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贾府余波

推荐阅读:重生安安逆袭记胡仙姑探案漫威遇到英雄联盟懦弱的勇士原血神座终极狂兵风水秘闻

    贾环的马车缓缓的离开四时坊中贾府门前,从内城西直门出,往西而去,在冬日上午和熙、温暖的阳光中,洒落下一串串车影。

    贾府中,因宝玉挨打乱糟糟的情况逐步的稳下来。被贾政打的气息奄奄的贾宝玉给抬回到住处里安歇。

    贾母、王夫人、邢夫人、王熙凤、李纨等人探视后,宝钗、探春、迎春、惜春几人带着丫鬟和宝玉说了一会话后离开。

    宝玉正抑郁、愁苦、难受着,住在宝玉隔壁的黛玉过来探视,两只眼睛有些红肿,坐在床榻边,看着趴着的宝玉,轻声问道:“还疼不疼?”

    她和宝玉青梅竹马,吃饭、玩耍都是一起,志趣相投。虽则年纪小,但两人的关系确实比别人要亲近些。见他被舅舅打伤,要将养一个月,心里有些难过。觑个空,单独过来看他。

    宝玉呲牙咧嘴,安慰道:“这会好些。妹妹不用担心。”

    黛玉就劝道:“你往后竟不要再去惹他了罢!”宝玉挨打的原因,府里都已经传遍。环哥儿在老爷面前告了刁状:将宝玉和秦钟的事情捅出来。

    宝玉神情郁郁。他知道这是贾环对他的警告,但心里极其的不痛快,当着和他交好的林黛玉的面气愤的道:“环老三,那个烂了心肠的。我做哥哥,往日对他如何?他竟然在老爷面前说我的不是。”

    黛玉轻叹口气,她和宝玉关系是好,但还没到是非不分的程度。这事怨不得环哥儿。晴雯是他屋里人小妾。

    环哥儿那个人是很傲的。你不去惹他,他是很好说话的。当然,她也不会说宝玉什么。她毕竟是和宝玉关系好,和环哥儿关系一般。

    两人说着话,袭人进屋子里来。她知道宝玉心里有气,轻声问着宝玉要不要喝汤、饿不饿等话。

    宝玉再看袭人的眼光就有些复杂,叹口气,和她说了会话。心里对她的抵触、嫌弃倒小了些。

    他是真不打算再沾惹和贾环相关的人、事。白挨一顿打,何苦呢!

    …

    …

    宝钗和三春从宝玉房里出来,与迎春、惜春道别,借故到探春房里稍坐。探春房中布置的通透,从客厅可至抵书桌。布局大气。

    宝钗和探春两人坐在明厅里说话。探春的侍女翠墨将炭盆烧起来,又过来奉上热茶。清冷的温度渐渐的散去。

    宝钗坐在圈椅上,捧着香茗,轻叹道:“三妹妹,环哥儿告状的事…做的有些鲁莽了。”

    探春苦笑一声:“可不是!三弟弟没给我说。”

    她是真不知道,要知道了肯定要劝贾环。宝玉可是老太太的命根子。前些年,宝玉给老爷打了两下,说是东府珍大爷治的,老太太知道了,将珍大爷叫过去好好的骂了一顿。

    老太太原本还有个表面上的公正,有安抚的意思,这下可算是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厌恶。

    宝钗点点头。她很有点意外。以她看来,环哥儿将宝兄弟耍过,要回晴雯后,这事就算结束。但环哥儿竟然是快意恩仇!太不理智了。

    …

    …

    贾环设计宝玉的事情,贾府中的人们各自的想法不一样。有畏惧、屈服,有担忧、责怪,有恼怒、怀恨等等。

    但凤姐暂时是不管这些事。探望过宝玉,又在贾母处摆了饭后,她回到议事厅,将所有的事情都推掉,让她的书童彩明给她念平儿上午从贾环手中拿来的回来的一万两银子的生意的计划书。

    她知道贾环有这样的习惯,并不介意。因为文字记载、传递的信息比口语要多、要丰富。只是,彩明越念,她越糊涂。她实在有点不能理解贾环的计划。

    贾环在计划书中建议凤姐开一家胭脂店,然后将府里的胭脂采办权全部受回去。只此一项,一年就可有千多两银子进账。再将胭脂店,制作、包装,宣传提上去,然后向京城里的贵族推荐。做成品牌后,像江南等地铺货,一年年入一万两,断然不成问题。

    凤姐对如何拿下府里的胭脂采办权很有经验,但是做什么品牌,就茫然无知。贾环计划书中一系列的现代词汇,凤姐根本就不能理解。

    王熙凤喝着茶,问身边的心腹助手平儿,“你听懂没有?”

    平儿苦笑着道:“奶奶,我哪里听得懂!去信问他吧!”

    王熙凤羞恼的瞪着丹凤眼,心里有股子火涌上来,说道:“我每天一堆事情,有功夫和他磨嘴皮子?环老三这个混账东西,竟然不守信诺。我以后只和他现银交易。”

    她貌似给贾环坑了。

    贾环确实履行了诺言,送给她一个年入一万两银子的生意,但是她没办法赚到这银子。里面的名堂太多,她琢磨不透。然而,贾环都给平儿说了,可以去问他。这就是成了她的问题。但是太气人了啊!

    打个比方,贾环送贾琏的蜂窝煤生意,生意难度大约是8:2开。有两成,贾琏是吃不到的。贾琏没那个能力。而贾环送给王熙凤的这个生意,生意难度是2:8开。王熙凤的能力只能吃到两成。

    贾环是阳谋。王熙凤吃了个哑巴亏。

    平儿听凤姐骂着贾环,见凤姐没有去找贾环麻烦的意思,大约年入一两千银子可以接受,就放下心。心里无语的笑一笑。

    这才是环三爷做事的风格啊!他要真是慷慨大方的给奶奶一年收入一万年银子的生意,那才是脑子进水。只是暂时合作,恩怨未了呢!

    这小坑一个连着一个,奶奶心里怕是忌惮的很。

    …

    …

    黛玉探望过宝玉后就离开。下午时分,袭人、媚人、茜雪几人服侍了喝了贾母命人送来的汤,又吃了半碗糖腌的玫瑰卤子。宝玉迷迷糊糊的睡着。

    袭人几个到外面的小厅里坐着说话,略做休息。清幽的阳光落在桌几、矮凳、座椅、条桌、柜子上。一样样的摆设精美,富贵之气内敛。

    宝玉房里的丫鬟,此时以媚人为首。她和宝玉已经初试云--雨。宝玉很信任她。但袭人毕竟是老太太屋里过来的,拿的是一等大丫鬟的月钱。在外人眼中,宝玉房里还是以袭人为首。

    将小丫鬟们都打发出去,身姿丰韵的媚人、茜雪对视一眼,起身向袭人赔罪道:“袭人姐姐,悔不该听你的话。我们没劝二爷,让二爷受这遭罪。”

    宝二爷这棒疮,要养一个月才得好。注:原书,红楼十三年,五月,宝玉因金钏儿之死、琪官之事挨打,养了3个月。

    袭人愣了下,忙媚人、茜雪扶起来,说道:“这不怪你们。我吃了环三爷的大亏,所以记在心里。原也不干你们的事。你们劝,也未必劝得住二爷。”

    麝月、秋纹一贯是袭人的支持者,这时都是轻笑起来。

    但袭人心中并没有多少得意之情。她在发愁她自己的事情。鸳鸯给环三爷的丫鬟如意带了口信,委托致歉一声,效果如何却是未知。

    环三爷连宝玉都敢这样报复,何况她这个丫鬟?要知道,前些年珍大爷使得宝玉挨了老爷的打,都给老太太骂了一顿。

    三爷这么做,要得罪死老太太。但他还是做了,可推知心里的怒火。再想想周瑞、来旺媳妇的下场。

    袭人幽幽的叹口气。

    …

    …

    贾府里闹了一场,风声传到贾府外。有些话,私下里传得绘声绘色。比如,王夫人如何抱着宝玉哭,软中带硬的刺贾政;贾母如何把贾政骂得跪在地上。

    傍晚时分,贾府外的荣国南街周瑞的家中。周瑞在小花厅里招待女婿冷子兴吃酒。几个大碗、小碟陈列。酒香阵阵。吃到酣畅处,少不得骂贾环几句。

    周瑞去年给剥夺管事的职位,又给大老爷贾赦搜刮尽了家底,如今只在府外打杂,心中别说有多么恨罪魁祸首:贾环。

    拿碗喝了口酒,周瑞喷着酒气道:“我看他如今还能蹦跶到几时?嘿,挑唆老爷打宝玉,老太太心里怕不恨死他。”

    冷子兴在崇文门街西开当铺,生意做的不小,听着岳父的牢骚,品着酒,说道:“贾环的名声我也听过。前些时候,金陵知府贾雨村还写信来问我:贾府里有没有这个人?”

    周瑞就有些不高兴,瞪着眼睛看女婿,“你这话什么意思?捧他的名声传到金陵去?”

    冷子兴放下筷子,推心置腹的道:“叫我说,老泰山还是不要去惹他的好。贾府里,兄长可以管教兄弟。按理说,宝玉又有史老太君护着,是碰不得、骂不得、惹不得,怎么就叫他得手?

    这位环哥儿,手段、胆识都是一流。如此人物,老泰山还是收敛些。若是府里的太太能压得住,老泰山不妨跟着踩他几脚。若是压不住,老泰山万万不可冲动。

    这话,老泰山自己心里仔细想想。”

    周瑞是王夫人的陪房,对贾府里的事情很了解,本来心里兴奋的不行,给女婿当头一盆水浇下来,顿时透心凉。拿起酒碗喝了一大口,长叹道:“唉!”

    他得承认他是个小角色,惹不起贾环。好抑郁。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3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