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疲态、办报

推荐阅读:重生为老太太宠妻无度:腹黑总裁别太坏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加冕为王女总裁的妖孽狂兵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盛唐不遗憾猛男诞生记漫威世界中的幽灵香爱

    贾环离开时,李纨正在和尤氏在栏杆处笑说着话。

    尤氏将近四十岁,保养得体,盘着牡丹发髻,穿石青色对襟褂子,风韵犹存。贾蓉能力有限,宁国府的后宅事务都是她由处理。日子过的顺心畅意。

    尤氏扶着木栏杆,看着亭下的鱼群,笑道:“听闻兰哥儿过了府试,你这苦日子要熬到头了。”

    提起贾兰,李纨便笑起来,她今天穿着素色的褂子,略显暗淡,朴素。不过,中午时饮了酒,俏脸上带着酡红,花信少妇的风韵,在夏风吹拂着的衣角中飘溢出来。

    李纨笑着,谦虚道:“哪里?这还早着呢。珍大嫂,听说,环兄弟要保蔷哥儿一个秀才功名?”

    尤氏便笑,“你想,咱们府上如今的声势?环兄弟说的,多半是有谱的。”她是一个精明人,随后转移话题,“听说你婶娘的大女儿已经有人家了?”

    李婶娘的大女儿李纹。有咏红梅诗一首,性情超脱,美丽高冷。

    白梅懒赋赋红梅,逞艳先迎醉眼开。冻脸有痕皆是血,酸心无恨亦成灰。误吞丹药移真骨,偷下瑶池脱旧胎。江北江南春灿烂,寄言蜂蝶漫疑猜。

    李纨笑道:“嗯。由家父做主,许配给今科的进士,二甲第四名,选庶吉士,金陵人罗华。二十六岁。”

    尤氏诧异的道,“嗳哟,这门亲事倒不错。”

    …

    …

    尤氏和李纨说话时,那边,宝玉看到黛玉从花丛下过来,迎过去,赔笑道:“林妹妹…”

    黛玉笑着点头,细声道:“宝二哥,你刚才和四妹妹说什么呢?”

    宝玉感觉到黛玉的疏离,心里叹口气,道:“环…哥儿不是给她请了画师教导她画画吗?我央四妹妹给我们画一幅画儿。将你的潇湘馆和我的怡红院都画进去。”

    黛玉只是一笑,抬步上台阶,道:“宝二哥,我又不会一辈子都住在潇湘馆里。”北园那边基本快整理好了。说着话,往厅中去找宝钗说笑。

    宝玉惆怅的看着黛玉的背影,正巧袭人送茶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小连环洋漆茶盘,里面可式放着两钟新茶。宝玉叹口气,取了一杯。袭人送到里面,正巧宝钗和黛玉两个在一起说笑,只得一钟茶。

    袭人有些不好意思,愧疚的道:“三奶奶和姑娘,哪位渴了先吃。我再倒去。”

    宝钗笑道:“我不渴。只要一口漱一漱就够了。”拿起茶杯来喝了一口,剩下半杯递给黛玉。

    黛玉对袭人笑道:“你知道我身体弱,大夫不许我多吃茶。这半钟尽够了,难为你想的到。”说着,饮尽半杯茶。将杯子给袭人。和宝钗对视一笑。

    …

    …

    四月底的寿宴,很快就过去。贾府里的事忽而多起来。第二天,平儿还席时。尤氏亦过来,却不料玄真观内传来消息,贾敬宾天。

    近日,贾蓉忙着跟着贾母、王夫人、胡氏,照顾着。贾琏外出,探视流放途中的贾赦。据说大老爷快不行了。

    事情报到贾环这里,贾环请假在家中,令贾蔷、贾芸处理玄真观事,停灵铁槛寺。贾扁,贾珩,贾珖,贾璎,贾菖,贾菱协助。令尤氏在宁国府内料理一应祭祀事务。并上报朝廷。贾敬毕竟是曾经的进士,袭过爵的官。

    雍治天子下了恩旨:贾敬虽白衣无功于国,念彼祖父之功,追赐五品之职。令其子孙扶柩由北下之门进都,入彼私第殡殓。朝中由王公以下准其祭吊。

    稍后,贾琏那边传来消息,贾赦死于流放辽东的途中。疑为仇家所为。

    五月初的时日,贾府便在这样略显慌乱,又些许哀伤的氛围中度过。毕竟,贾敬、贾赦在贾府之中并没有多少人望。宁、荣两府中,真正痛哭的人不多。

    贾母为大儿子的死去感到痛心,又因为上了年纪,接连着几个月没休息好,病倒在床。贾环派人去请了太医院的王太医过来诊断。所幸,贾母病情无碍。

    接着,贾环更是接到宫中元春的旨意,令贾府去清虚观打醮,祈求母子女平安。

    这个举动,若不是天子才加恩贾府,提高贾敬的葬礼规格,赦免死去的贾赦的罪过,贾环几乎都要以为元春在宫中处境不佳。红楼原书中,红楼十三年的清虚观打醮,通常被视为是贾元春在宫中地位不稳的信号。

    繁盛的贾府局面,似乎就像是一台高速奔跑的骏马,在此时,渐渐的显露出一种难言的疲态。

    贾环对此有心里准备,五月初六的深夜里,他披衣而起,安抚着醒来的宝钗,“姐姐,你先睡。”在书房中徘徊。夏夜里,群星璀璨,庭院清凉。他还在反复的推敲元春的事情。

    贾元春的判词:二十年来辩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宫中多石榴,石榴寓意是多子多孙。判词有榴花,而不是榴子,其中的喻意,细思极恐!

    贾环现在当然不可能按照记忆中的“判词”去判断形势。人的命,要自己去挣。只是,舅舅赵国基依旧死于雍治十四年,让他的心中,略有些担忧。

    很多时候,惯性,很难改变啊!而皇宫之中,恰恰是他无法影响到的地方。

    …

    …

    贾府固然是国朝顶尖的勋贵世家,但贾府里死掉两个无关痛痒的小角色,其实影响并不大。不过是,勋贵世家们多支出了两笔吊丧的费用。

    五月上旬,朝堂上出现了一个微小的波动。在一番小的较量之后,何大学士推行了自己的主张,在翰林院的名下,推出了朝廷第一份官办报纸。

    通行天下的邸报不是日报。而是间隔一段时间一发。金陵国子监的金陵简报只能算是地方上的官办报纸。江南民间开花一般的报纸那是民办。

    第一份官办报纸命名为:真理报。挂总编头衔的是翰林院侍讲魏翰林。负责办事的主编是新晋翰林院庶吉士,湖广黄州才子萧梦祯。

    要知道,翰林院中,新科进士三鼎甲授翰林修撰从六品,翰林编修正七品。庶吉士三年后经过考核留在翰林院,授翰林检讨从七品。

    庶吉士,无品级,无定员。

    以一名新晋的庶吉士负责报纸事务,再加上真理报这个名字,让朝堂中不少人以为何大学士是想要搞文坛论战。当年,王安石变法,就搞了一个王学。天下学校,尽用王学的教材。

    庙堂大佬们,因吏部左侍郎许澄提议此事而关注,但看到这样的“低配”,并不太上心。

    然而,真理报的中枢,并不在翰林院中,而是在荣国府无忧堂中。

    五月十一日傍晚,贾环拜访何大学士回来,在无忧堂中,召集诸位同学,商议办报事宜。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3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33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