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獠牙、类似

推荐阅读:十分爱 (1v1 H)武道大帝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星武通神灵武帝尊从拯救咖啡店开始反套路快穿龙纹剑神娇妃倾城:陛下,硬要宠

    顺亲王府位于京城西城。暴雨如注,奔涌而下。堂皇、庄重的顺亲王府中屋舍延绵。琉璃瓦上,飞溅的雨滴如白练。

    “啊…,永昌公主殿下来了。”王府的管事在角门处迎着永昌公主的马车。

    “不要声张。去给你们王爷说一声。”马车中,传出丽人低声吩咐的声音。

    马车平稳的驶进顺亲王府后院里的某处精美的庭院。永昌公主随从的中年宫女撑开伞,永昌公主从马车中出来,踩在庭院的台阶上。暴雨正烈。

    永昌公主走进小厅中。小厅中布置的雅致,飘逸的字卷,湘竹的桌椅。永昌公主的俏脸没有表情,眉间带着阴云,心事重重。

    她等了约一盏茶的功夫,顺亲王笑呵呵的走进来,“贤侄女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里逛逛?”

    顺亲王约五十多岁,身材微胖。笑起来的时候,狭长的眼睛眯起来,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沉。太后病重的消息,他已经知道。他二月份就和永昌公主谈过,只是当时正得宠的永昌公主不置可否。那么,现在呢?

    顺亲王心里笑了笑。

    随行的侍女很快端上清茶,再悄然的退下。永昌公主收敛了情绪,喝着茶,笑吟吟的道:“侄女有事一明,特意来向王叔请教。”

    顺亲王点点头,伸手示意永昌公主说。

    永昌公主盯着顺亲王,身体习惯性的前倾,问道:“王叔,你二月份给侄女指了一条明路。侄女不知道你用意是什么?”

    顺亲王似乎预料到永昌公主要问这么一个问题,哈哈一笑,“贤侄女,你我平日里走动虽然少,但是我府上的情况,你应该有所了解。我与贾府有些旧怨。以宫中的形势,贾贵妃如此得宠,我该如何自保?”

    永昌公主若有所思,微微一笑,妩媚的道:“所以…王叔的想法是分贾贵妃之宠?”

    顺亲王坦然的一笑,点点头,“天子中馈乏人。如今杨贵妃、贾贵妃都有状况,不便服侍天子。而周贵妃失宠,正是进献美人至天子身边的良机。贤侄女不想日后宫中有人帮你说话?贤侄女与我合者两利啊!”

    顺亲王说的合情合理。永昌公主意动,咯咯娇笑,故意为难的道:“只是一时急切间,哪里寻觅得到绝色佳人?杨贵妃与贾贵妃都是国色之姿,心思玲珑。一般人想要分宠,可不容易。”

    顺亲王笑着虚点了下永昌公主,“贤侄女在试探我?人选我只是备了几个,但是并不足以送入宫中。所以,贤侄女可以有几个月的时间,自己物色人选。”

    说着,改了一副面孔,语重心长的道:“永昌,你王叔我不过是求平安、自保。你看贾府的继承人贾环是如何行事的?恃才傲物,睚眦必报。前几日把吴王世子宁澄都打了,关了。宁澄还是个小孩子。

    他若得势,我还能活?贾贵妃不再得宠,我在府中就稳下来。其他的事,我们做臣子的,不可多涉足。”

    永昌公主呵呵一笑,同意道:“这是自然。”心里不以为然。顺亲王以为她看不出来么?

    当今朝局,于皇室宗亲而言,首先关注的是太子之争。其次是皇后之争。若是贾贵妃生下皇子,将是当仁不让的皇后人选。顺亲王能坐的稳才有鬼?但是,贾贵妃正得宠,谁敢害她?

    顺亲王如果要选美人进宫做蠢事,她不介意推他一把。

    …

    …

    密谈了一会后,敲定各种合作事宜,永昌公主起身告辞,脸上阴云尽去。顺亲王让他最得意的孙子,封爵镇国公的宁浮去送永昌公主。

    看着永昌公主妖娆的身姿消失在庭院门口,顺亲王微微一笑,品了一口清茶。

    永昌公主的小算盘,他怎么会看出来?他这位侄女,美则美矣,基本没脑子!

    以天子之英武,怎么可能容忍国无长君?若是晋王登基,贾皇后又如何?即便生下小皇子,亦会被杀。他所看重,不过是要永昌公主持续不断的进献美人而已。

    如今西域被征服,西南骠国即将被灭。西南拓土数千里。万邦来朝。如此之盛世,天子倦政之意,已经越发的明显。而大学士何朔有名相之姿,治理朝政十分得力。不出意外,天子近年内必定会放权给何朔。

    何朔的忠心,在太子之变中,已经得到验证。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当今天子四十有四,若是纵情声色。五到十年之内,必有变故。当年隋文帝杨坚已经证明过这一点。

    这才是他想要的。贾府的根基在贾贵妃。贾贵妃的根基呢?

    尔虞我诈的皇室人物们,在杨贵妃生下皇子、贾贵妃怀孕后,看到天子身边的空隙,终于露出尖锐的獠牙,怀着不同的目的。危机,在倾盆的大雨中四伏。

    “轰!”暴雷轰鸣。闪电在空中绽放着蛇形的光芒。永昌公主的笑脸在马车中,若隐若现。身后,顺亲王府庄重的屋檐下,是痴迷的看着她的宁浮。更遥远的地方,一名高大,英俊的捕快,正在辞别同僚,准备幽会。

    京城中,军机处里大学士们正在处理政事,大周门外的六部里,六部官员忙碌的执行着帝国中枢的指令,分发天下。天子倦政,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徐徐的拉开帷幕。而凄迷的雨中,勋贵、士子、百姓、商人、工匠各自在楼台、屋舍、商馆、店铺中进行着自己平静的生活。

    针对贾府的恶意,在雍治十四年的初夏大雨中,酝酿着,随后,慢慢的显露出来。

    …

    …

    四月二十六,夏日可畏,骄阳似火。街面上,黄土飞扬。贾环的马车驶过宣武门大街,折向阜成门街,抵达咸宜坊吴王府。

    贾环穿过夏季中枝叶茂盛的花园踏上书房前的青石台阶时,一名身穿灰白色精美长衫的中年男子笑容满面的走过来,弯腰行礼,客气的道:“在下周伍闵,见过贾先生。”

    贾环一听他自报家门,就明白过来。这是周贵妃的家人。元春从宫中给他传信,说燕王想拜他为师。既然天子都同意,他并不介意多教一个学生。

    他最近除了等着何大学士消息,准备筹办报纸外,确实没什么事情。至于,燕王与其说是皇子,不如说是普通人。周贵妃不受宠,他前面还有一大堆兄弟。皇位,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贾环笑着抬手虚扶,道:“足下客气。”

    周伍闵约三十多岁,容貌普通,衣衫华贵。有点白胖。因在夏季,额头上冒着汗,对书房门口外等候着的一名少年道:“淅哥儿,快过来,见过先生。”又对贾环笑着解释道:“未得贾先生的许可,不敢擅入学堂。”

    贾环轻轻的点头。再看走过来的,白净,略显胆怯的少年,这便是今年13岁的燕王宁淅了。

    “宁淅见过贾先生。”少年恭敬的双手作揖行礼。礼仪标准。

    贾环道:“进去说吧。”带着周伍闵、宁淅进了书房。吴王世子的书房中自是有冰块。冷气幽幽。很舒服。

    熊孩子宁澄正坐在书桌边温书。眼睛滴溜溜的转。一看就知道心不在焉。关心着外面的动态。见贾环进来,忙起身向贾环行礼,“学生见过先生。先生上午好。”

    贾环点点头,将手里的书袋放下。宁澄殷勤的上前帮贾环倒茶。有事,弟子服其劳!这是贾先生应享有的待遇!

    贾环坐下,问了宁淅几个学习进度的问题,对周伍闵道:“可以了。这个弟子我收下了。半旬一休。上午巳初开始上课,下午未正开始。各一个时辰。”

    周伍闵喜道:“谢贾先生。”如今,贾府权势之盛啊!他自是知道外甥拜师,是他姐姐在宫中为周家找的退路。

    周伍闵先奉上拜师礼,厚厚的一个礼单。然后,叮嘱宁淅道:“淅哥儿,贾先生海内闻名,无人不知!你在学堂里要好好读书。听先生的话。”

    宁淅清秀的小脸上充满了担忧,拉了拉周伍闵的衣角,道:“舅舅…”这个称呼让贾环神情微动。

    宁澄取笑道:“淅哥儿,你怎么还是这样胆小?定是在宫中听到先生不好的传言了吧?呵呵,先生又不会关你的小黑屋。”贾环现在在宗室少年们中的传闻,和大魔王没什么区别。

    宁淅讪笑。

    贾环笑一笑,等周伍闵出去等在外面后,开始上课。夏日花园中蝉鸣幽幽。

    他心中微微有些感伤。他想起他的舅舅赵国基来,也曾经陪着他读书,在雍治七年、八年时。那个木讷、怕事,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赵国基在三月中去世。

    彼时,三姐姐探春主贾府内事没多久,照例给了二十两银子安葬。探春和赵国基并无感情。赵姨娘跟着贾政去了福--建。否则,必然要闹探春。

    贾环私下里给赵家100两银子安葬。让钱槐每月送银子,照顾赵家妇孺。

    什么是最平等的?大约应该是死亡!任你英雄盖世,任你风华绝代,到头来不过一捧黄土!他改变了贾府太多,赵国基的生活亦不错,但终究还是死在今年。

    贾环轻轻的叹口气,看向宁淅的目光,略微有些柔和。这少年的处境,和他当初在贾府时,有着某种意义上的类似。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3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32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