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不看好

推荐阅读:修罗天帝无敌红包皇帝都市最强仙医三寸人间海洋修士我有一株仙桃树从宇宙飞船开始龙珠之超级宗师

    黄昏时金辉万丈,艾叶的味道飘散在光线略显暗淡的格子间中,驱赶着蚊虫。

    无忧堂的西面,贾环正在给几位同学介绍真理报的情况。

    张四水、柳逸尘、刘国山就在贾府中。罗君子、庞泽、乔如松、秦弘图自东庄镇闻道书院而来。卫阳家在西城咸宜坊中。新科进士纪鸣在工部实习,许英朗在兵部实习。

    众人三三两两的散坐在小厅中。贾环居中而坐,沉稳的道:“何相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利用真理报,为提高商税税率制造舆论,打破僵局。”

    话音刚落,在金陵和贾环一起办过报纸的庞泽就直言道:“难!”

    庞泽容貌丑陋,鼻子很大,身穿蓝色澜衫。衣着整齐,身形微胖,显是妻子精心照料。他才华横溢,但是科场不顺。已经是两科乡试未过。

    以庞泽的才智、又有办报纸的经验,他下这么一个定论,气氛顿时有些沉闷。

    乔如松笑着摇头,一针见血的指出道:“不难的事,怕是落不到子玉头上。”他和庞泽的情况一样。两科未中,贾环写信至闻道书院相邀,便暂时弃了书本,过来办实务。

    贾环的情况,官职虽然升到正六品,但被天子“发配”到吴王府,边缘化了。何大学士再怎么看重贾环,也不可能将一件轻松的事交给贾环去做。只有能人所不能,立下无法抹杀的功劳,贾环的仕途才能有起色。

    罗向阳坐在椅子上,坐的很端正,但神情有点颓废,问道:“子玉,你不是说要韬光养晦。怎么还接这么个事?”他来京城散心,并非办报。

    今年丙辰科,罗君子再次金榜题名,高中会试第八名。进步很明显。按照今年的趋势,馆选庶吉士,仕途一片坦途。但殿试时,何大学士不喜他的做派誓言,说:“国家抡才大典,岂是给个人博名望所用?”将罗君子的名次降低,定在二甲中间。

    罗君子辞官不就。

    他从书院来贾府,并不是帮贾环办报纸,而是过来散心。亲近如大师兄、贾环都知道原由:他暗恋贾惜春。罗君子人品、才学没得挑,但贾环自不会乱点鸳鸯谱。

    贾环沉吟着,轻叹道:“罗君子,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形势不同了!”他其实更愿意过几年轻松、安生的日子。

    像前些日子,在红香圃陪着娇妻红颜,众姐妹吃酒、行令,更兼有湘云醉卧,亦是人生快事!过得几年,大观园诸芳散去,这样美好的时光,还能有几回?

    只是,形势不由人!贾环虽然仕途不得志,但是消息并不蔽塞。只是有些延时罢了。顺亲王能判断的出来的政局变动:天子怠政。贾环自然也判断的出来。

    天子怠政,说起来,很简单,只有四个字,但实际上,是新一轮的权力大洗牌。这一点,参看唐玄宗在天宝年间的作为,就明白。

    贾环这些天因为贾元春传令贾府打醮,一直在思考元春的近况,心中隐忧不断的增加。他原以为何大学士让他办报纸,只是占领舆论阵地。并不大在意。

    何大学士主持朝廷中枢,但他还控制不了御史、六科的嘴。贾环以为何大学士是要洗言官的牌。从执政者的角度看,没谁会喜欢言官们整天“找茬”。强势的宰辅,基本都会谋求控制科道,管制舆论。

    所以,贾环并不大在意。打嘴仗嘛,他没什么可怕的。然而,今天他见了何大学士才知道,办报纸的用意是要用来制造提高商税的舆论。

    那么,对手就不是言官了。而是相关的利益集团。但,贾环还是一口答应下来。因为,在这场权力大洗牌中,他希望拿到些筹码,或者增加话语权。元春那里,他实在有些担心。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元春在此时怀孕,这件事,用放大镜来看,反复的揣摩,推敲,恐怕还真不一定是好事。

    所喜者,若是生了皇子,元春在宫中地位就会更加稳固。母以子贵,这是千百年来不变的传统。所忧者,怀胎十月,即是失宠十月。十个月的时间,搞政治阴谋,足够了。

    贾府,有没有敌人呢?

    贾环拿起青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茶,神情越发的沉静。

    …

    …

    对贾环的感叹,罗向阳点点头。命运总是自认幽默想法太多由不得我。于他如此,于子玉也是如此。

    诸位同学一起议论了几句,都是不大看好。包括性格开朗、喜欢说笑的许英郎。他前几日还和父亲许澄在家中谈起过此事。

    其实,搞舆论、文宣,闻道书院的众人都是驾轻就熟,各有心得。但是,所有文宣工作的基础是实力。以舆论压服“利益集团”低头、出血,同意提高商税,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但凡朝廷大员,部堂高管,家中基本都生意。而且,大部分还都是垄断性质的。没官面上的照顾,在大周朝,生意做不起来的!这还不算上皇室宗亲,武将勋贵,还有致仕的官员,举人。这都是不纳税的群体。

    别说十五税一,三十税一他们都不交税。这税怎么收?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贾环解释道:“所以,我答应何相的同时,请他给我一年的时间来发展真理报。我们做最坏的打算,向最好的结果努力。

    我的想法是分三步走。第一,要站稳脚跟,打出真理报这块牌子。第二,要扩大影响力,用其他事试探水深。第三,才是舆论轰炸,论战。”

    贾环罗列出步骤、时间表。与诸位同学探讨着策略。能不能成功,贾环心里其实有点底。

    因为,增收商税,说到底,还是维护周朝的统治。只要“团结”统治阶层的大多数,达成共识,征收一点点商税,不至于激起太强烈的反弹。

    永远都要明白一点:反对的,和赞同的,都是少数,中间派才是大多数。所以,发动舆论,就是争夺中间派,形成合力,达到目的。

    时间在讨论中慢慢的过去。晚饭亦是在讨论中就吃了。文案正在不断的形成。贾环开始一块块的分派任务。

    卫阳、许英朗、纪鸣都不参与。卫神童要专心读书。许、纪二人在官场,不便于掺和。但是,讨论事情,贾环还是要叫他们过来,这是团体的认可。罗君子给贾环抓了壮丁。

    讨论到深夜,无忧堂中屋舍众多。贾环让元伯安排众人住下。

    各自安定后,许英朗去隔壁找好友乔如松闲聊。他们俩是多年的好友。月色清辉如许。清凉的小院客厅中,清凉幽静。

    竹桌边,乔如松沉思着,问道:“文谦,你觉得此事能不成?你父亲觉得呢?”

    许英朗摇头,直言不讳的道:“友若,这事办不成的!子玉太过于乐观。只是,何大学士待子玉甚厚,他怕是推不了。我们呢,尽力帮子玉。哈,总不见得,论战的时候,还要我们这些喽啰下场!

    你知道吗?朝堂中,刘、韩两位大学士对此事就不赞同。这两位的品行,天下所公认。他们都是这个态度。而宋天官直接说何大学士是心态膨胀,忘乎所以。”

    宋天官就是吏部尚书宋溥。这是外朝中少数可以不给宰辅面子的大佬。

    乔如松苦笑一声,“这话说的。”

    这话很有点难听。但他知道何大学士的做法并没有错,何大学士是秉公执政,知难而上。不增加商税,难道盘剥小民?如明朝崇祯年间加辽饷?

    不过,他确实不看好贾环的想法。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3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34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