字,眼睛看着信面,笑着道:“姐姐,你是不知道。那个熊孩子欠揍。三观极其不正。我只是按照他的规矩,教训他一顿。估计这两天,他还有的闹。”

    那熊孩子自视太高。明朝至今,理学兴盛。这样的社会环境下,皇室旁支篡位,想都不要想。熊孩子还以为他是万历皇帝。呵呵!

    宝钗放下墨锭,侧身在莺儿端来的铜水盆中洗手,轻轻的一笑,道:“总觉得夫君这样的文士突然暴打学生,感觉画风怪怪的。”她听得这事总感觉很梦幻。

    “姐姐,不同的人,要用不动的教育方法。因材施教嘛!”贾环搁下笔,目视美娇妻,洒然一笑。

    …

    …

    贾环向宝钗说着他的“歪理”:因材施教时,夜晚里,从宫中回来的吴王正和妻子谈着儿子被打的事情。

    布置的奢华的房间中,吴王坐在铺着软褥的椅中吃着茶,听着妻子说着今天的事情。沉默不语。

    吴王妃,这位美妇人,心疼的道:“王爷,澄儿才多大年纪?你我都没有这样打过他。这贾环,看着性情沉稳,天才神童,文名炽盛,怎么做出打人的事来?”

    吴王看了妻子一眼,“那夫人的意思?”

    吴王妃口吻有些不满,道:“他是天子钦点的。我们辞退不得。将他供起来,再给澄儿找个好点的老师罢!”

    吴王喝口茶,语重心长的劝道:“夫人,我们的宝贝儿子不知道赶走了多少老师?再请一个来,就一定行?贾先生还有教授澄儿的想法,先让他试试吧。”

    如果贾环不想再教宁澄,只要在他面前说一声,以宁澄不尊重老师的言行,他得打宁澄一顿,还得向贾环赔罪。师道尊严,不容轻辱。然后,贾环势必会请辞。

    而打一顿,恰恰相反,是说明,贾环还在尝试教育他儿子。即便儿子被打的很惨。他还是愿意试一试。他只有这一个嫡子,为这个儿子算是操碎了心。

    吴王妃还要再说,“可…”

    吴王摆摆手,道:“好了,夫人,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

    …

    第二天上午九点,贾环准时抵达吴王府书房内。两名十几岁白净的书童在门外候着,给贾环行礼,问候道:“贾先生好!”

    贾环点头致意,提着书袋,进入精美、华贵、舒适的书房中。

    被贾环昨天打的鼻青脸肿的宁澄已经规规矩矩的坐在书桌边,昂首挺胸,坐姿端正。

    贾环没管他,径直穿过书橱,走到屏风下的红木大书案边。他心中还警惕着。学生整蛊老师的桥段,不说电影里有多少,小说里一样很多。贾环哪里会不防着?阴沟里翻船,出糗的可是他。

    不过贾环算是白警惕了。一天下来,宁澄很听话的读书,没整幺蛾子。这让贾环很惊奇。不会吧,这么怂?那他怎么纵马伤人,小小年纪在教坊司中争夺花魁?莫非另有隐情?

    下午四时,贾环宣布下课。他的课业其实很轻松:上午两小时,下午两小时。讲授四书。有印制的书院讲义在,只要稍微用点心学习,就能跟的上进度。

    书房外是一个花园,贾环出花园往东穿过一个长回廊,从山石、树林中走过,便可以抵达吴王府的北角门,然后出府。贾环走在花园中,步履轻快,没法看到背后,宁澄怨恨的目光。

    谁被打的鼻青脸肿,都会怨恨。何况是一个当红王爷的世子?

    …

    …

    时间,在贾环的教书生涯中,缓慢又飞快的流走。贾环亦接到来京中参加会试的同学:罗君子,许英朗,纪鸣。同学相见,少不得叙话一番。

    会试在三月初结束。会试前颇有名气的几名士子全部上榜。包括贾环的熟人湖广黄州府萧梦祯。罗君子,许英朗,纪鸣全部取中。苦读一年后的罗君子更是高中会试第八名。距离他的三鼎甲宏愿,只差一点。

    半个月,即是殿试。

    就在中式的士子们参加鹿鸣宴、拜座师,准备狂欢时,三月初五寅正二刻太上皇死于紫禁城宁寿宫中。庙号仁宗。谥号:法天立道纯诚至德文圣武睿圣达孝昭皇帝。

    稍后几日,又是宫中一位老太妃薨。雍治皇帝依礼敕谕天下:凡有爵之家,一年内不得筵宴音乐,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凡诰命等皆入朝随班按爵守制。

    士子们的狂欢自是节制起来。

    贾府自此而忙碌起来。贾母、王夫人、尤、胡婆媳等每日入朝随祭,至未正下午两点以后方回。而贾赦下狱问罪,已经判定夺爵、流放。人已经启程离京。邢夫人、贾琏都不用参与。贾府两个爵位,只余贾蓉一个四品爵明威将军。这令贾母等人很痛心。

    因为,贾赦被夺爵,贾府反倒没有原书中那么忙。不过内府之中,却是没人主持。凤姐还在养病。王夫人无法,令李纨、宝钗、探春三人治贾府内事。

    贾环身为文臣,自是不用守制。不过吴王府中受此影响很大。教授时间改在了下午四点到六点。

    这天下午,春雨阵阵。谷雨才过,已经是暮春之时。宁寿宫中,放眼看去全是一片白色。吴王世子宁澄和姐姐宁潇郡主、蜀王宁恪一起退出宁寿宫中。

    三人走在宫中的长廊上。太监、宫女跟着身后。宁恪穿着白色的孝服,更显得英俊潇洒,浊世佳公子的派头,笑着怂恿道:“澄哥儿,你就打算这么算了?”

    宁澄不爽的呼出一口气,发狠的道:“三哥,我要这么算了,我成什么了?三哥,我正好要你帮我。我都装了快一个多月,总算麻痹了那个混蛋。”

    宁潇微微皱眉,但没说什么。她和三哥本来是策划着。没想到宫中太上皇去世。这时候闹事,不是好时机。

    宁恪笑道:“哈哈。咱们兄弟,好说。给那个小翰林一个厉害悄悄。”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2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29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