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真理报(下)

推荐阅读:重生在神话世界大医凌然太古剑尊穿梭诸天至尊剑皇书籍供应商电影世界我为王寻找走丢的舰娘我是全能大明星我家宝宝你惹不起

    大周门东侧江米巷吏部衙门,在五月下旬盛夏时节,人来人往。吏部尚书宋溥的公房则是极为安静。

    宋天官一身绯袍,站在公案前沉吟。书案上放着一份散发着油墨清香的真理报。而往日闻起来的字墨清香,让天官老大人略感烦躁。

    作为一名宦海沉浮多年的官员,宋天官在看完第二版新任的大理寺卿梁锡署名的文章,就判断出真理报的局势:站稳脚跟。

    原大理寺卿赵鸿云是前大学士谢旋的心腹,已经去职返乡。新任的梁廷尉是何大学士圈中的人。与贾环颇有私交。

    梁廷尉在文章点评了最近邸报上的内容:河北提刑按察使司报上的一桩灭门惨案,以司法的角度,谈了谈自己的看法。

    这其实就是一种另类的时政点评。只不过江南的报纸是有国子监监生,生员,读书人来点评,京城则是有庙堂诸公来评论。高下立判。

    而且,江南的报纸,多采用白话文,迎合市井小民。而真理报则是采用书面行文的方式,更贴合官场、士林的阅读习惯。

    官报,到底是官报。

    这又是贾环所设计的一个“亮点”。

    宋天官收起神思,摇摇头。贾环此子,很有点门道啊!真理报一炮而红。

    …

    …

    距离吏部不远的翰林院中讲读厅内的一间公房中,窗外松竹轻摇。一名形容清廋的灰袍老者在书案后仰头大笑,意态欢畅。

    拿着报纸来汇报工作的魏翰林难得的脸上也浮出几抹笑容。他是真理报挂名的总编。

    方宗师笑容满面的道:“宗贯,子玉办事,还是很有一套嘛!江南报纸好的东西继承下来,又别出心裁。真理报这下可算是一下子就打开局面。谁说不行?”

    方望身为礼部尚书,天天在翰林院中修书,翰林院里面的一些风向还是知道的。江南风俗和京城完全不同。在江南行之有效的经验,在京城未必行。翰林院中,对真理报,有一些闲言碎语。

    魏翰林也笑起来。是啊,谁说不行?现在情况如何?不能以经验套经验。老瓶装新酒,未必就不和京师的“口味”。“方大人,无功不受禄。我和萧开之名义上负责办报,实际都是子玉在主事。这份功劳,我会上书给朝廷说明。”

    真理报,是朝廷的报纸。办的好,办出彩,自是要奖励。

    方望笑一笑,伸手虚点着魏翰林,道:“宗贯,你这个人啊…。这点小功劳又算得了什么?何新泰心里有数。再说,子玉要这个功劳不是好事。”

    当今天子不喜欢贾环,为这点小功劳冒头,不值得。他是认为贾环在雍治朝蛰伏比较合适。当然,在机会合适时,还是要往上冲一冲。真理报,这个机会就很合适。

    功劳记在何大学士心中,真理报编辑的权力在手。以真理报的势头,作为官方报纸,这份权力可是实权!至少是一个编外御史。他心里为弟子感到高兴。

    大丈夫,岂能一日手中无权?

    魏翰林想一想,点点头。

    …

    …

    真理报开门红,在一天之内,迅速的成为京城舆论的宠儿。

    无论是蜀王和名妓的“故事”,还是御史弹劾权贵不法疑似何大学士报复前段时间权贵反对增加商税,或者是大理寺寺卿梁锡的时评,抑或是区别于江南报纸白话文风格的正规行文,都吸引着京中人们关注的目光。

    官衙、府邸、会馆、商铺,大街小巷中都在谈论着报纸上的内容。这令之前不大看好真理报发行的人大跌眼镜,心中很有点郁闷。而下午时,自军机处传出来的一则消息,更是是将这种情绪推到顶点。由郁闷变得抑郁,继而心情很糟糕。

    何、刘、韩三位大学士一致认为,应该让朝廷内外所有官府衙门,订阅真理报。

    想一想,全天下的官府衙门有多少?有多少主官?真理报还愁销量吗?可以说,这将文一举奠定了真理报在朝廷、民间舆论的地位。

    傍晚时分,红彤彤的夕阳霞光落在翰林院检讨厅中。清贵的翰苑词臣们纷纷起身,散衙。

    周慎行脸上看不出心里是何种情绪,步行着出门。他身边已经不复“前呼后拥”的状况。

    之前,他带着一帮新翰林在街道上断定真理报不行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包括其他衙门里的官员。而现在,这个耳光可是够响的!贻笑大方!

    翰林院外,来自苏州府的两位新翰林,丙辰科的榜眼、探花黎宽、彭鏊两人等着周慎行,见面后,拱手一礼,道:“玉绳兄,今晚荆园的文会,我二人就不去参加了。万望海涵。”

    黎宽、彭鏊两人,一个是榜眼、一个是探花,中午吃饭时,私下里被几个同年取笑,令他们脸红、恼怒,又无可奈何。有些事,他们不想再跟着周慎行搀和。太丢脸。

    周慎行愣了一下,对着两人的背影拱拱手。脸色平静,坐上马车后,心底的情绪却突然的爆发出来。低吼道:“玛德,竖子不足与谋!给别人笑几句又算的了什么?”

    …

    …

    在周慎行周翰林丢了一个大脸“众叛亲离”时,顺亲王在南安郡王府上吃着酒。

    东平、西宁、南安、北静四位郡王都算是旧武勋集团中的人物。不过,顺亲王作为当红的亲王,和勋贵们都说的上话。

    南安郡王四十多岁,鼻梁高耸,嘴唇微薄。面相予人一种很冷漠的感觉。坐在檀木长案几后,微笑着道:“贾环这少年当真厉害啊!我都以为他办不起来,还真就做起来了。呵呵。说不定,贾府还有复兴的一日。”

    当年四王八公,贾府占两位国公,在金陵组建四大家族,盘根错节,又与北静王府交好,在四王八公这个团体中有着很重的份量。现在,贾府有贵妃,王家有王子腾握有军权,权势很盛!但荣国府的爵位废除。宁国府袭爵都到四品爵,没什么份量。感觉比当年,还是差点意思。

    顺亲王笑了笑,道:“怎么,都知道真理报是贾环在办?”

    南安郡王意味深长的一笑,道:“这么大动静,谁不知道?没有人想像蜀王那样出名啊!”

    顺亲王点头,举杯喝着酒。心里很有些不痛快。

    真理报,竟然让贾环做成了。而围绕着真理报,所衍生出来的权力,增加了贾府的力量。这让他如何能心情好?

    …

    …

    京城外城西,顺着阜成门外街走两里路许,便可在夜色中看到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宅。

    这是永昌公主的外宅。她平时住公主府的时候少,到是有大半时间在这里。

    真理报发行成功的当晚,永昌公主与他的捕快情夫严捕快在此幽会。

    事毕后,两人在屋子里说着话。

    严捕快约三十岁许,英俊高大,皮肤白皙,脸上的五官如若雕刻,眼睛如若点漆,一表人才。他觉察带眼前的美妇心情不佳,笑着安慰道:“不久是一份报纸,有什么可担心的?”

    永昌公主娇笑着踢了下情夫的大腿,道:“你懂什么?”她和顺亲王谈过。

    商税的事,她不可想朝廷收。另外,贾府,现在算是潜在的敌人,她能高兴的起来?

    严捕快嘿嘿笑道:“我怎么不懂?不就是三国演义吗?晋王、楚王,外加杨贵妃的儿子争夺太子之位,只要公主殿下押对注,日后便是无忧。”

    严捕快这话,乍一听,蛮像一回事。用比喻也用的好。三国演义。但是,要是给朝廷中的明眼人听到,估计要笑掉大牙。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永昌公主咯咯娇笑,勾勾手,道:“你跪下。”

    情夫的话,让她笑起来,但对心中的郁结,毫无作用。焦躁的心情,让她想要继续用某种方式放纵自己。

    …

    …

    周慎行落寞,顺亲王不爽,永昌公主焦躁,而楚王府中,楚王正在大怒的骂人。他同样是希望真理报办不好的一份子。

    他的心腹幕僚曾经判断真理报发行成功的概率很低。他为此还让蜀王宁恪给贾环带话。他想要和贾环搞好关系。这种权谋智计之士,谁都不会嫌多。

    这对他争太子之位有好处。但现在来看,却是搞砸了。他如何不怒?

    书房中,楚王网罗来的两名心腹幕僚低着头,挨着暴风骤雨的批评,心中苦笑。

    楚王骂了一阵,疲倦的挥挥手,“你们都去吧。”等幕僚们都离开后,看中天空的明月吗,心情极度沮丧。再没有那天在荆园思古楼上压着蜀王宁恪说话的风采。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13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135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