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元宵节

推荐阅读:遨游仙武至暗人格勇敢者的世界恐怖故事群太玄如梦修真从龙珠世界开始大明之崇祯大帝三国之无赖兵王异界大领主收集末日

    如意在火炕上赖床。晴雯却是已经起来,刚去外面看了一眼小火炉上煮的鸡蛋回来,双手抱着小楠木桌上贾环的茶杯温手,笑着道:“能怎么办啊?三爷你罚的重了,她在贾府里,你鞭长莫及!罚的轻了,鸳鸯姐姐说不定要疑心。

    叫我说,三爷罚她给你做几双鞋子,再打些络子。受累三五个月,算得个教训。”

    贾环微微一笑,晴雯脑子挺好使的,说道:“行,这事就交给你去办。你给鸳鸯写封信,回头让钱槐送过去。”

    鸳鸯是识字的。晴雯、如意跟着三姐姐探春、宝钗学了大半年多。也认得些字。至于是否词不达意,总得多练习。多练习,是掌握字、句的好办法。

    “啊…”晴雯苦着脸打商量,“三爷,我不写行不行?让钱槐带个口信就行。”

    前几天,叫钱槐到书院来找三爷,在路途中错过,腊月二十九日,他赶来一趟。算是认清门路。

    侧躺在火炕上的如意咯咯娇笑。她比晴雯姐姐认识的字多哩。

    贾环就笑起来。聪明人啊,往往心思比较杂,难以静心。在学习上,单纯点的如意反倒是学的多些。

    和丫鬟们说笑一会,贾环吃了早饭,收拾了书本,去空寂无人的书院里读书。家里有两个俏丽的丫鬟叽叽喳喳,他哪里能静下心来读书?他可是要以今年的举人试为目标。

    晴雯送贾环出门,在门口,眺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雪中,抿嘴一笑。没不再像前年那样流泪,她和三爷的主仆缘分还没尽呢。

    …

    …

    居住在贾府外,比不的在贾府内轻省。冬天水冷。洗衣服、洗菜、切肉、淘米、做饭、洗碗、扫地、凉洗被子、烧炉等等事务都需要自己动手。

    生活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让日子变得真实、轻快、温馨,充满笑声又格外的狼狈。

    贾府里的丫鬟们都是细化分工。像晴雯、如意这样的贴身大丫鬟,学的是怎么照顾主子,对生火煮饭,买菜做菜都是一窍不通。贾环倒是会做这些家常事务,农村里出来的孩子基本都会。但他没有精力当保姆照顾他自己、两个小姑娘的日常生活。他的主业是读书。

    初八晚上,搬蜂窝煤时,贾环、晴雯、如意三个人脸上、手上都是弄的黑乎乎。清寒的夜色下,三个人在廊檐下,扶着墙壁笑起来。没什么可笑的,但就是想笑。

    过了初十,贾环委托北前坊的许坊长帮他物色的仆妇终于来了。来的李大娘,住在坊内,四十多岁,穿的干净。贾环和她签订了雇佣契约,委托她照顾三人的生活起居。小院里的家事后勤算是稳定下来。

    读书的日子过的快。转瞬就快到了正月十五元宵佳节。清晨时分,廊檐下方,一根根冰柱倒垂,一节节,冰晶剔透。

    贾环昨晚和返回书院的叶先生一起在镇上喝酒,聊书院的改制聊的比较晚,早上正迷迷糊糊的睡着时,突然脸上给人冰了下,凉意将他刺醒。睁开眼睛,就看到晴雯坐在他身边,飞快的挪开手,笑靥如花。

    贾环无奈的道:“晴雯,你又顽皮。再让我睡会。”他这会有点起床气,只是压着情绪没发出来。

    晴雯娇笑道:“三爷,别睡啦,我有事要回你呢。刚才有个老管家来送了些吃食,说是林姑娘送的元宵节礼。我就奇怪了,除了府里的林姑娘,还哪里有个林姑娘啊?”

    这话说的巧。书中,史湘云行酒令时说:这鸭头不是那丫头。这一位林姑娘,也不是贾府那位多愁善感,美丽傲娇的林姑娘。

    贾环就笑起来,道:“我的一个朋友。镇里面的食档,你知道的,她是那家食档的东家。书院的书生食府酒楼我委托给她经营。很坚强、有个性的一位姑娘。回头我带你去认识下。”

    他对林姑娘是很欣赏的。当然,喜欢就算了。林姑娘的容颜…令人叹息。他固然不是外貌协会的成员,但也没有强大到可以无视的程度。

    贾环刚和晴雯说了会话,让她回了礼物,继续休息。

    …

    …

    京城西郊的东庄镇中弥漫着安定、祥和的元宵佳节气氛之时,贾府里也是热闹阵阵。贾母早就吩咐了,要准备酒宴、元宵节晚上的灯谜会。阖府都期待着。

    然而,上午巳时二刻许,东府宁国府中气氛略有些压抑。蓉大奶奶秦氏昨天派了贴身丫鬟瑞珠回到宁国府里给公公、婆婆还有西府的长辈们送节礼,略表心意。但自昨天晚上她给贾珍叫到内书房问话后,人就没出来。

    今天早上几个婆子得了吩咐,去贾珍的内书房里,悄悄的将已经死去的瑞珠抬出去烧埋了,处理了手尾。东府的仆人噤若寒蝉,缄口不言。气氛沉闷。

    日头渐渐的有些高。贾珍的外书房中,俊俏公子装扮的贾蓉跪在地上和贾珍说话。他是给吓到,瑞珠死了啊。

    贾珍一身锦袍,脸色略有些疲倦,坐在书桌后,看着眼前低着头的儿子,语气极其不满的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今天一定要去道观里接你媳妇回家来。今天是元宵节。”

    贾蓉跪在地上苦苦的哀求道:“父亲,秦氏打定主意修行求子,不肯回来,我能有什么办法?年前我已经去过一趟,我又说不过她,求父亲免儿子这遭苦吧!”

    他如何不知道贾珍的心思?但他怕贾珍怕的厉害。根本不敢违逆。年前去了一次,给秦可卿说的羞愧的离开。

    贾珍怒道:“屁话!她要真心求子就该在府里呆着,去道观里能生出儿子来?”

    贾蓉还是不肯。

    贾珍沉着脸从书桌后走出来,一脚将贾蓉踹翻,恨恨的啐一口,严厉的道:“快点去。否则,仔细你的皮!”

    …

    …

    贾蓉给贾珍的两个小厮逼迫着坐马车前往离京城20里的香山脚下的栖霞观中见妻子秦可卿。

    寒冬早春,栖霞观中景色极美。即便是方外之地,时值元宵佳节,观中略有些节日的氛围。

    贾蓉派人通禀了一声,给观里的一名管事的女冠安排在一间厢房中和秦可卿见面。

    少顷,秦可卿穿着一袭橙色的道服,身姿婷袅的走进来,眼角间的神色有些抑郁。她刚给管事的女冠张道姑给讽刺了几句。她是那种,被人说一句重话,要在心里怄三天的人。

    厢房中陈设简单,几张桌椅,挂着字画。

    并无外人,贾蓉心里巨大的压力涌上来,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抱着秦可卿的腿哭诉道:“可卿,你可怜可怜我,跟我回家吧!他会打死我的。”

    贾蓉只是个十九岁的青年,在父亲的重压之下,他已经顾不上其他的事情。比如头上戴顶绿-帽。瑞珠被虐杀,让他的心里已经接近崩溃。只求平安。

    秦可卿俏脸上羞恼异常,她回去肯定就要给那人得手,如何能回?偏偏丈夫竟然这样说话。垂泪道:“蓉哥你只求我可怜你,到时候谁来可怜我?要是给他那样,传出去,我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贾蓉哭道:“可卿,瑞珠死了啊!”

    “啊!”秦可卿给吓的压着嗓子惊叫了一声,掩着嘴,往后退了半步,巨大的震撼让她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看着近在咫尺的丈夫的面庞。贾蓉点点头。此事确凿无疑。

    一股强烈的悲伤涌上秦可卿的心头。瑞珠,跟随她多年,就这样,死了。是那人下的手!她昨天才派瑞珠回去送礼,本来是想着尽心意,那曾想将瑞珠送到鬼门关里。

    “呜呜….”秦可卿伤痛难言,忍不住哭起来,泪珠滚滚而落。愤怒填满心中。

    贾蓉恳求道:“可卿,你跟我回去吧。不然父亲真的会打死我的!或许,只是你多想。住上两日,你再回这道观里来。”

    秦可卿心底升起怒火,骂道:“呸!怎么是我多想?我洗澡的时候他要闯进来。我差点就…,怎么是我多想?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有你这样把自己老婆送给别人玩的吗?你走,你走,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秦可卿和贾蓉在厢房中吵了一通,流着泪,跑了出去。她的贴身侍女死了。她自己呢?

    贾蓉一无所获,离开栖霞观时,胆战心惊。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去面对怒火中烧的父亲:贾珍。

    他怕。

    …

    …

    栖霞观、贾府里发生的种种,贾环并不知道,每天在书院中刻苦攻读。跟着何讲郎学习八股,学习经义,磨砺文章,日子悠的飞逝。光阴似箭。

    一月底的一天,微风徐徐。傍晚时分,姚纬、都弘两人邀请他到咸亨商行的总店里吃饭。“咸亨”这两个字的出处,出自易经.坤卦之彖传“含弘广大,品物咸亨”。最出名的便是咸亨酒店。因鲁迅先生的一篇孔乙己,名扬海内外。贾环直接拿过来当书院的商行名字使用。

    咸亨商行对东庄镇负总责,履行包税、行政、司法、治安等职责。简而言之,咸亨商行履行的是一个与宛平县县衙有着微弱上下级关系的镇政府的职责。

    书院有志于学的同学虽不在商行中挂职,但必须是书院出身的弟子才能进入商行的核心层。书院的核心弟子如贾环、公孙亮、罗向阳等人在商行中拥有极大的影响力。以贾环的声望,对商行的事情,甚至可以一言而决。

    咸亨商行总店位于东庄镇正大街中段10号。一个个的院落、雅间陈列,布局类似于扩大版的办公室。

    东侧的雅间中,都弘给贾环敬酒,说道:“院首,如今商行的各项工作都很稳定,我想着要开辟新的财源,想问问院首有什么建议。”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3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