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狠人

推荐阅读:灵武帝尊从拯救咖啡店开始反套路快穿龙纹剑神娇妃倾城:陛下,硬要宠抗日之绝地土匪超级特战兵王幻神骄记

    贾府。月色如水。静谧、祥和的气氛,笼罩着昔日的国公府中。隔壁的宁府亦然。

    三月初,贾府舅老爷王子腾升任九省都检点,执掌九边精兵。权势之盛,令人仰视。而贾府,作为四大家族的另一根支柱,自是稳如磐石。在这不断的京城风雨中,令人心静。

    夜色中,望月居里,明烛高照。宝钗穿着春末的白底绣花薄衫,肌肤莹润,如同牛奶般的白腻光滑。明丽的神女般。她带着丫鬟们,等着贾环回来吃晚饭。

    这时,外头一个小丫鬟进来道:“奶奶,三爷打发人回来说,今晚在吴王府中有事。回不来。请奶奶先用饭。早点休息。”

    “哦。我知道了。”宝钗美丽的杏眼中,疑惑一闪而过。吩咐丫鬟们摆饭。心里想着:夫君是什么事情耽搁了?

    …

    …

    吴王府上,月光从云层中洒落下来。贾环独自一人站在庭院中。他正对着的地方是一个土砖垒成的小黑屋。里头关着吴王世子宁澄。

    小屁孩正在里头大喊:“我要吃饭,我要饿死了。”

    贾环面无表情。

    庭院内的回廊、屋舍中,人头闪动。但无一人敢出声。吴王殿下下了严令。

    下午时,贾环喝令书童去叫吴王时,吴王并不在府中。随后紧张的氛围可以预见。世子书房里爆发出那么大的动静,谁会故意装着不知道?

    消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如同暴风般传遍了吴王府:吴王世子拿火药炸教书的贾先生,并且在茶水中下了泻药。吴王府里的众人在同情贾先生倒霉的同时,纷纷“劝”贾环放人。

    计有:吴王妃的贴身大丫鬟、陪房媳妇、内管事娘子、郡主宁潇的侍女、秋长史、典簿、护卫头目、蜀王宁恪等人。

    天地君亲师。师道尊严,不容冒犯。但,吴王府的众人自是偏向世子。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每个人自觉都有的立场。

    贾环当然不可能放人!

    半个时辰后,吴王自皇宫中回府,了解情况后,向贾环赔礼道歉,并按照贾环的要求,惩处儿子宁澄:关小黑屋。

    以吴王府的人力、物力,即便没有小黑屋,但很快就按照贾环的要求做出来。毕竟,禁闭对象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而不是高端武力人士。

    时间在世子宁澄被关押,一种噤若寒蝉的气氛中,缓缓的流走。

    …

    …

    宁恪神情有点讪讪的回到后院的一处小厅中。毕竟,宁澄“报复”贾环的道具是他一手操作的。“潇妹,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搞成这样。”贾环的性格,很硬!

    正常情况下,谁敢在吴王府里扣住世子不放?直到吴王赔礼时,态度还很强硬?偏偏,吴王还同意了贾环的要求。严惩宁澄。这又是怪事。

    幽雅的小厅中,宁潇穿着一袭白色牡丹烟罗长裙,在名贵的金丝楠木茶几边沉思,这时,明眸微动,道:“九哥,这不怪你。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制造这起恶作剧时,她是知情的。

    这时,不远处,弟弟的哀嚎还在传来。宁潇想了想,叹口气,这名贾先生,显然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吩咐身边的侍女,“紫儿,你去给世子送些酒菜。”

    庭院之中,贾环神游物外。这时,身后传来轻微的喧哗。贾环回头,看到一名高挑、漂亮的黄衫侍女端着酒菜过来,正被王府的侍卫拦着、劝说。

    紫儿娇斥道:“饿坏了世子,这责任你担的起码?让开!”说着,强闯过来。吴王府里的侍卫,自是都认得郡主身边的侍女,谁敢对她动粗?王妃信佛,郡主在府内,能当半个家的。

    贾环转身,冷淡的道:“拿回去。饿不死人。”

    紫儿冷笑一声,怒声喝道:“你说饿不死就饿不死啊?快点让开。这里是吴王府,不是荣国府。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贾环冷漠的看了此女一眼,一字字的道:“我同样没吃晚饭。我饿不死,他在里面,自然也死不了。”

    说着,看向走廊中的吴王府侍卫,“怎么?你们吴王府,吴王说话不算数?”

    这个帽子,谁敢带?走廊中的护卫,连忙上前来,为难的道:“紫儿姑娘…,你看。”

    紫儿将手中托盘的酒菜往庭院中一丢,怒气冲冲的走了。离开前,还威胁贾环,“你给我等着。有你好看的!你一个小小的翰林,敢在吴王府拿大。”

    贾环眼神漠然,转身,继续守在小黑屋外。他今天不把这小屁孩整出心理阴影来,他名字倒着写。

    …

    …

    已是夜间八点许。吴王在外书房中处理完琐事,叫来秋长史,问道:“贾先生还没走?”

    秋长史苦笑,道:“没有。王妃说送酒菜给他吃。他都拒绝了。他说,他饿不死,世子同样就饿不死,请王爷和王妃放心。”

    “唉…”

    吴王长叹一口气。贾环话说的“客气”。他依旧能从中感受到一种叫做“意志”的东西,坚若山石。看样子,心里的气还没消。也是,谁给学生这样做弄,面前爆一个烟花、炮仗,狼狈不堪,都会震怒。况且,之前贾环已经原谅澄儿在茶水里下泻药的事。

    吴王道:“蜀王还没有走?”

    秋长史点点头。

    “混账东西!”吴王低声骂道。手指关节用力的握着微微发白。制怒。要不是看在杨贵妃的份上,蜀王根本进不了他府里的门。“潇儿知道吧?”

    秋长史犹豫了下,再次点头,“郡主知道。”

    吴王半响没说话。有些事情,他很头疼。

    这时,外头一名仆人来禀报,“王爷,王妃请你用膳。”吴王将秋长史打发走,回到内府中。富丽堂皇的正室中,吴王妃迎着吴王,夫妻俩说了一会话。

    吴王妃忧伤的道:“王爷,澄儿从小到大,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头?那贾环不过是一个翰林,有必要这样纵容、迁就他吗?我知道王爷想要交好他。可我们府上,如今已是顶点,还有什么前进的余地?不交好他也罢,赶紧把澄儿放出来罢!”

    慈母多败儿!

    吴王苦笑着安抚着自己的妻子几句,说出他的苦衷,“夫人,我何尝想要这样处罚澄儿?今天固然是澄儿不对,可传出去,我的脸面往哪里搁?但是,我要不让贾环把这口气出了,我这吴王府,怕是没安生日子过。”

    吴王妃莫名的看着丈夫。

    吴王道:“废太子之事,可以说是完全起源自贾环。没有甄家贩运私盐之事败露,绝不会牵扯到废太子。现在想来,细思极恐。废太子说他:阴柔诡谲、心机深沉。

    何朔却说他:权谋机变,才华横溢。以贾环的能力,他若是要处心积虑的报复我。夫人觉得我躲的过去吗?别忘了,贾贵妃在宫中正得宠。”

    吴王妃有点目瞪口呆。

    她没想到丈夫对贾环的忌惮如此之深。也没有想到她眼中一个小小的翰林,竟然是这样令人心悸的硬角色。

    吴王叹口气。有些事情,后宅的夫人们不懂。看同一件事,如同水中看花,雾里看月。只有,他这样身在权力场的人,才明白贾环的恐怖之处。

    “那…”

    吴王今天已经不知道叹了几回气,道:“随他去吧。出不了大事。”

    …

    …

    东方欲晓。雄鸡高歌。天边渐白。

    宁澄在小黑屋内的心理路程,无人得知。要不是小黑屋的贾环还好好的,吴王府的下人们只怕都怀疑小黑屋中的世子已经出了大问题。

    吴王府内宅中的一处偏厅,宁恪一早起来,前来找宁潇。精美的小厅中,宁潇还是昨天的那身白裙,神情有些萎靡,不复鲜花般娇艳欲滴的美丽。

    她昨晚一夜没睡。

    宁恪惊讶的道:“潇妹,你昨晚没休息?你快去睡一会。”

    宁潇摇摇头,扶着丫鬟紫儿站起来,道:“九哥,我们都错看了这位贾翰林。真是个狠人。”一夜没睡的滋味,九哥熬不住。她尝试了,很痛苦。

    但这份痛苦,亦发的让她感受到贾环的意志之坚韧。是真狠。对自己也狠。她还吃饭喝水了,都这么难熬。贾环自昨天下午就没吃没喝。就在庭院里顶着。

    惹不起。

    宁恪想一想,叹口气。心里,不得不说一个“服”字。这种狠人,少惹为妙。

    …

    …

    吴王府上下还要去宫中祭拜太上皇、老太妃。吴王世子宁澄被放出来,整个人都是懵逼的状态。

    关小黑屋,尝试过的人都知道。隔绝了人的视觉、听觉,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那种滋味,再配着饥饿、口渴,绝不好受。绝对酸爽。

    宁澄看到贾环还在庭院里站着,哭道:“贾先生,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他又不傻。昨天该反抗也反抗,该叫嚣也叫嚣了。但是他还是个关了小黑屋。想要避免再被关,只能求得贾环的原谅。

    贾环笑了笑,很疲倦,声音听起来很温和,“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先去宫中守制吧。下午回来,为师继续陪着你关小黑屋。”

    宁澄目瞪口呆的看着贾环。那笑容,很恶魔。他心里一句粗口,想骂,到喉咙边,咽回去。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3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30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