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真理报(上)

推荐阅读:驭房有术天道天骄进化之路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日子补习之王我在都市炼神器血染侠衣

    雄鸡破晓。

    真理报报社中,使用木字活字印刷术印刷出来的报纸散发着油墨的清香,正在源源不断的生产出来。

    两名雇来的工人一组,将一捆捆的报纸抬上等在报社门口的马车、驴车,或者人力板车。然后,在拂晓时,向京城各处派发。号角已然吹响。

    局面,在这夏日清晨清爽的晨风改变,酝酿着,然后,猛然的爆发开!

    …

    …

    贾环在吴王府中的授课时间是上午九点。吴王世子宁澄一般而言,清晨六七点就会起床,刷牙吃早餐,锻炼晨读温习功课。真理报是在八点左右送抵吴王府。

    宁澄在他自己院落的小厅里吃着香甜的大米粥时,翻阅着送来的散发着墨香的报纸。中规中矩的版面,题头。与南方的报纸并无不同。创刊号,开宗明义,何为真理报?

    宁澄撇撇嘴,他这个年纪的孩子,不可能喜欢看社论。心中对贾先生的期待骤然降了大半:不过如此!

    要知道,宁澄此时心中对贾环的态度。他怕贾环是怕的要死。大魔王级别的狠角色,谁不怕?但是,他心里同样的期望,他的老师越厉害越好。这样,他对贾环认输、服软不是显得很正常,有面子吗?

    就在宁澄觉得很沮丧、气馁的时候,他看到了下一个版面上的内容。然后,嘴里的粥一口喷出,捧腹大笑,“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在一旁服侍的两个侍女,忙收拾着残局,莫名其妙。不知道家里的这个小爷乐什么。

    宁澄笑了好一阵子,揉着肚子,抬腿就出去找姐姐宁潇:九哥出名了!

    真理报第三版,大幅报道了一个皇城中的明星人物:蜀王宁恪。他和教坊司某花魁不得不说的风流韵事。郊外相识,在教坊司中与汉王、魏王的两个世子争抢,抱得美人归。

    一系列事情,说的有鼻子有眼。宁澄作为亲历者,知道真理报大致没有瞎说。基本都是真的。雍治十三年夏,九哥在教坊司争花魁,最后是拿他的名义出头。

    普通的百姓是不知道皇子谁得宠,谁不得宠的。皇子的私生活,可以满足一大批人的猎奇、偷窥欲--望。这是人的天性。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比如:张居正和李太后不得不说的故事。比如:辫子朝的多尔衮和他嫂子孝庄太后。再比如:戴安娜王妃偷--情。

    这种事,登在报纸上,轰动效应,可想而知!

    当然,蜀王身份、地位比上述几位要差点,舆论效果量级要低一些。但足够了。宁澄搞不清楚贾环的套路:贾环是把绯闻明星的主角,从江南名妓,换成了皇子。还套了一个大众喜闻乐见的“才子佳人”的模板。

    但,宁澄可以判断的出来,他九哥要火!大火!

    宁潇上午时分在吴王府内宅中处理王府的内务。花厅中,幽雅、安静。高挑的侍女旁立。管事娘子正在向她回事情。宁澄兴冲冲的拿着报纸进来,“姐,你快看。九哥要出名了。贾先生把他的陈年旧事给翻出来登在报纸上了。”

    宁潇眉头微微一蹙,接过报纸一看,凤眼顿时就瞪起来,“嚯”的站起来,怒道:“贾环怎么能干这种事?他人呢?我去找他!”说着,就往外走。

    宁澄判断的出来的事,宁潇同样能判断的出来。她已经可以预见,九哥的狼狈!

    周朝的社会环境对男子再怎么宽容,这种事登报,还是很坏形象的!试问,谁敢嫁女儿给这样的人?谁敢用这样轻浮的人?所以,宁潇很是恼火。她很快就联想到这是贾环在“报复”宁恪。

    “姐,姐,他还没来呢。”宁澄忙快步跟上自己姐姐,道:“哈哈,我是真没想到他会拿九哥开涮。”他姐担心九哥在京城里出糗。他可不担心。他和九哥是“损友”嘛。

    宁潇恨恨的瞪弟弟一眼,让宁澄乖乖的闭嘴,怒气冲冲的往书房走去。

    …

    …

    吴王府中宁澄笑喷的一幕,很快就发生在京城各处。蜀王宁恪的风流韵事,喜闻乐见啊!

    如果可以统计收视率这种类似的数据,就会发现,真理报的阅读数量正在不断的攀升。

    京城外城中,这里的识字率比较低一些。居住在内城中的人,非富即贵。真理报发行渠道,对口的不外乎茶馆、酒楼、学校、会馆、行社等处。大批提前准备的读报人正在给民众读报。

    贾环提前从闻道书院要来的人手。以闻道书院的实力,最差的学生都足以认识报纸上的字句。这些细致的准备工作、细节,贾环自是一一都安排好。

    消息的扩散,同时就是意味着真理报影响力的增加。报纸,在这个时候,并不是只论销售量的!当然,这种影响力,并不是那么的稳固。市场还需要培育。

    内城中,消息如同旋风一般的传开。有些新闻,传的确实比一般的新闻快!

    军机处中,何、刘、韩三位大学士正聚在文渊阁中一起会商处理朝政。中书舍人将新发行的真理报拿进来。

    何朔很信任贾环的能力,没有过问真理报的稿子。所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报纸的内容。当然,有事情,提前通过气的。

    何朔手指着首页中御史宇文锐、朱鸿飞的文章。两位御史分别上书,抨击京中权贵不法横行,要求朝廷立法度严惩。笑问道:“两位以为如何?”

    同一份报纸,不同的人,所关注的重点是不同的。贾环要真理报开门红,并不会只准备了一个“大杀器”。

    刘飞白和韩润两人都是权力场中的巅峰人物,对于御史们在报纸上开喷,立即就联想到许多。

    韩润斟酌了一下,直言不讳的道:“若是此报在京中销量过万,则朝廷需要重视。日后,公论恐怕不在言官,而在报纸上。”

    庙堂之争,首先都是从舆论之争开始。君不见,主席曾经说中---宣—部是阎王殿。所以,如果舆论权力如果从言官转移到报纸,那么,各方就要争夺在报纸的控制权、话语权。

    何朔笑一笑,道:“真理报挂在翰林院名下,自是朝廷的报纸!两位,以我看,朝廷各衙门每日都要取几份传阅。真理报邀请我写一篇文章,发表在明天的报纸上。两位,其有意乎?”

    刘飞白和韩润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骇然。何朔这手段!

    如果,真理报是朝廷所有的衙门都要订阅的。那么邸报是不是可以废了?如果,只有何朔的文章在报纸上发表,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其他人有没有说话的地儿?

    幸好,何高远似乎不打算独吞这份权力!

    刘飞白、韩润拱手笑道:“何相相邀,我们自不会推辞。”

    何朔捻须一笑。

    所谓,第一份官办报纸,什么叫做官办?真理报需要担心销量的问题吗?所以的官办报纸都是指定阅读的啊!更何况,还有权术上的考虑。

    三位大学士达成共识,行政命令之下,谁敢不从?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3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35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