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不可能成功

推荐阅读:混在漫威当法爷加冕为王修罗天帝无敌红包皇帝都市最强仙医三寸人间海洋修士我有一株仙桃树

    顺亲王府。精美的后花园中,石山径幽,亭榭错落。盛夏之时,走在园林中,顿感到暑气尽消,浑身清凉。

    顺亲王与永昌公主在树荫小路中漫步。永昌公主一身月白色长衫,体态曼妙、婀娜。散发着娇艳的少--妇风情。永昌公主刚从皇宫探望太后出来。近来,她和顺亲王走的很近。

    顺亲王五十多岁,白而微胖,一身红袍亲王常服,背负着双手,走在树荫下,淡然的笑道:“永昌,前段时间何新泰要增收商税之事,你知道吧?你垄断着京城的南珠市场。可别当了那只鸡。”

    永昌公主掩嘴娇笑,“咯咯,王叔,那都是没影的事了吧?再说,您老人家不是在武昌府有糖生意。再怎么,也不轮不到侄女啊!”

    顺亲王笑呵呵的道:“未必。许少宰亲自下场,鼓吹翰林院办报。这事简单不了?”说着,略作神秘的道:“就我所知,真理报的实际责任人是贾环。”

    “贾环?”

    顺亲王点点头,“翰苑文话虽说是方望溪主办。但他在修书,哪里有时间,琐务其实都是贾环在办。而真理报,挂在翰苑文话下面。魏翰林是贾环会试的房师,其好友公孙亮的岳父。萧梦祯去年会试时和贾环住一个客栈。所以,你说呢?”

    顺亲王将贾环的底摸的很透。

    永昌公主微微沉吟。这是要搞事的节奏啊!

    顺亲王微微一笑,胸有成竹,道:“所以,有些事情,我望永昌你在天子面前提一提,不能让他们暗度陈仓嘛!当然,我不看好真理报能在京中发行成功。江南士风开放,有猎奇心理,言辞放诞,天子脚下,可与之不同!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永昌公主嫣然一笑,点点头。

    太后在大病一场之后,慢慢的缓过来。天子心情亦平和了很多。她和顺亲王的计划可以开始了。顺带着,提一提这件事。增收商税什么的,她很讨厌。

    …

    …

    翰林院位于大周门东侧江米巷中。五月十七日中午时分,翰林院中的翰林们陆续的出来吃午饭。

    检讨厅中,翰林编修周慎行与新晋的丙辰科翰林、庶吉士们闲聊着往外走。众人簇拥他,俨然领袖。周翰林与楚王交好,这并非什么秘密。翰林们的话题围绕着真理报。

    翰林院的刊物,翰苑文话业已经成为文坛、士林必读刊物。刊登海内文学作品,享有盛名。而真理报却又挂在翰苑文话之下,自是被翰苑词臣们所关注。

    其实,翰苑文话虽说是翰林院的刊物,但刊印、排版、发行等工作都不在翰林院,而是在正阳门外的正东坊中。这和北大医院,不在北大是一个道理。

    出了翰林院,一群走在街道中。周慎行在人群中高谈阔论,道:“近日,萧开之连续去贾府向贾子玉请教。这无可厚非。办报之法,可以说是始于贾子玉。江南大报,基本遵从。

    其法,首先,免费派发给茶楼、店铺、学校、名人等处,扩大销量、读者数量。随后,吸引商家在报纸上广告,收取银钱,维持报纸运作。如此循环。

    在在下看来,这有两个隐患。第一,报纸内容,京中士子、百姓会看吗?贾子玉在江南玩的成功的套路,在京城未必就行的通。两地的士风,风土人情,大不一样。

    第二,江南富庶,三户之内,必有人可诵诗书。在下说一句不敬的话,京师周边,识字人口,比不得江南。恐怕,难有报纸生存的根基、基础。”

    贾环如此出名。他所经手开创的报纸,自是被时人所关注。

    周慎行研究过江南近年来风行的报纸。报纸的模式,他搞的很清楚。一家报纸能否成功,发行量能否过万份,重点在内容上。江南那边的风气与京师不同的。

    譬如金陵简报,南方报业的龙头。核心的内容就是两条:花魁、名妓的各种绯闻;抨击金陵的时政,尺度很大。

    但是,这两条核心的杀手锏,在京城里行得通吗?

    新科探花,南直隶苏州府吴县彭鏊笑了一声,略显轻佻,道:“玉绳兄的意思是不看好真理报?”

    同为探花,贾探花名满天下,风流才子。有杜牧之,柳三变,唐伯虎之姿。名妓争相求诗,欲自荐枕席而不得。而彭探花鲜有声名。自古文人相轻!

    周慎行笑道:“然也。”

    他是南人,花魁在秦淮河上,可与才子唱和,传为佳话。但,在京城中,浪迹于花丛的才子,恐怕不被官场所喜,太轻浮何以担大任?其次,京城内的时政,都是朝廷时政,谁敢乱抨击?

    你骂了别人,别人会善罢甘休?反弹回来的压力很大的。何相都顶不住压力。

    一名椭圆脸的翰林笑着道:“真理报未必就是讲真理!恐怕满纸都是红粉绯闻而已。”说话的是新科榜眼,翰林编修,南直隶苏州府长洲县黎宽。与彭鏊乃是同乡。他生于江南,长于江南,自然明白贾环的“套路”。

    众翰林哄堂大笑,肆意张扬,引得路过的其他衙门的官员纷纷侧目。

    …

    …

    楚王宁瀚号称贤王,时年20岁。他平常很少呆在东城的楚王府中,而是喜欢到建在外城东北湖湖畔的荆园中,与名士聚饮,与名妓唱和,文采风流。

    不过,自雍治十三年废太子死后,他到荆园中的次数就变得少了。太子已死,他不必装作寄情于山水。身为皇子,谁没有成为九五至尊之梦?

    他父皇当年前面同样有太子,有兄长,最后如何?克登大宝,御极十四年。威加四海,宇内独尊。

    在五月十九日夜,宁瀚难得的再一次来到荆园举办酒宴。名妓云集,教坊司中大半当红的名妓都来了。名士荟萃,翰林、庶吉士都来了七八位。

    与楚王同行的有蜀王宁恪、吴王的嫡女宁潇。楚王本来就是宴请喊杨贵妃“姨妈”的宁恪。

    酒宴是在荆园临湖的景点,三层楼高的高台:思古楼。陈子昂登幽州台,诗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幽幽,独伧然而涕下。思古楼取的就是此意。

    歌舞,丝竹,美人,佳酿。酒宴如同盛会。档次不凡,逼格很高。酒至酣处,楚王出了思古楼华美的大厅,来到厅外,栏杆处,明月高悬。夜风徐徐。

    楚王问着身边的蜀王宁恪,带着醉态,和熙的笑道:“怎么?宁澄那小子又出不来?这可是第三回了?这么不给我面子啊!他那位贾先生最近不是忙着办报纸吗?还有时间管他?”

    宁恪一身水蓝长衫,身姿修长,气质风流倜傥,微微苦笑着解释道:“八哥,那位贾先生厉害着。三天一考,五天一大考。即便授课时间减少,但澄哥儿丝毫不敢懈怠。宁潇是怕八哥见怪,这不,她今晚过来了。”

    宁恪说着,举起酒杯,对大厅斜对着位置上女扮男装的宁潇示意,脸上不自觉的浮起清风般柔和的笑容。

    楚王哈哈一笑,拍拍宁恪的肩膀,“九弟,你就糊弄我吧!佳人如玉啊!”

    站在楚王的角度,亦可以看到大厅中不远处的宁潇。她一身士子白衫,女伴男装。面如美玉眼似清泉,如同雕刻般的琼鼻腻脂白玉一般,明眸皓齿的美人。有一种很妖冶的俊美。若真是男儿,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姑娘!

    宁恪讪笑。

    楚王理解的一笑,潇洒的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过,九弟,做哥哥的要提醒一句啊…嗨,我就不说了。你知道的。”吴王虽然是皇室远支。但和他们这一支还在五服之内。宁恪和宁潇,这可是禁忌之情!

    想到这儿,楚王内心深处忽而有些莫名的躁动。他若为天子…。宁潇确实是惊艳难言的美人。再大几岁,必定是倾城倾国之色。

    宁恪苦笑,嘴里否认道:“八哥,你想多了。”

    楚王竖起右手,制止宁恪的话,笑着转移话题,显得很有风度,道:“你上次帮宁澄对付贾探花,他后来找你麻烦没有?”

    宁恪有点迷茫,“没有。”

    楚王略带点幸灾乐祸的笑说道:“九弟,那你可要当心了。这可不是某探花的做派。他可是出了名的有仇必报。你总不会至于觉得他怕你姨娘杨贵妃吧?”

    宁恪笑一笑,没放在心上。难道不怕么?

    楚王再道:“哦,你有空的时候帮我带句话给他,若是报纸办的不顺当,我愿意帮忙。”

    贾环办报的事,虽然官面程序上有诸多掩护。但吴王府自是知道的清楚。贾环这段时间没有去教授吴王世子宁澄和燕王。宁恪对此是知道的。但是,以他和潇妹的判断,贾环轻车熟路,办报纸不是难事。估计过两个月忙完,又会回到吴王府。

    宁恪顿时惊讶的道:“八哥,你不看好贾环?”

    楚王点点头,嘴角溢出微笑,“当然!”他早就派周慎行和贾环接触过。但是,贾环根本不理会他。但是,没想到吧,他可以蜀王这边突破。

    报纸的事,他手下的智囊、谋士们都分析过。成功的概率很小。京城里的分寸很难拿捏。谁上了报纸,传得满城风雨,都会恨贾环。他不怕给贾府招黑?

    江南的报纸早就传到京城中,京中巨贾不是没有动过念头。这几年至少死了十几家。水土不服!究其原因:京城风气保守。报纸没有销量。缺乏市民阶层

    …

    …

    深夜,正阳门外,正东坊的报社中,灯火通明。工人们忙碌的印刷着新出炉的报纸。

    贾环今晚通宵在这里盯着。心腹张四水、柳逸尘、刘国山、黄把总在贾环身边。

    庭院里,月色如洗。

    贾环站在编辑室门外的走廊前,捧着茶杯,看着工人们进出,忙碌。

    这些天,京中的消息流水般的汇聚过。柳逸尘知道很多人不看好真理报的发行。他其实心里也没底,但还是支持贾环,道:“贾兄,你不要太担心。他们懂几个问题?”

    贾环笑了笑。

    是啊,要如何打破这个僵局、败局、死局呢?毕竟,失败的理由有千千万万!

    我会告诉你们答案。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3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34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